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大佬都是我前男友第一章

2021/4/8 19:36:18 作者:远鲸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大佬都是我前男友
大佬都是我前男友
作者:远鲸来源:晋江文学城
【7.15全文完。】【接档文《被辞退后我当起了天下之师》,微博@满满墙花开~=v+】文案一:未来的电竞男神,宋欣的前前前前男友。未来的影帝、奥斯卡华人评委,宋欣的前前前男友。未来的财经新锐亚洲首富,宋欣的前前男友。未来的科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宋欣的前男友。宋欣,未来的翻译家,被众多优秀男士明恋和暗恋的人。文案二:26岁的宋欣将替18岁的她,完成自己最为梦幻的少女梦。tips:1.女主渣苏艳。2.事业线全是瞎编。3.谢绝扒榜。

时安悠悠转醒时,脑袋昏沉沉的似有千斤重。

呆呆地望着雪白的天花板,脑子浆糊般迟钝。整整十秒后,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

她下午接到母亲的电话,说父亲出车祸住院,她立即赶来医院。

按照房号进了一间超豪华病房,然后就没了印象。

“唔……”她挪动了一下身子,身下却猛地传来疼痛。

大腿酸软的很,某个私密地方,更是疼得难受。

更异样的是她腰上横了条手臂,这让她白净的小脸一瞬间煞白。

全身上下的触感,焦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顷刻间回笼。

她身旁躺着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正抱着她,两人姿势极其亲密,极其暧昧。

疼痛酸软的某处,以及喷洒在她耳畔的温热呼吸,清清楚楚的传递进她的大脑,让她浑身僵硬。

不、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她惊恐中带着疑虑,缓缓扭头,果真有一个男人躺在她身旁。

睡梦中的男人,五官线条硬朗,没睁眼都能看出长得非常帅。

看到这张脸时,脑中忽然窜出一段记忆,一段让人脸红心跳,极其羞耻的记忆。

她以为自己做了个春、梦。

原来不是!

她来不及细想为什么会这样,更没心情欣赏男人帅气的睡颜,小心翼翼的推开男人,做贼似的逃离这个病房。

她一出门,看似熟睡的男人,立即睁开眼,漆黑如墨的双眸精光四射,并无半点刚睡醒的迹象。

他坐起身,薄被自身上滑落,露出暗含着无穷力量的肌肉线条,准备下床时视线却顿住。

雪白的床单上,有一抹干枯的血迹,刺眼的醒目着。

这血是从她身上流下来的,他不由得抚摸上去,冷峻的面容浮上势在必得的神色。

“这一辈子,你只能是我的。”他轻声低喃,略显阴沉的黑眸,偏执又疯狂。

从病房逃出来的时安,走路姿势怪异,一边走一边咬牙。

好疼。昨晚那男人绝对是属狼。

她看时间才知道,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她在医院过了一夜。

坐电梯下楼时,她越想越不对劲。

那个男人长得挺人模人样的,沙发上的西装一看就很名贵,不像那种强行乱来的人。

而且。她妈呢?她爸做完手术出来不回病房的吗?

她脑子乱哄哄的,快被突如其来的境遇震惊傻了,连忙打电话。

她妈处于关机状态,打给她爸,也关机。

“怎么回事?”她心里有点慌,打给她姐。

她姐的手机竟也关机了。

“怎么都关机了?”她樱桃般粉嫩却有些肿的小嘴,渐渐惨白,隐隐觉得出大事了。

打给最后一个家人,她妹妹时,她指尖有些颤抖。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机械化的冰冷语调,无情的掐灭了时安最后一丝希望。

“怎么会这样?”她彻底慌了,手足无措的胡思乱想着。

她莫名其妙的被一个陌生男人……

家人又都联系不上,她高挑却单薄的身影,站在人来人往的医院门口,如风中落叶般无助。

她打了车赶紧回家。

昨天下午急着赶来医院,钥匙落在宿舍,她进不去家,敲门却没人开。

“妈!”她敲到最后,拍门的手用力到发疼,“妈!姐!你们在家吗?”

任她拍的要把门砸开,门内也毫无动静。

拍了五六分钟后,倒是把隔壁的房门给吵开了。

“时安,你怎么回来了?”

半旧不新的居民楼,邻里邻居都很熟,隔壁走出来一名中年妇女。

“王婶,你看到我妈了吗?”内心慌乱了一早上,时安找到救兵般望向邻居。

她头发都没心思扎,披散着齐腰长发,额前发丝凌乱,加上她偏白的面容肤色,整个人很狼狈。

“你妈昨天就……”王婶的话头突然顿住,不确定道,“时安,你们家昨天搬家,你不知道?”

“搬家?”时安一头雾水。脑中紧绷的一根玄,嘎嘣一声轻响,断了。

她耳鸣般,搬家二字,不断在耳中回响着。

“对呀,你妈昨天突然说要搬家,但一家人也没带走多少行李。昨晚上还很开心地请我们邻居上酒楼吃饭呢。”王婶道。

她昨晚喝了不少酒,现在头还有些晕乎乎的。

昨晚上?

时安看着王婶,突然就冷静了下来。

她妈昨晚下午给她打电话,说她爸出车祸让她去医院的。

“吃晚饭?”她脑子一片清明。

“嗯。”王婶肯定的点头。

“我爸在吗?”这句话如果仔细听,会发现她的语调细微颤抖着。

“当然在!就是你爸买的单,你爸、你妈、你姐你妹都在,就你没在。我还问你妈来着,你妈说你要考试了,没时间出来吃饭。”

王婶越说,时安的脸色越白,惨白的面容让她说到最后都不忍心了。

她隐约猜到了什么。

时家搬家,看样子没通知二女儿。

时安兵荒马乱的世界,顷刻间安静下来,死一般寂静。

她眼眶酸涩,强忍着汹涌而出的泪水,扭开头不去看王婶。

清瘦的小身板轻晃了一下,脚软的站不住,她忙抬手扶墙,撑住。

举家搬迁,她却不知道?

爸妈有把她当女儿吗?

还有医院的那个男人。是她妈把她骗去医院的,从医院出来她还不敢想。

但现在,真相就□□裸地摆在她面前。

她爸没出车祸,她妈把她卖了。

心下寒凉已不足以形容她此时此刻的心情,她觉得可笑至极。

三年前那场车祸,让她丢失了十五年的记忆。以前的家庭是怎样的,她不清楚,但这三年来的生活她深有体会。

三姐妹,她自认自己最乖,从不闯祸惹事,可不知道为什么,爸妈最不喜欢的也是她。

她考上美术学院,他们说画画没出息还浪费钱,不让她上大学。

所以她的学费生活费都是自己挣的,没花家里一分钱。

她已经不花家里的钱了,周末回家吃的饭也不多,就那么容不下她吗?

“时安,你没事吧?”

时安低着头,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掉,但王婶没听到她的哭声。

小女孩咬紧牙关,紧抿着嘴,隐忍到脸颊颤抖,都倔犟的没哭出声,王婶看着心里难受。

才十八岁的小女孩,时家三姐妹里,老二最乖巧懂事,以后肯定也是最有出息的,也不知道时家怎么忍心抛弃她。

“王婶,他们有说搬去哪里吗?”

时安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好几次,开口时,声音很平静。

“没说。但你妈说是去住大别墅,一家人都很开心。”王婶虽然不忍心,但也想让她看清现实,“她还让我帮她卖掉房子,说卖多少钱都可以。”

那语气,就好像卖多少钱她都不在乎,对她而言都是小钱一样。

时安撑在墙上紧握成拳的手,突然就放松成掌。

家里的经济情况她了解,大别墅是买不起的。

所以是把她卖了,给全家人买大别墅住?

嘴角扬起凄凉的弧度,她听到自己的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坍塌了。心如死灰。

她被全家人抛弃了,那般决绝无情。还要卖掉房子,连落脚之地都不给她。

从此,是要跟她断绝关系,让她自生自灭吗?

“时安,你去哪里?”

见她转身下楼,失魂落魄的样子,王婶于心不忍。

“回学校。”她面无表情地冷静着。

就算没有父母没有家,她也要努力读完大学。

王婶想唤住她,嘴巴张合了好几次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想告诉她什么事。但直到时安消失在楼梯口,她也没有说。

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她还是别掺和了。

回到学校的时安,和往常无异,只是更沉默更不爱说话了。

周末。

她在广场写生,顺便卖画。

画到一半,一双锃光瓦亮的黑色皮鞋,出现在她面前。她低垂的视线顺着皮鞋上移。

黑西裤,黑外套,白衬衫,黑领带,一副精英装扮的男人,很年轻的陌生面孔。

“先生,是要买画吗?”她看着对方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温柔浅笑道。

“时小姐,叶先生有请。”柴伍的语气,很恭敬。

“叶先生?”时安错愕的皱眉,她不认识姓叶的男性。

她望向柴伍时,看到了停在广场边上的一排车。

清一色的黑色轿车,违章停车,很是嚣张。

面前这人,是从那车里下来的?

她的小心脏突然加速跳动,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您见过他的。”柴伍二十出头,处事却很老成。

见过却不认识的男人?

对方这阵仗,让时安想到了医院那个男人。她立即收拾画具,收好家当就走。

但她不是朝那排车走。

柴伍没料到她是这反应,在原地站了两秒,继而拦住她:“时小姐,您别为难我。”

“是你别为难我!”时安绕过他,继续往前走。

一个星期前的事,她以为自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但此时才发现,那个男人带给她的阴影很大,她不想再见到他。

她走得很快,几乎是小跑。察觉到对方没跟上来,她暗松了一口气。

但一分钟后,前路突然出现很多男人,清一色黑西服。

他们站成两排成V字型,昂首挺胸,双手靠后,站姿挺拔,将她前方、左方、右方的路都堵住了。

“时小姐,叶先生有请。”柴伍站在她身后,重复着初见面时的第一句话。

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这奇异的一幕,引起了很多路人的侧目。

但一排排的彪形大汉,各个虎着脸很吓人,在一派休闲的广场氛围里,气场独一份的慑人,没人敢上前插手。

时安转身,沉着脸,凶狠地瞪着柴伍:“你们这样,我可以报警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拥抱太阳的月亮第八章 灵母之死

    灵灵,怎么了?——王语飞关心的问道。有些事情,帮里出了点事情!你们三个和我走一趟吧!可能会帮上忙啊!——我哦~好呀!——王语飞单纯的说道早就听说她组建了一个什么Q族圣少女的帮,不会让我们去吸引那些女生吧!王俊伦为自己的想法差点咬舌自尽!额。。。那个吸引女生的话我不去——王俊伦哦~~~不是啦!跟我去一

  • 修真玄月狂想曲在线阅读第6章

    在场几人啥感受我不知道,可那直接窜起身的小媳妇,咋看都不像个人。她双手直掐着姑父脖子,姑父下意识的连续两下都没掰开她的手。剩下几人刚刚反应过来,七手八脚的用足了力气,才将她拉开。“咳咳……咳咳咳……”才喘上气来的姑父,脸憋的紫红,蹲在地上半天没缓过劲来。“媳妇?你,你到底是咋了吗?有啥事,你,你说啊

  • (娱乐圈EXO)我非anti饭!在线阅读第八章

    “怎么了”凌儿问站在一边偷看什么的水灵,“嘘”水灵吧凌儿拉到一边,小声道“爹,正在责罚大哥”“怎么回事?这好好的怎么会”凌儿有些紧张地问,“要我说,都是爹不对,大哥都这么打了,去逛个妓院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还要请家法,真是的”水灵抱怨道“逛妓院?”凌儿惊讶地道“是啊,你不知道吗?听说今天大哥在迎春楼,

  • 灵气逼人:我能穿越在线阅读第一章

    “好多车……”在北海市的进城立交桥口,一个打扮的土里土气的青年背着巨大的登山包,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如洪水一般的车流。青年一时之间竟然是有些痴了,毕竟在他所出生的那个小山村之中能够见一辆拖拉机都不容易,更不要说这么多的车子了。“按照规矩我只能把你送到这里,剩下的事情就要靠你自己了,如果你不能够完成试炼

  • 梦倾华:锁妖记在线阅读第8章

    yuri选择不搭理林贝,她很明显说不过他。接下来的时间,林允児带着林贝参观了各种房间,瑜伽室,健身馆,书房,室外泳池。当然,还有他们各自的房间。用林允児的话来说,那天是一次意外,但是除非达到了事先的那些要求,那么他们不会住在一间房。这样也让林贝省了一下心,毕竟要是真和林允児住在一起,面对其他九个人属

  • 零度推理之灵异手记之药神 好戏(8)

    清晨蘑菇屋卧室彭彭顶着爆炸头坐了起来,其他三人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叮~~叮~~叮~~’“大早上的,谁啊,昨天不是已经有人打过电话了吗”黄老师一脸懵逼听到电话响起正要下床的子墨说“我去接吧,黄老师、何老师你们先去洗漱”子墨抓着头发走到楼下电话旁边“喂,你好,这里是蘑菇屋”“哎,喂,我点菜的”“哦,好

  • 三十三重天逆劫四妖下山,安心添物

    “曦月,咱们不是要去平安村落户吗?怎么你带着我们来县城了?”胡青青手里拿着两个糖葫芦,左右开弓;昨晚杨曦月和其他几位商量了一下,一直闭门造车对修行不好,不如趁机去凡间历练个几年。于是今天早上杨曦月带着白虎胡青松,青狐胡青青,火雀杨天月出门了,老乌龟杨飞甲守着白蛇白素素在山上,杨曦月手里也拿着个糖葫芦

  • ABO陪葬品在线阅读第8节

    “难道是说花开的方向就是最近的出口?”“应该是这样吧”“哪位屌大的兄弟来解释一下?”“我十八厘米,然而我还是不知道”“让二十厘米的告诉你们吧,动你们的脑子好好想一下,猎物难道还会从花海里面跑出来不成?”“楼上的分析很有道理,不过我还是想说,二十厘米,你是驴子吗?”“噗......喷血.jpg”“停车

  • 哈喽然后再见在线阅读第9节

    霸王放下心中的没有成为队长的不满,像原来那样危难时期挺身而出的说道:“没关系,其实我是暗魂猎人,受过专门对付暗魂一族的训练,有我在,危险一切都是浮云。”“好兄弟。”我激动得抱住了他,却有些不安,当我听到他是暗魂猎人,我的心就开始慌了,总觉得他比暗魂族还要危险一点。“提示,城堡后面有一个小门,那里基本

  • 噬魂之森在线阅读第七节

    和煦的阳光,透过稠密的树叶洒落下来,成了点点金色的光斑。明媚的阳光下,陈涛望着猪舍后面不远的那棵苹果树仿佛看到树上的青果子已经全部熟透了似的把枝条都压弯了散发出诱人的香味。“涛涛,你在想什么呢?”颖蕾看着快要流出口水的陈涛问道。“我在想成熟了以后……嘿嘿……”陈涛摸了把口水,“摘两个我们俩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