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民贼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4/8 18:31:55 作者:扬州刺史 来源:17K小说网
民贼
民贼
作者:扬州刺史来源:17K小说网
北有契丹,中原流贼,周之将倾高绍全本内阁宰辅之遗孤,江浙之解元,生逢乱世,命不由己,父兄之死,夺嫡之争,本想为一世能臣的他,走上一条不同于寻常簪缨公子之路,为贼然而,到底谁是贼?是那些官逼民反的流民,还是朝堂的高官显爵?乱世来临,生不由己,随波逐流,还是开创新的盛世?天下皆为贼,吾本书生,奈何亦从贼!

飞在空中的玉衡也在观察着这片由盘古开辟的大地,这一路以来一直都没有遇见龙、凤、麒麟三族的生灵,倒是一些长得稀奇古怪的生灵看到了不少。“难道是龙汉初劫已经结束了吗?三族已经退出洪荒舞台了?”玉衡想着。正飞着飞着,玉衡听见了前方似乎有打斗声,于是便加速飞了过去。

“你不过是个凤族的弃子,而我是龙族的将军,你从了我有什么不好的~”这是一个很轻佻的声音。

“不,我才不是凤族的弃子,我只不过和他们长得有点不一样而已,他们都对我很好的!”一个虚弱的声音回答道。

“那为什么别的凤族弟子都是组队做任务,而你却是一个人呢?哈哈哈~你还是不要骗自己了,你从了我我帮你去吧那些看不起你的人都杀了怎么样?”那个轻佻的声音继续说着。

“不可能的,我不会背叛凤族的,那就要杀我就杀吧,我是不会屈服你的!”这个声音更虚弱了,仿佛随时都要晕倒过去一样。

“那可就由不得你了~”

玉衡飞近一看,原来是一条太乙金仙级别的五爪青龙正在追杀一个凤族的……嗯?冰凤?这可是一个稀有品种啊!都知道洪荒凤族祖地在南明不死火山,所掌控的神通基本都与南明离火有关,除了后面凤族生出的掌握五色神光的孔宣和阴阳二气的大鹏,没想到竟然还诞生了一只冰凤。

如今天地初开,生灵修为都不高,太乙金仙也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了,而冰凤只是金仙境。

“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凤凰有外遇了~”玉衡骚骚得想道。

这边的青龙也注意到了飞过来的玉衡,立马对着他大吼道:“你是干什么的!没看见龙爷我在办事么!赶紧给我滚一边去!”

听见这话的玉衡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你家龙祖都不一定敢跟我这么说话,你这条小龙还敢叫我滚?不准备和他多bb就准备祭出轮回珠将他砸死。

这时一边的冰凤突然过来挡在了玉衡身前,说道:“道长赶紧走吧,我这应该还能挡他一时半刻!咳~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帮我去凤族传个口信,让他们来替我报仇!”说着就准备强行调动法力去与青龙拼命。

“哟~龙爷我改变主意了,今天你们都得死在这!”说着化为了本体五爪青龙向着玉衡飞来。

身前的冰凤正准备上前应战,玉衡从后面按住了她的肩膀,说道:“你先退下,我来解决他!”

被玉衡按住肩膀的冰凤发现自己竟然完全无法反抗,这才明白原来玉衡是一个高人,起码在修为上是她无法企及的。而这边的玉衡直接祭出了轮回珠迎着飞来的青龙砸了过去,青龙内心警兆顿生,然而已经没有时间让他选择了,在轮回珠与青龙相碰的一瞬间青龙就直接消失在了天地间,就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而这边的冰凤显然已经看傻眼了,在过了半晌才反应改过来向玉衡施礼道:“多谢恩公救命之恩,请恕小仙眼拙没能及时认出上仙!咳~”说着又咳了一口血。

“没事,不过是那条小龙冒犯在先,我不过是随手而为罢了~”玉衡对着冰凤说道,随后就准备驾云离开。

“恩公请等一下,若不嫌弃,凤灵愿为恩公的坐骑,求恩公收留!”这时冰凤对玉衡说道。

“你叫凤灵?你为什么想跟着我?”玉衡有些疑惑,按理说开天三族作为当今洪荒的主角应该都是有自己的傲气才对。

“如恩公所见,凤灵本体是一只冰凤,无法修炼我凤族的本命神通南明离火,就连涅槃之法都无法学会,在族内屡遭族人排斥,此次遇袭也是因为无人愿意和我组队,若非恩公相救凤灵怕是已经不在了!”冰凤回答道。

玉衡听了她的话后,静立在原地思考了起来,如今我初在洪荒中行走,有个坐骑也是挺好的,而且这冰凤也算是个稀有血脉,待以后给她找些合适的灵宝也不算落了我的颜面!

于是便答应了凤灵的请求:“既然如此,那你便作为本尊的坐骑吧!”

“凤灵多谢主人收留!”说着便跪在了玉衡身前,立下了天道誓言。天道誓言就像是法律一样,如若违背天道就会作为这个执法官对违反天道誓言的人进行处罚,轻则道途难以存进,重则直接灰灰。

然后玉衡对着凤灵说道:“既然你已认我为主那我也把我的跟脚告诉你吧,吾乃混沌之中的三千混沌魔神之一的轮回道人玉衡,以后你就别叫我主人了,叫我大老爷吧!”

“是,大老爷!”听见玉衡的话,凤灵又是愣了半晌,没想到自己认的这个主人来头这么大的,虽然她并不明白混沌魔神的意义,但是只要知道玉衡是来出自混沌的跟脚就已经是很厉害的了,不过还是很快地反应了过来。

嗯,反应还不错!看着凤灵的反应,玉衡点了点头说道:“我先帮你治疗一下伤势吧”,说着就让凤灵转过身去将手贴在她的背后,将蕴含着轮回法则的法力传输过去。轮回法则是关于生与死的法则,虽然没有造化法则和生命法则的治愈能力强大,但是多少也是有些效果的,凤灵的脸色已经好了很多了。

“多谢大老爷为我疗伤!”伤势稍有恢复的凤灵对着玉衡说道,“不知大老爷现在想到哪里去?”

“你知道不周山的位置吗?我这也是去不周山才路过这边的。”玉衡说道。

“知道的大老爷,凤灵这就带你过去!”说这凤灵便化为了本体冰凤趴在了玉衡身前。

“嗯,我先修炼一下,这一路上如果你感应道有灵宝灵根的话就过去看看!”说着走到了冰凤背上。

“是,大老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黄金战旗③三公主驾到之冷酷校草霸道爱

    “苒陌陌同学,你想坐哪个位置?”老师一脸微笑,对苒陌陌的身份有几分忌惮。苒陌陌的眉头微微一皱,按照原剧,此刻应该是恶毒女配选择和独孤宸坐,然后嘲笑扮丑时的女主角——上官紫颖。那个时候,男主角们和女主角们对苒陌陌的好感度急剧下滑。那么,她还是不要冒这个险了。她看向上官卿,心想:目前最佳的方法是攻略好感

  • 锦云谋之打上门去(求v收!)

    侯杰看着差点笑出声来,这桃谷四仙不去做刑讯逼供这个工作真的浪费了,太有威慑力了。“再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背后的人是谁?”侯杰淡淡的道:“要不然我不介意让我的四个家仆将你撕成四份。对了,或许还会更多哦。”“这点主人可以放心,我们四兄弟这方面还是很有经验的,不限制只撕成四份。”还不等陈骁说话,桃根仙就笑

  • 狐妖之相思树下第四章在线阅读

    林御躺在床上,两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此时他真恨自己手贱,当初怎么就点开了那个游戏广告,竟然把自己卷入了如此恐怖的游戏之中。林御已经从小梦口中得知,这是一场真实的游戏,自己所学会的技能,所得到了天赋与力量,都可以在现实之中正常的使用。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林御自然不会觉得这个游戏恐怖,毕竟能够将游戏中

  • 末日之培养至上第八章在线阅读

    这个男子长得十分英俊,修长梃拔的身形,俊朗的轮廓,脸颊熠熠生辉…然而看着他,小丽眼里只有止不住的恐惧!一开始她就在他身上感觉到了隐隐的危险和不安,是以才不敢靠近,她本想利用当时的秋生来对付他。结果目的还没施行,就被一掌打成了重伤。现在她魂体力量消耗殆尽,别说再撑他一掌了,就是对方弹弹手指,她也要魂飞

  • 坑魂在线阅读第四章

    一番筛选后,文左虽然没有发现自己期待中的那种游戏神奇功能物品,但想想也是明白了过来,在玩游戏的时候就知道这种装备也是很罕见的,这个明显穷得一塌糊涂的豺狼人部落估计是没有这种东西的。没有自己最想要的东西,文左也不气馁,这仅仅是一个豺狼人部落而已,随着自己的继续深入探索这个神奇的世界,装备会有的,魔法也

  • 世界等同我一样在线阅读第8章

    西岳庙众道士看到明熙居士的反应尽皆愣住了,他们明显感受到了明熙居士的变化,原本她一路奔波,神情有些颓靡,但喝下茶水后,精神立刻就好了。“难道这真是仙茶?”所有人不禁产生了这个疑问。面对虎视眈眈的明熙居士,青松道人连忙把茶叶藏好,“这可是仙人仙人赐予我的,你不能抢夺!”“那我想再喝一点可以吗?”明熙居

  • 短发之琦非庸人尔!【1/5,求一切数据支持啊!】

    “琦儿,切莫乱说话!”刘表看了重臣们的反应,也是微微皱眉。对于刘琦,内心里稍稍多出了一份失望!自己记忆里,以前的刘琦不是这样子的啊!今天,这大庭广众之下,他怎么就乱说起来话了呢?刘琦自然是预料到自己开口后,现场会发生什么样的场景!自己身为刘表的大儿子,以前从来不曾参加过议政!在所有人眼中,自己无非就

  • 幽冥小道士你要跟我借钱啊

    “照你这逻辑和顺序,下次再生个老三就该叫狮子了?整个一动物之家啊!”白薇心虚着白了他一眼,再看想笑又不敢笑的王大嫂,仔细想想这名字确实难登大雅之堂。“那你说叫什么?”白薇自觉的让贤,把这个重任全权委托给了于天成,他倒是有模有样的思考了许久,最后灵光一闪,道:“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天的恩赐,不如,就叫天恩

  • 始魂纪朝政

    次曰一觉醒来,秦龙打算开始逐渐接触朝政,从嬴政的记忆中得到先前秦始皇筑长城和建阿房宫的时候有许多大臣反对,纷纷上奏来弹劾,秦始皇在一怒之下将他们关进监狱里面,自此之后再也没有人反对嬴政他建长城了,秦龙心中盘算了盘算,先把这些先前被秦始皇关进监狱放出来,看看到底有几个是为秦国的江山社稷着想的,如果那些

  • 纯情冥王我的爱在线阅读第6章

    卡牌飞出的方向,距离在十米之外。就是他此时所坐的那里,一动不动。然而就是这么遥远的距离,竟能把轻飘飘的纸质卡牌,瞬间依次排列好,同时钉到墙上,还组成了一个字。这等手力!这等准确度!就算她自认自己实力不凡,但也从未见过,更是闻所未闻!“如何,这就是你要的回答!”看着她那由惊骇而变得骇然的脸色,沐宬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