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二次吸引在线阅读第5节

2021/4/8 16:46:41 作者:木松音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二次吸引
二次吸引
作者:木松音来源:晋江文学城
分手后的第五年。因为一次意外,黎奕菲跟初恋再次相遇了。两人简单地寒暄,之后气氛一度十分尴尬。黎奕菲正绞尽脑汁想找个话题时,梁沉遇率先打破尴尬:“听说你到处跟人说我死了?”PS:1V1,HE,日更三千,有事请假,欢迎入坑!盗文滚粗,洁党慎入。和谐看文从你我做起。爱你们,给你们比个Heart!欢迎收藏作者专栏→松音阁

丧礼第三天,也是个阳光璀璨的晴天。这同样意味着,成为孤魂的栾乐依然被困在这一方小地方,无处多行。栾乐感觉十分沮丧,想她做人时诸事不顺,做鬼竟也衰气连连。生命中仅剩的回魂七日,莫不是都要浪费在这里。

时间转而又一次临近正午,阳佟妆容精致,神色得意地指挥下仆干活。栾家爷爷派人通传了一声,没有下楼。加上栾怀开因事未归,用膳的人数便只剩她一个。

饭菜一道道端上餐桌,数量不过平日里的三分之一。阳佟心中了然,“哐当”丢了手中的刀叉,命人唤厨娘杨婶过来。新仇旧恨夹杂在一起,使得她说话尖酸又刻薄:“你算个什么东西,竟也敢自作主张。”

杨婶掀了一下眼皮,语气平平:“夫人教训得是。”

阳佟碰了软钉子,也并不恼羞。她勾唇笑着,轻描淡写地回她:“不想干了,就滚。”

假使栾乐还活着,她简直也想挺直胸膛,恶狠狠地这么嚣张一句。往日里忍气吞声,她零零碎碎也受过杨婶不少的嘲讽与白眼。

栾乐美滋滋地期待能有场好戏,只可惜杨婶并没有如她所愿,与阳佟呛腔。她垂首敛目,站着不动,权当没听见。

阳佟哼了一声,又道:“还愣着做什么?去给我拿副新餐具。”

餐厅里的仆人们眼观鼻,鼻观心。这话阳佟故意说给杨婶听,于是便没人动一动。杨婶双手贴上围裙抹了抹,一言不发回了厨房。栾乐跟着她的步子,也一同飘进厨房内。

后厨还有正在忙活的女佣,杨婶随便捡个人踢一脚,面色终于忍不住嫌恶起来:“去给那个女人送套刀叉。”

女佣猛不丁被踢得跪倒在地,却也像习惯了般,没有流露出过多的表情。她端着餐盘外出没一会儿,又原样回来了。女佣将餐盘放在杨婶面前,惧怕道:“我不行,夫人点名叫你去送。”

杨婶嘲讽笑道:“谁理她。”

女佣偷偷瞥杨婶一眼,又怯懦道:“夫人还说,你要是不去,就立刻收拾东西滚蛋。”

杨婶吃了一惊,转而神色傲然:“她敢?!我辛苦一辈子侍奉栾家,栾家……”

“你真不去呀?”女佣打断杨婶的喋喋不休,小声问了一句。没等杨婶再声明些什么,她便迫不及待地对身后的人说道:“这位大哥,事情你也都听清了罢。”她侧着身子避开厨房出入口,紧接着进来的两名成年男子抓住了尖叫躲避的杨婶,一路拖行,直接把她丢出了栾家大宅。

栾乐目瞪口呆,围着阳佟转来转去,不停感慨:“厉害呀,我的妈。”她甚至专门飘去杨婶曾经居住的房间,女佣们早已将杨婶的东西清理出来,丢进了垃圾存放地。

阳佟也是志满气骄,正想借机指点她的傻女儿两句,然而视线扫过空荡荡的身侧,她才后知后觉想起来,栾乐死了。

夜深雾重时,栾怀开疲惫归来。他的神色恹恹,在踏进栾家大门的那一刹那,往昔始终挺直的背脊竟也受不住般,垮塌下来。他坐在沙发上,双手捂了脸,叹息哽在喉间,时间一分一秒过得极苦。

在栾乐的记忆里,她似乎从未见过父亲如此模样。就连当年推开房门,亲眼目睹栾千和与衣衫凌乱的她,栾怀开也只是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栾千和,到我书房里来。”

栾千和并不慌乱,他甚至是从容不迫地为栾乐合拢了衣服,扣上两粒衣扣。栾乐无措地看向栾千和,眼角沾着莫名水渍。她的耳垂发热,脸颊发烫。在栾千和的注视下,栾乐不自在地动了动脑袋,想散落下一些碎发,掩去耳后他方才宣示主权的贪婪咬痕。

栾千和若有所觉,无奈地用指尖戳栾乐的额头:“小没良心的。”他道,“不许乱动,在这等我。”

“好。”栾乐低头。

栾千和又道:“乐乐,我喜欢你,这并不是一件让人羞耻难堪的事。”

或许吧。栾乐在心中回答他。

时间过去了良久,也可能栾乐只是发了会儿呆,栾千和就回来了。

“他说什么?”栾乐下意识避开主语。

栾千和好整以暇地看她:“你觉得他会说什么?”

栾千和模样轻松,想必事情并没有朝着栾乐所期望那般的发展。栾乐动了动唇,勉强道:“‘你们这样的是不对的!你们必须要分开!’大概是这种话?”

“是有这么说过。”栾千和故作沉思,“或许还有呢?”

“……”

栾千和坐回原处,面前的栾乐裹住一圈被子,眼神放空,整个人像是一棵脱水过度的皱巴胡萝卜。见栾千和伸手,栾乐微微眯眼,习惯性地去寻找他的掌心。

“摸摸,莫怕呀。”栾千和耐心哄她,掌心轻柔地抚摸着她的额头。他为他胆小的胡萝卜理顺了乱糟糟的发丝,他单是注视着她,便心生欢喜。

栾千和躺在栾乐的身边,隔着被子把人抱了紧实。栾乐一动不动,直手直脚地僵硬躺着。栾千和伏在她耳畔笑她:“唔,老头子并没有反对我们的事。他还说:‘乐乐年岁小,要注意安全’。”

“……”

“乐乐,我会对你负责的。”栾千和道。天塌地陷,他一力承担。

而栾乐背对栾千和,在一种几近冷冰颤抖的恍惚里,她困倦地说:“我想睡了。”

那时的栾乐,认清了一个残酷现实。在父亲的心中,她或许连“女儿”的身份都算不上,她不过是栾家继承人——栾千和的一个“玩具”——所以没有“不可以”,只有“别太过分”。她一直以来都把自己想象的过分重要了。

更可笑的是,只有她拼命想要远离的栾千和,才傻兮兮地把她当心肝、当宝贝。

几个月后的成绩放榜,栾千和被一所地域跨省的著名高中录取。去一次学校,单程往返所需的时间远超半日。栾怀开指明要栾千和离开栾家大宅,搬去住校。

狡猾敌人所给予的永远是致命一击。无声无息中木已成舟,反抗皆尽是徒劳。

栾千和说:“乐乐,我把你带走好不好?”

栾乐攥紧手中的笔,没有作声。

栾千和无力地趴伏在一旁,神色哀伤地凝视她。等不来回应,他不安地伸手去摸栾乐柔软的脸颊。

栾乐扭头,叼住捣乱的手指,故作凶狠地瞪他。

栾千和摇晃手指,连带着也摇晃了栾乐的脑袋。他极配合地惊讶,道:“咬这么紧实?”

“对,写作业的栾乐,超凶!”

“哈哈,”栾千和笑她:“那作业写得怎么样了?”

栾乐条件反射去捂,却还是被栾千和扫过一眼。发现栾千和眼中的笑意越来越明显,栾乐羞耻地要与栾千和拼命。

栾千和讨饶:“哥哥刚才虽然看见了什么,但是哥哥不说。”

“哥,你不要捣乱。”栾乐控诉他,“我是在预习新课程,明天就要开学了。”

栾千和轻声道:“明天哥哥也要去住校了啊。”

栾乐不舒服地皱眉,像是在和谁赌气一般,道:“你那个高中很难考,我当然要加倍的努力学习。”说完,她自个觉得不好意思,把脸埋进书本里,手在空中胡乱地挥:“所以,别再打扰我!”

“好啦,哥哥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栾乐屏气凝神等着,然后她听见栾千和难得犹豫,他问:“你——喜欢我吗?”

栾乐有些顿愣,她定定看向栾千和。两人对视,栾千和不自在地别了一下眼,待视线重新回至栾乐身上时,他像是鼓足勇气般,冲她微笑。那是少年遇见了心爱的姑娘,一个饱含期待的羞赧笑意。

栾怀开曾在丧礼上说,他对不起栾乐。

其实无所谓谁对不起谁,每个人都不过是在自己既定的轨道上行事。他身为父辈,见不得家中两个血缘小辈厮混在一起。而他的手段也十分干净利落,在栾家爷爷的强压干涉之下,他没能对栾乐采取措施,便送走了栾千和。

无论从何种角度分析,该被送走的都应该是栾乐才对。大抵是栾家爷爷活得岁数大了,满不在乎地任性起来,护了她一把。遗憾得是留下来的栾乐,并没有活得很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武侠:神功无上限修炼之五月人倍忙(7)

    璎珞在那之后收到了洛奇给她做的新弓箭,拉起来果然不是那么吃力了,弓箭的箭身也比较轻巧,璎珞表面没有表示,可一股暖流充满她的心间。今年洛奇已经十八了,他们来这里已经快两年了。夏至已经在这里有了一间小房子,也有了……心怡的女孩,她叫紫萱颖,是个普通的农家女孩,她人很好,心地善良,是个不错的女孩。夏至拉着

  • 飞宇竞仙途在线阅读天刀门

    ‘天刀门’乃是逐安郡最大的两个门派之一,该门派至今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可谓是一个历史极为悠久的老门派了。相传在一千多年前,‘天刀门’祖师‘天刀上人’一手刀法可谓是出神入化,所向披靡,天下间少有人能敌。后来‘天刀上人’于晚年在这逐安郡创立了‘天刀门’。当年‘天刀门’在逐安郡绝对是一个超级大门派,没有

  • 仙武之绝世霸主之初识学院(5)

    【十中樱学院学生会室】“怎么样?安排好了吗?”白织正躺在摇椅上闭目养神,这几天的公务让他感到很疲惫。“已经按照您的要求全部安排下去了,”无过见白织一脸疲倦,“会长,要不要先回内房休息一会儿,目前已经没什么事情了。新学期的安排我会替您打理的。”“无过,我说过对我不需要用敬语的。”白织站起来脱下白色的披

  • 神级觉醒在线阅读第八章

    山崖边,绿草上,三道身影分立。“为什么要救我?”罗纪意味复杂的望着贾尓斯。贾尓斯腰部完全被弩箭洞穿了,鲜血滚滚肆流而出。他艰难的扯动嘴皮笑了笑,说:“大元帅让我带你回蛮荒大陆,使命未成,我岂能让你死在这里?”罗纪愕然无言,那个神秘大元帅到底有何魅力,竟会让贾尓斯甘愿为一介陌生之人赴死?“罗纪,你命真

  • 都市之最强剑神林如海伤逝

    黛玉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可是没有想到它会来的这么快。母亲突然的离世,让她真是措不及防。眼下父亲到任上还没有回来,亲朋好友又都在远方,一时之间也难以赶来帮助她。家里有几位仆人,又都是没主意的,指望不上,像丫鬟雪雁年纪又小,脾气又倔强,老是转眼就荡悠去了,像老管家王二生性卑劣,就晓得偷鸡摸狗,尽干些缺德的

  • 云海迷侠第5章在线阅读

    ‘上,给我狠狠地打。”贼眉男子厉声叫道。“若天,你就在旁边帮我压压阵,让我来对付他们就好了。”兰易一脸轻松之色道。若天摇头,道:“易哥,这种话,还是不要说第二遍的好。”兰易愕然,接着道歉道:“是是,是我的不对。那好,就我们两兄弟齐上阵,一起会一会这三个无赖。”三名男子见二人交谈起来,浑然不顾自己三人

  • 玄幻之暴君归来第二章在线阅读

    谷城中心医院。医院走廊的空气沉淀了太多不知名的气味,除了最有辨识度的消毒水和酒精的气味以外,还有拖把沾染污水的味道,当然这里最浓郁的依然是死亡的味道。我对医院没有好感,应该没多少人会喜欢医院这种地方,除了医生。不过医生喜欢医院的理由分两种,要么是励志把生命奉献给医学,要么是把灵魂出卖给回扣,老鬼属于

  • 召唤神话军团在线阅读第五节

    洁莹又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往家里打电话了,这天紫莹吃过晚饭没事给洁莹打了一个电话。“你那边干什么呢,乱哄哄的”。“下了班出来放松一下。你在家干什么呢”。洁莹嘴里吃着东西可能是口香糖。“没事所以给你打个电话,你怎么这么久不往家理打电话。你最近工作怎么样了”。“我不在酒店干了,和朋友合伙开了个店”。“你怎么

  • 人在江湖[娱乐圈]之英雄救美

    一只体型肥胖的猫朝他走来,不错,那正是加菲猫小Q!小Q走到倒在地上一直不起的陈庆的身前,坐下,舔了舔自己的爪子,然后继续调侃道:“哼!你可不要忘了,你和幕后的管理员还有一场二十层之战的约定,你又不是没有了任何机会,可是现在的你,为什么如此的一蹶不振?一直倒在地上,像什么样子?”“你这只……死肥猫,”

  • 奥特曼重获新生之战前

    苍云关内白霭村“将军!”“嗯!村民迁的怎样了?”我看着村口守备的士兵笑着说。“报告将军,全村四十户共二百三十七人,目前仍有十三户不想走,将军不准用强属下们也不敢强行迁!”“还有十三户啊!”我托着下巴缓缓地说。“将军!是属下们无能!”“没事,我亲自去!”我拍了拍士兵的肩膀:“这事并不怪你们。”“将军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