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冥戒生死传在线阅读第8章

2021/4/8 18:08:30 作者:夜神拔刀术 来源:飞卢小说网
冥戒生死传
冥戒生死传
作者:夜神拔刀术来源:飞卢小说网
人生的第一次抉择,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夜歌被戒灵带到了异世界,想要在异世界存活,并非想像中那么简单。唯有生存的残酷才能使其真正的成长,他又将会在异世界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该以怎样的曲,怎样的词,怎样的跌宕起伏,来替追悔的我,向濒死的你说一句我爱你呢?沈西眯着眼看着床上的人,医生给周沈开了安眠药,眼下这人乖觉得很,不会再轻巧地无视她,或者对她的存在采取自动屏蔽的措施了,自动屏蔽了还好,最恨的是这丫头阴阳怪气地喊她沈小姐,沈小姐。沈小姐,有姓有尊称,多他妈的像是第一次见面,语气冷淡,捎着声嗤笑,哪里还是当年怯懦无辜会对她傻笑的女孩子。

这样的周沈让沈西觉得刺痛之余,更生怜悯,周沈往嘴里丢颗甜腻的大白兔奶糖,看看电话那一栏数个老高的电话,看见图标上数个红点点的提示,觉得真是够了,强迫症迫使她一个个点开,消息一眼也不扫就关上,无非是熟悉的那几个人的催促,还有各种保险金融的垃圾信息,周沈点开老高的微信,看见人最后一句是:“天呐我求求你了大哥,开业五周年啊祖宗,说好的新歌呢,你的粉丝就是地里的小白菜没人爱,有什么事你就不能说一声么?直接玩人间蒸发那一套给谁看,你是想要气死我么沈西,要不是看在咱俩是合伙人的份上我就跟你绝交了。”

“那就绝交吧。”沈西敲下这几个字,冷笑了声。我最受不了别人威胁我了,管你是谁啊,她焦躁地在桌子上敲着手指,试图回想自己未谱完的曲子,可是脑子里一团浆糊什么也想不起来,而高越急着投胎一样催得厉害,电话信息微信□□到处都是他老人家的影子。

“我错了我错了祖宗你快回来啊!!!!!!!”高越秒回,末尾加了个哭的表情。

“我还活着呢,大哥。”沈西左手打字,右手在桌子上焦躁地敲着,在那边回了那就好以后,默默加了句更加让人提心吊胆的话:“只是活得生不如死,我烟瘾犯了,这几天想抽烟想得难受。”

“周沈你听着,你他妈还想不想唱歌了这几天抽了几根了!!!祖宗啊你可做个人吧,对自己好点成么?我他妈都快成你妈了,你妈心态多好天天除了打麻将散步跳广场舞买衣服什么也不干,妈的你这狗脾气都是我们给你惯的。”沈西把手机搁得离耳朵远一点,声音还没怎么扩大,那边便传来高越撕心裂肺的吼声,劈头盖脸得压下来。高越已经被逼到说脏话的地步了,这孩子是有多受苦啊,沈西没有一点同情地想。就跟它不是罪魁祸首一样。

她按着语音,手指焦躁地敲着桌子,轻飘飘的一句话把这几天的难过轻易概括:“陈词差点死了,我后悔了,讲真的,我是第一次后悔,真想把二十几岁的自己拉过来揍一顿的那种,她还算活着,只是再也不认沈西这个人,你说这小崽子怎么这么狠心呢,算了这可能是我……”

“吵死了滚出去……”猛地炸出声怒吼声来,裂帛碎裂似的刺啦一下,拔高到极点,声音因为刚醒咽下一把沙子一样哑得厉害,沈西松了手,便见床上的人眯着眼,虚虚望着她,眉毛皱成一团,扯了被子要把自己埋在被子里。

周沈把手机丢一边按着人的手,免得她扯到输液的管。手腕很细,大拇指食指轻易圈揽还有余地,不知道这个人现在多少斤,一米六七的人,当年身上多少还有点肉,脸还是肥的,满脸胶原蛋白,那时候的瘦也不是很过,可以归咎于年轻身体好,代谢基数大,哪像眼下,扣着人的手腕,硌得作痛。

那一点痛楚牵扯着心脏,隐隐作痛,有什么东西堵塞着,呼之欲出。

沈西低头看着人,这女人这些年来从头到尾变得彻底,只有起床气这点还是没变,一如往初,那点痛楚扯着点旧时痕迹,沈西压下去,扣死人脑袋,免得这个人再度挣扎把自己弄伤,她压下去前听见人嗫嚅着,小小声地挤出来两个字,轻得像叹息:“沈西……”她的眼莹亮得厉害,一双眼重回十七岁的目光流转,澄澈剔透,还是孩子一样,无辜得很的眼。

这样的眼神像极了引诱,沈西清楚这是周沈无意为之的,她深知人的脾性,睡觉没睡够中途被吵醒会让她头疼一阵,没个五分钟缓不过来,五分钟内都是没脑子的状态,乖得很。

她看见人浓密的睫毛落下去,密密匝匝的,眼上蒙着层生理性的泪光,树木绕着清澈不见底的湖水似的,只是疲倦地睁着一半,恹恹地,沈西蹭了蹭人的唇,觉得算了,浅尝辄止就好,她爱的陈词已然在多年前死去,现在的只有周沈,碎成一地瓷片,要艰难地拼凑起来,还要被其锋利边角割伤的周沈,她还不知道这个人是否还爱着她。

算了吧,算了吧,此后我如你所愿,离去便是了,这些天我问过你那么多次,你的回答无一不是:“沈小姐,请你早点回去吧。”

沈西,算了吧。你不怕她死么?这小崽子就是嘴硬!两个念头厮杀着难解难分,沈西叹气,觉得自己还是抽根烟冷静冷静,再向已然结婚有个能打酱油的孩子的高越问问,该怎么办好。可高越无非是说:“沈西你可好好抓住小词吧你个糟心玩意儿。”这句话高越怕是说了有五十遍了。

五秒后沈西没有提着手机去抽烟,也不再怀疑自己该选择哪一个了,周沈按着她脑袋,声音很小可是确确实实地,再度喊了她的名字,尾音消失在她主动纠缠上去的唇舌间,沈西颇为纵容地任由人咬,哪怕这人生着一口好牙,也不知是有多恨,直接咬出血,纠缠着那一点出血处吮吸着,她神智该是不怎么清醒的,不然不会做出这种事来。上一次她按着人强行吻下去的时候,这人动都不怎么动,还是蓬陆到来,才挣扎着咬了一口,那一下大抵是用尽气力,没推开便合了眼忍受着,那像极了是她沈西没什么风度地欺负人。

而今天来了个颠倒,沈西作为被欺负的一方,配合地很,缓慢地夺取着主权,她甚至能感受到那长睫抖动时在她脸上刷过的触动,像是蝴蝶展翅,忘却的名为爱的东西缓慢复苏,像是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冬眠,而后在这一刻,如期醒来。

陈词离去后沈西试着去爱过很多人,男男女女都有,可她无论怎么都提不起兴趣,灵感成了迁徙的候鸟,不知逃往何方躲避寒冬。

二十七岁那年时沈西最惨的那一年,林晓退出乐队如家人所愿去考公务员,老高家里有事,两个多年的乐队情侣分手,姑娘回家闪婚,屈服于惨烈现实,男人远走他乡,离开了五人从大学便开始奋斗的乐队。沈西失去了自己爱的人,也失去了乐队,纵容她多年的父亲,突发脑溢血,成了植物人,她母亲蒙着泪眼,被她搀扶着,艰难地说:“算了吧,不抢救了,别让你爸受罪了。”

那一年她输的彻底,但凡所爱,皆被拿去。

那时候她过得混乱,男人女人都好,来者不拒,因唱歌而忌讳的烟酒也被放开,有一天老高把她床上的男人赶下床,拿被子把她裹了丢进浴室,冷水放开,直接怼到她脸上,她没魂魄一样被人按在浴缸里,听着人字字句句地阐述一个残酷的事实:“这些天你床上的男男女女换得未免太勤了些,可那么多人,眉眼无一不是和小词相似的。”

“出去吧。”她指指门口,自己泡在浴缸里,浸水的被子堆了满浴缸,像是蓬松的棉花糖,天上的云朵,沈西哑着嗓补了一句:“拿件浴衣给我。”而后她大病一场,生了重病,差点再也唱不了歌,她在那差点丧失一切的毁灭里,重新爬起来,艰难做人。

二十九岁她和老高一起开了酒吧,随后的漫长的五年里,沈西一度以为,自己再也爱不上什么人了,无论是谁都好,她和陈词,只剩下一点因时光和失去而有的眷恋缠绵。

而今,沈西自以为的这点眷恋缠绵泛滥成灾,杀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门开了,清朗的男声响起来:“周沈你该换药……”那声音戛然而止,很克制地没有让手里的东西砸下去,沈西看着人清朗的眸子觉得可惜了,这下子这薄情的女人清醒地彻底了,可是一切就像是前几天的轮回,沈西想扭头看看那人是谁,搭在她脖子上的手本来离去,又一下子把她脑袋按下去,紧闭的唇再度张开,周沈主动迎合上来,故意舔沈西被咬破的舌尖,舔过去有点疼,不过对沈西来说,比起所得的甜头来说,还是能忍受的。

啊,拿我当报复啊,小崽子,还真是有点心酸呢。沈西想,牟取自己应得的甜头,亲吻间手底下的人一僵,那白瓷细腻顺滑的皮肤上,多了崎岖的几条,该是狰狞的。

五道,(月要)上左边三道,右边两道。而周沈在她身边时,只有右(月要)有一道而已。

这伤痕像是落在她身上一样,让沈西难过得厉害。她养大的小崽子,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怎么消瘦成现在这样,把自己弄得一身伤的?而周沈遇见她之前,到底都受过什么呢?

要想了解一个人,就要了解她的原生家庭,她的生长环境。而这些,你都没有对沈西讲过。哪怕一句。从未主动提起过一句。家暴还是她沈西软硬施加强行逼问出的结果。

混账东西!小崽子!心眼怎么这么多呢?你当年就是,欺瞒我如此之多的,而且怕是,不止如此。

这陈年的被欺瞒的滋味再度细尝的感觉并不好,仔细咂摸还有当年遗留的不甘愤懑。

于是沈西回头,顺手擦了擦周沈的唇,回头笑得浪荡,眼尾冷冷挑着,发冷,她就这么看着那个和她眉眼有些相似的少年。

周沈周沈。这个医生,姓周,蓬陆说,他知道周沈原名为陈词,只是那个周嘉,好像辜负过周沈。

“医生,请吧。”沈西挑衅般冷笑,又补充了一句:“我家崽崽最受不了疼了,还请医生下手轻些,对吧崽崽?”她亲昵地加重崽崽两个字,换脸一样笑得温柔地看看周沈,听着人咬牙切齿地挤出一个字来:“是。”

沈西向后推开一步,拉了把椅子松松垮垮地坐下。看戏一样冷眼旁观。

那边老高回她:“你的占有欲太强了,沈西,小词已经不是你的了。”

“那只是暂时的,她会是我的。”沈西懒懒靠着椅子打字,像只餍足的猫,她被冷落了好几天,听够了沈小姐,得人主动后心情缓和了些,不再是一点就炸,或者要靠着抽烟缓解心情了。

她的名字里有我的姓氏一半,凭什么我没有挽回的机会呢?她想,点了发送。

对面的老高发出真情实感的三个问号来。

再说,她还爱我,我也爱她,只要如此,便够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九转仙神在线阅读第14章

    陆梦华心里忐忑着,不知道谭薇和谭小鸽还会使出什么诡计坑害她。可这时突然出现了一个惊人情况,谭小鸽死了,被人杀死在公寓的房间里。警察调查了一番,但没有找出头绪来。谭薇却怀疑是陆梦华下的手,虽然没有明说,但话里话外露出这个意思。为了洗刷自己,陆梦华也想搞清真相。她让她的心腹,很有侦察能力的韩科暗中调查谭

  • 弃渣后我和他兄弟好了青铜小鼎

    第7章青铜小鼎摘星门的《星辰诀》拥有两种功能,一种是吸收天地灵气,壮大魔魂,一种是镇压魔魂,压制魔魂的邪恶魔性,避免魔魂影响主人的性格,避免主人坠入魔道。所以,只有将《星辰诀》修炼好了,你才能够更好地操控魔魂的力量。否则对话,就像似一个小孩玩耍刀剑,未伤人先伤己。《星辰诀》一共有七层,每一层对应修仙

  • 行澜第三章在线阅读

    吴笛被拦下来本就着急,这人还聊起天来了!真是,不过听声音,到是挺好听的,不过,管她好不好听,当着吴笛面儿就是找死!本来吴笛已经在心里想好了一万多个的脏话,但当他抬起头的那一刻,“卧槽!真...真好看!”吴笛楞住了,不对,应该是看痴了才对。只见现在吴笛面前的少女亭亭玉立,但却又很壮实,但一点儿也不胖,

  • 从今天开始做神豪在线阅读第3章

    “一无所有,有梦而已,如果可以想问问那年自己......”极目远眺,一轮淡蓝色的弦月悬于半空之上,月光照映在眼前这片平静却又不失生机的广阔海面上,海的彼岸,此刻,如梦似幻般的乐音响起,伴随着一阵阵沁心的夜风拂过他的脸庞。感知着潮起潮落带来的节奏律动,泪水,不知何时湿润了他的眼眶。他缓缓抬手,轻轻拂去

  • 咸鱼翻身不可能之红袖添香

    送走纯情小王子符宁后,司溪决定出房门去逛逛,平时她嫌弃那些偶尔路过的房间会响起类似昨晚的“嗯嗯啊啊”的声音,再加上陈妈妈为了保护她头牌的珍贵性,也不怎么让她随意走动。不过刚刚奴儿也和自己说了,今天客人比较少,多数聚在一层,所以她可以在二三层还有后院可以逛。二层与三层其实同样的格局,所以司溪其实也懒得

  • 网游之绝剑传说第九章

    第二天一早独孤漓觉得脸上有点shishi的,睁开双眸一看,昨天捡回来的小狐狸从戒指里出来了,自己的戒指可是只听自己的吩咐的,这只狐狸这么跑出来的?好吧,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以及最可恨的是这只狐狸把自己弄得脸上全是口水。洁癖发作的某只货,揪起狐狸尾巴,往帐篷外一扔,只听“嘭”地一声重物落地声,独孤漓打

  • 情念断在线阅读偶遇女神(求鲜花,求收藏!)

    陈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了。他感觉自己头还有些痛,昨天喝的实在有点太多了。陈浩昨天在班级群里的那波骚操作。导致全班同学都对他怨念颇深,虽然今天李杰他们在班里帮陈浩解释,说昨天喝多了,却依然有人还在生他的气。陈浩打开系统。系统显示解锁的任务已经完成,他获得了50000点能量值,外加积分+15

  • 武侠之超神玩家在线阅读第七节

    “什么,怎么会这样?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一道洪钟一般的声音在一处空旷的大殿之内想起,一位黑衣中年人站在一巨型龙椅前大怒道。“你们都是废物,废物,连个小小的人族都对付不了,要你们有何用?”中年人须发皆张,一道黑芒从那双乌黑如墨的双眼宗射出,黑芒一没进入跪在大殿之下的一名全身漆黑满脸獠牙的怪物身

  • 火影之附身带土之《九变》(5)

    “看好了!司徒云鸿严肃道,低喝一声:“虚影!嘭,一声破空之声响起,只见原地留着一个保持站立姿态的残影,其他根本捕捉不到任何的行动轨迹.林东浩瞳孔一阵放大,身体却是根本无法跟上反应.毫无防备的,轰的一拳被击打在腹部,便被击飞出了十来米远,直到撞到墙才算停止了下来,身子贴着墙缓缓的掉下.再看林东浩刚才站

  • 艳桃花第1章在线阅读

    那是一个未知的宫殿,又或者是一本书,我只知道其中一些,内容让人难以置信,可却又令人悲叹:这是鬼帝的游戏……昊轩国七年,十一月初沐家府邸的朱红大门随着“吱——呀.”的一声清响被人打开。府门外是雪白一片,地上的浅浅积雪铺盖整条青石路,显得极为干净明亮。一片片的白雪从空中缓缓飘落,美丽极了。刚走出府的人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