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古剑]少侠,等等我之纪宅

2021/4/8 18:23:26 作者:伊吹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古剑]少侠,等等我
[古剑]少侠,等等我
作者:伊吹来源:晋江文学城
公告:开学了不能保证日更了,这坑我还有满满的爱会慢慢填完的唐缈缈被迫女穿男了,还得对付一波又一波成天想着嫖她的穿越女。简直神烦!!!直到有一天——【叮,你捡到一具属于[巫山神女]的躯体;叮,你捡到一把名为[昭明]的神剑(无剑心版);叮,执行者唐缈缈已完成任务[驱逐三千玛丽苏],总计耗时630年6个月18天,死亡次数28次,任务评价:良好。是否确定脱离现使用躯体[白衣青年]?确定/确定】尼玛的这还有的选吗??!!不过,恢复了胸前那两坨真是太好了——略奇葩的CP:巫山神女x百里屠苏HE甜文

纪主簿家很快便到了江州城,纪家车队颇长,足有十余辆大车,仆妇也有那么十余个。程老太公的小厮来安守在门旁一一看了、数了,飞奔回来报与家主:“前上四辆车里坐人,后头几辆里是货,也有跟车的、也有押货的,他家随了衣裳包袱,还带了好些摆设,光灿灿的,可晃眼哩。”

林老安人道:“看来实不是那一等穷宦,倒好说话。”

程老太公道:“以一举人,能谋到这处差使,自不是穷宦。只是不知……”

程老太公语调低了下去,林老安人未听清楚,还追问了一句:“甚么?”

程秀英接口道:“打发人去瞧瞧,可有帮忙的地方儿,纵不用咱们家的人进屋帮忙,为他们家指个路,何处买米、何处买菜还是使得的。”

程老太公道:“这个妥当。叫程福去罢。”

程谦起身道:“我与他说去。”

程老太公满意地一点头。这程福是程家积年老仆,他父亲与程老太公一起长大,比程老太公略长几岁,极得程老太公之信。前几年死了,程福便子承父业,做了程家的管家。程家家小,也没甚内外管事、大小管事之细分,统由他来管。内院里女主人又多,并不且他管,他只管外头一应杂事,却总称一句管事。

听了程谦所言,程福也不敢托大,当即道:“小老儿这便去,是不是得带几张家里的帖子?”

一语提醒了程谦:“正是,老丈稍等。”便唤小厮捧砚去回程老太公等人,再去取帖子。捧砚原名二狗,外头买进来的,程谦也懒得与他改名,还是程老太公觉得这名儿听起来不雅相,给改了现有的名儿。

捧砚一去,就把程谦和程福闪在一处了,程福待这位姑爷也着实客气,不疾不徐地把待会儿要做的事情都与程谦说了:“小老儿且去看新街坊好不好相处,回来便与主家说。大小是个官儿,若不好相处,须得早作打算哩。”

程谦认真听着,不时点点头。

程福颇为满意,又道:“姑爷原是在外头做事的,有些事儿不须小老儿多言。”程谦未入赘时便与他共过事,是个颇会行事的年轻人。再者这一位签的又不是卖身契,乃是打短工,过上几年程谦还要恢复旧姓,程秀英也要“嫁”作洪家妇。这就与上一辈儿入赘的吴二郎很不相同,哪怕要鄙视,深浅也是不同。

不一时捧砚取了拜帖来,总拿一块包袱皮儿包好了,至了跟前,打开了与两人看:“有太公的、有安人的、有娘子的、有姑爷的,统共四份儿。”一一点清了,与程福交割完毕。程福又向程谦解释一回:“这样就够了,差了一份儿的,也无须向主簿家分说,想来会有人说的。”

接了包袱,灶上又送来两匣子粽子鸭蛋,程福叫门上个杂役拎着,自家揣了拜帖,往纪宅而去。

————————————————————————————————

纪主簿刚到,家中忙乱,自去衙内先办了些交接,又认一认上司同僚,衙内诸人相约了晚间设宴为他接风洗尘。纪主簿想家里乱乱糟糟,娘子又嘴巴厉害,索性留于衙内,既令耳根清净,也给上峰留下勤勉的印象。

当下一拱手:“下官初到,不敢躲懒,否则晚间可无法厚道吃这顿酒席了。”

李县令听了一笑:“那你便留下罢,如今无事。”

便有捧哏代李县令表白:“春耕已过,秋收未至,风调雨顺,四民皆安。只依例而行便可,正适合上手。”

纪主簿一脸惊诧的笑意:“明公大材。最难得是防患于未然,令诸事不生哩。”

李县令吹捧的话听得多了,自家也吹捧过不少人,如今听了纪主簿这番话,却也畅快,一摆手:“犹须努力。”

两人一上一下,身边尚有凑趣之人,你吹我捧,好不快活。

程福至纪宅,就只有纪家娘子在家了。纪娘子隔着珠帘听了程福的话,程福垂手先道:“我家主人遣小老儿来问府上郎君娘子安。知府上新迁了来,怕要安置,故不敢鲁莽打扰,待府上安顿好了,携酒暖宅,”说着就奉上了拜帖,又说,“家中娘子吩咐,怕府上人生地不熟,若有甚买米买油买菜买肉等等的不知道地方的,令小老儿来说与府上管事的,倒省得再打听。”

一面恭敬地说,一面暗想,这纪家也算是有门第的人了,家中娘子并不出来见人,还要隔道帘子,怕还不够富贵,这城中再富贵一等的人家,如县令那里,是断不能让这别家男仆轻易见了女主人的。

里面纪家娘子何氏开口了,她略带些西面的口音,听起来倒不算吃力,说的还是一口官话:“那便有劳了。”一面翻着手里的拜帖,见是四份儿,心中颇为奇怪,谁家送帖子不是送男女各一份的呢?

何氏亦想,讲究人家该有个管事娘子来见我哩,这程家也就是个不上不下罢。口上却令程福转告,先谢了新邻热心,唤了家中管事来与程福相认,又问程福个中缘由。

程福道:“我家太公安人年老,腿脚不甚灵便,上拜帖以示尊重。暖宅时要来的是小娘子和小郎君,先混个眼熟罢咧。”

纪氏笑了,她也粗识几个字,粗懂些规矩,然则看这邻居丈夫叫“程谦”、娘子是“程氏”,肚里纳罕:同姓不婚哩,怎么夫妇同一个姓?细细一看,是夫妇二人没错,并不是兄妹——她并不曾想到赘婿上头去,毕竟少见。却也不好当面问这个,只问这街上都住了哪些人家,有什么人口。

程福一一说了:“这街上极是清净了,除开府上与我主人家,还有赵家、李家、王家、杨家、柳家,都是中等人家——比不得府上,比下却是有余的。”又分说各家人口,不过粗粗一提。

何氏也只记了个大概,又令给了一百赏钱,方请程福带自家管事的去认个路。

不一时,赵家等街坊家中有管事的遣管事来送帖子,这条街上住的都是殷实人家,是有仆役的多,纵没有管事,也有几个帮佣,倒是都很体面。

何娘子也就从一家那里问另一家的事儿,知道程家是招赘婿的,知道赵家有个寡居的老妈妈一类。肚里一轮回,只觉程家办事倒比旁人周到,连何处采买都告知了。程福还略提一句近来县令李略有心事,并不出来走动一类。

晚间纪主簿回来,何娘子本想把这些说与纪主簿听,不意纪主簿带着一身脂粉气回来了。何娘子登时脸上变色,冷笑数声,让使女打了盆冷水来泼了一头一脸。

纪主簿被冷水一激,酒醒了七分,一看老婆,就有些恼:“你这妇人,这是要作甚?”

何娘子冷笑一声,仆役四散,乳母养娘拉着哥儿姐儿就跑。何娘子把腰一叉:“县令近来心绪不好,你头日来便这般模样,可是嫌日子太顺?”

纪主簿道:“我便是与他吃酒来——你如何得知他心绪不好?”

何娘子一转头,进房去了。纪主簿抬起湿漉漉的袖子擦一把脸,跟了进去:“说啊,你!”

何娘子听他这声气不对,这才把白天的事儿说了。纪主簿摸着下巴:“怪道他脸上淡淡的,我们皆不敢痛饮。”

何娘子欲待要说“不敢痛饮还醉成这样,一身骚狐狸味儿回来了”,又想起丈夫已做了官,又是举人出身,与往日有所不同,方忍了下来。又说起街坊要拜访暖宅之事,纪主簿道:“这两日怕不得闲,衙中同僚还未请哩,今日在泰丰楼里吃的酒,想是他们都吃惯那里的,你取了钱来,去那里订几桌酒席,还有他们的家眷也要一道。又有,大郎也要读书,还要请教他们这里有甚好先生、好书院哩。”

何娘子道:“我醒得了,明日叫他们拿了你的贴子,一一回了。”

纪主簿忽地打了个喷嚏,才发觉自己穿了湿衣说了半天的夜,跳脚道:“快取了干衣裳来与我换了!”

纪主簿换了衣衫,何娘子嘴巴闲得无聊,又说起街坊来。最有谈资的无过于程家了:“只可惜了他们家,原也有个中了举的小郎,竟于赶考路上病死了。又两代没儿子了,这一门子,可怎么过好哟~好好的姑娘,嫁不了门当户对的人,啧啧。”

人便是这样,口上说得慈悲的,大半会搀着些玩味,未必是幸灾乐祸了,只要显得自家过得好。

纪主簿把脸一板:“女户单丁,盖天民之穷者也,古之王者首务恤此。岂可这般幸灾乐祸?好好与人相处,那家太公既是秀才、又养过举人儿子,想是有些不凡之处的。我如今做官,要重名声,娘子也要仔细才是。”

何娘子伸出指头,虚空点了他几下,啐道:“呸!我是那样的人么?不过是说与你知道,你不想知道,往后我便不说,看你丢不丢丑。你还是先写了书信,明早发往乡里吧。”

纪主簿一拍额头:“正是,这是再不能忘的。还要为叔伯们办事哩。”又想,这娘子泼辣是泼辣了些,大事上却是不错的。

何娘子忍不住嘲道:“他们供你读书,可不是为了着你办事,你既醒了酒,我便认真与你说。你家原没钱供你读书,他们有钱又供了你,是恩情,你得还。如今你是官儿了,帮不帮得上忙是两说,是要有个心意。只你要记得,贪赃枉法的事儿,你不许去做,或为了爬上去为他们撑腰就胡作非为,可是为你死去的爹娘丢脸,阿家阿翁过世前要我盯着你,我可不敢忘。”

纪主簿道:“你又想到哪里去了?他们不过因自家是商户,易为人所轻,方借族内子弟读书,不图大利,买平安耳。这些年,他们为我们出力不少,这个官儿,也是得他们的钱疏通才有,做人岂可忘本?”

何娘子心道,我可没忘了你差点儿就娶了你族叔外甥女儿的事!口上只说:“我只说与你知道,你站得稳了,方能帮得到他们。若为眼前事失了根基,才叫人笑。”

纪主簿道:“知道了知道了,歇下罢,明日还有事呢。”

因纪家有事,诸街坊只收了回帖,等过了几日之后,纪家方邀诸人上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王者之第五章

    走出医务室天已经黑透了。把体检表交到秦老师手中时,秦老师给了自己一把带数字的钥匙。“这是你寝室的号牌和钥匙!”秦老师解释道。“嗯!谢谢老师!”那我先走了!”苏子晨点点头道别了秦老师。。。。。。。“306寝室到底在哪啊?”找了大约几分钟后苏子晨不耐烦的叫道。“小晨!你怎么在这啊?下午你去哪了?我找了你

  • 基因决定我是受在线阅读第8章

    “亚梦酱,我们现在是同桌了请多多指教。”一乘寺蔷音很温柔的对亚梦说。然后优雅的坐了下来。“哼,一个笑面虎。”璃沫死死的盯着她看。“璃沫,你不要这样对抚子酱。”亚梦有些愤怒的看着璃沫。“亚梦,你不要中了她的计!”璃沫用那双能杀死了的眼睛看见蔷樱。“璃沫同学,是,是我不该转学来这里。是我错了,我离开圣夜

  • 麦考夫的金鱼第九章

    “小雪?!”寒冰雪听见这个声音,恨死寒武杰了,这个声音,是她日思夜想的人的声音啊!一个和徐孤兵,不,是徐孤兵和他长得三分像的男人,听见寒冰雪的声音,一个箭步冲过来,抱住了寒冰雪,他就是寒武杰等人口中的保叔(哥)——林保怡。寒冰雪不知所措,轻轻地抱住了林保怡,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听的见的声音说:“你回来

  • 应春浅的一亩三分地(上)在线阅读第三节

    世间有一种简单却又充满魔性的交流方式,叫做漂流瓶,意思就是把自己想说的话,不开心的事或者想分享的事写下来,塞进瓶子中,然后扔到大海任其漂流,捡到瓶子的人就是一个幸运的人,只是瓶子里的事没有那么的美好就是,或许几年后,你会捡到一个瓶子,瓶子里塞着的竟然是自己扔出去的纸。海边的风还是那样的大,吹的铃音狂

  • 超神学院之美漫提取之双属性武脉?(3)

    第三章双属性武脉?“你……”周文仿若吃了一只苍蝇,心里无比难受,他真要吃完这块千斤重的石头,不吃死才怪,周文恼羞成怒,“废物,你不要逼我!”“逼你大爷,话是你自己说的,我怎么就逼你了?”“我什么时候说过?”周文矢口否认,他绝不能低头,周易鼓掌说道:“周文,你真牛,自己拉出来的屎,还能吃回去!佩服!佩

  • 明末有钱人第五章在线阅读

    楚千岚洗完澡并没有睡意,听着外面四声锣响,知道已经四更天了,正是人体最困倦时期,也是杀人越货的好时辰。千岚嘴角一扬,眼神闪过寒光。换了一身黑衣,说是黑衣,其实就是一块黑布,楚千岚围围绕绕,变成了现在短小精干的样子,头发简单在后面一束一盘。为了不吵醒玉儿,她直接由卧室的窗户跃了出去,凭着身体的记忆,来

  • 小刃锋寒.风空矿洞(中)

    此时前面的战斗已经打响了,不过,很明显情况很不乐观。勇士,剑士和暗影在前面和狗头人缠斗,后面的法师等远程则尽力的发着火球,弓箭。唐虎按照爷的眼很毒说的,举起了枪,然后固定姿势瞄准,枪不在移动后,大概两秒后,他听到了系统提示。战斗提示:目标已锁定。“砰……”唐虎扣动了扳机,子弹嗖的一下就飞了过去,打在

  • [综英美(主HP)]她不喜欢有钱人angelababy(我滴偶像)的歌

    都要微笑好吗在广场的转角孩子们笑开心向前奔跑橱窗布置情境式的广告诉说着一群人为爱人祷告站在街道我穿越人潮也为了誓言在祈祷爱上你从来不动摇许愿池雕像安静的思考有些人在舞蹈我跟着传唱远方的民谣想像跟着穿越未来的海报手拿描述这一生的电影票有你参与的拥抱对于我很重要当爱人与不爱都要微笑好吗别再怨缘份给的时间

  • [杨戬同人]前尘今生皆过往第二章在线阅读

    杨天此时就这么静静的躺在床上,感受着这个身体慢慢的和自己的灵魂融合着,也许是刚刚的进到这个身体之中,灵魂和身体的融合还不是很完美,在得到了这个身体主人的那些记忆之后,杨天在哪里慢慢的梳理着这些事情。他知道自己现在处于的这个世界和地球完全的不一样,无尽大陆是他现在生活的地方,这里和它的名字一样,面积真

  • 少年时代之我来复仇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苏秦走过破败的工厂,来到了曾经居住过的偏院,依稀能够辨认出曾经的辉煌。“想不到四百年的风雨漂泊,不仅让世界变了,这里已经完全变了模样。”虽然这座院落已经破败,但是高大的屋舍,却依旧坚固如初,隐约间,还能辨别出当年的风采无限。苏秦进入了偏院屋舍后,开启了机关。嘎拉拉——一阵螺栓的声音响起……下一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