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杀青宴在线阅读第一章

2021/4/8 16:33:01 作者:魏丛良 来源:晋江文学城
杀青宴
杀青宴
作者:魏丛良来源:晋江文学城
“有一个小傻子以前很喜欢我,可我却把他弄丢了。”扫雷:傻白甜+狗血+白月光,受追攻,攻追受,追妻火葬场周五入v啦,到时候三更,爱你们。

天下风光在峨眉

三月,江南,姑苏。

“二位师弟,此行不比往日,定要拿出十分的气势,万不可憨头憨脑,堕了咱‘峨嵋三剑’的威名。”

说这话的男子,是一位峨冠大袖,腰间佩剑的道人。他在舟上临风而立,眼望前方。那船舟正穿行在姑苏城的小桥流水之中。

舟中还另坐着一中一小两名道人,便是这男子的“师弟”了,其中一个听了师兄这话,都颔首表示同意,另一个年纪更小的正用一把小刀埋头修着指甲。

“尤其,”为首的师兄忽然转身将手一指,“是三弟你。”

“我?”被称为“三弟”的小道人停下了手里的指甲刀,指了一下自己的鼻尖。他年纪最小,看上去只十六七岁,长相颇为俊俏。

“就是你——还在修指甲!你是男孩子的嘛,咋个这么妖精,让人看见岂不是丢了我们峨嵋三剑的脸面?何况这次的对手与众不同,这一战若是输了,不仅咱们三个颜面无存,更无颜回峨嵋山见师父了。”

中道人也跟着道:“师弟,大师兄说得对。他这样说,也是为你好。”

那小道人“嘁”了一声,脸上却飞起了红晕。

三人话说完,船也到了。大道人付了船资,飘然登岸,另外两位也紧随其后。三人在船上站稳了,左右望了望,映入眼帘的是一派江南市集的繁华景象。不过三人很快就被路边上一阵骚动吸引住了。

那是一个瘌痢头泼皮无赖正拍着水粉铺伙计的肩膀。

“小伙计,这个月的保护费,总该交了吧?”

瘌痢头泼皮此言一出,周围的店顿时关门的关门,上板的上板。眨眼间功夫,开着的店,就只剩下这间水粉铺了。

大道人见状,向二位师弟道:“你们怎么看?”

小道人一撇嘴,道:“师兄,我们还有要事在身,这样闲事就别管了。”

“不然!”大道人一身正气凛然道,“天下风光在峨嵋,峨嵋风光在此处。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他话音刚落,三人便摆开了阵势。

一炷□□夫,那泼皮就鼻青脸肿的抬到了医馆。

他说:“洒家这一辈子,也栽过几个跟头,可今天栽在峨嵋三剑下,一点也不后悔。他们三人一人挽一个剑花,刷刷刷便是雪光一片,舞得水泼不进。端的是寒风泠洌,正气逼人。洒家二十多年,从未经过如此的恶仗,足足斗了一百二十个回合,才分出胜负。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若是洒家年轻十岁,也未必落得下风……哎呦!你轻点……”

郎中:“啧啧,还有气力讲呢。我看你伤得还不够重呀。”

峨嵋三剑收拾了路边的泼皮,又在大街小巷找了一阵,到了正午时候,终于走到了一座道观前面。

道观墙上写着“老君观”三个字,已经剥落得看不清楚。大门也掉了半扇,里面杂草丛生。怎么看都不像有人住的样子。

中道人说:“没想到吴香客那龟儿子竟躲在这样破的道观里。”

说到“吴香客”,三位道人脸上都挂起了嫉恶如仇的表情。

小道人大声道:“咱们三个一鼓作气冲进去,杀他个措手不及!”

大道人一捻胡须,道:“不可。他们丐帮行事诡秘,道观虽破,里面说不定潜伏著不世出的武林高人,说不定有机关暗器,各位小心。”

说着,他捡起脚边一块破瓦砾,往那门里丢去。

喀啦啦啦啦。声音,渐远渐停。一切如故。

“安全。二位师弟,紧跟着我。”大道人说。

他们三人紧紧贴着身体,屏住呼吸,一步步往里挪去。

最小的道:“二师兄踩了我脚。”

中道人道:“我没有!”

大道人回头怒喝道:“小声点!”

最小的道:“明明是你声音大……”

话还没说完,便不说了。

“——嘻,今朝是啥格日脚,搿场闹猛?”

不是官话,是又甜又糯的吴侬软语。

这三人都听到了,同时他们看到前面的院子里,正站着一个青衫美少年。

是他说的么?

在三人的眼睛里,那少年的身段颇为纤柔,一双眼睛会说话。

而且肌肤也特别的白,不像个男子,倒像个姑娘。

美少年的手里拿着一根碧绿深翠的竹竿,身边是一只木盆,装着刚刚洗好待晾的衣服。

他冲大道人眨了眨眼睛。

大道人的眼皮也跟着跳了跳。

中道人小声道:“师兄你看,他和师弟谁白?”

小道人有些不痛快,“哼”了一声,转过头剔着自己刚修好的指甲。

大道人道:“别瞎说。”又向那少年道:“我们都不懂苏州话。请问吴香客是住这里么?就说峨嵋三剑来访,烦请小兄弟通报一声。”

大概是因为少年长得非常俊俏,大道人的火气也稍微平复了一点,竟然用了“请”字。

少年换用官话问道:“找他做什么?”他官话说的也漂亮。

峨嵋三剑被这一问给噎住了——总不能答是来打架的,未免太不客气。但若说是朋友,却还咽不下这口气。犹豫了一阵,大道人才说:“没什么,就是进来,看看。”

“哦,那你就站着吧。”少年倒也毫不客气,继续晾起盆里的衣服来。

盆里的衣服晾了一件又一件,不知不觉一炷□□夫过去了。

大道人压低声音,低声问:“二师弟,你怎么看?”

“这娃长得真好看,要是收入我们峨嵋派……”

话未说完,就被大道人给了一拳。

大道人道:“吴香客多半和他串通好了,正在里面埋伏着。这就是以逸待劳,缓兵之计。我不如和他对上两句,也好杀杀吴香客的威风。不过他是孩子,看上去还不如三弟大,我们一定要有礼有节,切不可对他动武,以免传出去不好听。”

“师兄英明。”

小道人还是哼一声,嘟着小嘴,站在一边。

大道人对少年道:“他偷了我们东西。”

少年停住了手里的活。“什么东西?”

“呃……”

说是偷东西,本来就是捏造的。只是谎话想了一半,并未想好。大道人只好硬着头皮,说:“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不想他这话刚一说完,那少年竟然笑了起来。

“听大人们讲,人最重要的是心,难道他把你的心偷去了?哎呀。你还是早些死心吧。这位吴叔叔欠了一屁股风流债,以前只知道有女人,今天才知道还有男人。唉,”他又朝大道人看了一眼,故意摇摇头,自言自语道,“吴叔叔品味真差。”

大道人怒起来:“吴香客教你这样说的?”

中道人连道“要不得”,把师兄牢牢拉住。

那个青衫美少年并不理他。他手里的衣服已经晾完,便一手提着晾衣竿,一手捧着木桶,转身往道观的偏殿走去。

大道人大喝一声:“慢着!你们丐帮如此无礼。速速叫吴香客来见我,休在这里跳端公。江湖规矩,一对一!”

中道人小声说:“大师兄,他真是丐帮的吗?身上一个补丁也没有。”

那少年的青衫儿确实很新,新得像今早才穿上身一般。

大道人怒道:“现世宝,他不会换身衣服见人啊?”

中道人又挨了一抽。少年又笑了,还用手掩了一下嘴。中道人忘了疼,魂都要跟着飞了。

“说起来,”那少年道,“你们自称是峨嵋三剑,怎么剑只有两把?”

中道人答道:“三弟的剑昨日进了当……”

“当铺”的“铺”字还没说出口,他屁股上就又挨大师兄了一脚。这下中道人肿的就不止脸颊了。

“只有两把剑,这可不成,”那少年道,“你们讲你们是峨嵋三剑,峨嵋三剑就要有三把剑。可是若没有三把剑,便不是峨嵋三剑了。既然不是峨嵋三剑,我怎让吴叔叔和你们单挑?唉,你们三个快离开罢。若是真的峨嵋三剑来了,知道有个‘峨嵋二剑’前来冒名寻衅,如何是好?”

“小娃娃乱嚼牙巴!”大道人急且怒,“峨嵋三剑,江湖上只有一个,便是我们师兄弟三人的歪号。我是大剑,他是二剑,三弟便是三剑。”

少年摇头:“越讲越差。‘峨嵋三剑江湖上只有一个’,介么你三弟是三剑,你们便不是三剑。你们若是三剑,他就不是三剑。——还有啥‘大剑’‘二剑’,我看‘大剑’未必大,‘二剑’倒有点二。倷末勿要再讲啥‘峨嵋三剑’,讲作‘峨嵋三贱’加二好哉,阿是?”

少年在谈笑间,连那个无辜的中道人都骂了进来。但那中道人听他说话时而带着点吴侬软语的腔调,十分动听,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已经被骂,反而道“好极,好极”。大道人气不打一处来,手已经握在剑柄上。

小道人腰下无剑,方才一直在旁看神仙打仗。此时见大师兄要动手,方道:“大师兄,这样不太好吧。丐帮毕竟是中原武林第一大帮,我们三个打他一个,传出去不太好听。”

大道人一听,脸憋得通红,眼睛一转,咬牙切齿地答道:“师弟,你们有所不知。这丐帮早已不复当年查老帮主统治下的那个丐帮。现在的丐帮,混入不少吴香客这样的左道之人。听说他们会给门派里武功极好的人服用‘倒行逆施丹’,吃了那药人便会逆向生长,从百岁的老人,逐年倒退,慢慢缩成几岁的婴儿。那功力却是几十倍几百倍的增长,多少武林高手被他们的外表蒙蔽,手下留情,结果苦不堪言!”

中道人大惊:“没想到丐帮虽为武林第一大帮,竟用如此非人的手段!”

大道人又道:“所以二位师弟,依我看,这少年身上的武功起码有百年功力,我们三个人的年龄相加也不到他一半。我们三人合力打他,恰是对这位前辈高手的尊重。二位,铲奸除恶,捍卫峨嵋,在此一举。天下风光在峨嵋——”

“——峨嵋风光在此处!”另外两人合声唱道。

一炷□□夫又过去了。医馆之中一阵热闹。

“啧啧,太惨了……”“是啊是啊,怎会如此?”

躺着养伤的泼皮有些不耐烦,转过头一瞅,当即惊道:“峨嵋三剑?怎么是你们?是何方高人,将三位打成这样……”

中道人的脸肿得老高,嘴里呜呜呜的说不出话来。

大道人道:“贫道三兄弟这一辈子,也栽过几个跟头,可今天栽在丐帮的前辈高手前面,一点也不后悔。贫道兄弟三人今日向他讨教功夫,三人一齐运剑,直逼他的面门。谁知他手中一根碧绿深翠的打狗棒,不愧是武林神器,端的神妙非凡,轻轻一点,几乎封住了贫道三弟的周身穴位。左脚轻轻一点,踢起一个乾坤如意桶,差点封住了我师弟的进攻。所幸贫道机警,一口真气提上来,与他转瞬间交手了二百四十个回合,霎时间飞沙走石,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哎唷,轻点。”

小道人委屈得直哭:“他还弄断了我的裤腰带!武功虽高,也不是好东西。”

郎中嘁一声道:“厚面神功,啥辰光这条街上连丐帮都有了?”

“你一个小小郎中,不懂江湖事啊。丐帮就住在老君观里。”

“老君观里?”郎中皱了一下眉毛,“阿是个丑八怪?”“不是,挺俊的。”

“哦,程仙姑?”“仙姑?不是!”

“哦,我晓得啦,”郎中恍然大悟,“吴香客!”“那龟儿子……不是!”

郎中道:“那就只剩下沈青青啦。我记得那小丫头好像不会功夫啊?”

中道人听见“小丫头”三字,一个激灵坐起来,又“哎呦”一声痛叫倒下了。

沈青青不是少年,是个姑娘。

虽是个姑娘,现在也到了该嫁人的年纪。

别的姑娘到了嫁人的年纪,都是被爹妈安安生生养在深闺里。不过沈青青不一样。她生下来不久便没有了爹娘,被老君观里的大人们抚养长大。

老君观里的大人们,把这里称作丐帮的苏州分舵。丐帮里的人,自然是乞丐。不过这些大人们穿的都很鲜亮,实在不像乞丐。

他们很忙,忙着吃饭喝酒,忙着为别人办事。结果沈青青就这样自由而无用的长大了,就像老君观院子里疯长的野草。

野草不正是青青的么?

不过沈青青的性子并不野蛮。她很乖。女孩子们该会做的事情,她都会做,而且做得很好。一样的皂角,她洗出来的衣服,怎么看都是新的。一样的针线,她绣出来的鲜花,就像早上刚带着露水摘下来的一般。她还很会唱评弹,很会梳头发。

这些对苏州姑娘来说都不是难事。难的是她还很讲道理。

她今天高兴,想穿男装,扮个小子。

别人说:姑娘家为什么穿成个小子模样?

她却说:姑娘家为什么不能穿成个小子?

她的道理,懂的人不多。

好在她很少讲这样的道理,所以这条街上的人都不讨厌沈青青。有时候,还有点喜欢。

因为沈青青不仅花绣得好看,衣服洗的干净,饭煮的也很香,很香。

不论男女,只要会煮饭,就不会有人讨厌。

眼下,沈青青赶跑了峨嵋三剑,洗罢了衣服,心里正想着今晚要煮些什么饭。这是她一天中最悠闲的辰光了。

正在此时,外面的大道上,又有三个人缓步朝着道观的方向走来。

乍一看,这三个人,是二女一男。

左边的女人如一枝腊梅,是个道姑,容貌清秀,手握拂尘,举手投足之间都是超凡庄严的气质。

右边的女人一身锦衣华服,手还拿着一把招摇的羽毛扇子,行走之处香尘满路,姿色丝毫不减左边这个女人,反倒多了十分的荡漾多情,如一朵风里的牡丹花。

先看了这两人,再看后面跟着的那男子,未免会大受惊吓。

那男子的容貌,已经不能是语言能形容的丑。简直像是为了吓哭孩童,才长成这副容貌。他衣服也很破旧。但他自己似乎丝毫不以为丑,和前面二人谈笑自若,过路人无不瞠目结舌。他背后还负着一把沉重的铜琵琶,不知做什么用。

他们径直着往老君观走来。因为这老君观,就是他们的家。

“青青,我们回来啦。”拿粉红扇子的美人一面走进道观,一面娇声道。

沈青青听见,连忙从屋中跑出来迎接:

“程姑姑,鬼叔叔,吴叔叔,你们三个总算回来了。”

“吴叔叔?哪里有吴叔叔?”

拿桃色羽毛扇子的美人两眼一瞪,嗔道:

“现在不要叫我吴叔叔,要叫吴姑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妖孽女总裁之穿越异世(7)

    疏瑾和王力康一起来到了张家界,这里异峰巧石,山泉飞瀑果然人家仙境,是个修养身心的好地方。疏瑾和王力康到的时候已经凌晨了,把东西放在约定好的酒店,王力康就要自己陪他一起去他超想去的鬼谷栈道,鬼谷栈道全线都立于万丈悬崖中间,晚上走还真的挺吓人的,不过一想自己现在也不是正常的人类,何况旁边还有一个同样不是

  • 厉害了我的铲屎官[宠物系统]在线阅读第七节

    突厥追军,狂奔袭来,战斗一触即发。此地三千多人的大唐残兵,看上去人数并不少。然而,他们早已经疲惫不堪。且半数以上都负有重伤。在突厥铁骑的强大碾压之下,虽浴血死战,但最终不敌。陷阵营与骁骑营,组成两道防线,一场战斗下来,便已牺牲过半。“顶住,顶住!”“给我顶住!”“杀!”“勿让突厥蛮子靠近百姓!”“啊

  • 超次元升级群之逃跑

    呵呵,想毁她贞洁,她柳怜依还早呢!先回相府再说吧!想着他四周环顾了一下窗户是紧闭着的,而且是从外面反锁的,门是万万不可走的,除非她想被逮住。她正愁没办法的时候,脑海中像是原主的声音传过来:“看看天花板有没有天窗”说完这句话声音就消失了。柳筱雪一想:对啊,自己怎么把这个细节给忘了!她努力的望着天花板,

  • 你渣我时我在宠别人之争吵

    此时柳氏已经被请到里面,所有夫人都已经进去了,门前只有一些嫡女听到此话大家看着冷雪柔得眼色都改变了,说着话就有一个公公来领着大家进去了御花园,男士和女士的宴席是分开的进去御花园后,冷雪柔拽着冷雪曦的衣服说道“大姐,我可以和你一起么,我都不认识他们,你答应爹会照顾我的”说完一脸委屈的看着冷雪曦,看起来

  • 洪荒:开局算计师母之陷阵营(3)

    不管使历史还是游戏,目前三国题材都很多,今天小编就老和大家具体说一下三国内一些类似特种部队一样的军团和主力军团排名第十:白耳兵——刘备的最后的卫队主帅:刘备、陈到变迁:演变成蜀汉禁军步兵史实:“陈到所督,是先帝帐下的精锐,蜀国的上等部队。”白耳兵,是刘备的亲军卫队,刘备既然是个老革(老兵痞的意思),

  • 绝情爱在线阅读第六章

    两日光景,转瞬即逝。这天一大早,叶枫便是陪同叶诗音来到了豫省东方大剧场。门口。“诗音,加油,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看着身边的叶诗音,叶枫开口鼓励道。“放心吧哥,《遇见》一出,那肯定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挥挥粉拳,露出一颗小虎牙,叶诗音信誓旦旦的说道。对于这句话,叶枫也是深信不疑的。凭《遇见》的实力,

  • 玄幻:开局获得虚无吞炎展昭出手(求收藏求鲜花)

    当!一声清脆的响声,李青霞的匕首却是掉到了地上,同时左手快速的握住刚才持匕首的右手。“谁?”“给本郡主滚出来!”李青霞咆哮道。腾!一声响动,一个蓝衣蒙面男子立在了狄仁杰身前。“你是何人?”李青霞道。在李青霞的情报中,狄仁杰身边似乎只有一个李元芳身手了得,就算是他们组织追杀了十数人也是没能杀了李元芳。

  • 穿进渣虐文的读者你伤不起啊上古神君东离陌

    英招看着一晞回去睡了,自己也悠悠的回房间去休息。刚眯着眼有了睡意,突然被窗外滚滚雷声震醒。真开眼一看,外面电闪雷鸣,风几乎要把无量山掀翻了。它心里一紧,虽然无量山是靠近凡间,但毕竟还在神界,怎么会突然变天。它担心一晞,急忙朝一晞的房间跑去。刚到门口,看到一个男影投在门窗上。英招一个飞身撞开门,看到一

  • [天行九歌/秦时明月]我除了帅一无是处第5章在线阅读

    “快点,快点。叶洛,你快点啊!真不知道当时怎么就让你赢了。”胡一菲一脸郁闷地说道。“那有什么办法,只能说我呢运气比较好。”叶洛一脸无所谓地说道。胡一菲一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都炸毛了,就直接挥手向叶洛打去。叶洛一看心想大事不妙,要知道胡一菲可是一台“人型战斗机器”。君不见在爱情公寓中曾小贤屡次被胡一菲的

  • [红楼]宝二爷宠妻日常在线阅读第五节

    一夜过去了,两人开始在洞中找出口,这洞很大,但是里面的夜光石把里面照得很亮,这为他们找到出口创造了良好的条件。灵清碰着那些一闪一闪的墙壁说到:“你说我们会不会被困在这里,出不去了。”冷决则挑衅的眼神说到:“那倒是我希望的。”灵清则立马翻了个白眼便大步向前走着,墨冷决在后面看着这晃动的小身板,裙底随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