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主角攻受怎么为我打起来了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八章

2021/4/8 18:12:46 作者:甜画舫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攻受怎么为我打起来了 [参赛作品]
主角攻受怎么为我打起来了 [参赛作品]
作者:甜画舫来源:晋江文学城
唐白出身豪门,身娇体软爱撒娇,家里千挑万选,给他找了一个英俊多金的准未婚夫,但是准未婚夫喜欢独立自强的O,对这场商业联姻十分排斥。有一天,唐白脑子瓦特了,认为他在一本小说的世界里,他是炮灰受,准未婚夫是主角攻,主角受谢如珩是一个装A的新时代独立自强O,日后会成为元帅,是omega之光。难怪他辛辛苦苦做的爱心便当,准未婚夫连看都不看就拒绝,唐白红了眼眶转过身,看到谢如珩在吃难吃的训练餐。未来的omega之光,怎么能吃这种喂猪的魔鬼料理呢?唐白羞怯怯道:“这是我亲手做的,我们o要注意饮食调理身体哦~

春节前夕,扬州城传来喜讯,曹语已诞下一子,苏洛拣了块上好的玉石拟了封家书到扬州,可第二日苏冗便风尘仆仆地出现在沛王府门外。

苏洛看着他一脸的倦意,淡淡地道:“冗哥哥,你又何苦来躺这摊浑水!”

苏冗不语,却眼神灼灼地看着她,复杂而深沉。

兆庆二十六年的冬天,对苏家而言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沛王苏望山去世,苏家堂堂二公子苏洛变成倾城女子,苏望山养子苏冗喜得贵子,但其为夺家产被苏洛逐出苏家。从此改回本姓李,取名李冗。其与妻儿迁出扬州苏府,另立门户。

据说苏望山在世时,对李冗极其照顾,李冗也是个不忘本的人,被苏洛逐出苏家的那日,在沛王府门前跪了整整两个时辰,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方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一时之间,苏家的事成为陵安大街小巷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话题的焦点,就是这个倾国倾城的青洛郡主。

御书房内,兆庆帝微米着眼睛看着苏洛那张绝世的容颜,想从中找到些让自己不安的东西,可他看到的依旧是一张平淡无波的脸。

兆庆帝道:“你意欲何为?”

苏洛淡淡地道:“皇上要的东西,我自会给皇上,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就放过他们吧!”

兆庆帝冷冷地道:“若是我说不呢?”

苏洛淡淡地道:“苏洛本在十六年前就该随母妃而去,活了这么些年是赚了,死又何妨,只不过,到时皇上连苏家的一个子儿都拿不到!”目光坚定异常。

兆庆帝怒道:“你在威胁朕?”

苏洛冷笑。父王在世的时候,苏洛一直取笑说苏家要这么些金山银山毫无用处,如今却成了自己活下来的唯一筹码。

兆庆帝道:“青龙印何时好!”

苏洛道:“快则三月,慢则半年!”苏家在陵安的一百八十家商铺在官方上有记载,而陵安的这些店铺不过是苏家产业的几十份之一,其他各国各地的商铺须以苏望山或苏洛持青龙印方能易主。兆庆帝要的是苏家的全部,须青龙印方能做到。

青龙印并非一个普通印鉴,而是由能工巧匠精心制作的七十二根玉条组合而成,玉条均采用天池潭底的墨玉打磨而得,七十二根玉条纵横交错,缺一不可,组成一个刻着“苏制”二字的印鉴,不过拳头大小,可这七十二根玉条分布在各国各地较有规模的七十二个商铺总管手中,如此周密复杂的产业控权及易主方法,是苏望山十几年来为苏洛准备的一条活路。苏洛想到这些,手心捏出了汗,她只有三个多月的时间。

兆庆帝不语,苏洛却笑了,道:“皇上可是心急了?皇上放心,苏洛虽不怕死,却也想活着的。”

出了御书房,便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花园,一个小太监在花园边上站着,看到苏洛走来,迎面就跪倒在地道:“可是青洛郡主,我们家主子有请!”

苏洛让他起来,道:“你们家主子是何人?”

那小太监支支唔唔地道:“我们家主子……主子说了,你去了就知道!”

苏洛笑道:“我若是不去呢?”

那小太监道:“郡主若是不去,小杆子就会挨板子的,郡主您行行好吧!”说着在地上磕了好几个响头。

苏洛也不理他,径自出了花园,没走几步,就听到一个莺莺燕燕的声音飘来:“哟,这青洛郡主的架子可是不小呢。皇后娘娘都请不动了!”

苏洛循声望去,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宫装女子碎步而来,她身后跟着几个粉色衣服的宫女。这女子苏洛认识,是在宫中颇为得宠的容嫔。容嫔看清了苏洛的面容后,也是一句惊叹:“果真生得倾国倾城!”

苏洛淡淡地道:“容嫔严重了,这奴才可没说是皇后娘娘请,若知是皇后娘娘吩咐,再给苏洛几个胆,苏洛也辞不得的。”

容嫔笑道:“好一个伶牙俐齿的丫头。难怪那几个皇子成日嚷着要见你。”

苏洛随着容嫔穿过几个回廊,走过几座院落,便来到皇后娘娘所住的“慈心殿”。殿中皇后及几个妃嫔分阶依次而坐,苏洛一一行了礼,便站在一旁淡漠不语。

殿中所有女人的目光都往她这便瞅,眼神中有羡慕,有妒忌。苏洛只是淡淡的表情。

突然听得一个声音道:“皇后,您看这苏家的女儿果真生得国色天香,前些日子男儿装的时候,倒是看不出有这般秀气,太子殿下向你要了她,果真是个有福气的人。”苏洛看那说话的人,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子,是三皇子刘祯的母亲玉德妃。

皇后坐在正中央,也拿一双美眸望向苏洛,那是当今太子刘郢的生母,掌管后宫大小事务,听他们所言,看来是刘郢向皇后提出要娶苏洛。

皇后问苏洛:“我那郢儿已到了婚配的年纪,本是想将郝将军的千金指给他的,可他一个倔脾气只要了你,你父王刚去世,依例需守孝些日子的,可过了日子却误了我皇儿,你说如何是好?”

苏洛听她这么说心中只想笑,皇后想把自己的侄女郝将军的千金郝长歌指给刘郢当太子妃,可刘郢死活要娶苏洛,皇后娘娘拗不过刘郢,却想从她这里入手。

郝长歌这女子苏洛已早有耳闻,因她父亲郝严常年戍边,且母亲早亡,无人照顾,便长期跟在皇后娘娘身边,由她看着,从小与刘郢一起长大,也算是青梅竹马了。如此看来,刘郢他并无情意,只是这女子一相情愿罢了,听闻这女子也是个才貌双全的人物,只是素未谋面。

苏洛虽觉得可笑,嘴上却毕恭毕敬地说:“一切仅凭皇后娘娘做主。”

皇后道:“我思来想去,倒想了个两全的法子,只是不知你愿是不愿?”

苏洛淡淡地道:“谨听皇后娘娘教诲!”

皇后一脸慈祥,道:“我让郝家的丫头先嫁与郢儿,来年你过了孝期,再给郢儿做个侧妃如何?”苏洛心中冷笑道:侧妃?三五个月后自己还不知身在何处?可嘴上却答应得极为顺口,老老实实地道:“一切凭娘娘做主!”

皇后看着她,微笑着点了点头。

坐在玉德妃旁边的一个妃子道:“皇后娘娘真是福气,得了这么一个乖巧的媳妇儿。他日我寅儿成人也要找个这般纯良的女子,我这个当娘的也就安心了。”苏洛知道她是刘寅的母亲,不仅多看了两眼,却发现她也在一个劲地盯着自己。

大殿外吵吵嚷嚷,殿中众人都望向殿外,只看到刘寅拿着个纸鸢跑了进来,边跑边道:“洛哥哥,不,洛姐姐是不是来了,在哪儿?”

她母亲跑过去拦住他道:“皇后娘娘在此,怎的这般没规矩。”

皇后笑道:“还是个孩子,随了他吧!”

刘寅看到坐在殿下的苏洛,开心地道:“人人都说洛姐姐是个谪仙一样的美人儿,洛姐姐,你真美!”

苏洛笑着说:“可是把御书房前的芙蓉比下去了?”周围的人也跟着哼笑了两声。

刘寅道:“洛姐姐又拿刘寅说笑了,要罚!”

苏洛觉得他天真无邪,开心地笑道:“你要如何罚你洛姐姐?”

刘寅想了想,道:“罚……罚陪刘寅放纸鸢!”然后举起手中的纸鸢。

苏洛向皇后看去,皇后点了点头,刘寅便拉着苏洛往御花园中跑去。

刘寅拿着绳,苏洛拿着纸鸢,三五下就将纸鸢放得老高,把刘寅乐开了花,苏洛本也是个十四五岁的孩子,心中欢喜着玩性大起,多日以来的阴霾第一次得到释放,不禁有点心花怒放。

玩了会,不知谁又拿来一新纸鸢,苏洛凑到刘寅耳边道:“我们来比比看,谁的纸鸢放得更高!”

刘寅得意地道:“比就比!”

他们二人你追我赶,当真比起纸鸢来,期间不乏阵阵欢声笑语,让人艳羡不已。

远处的茶亭中,刘郢和刘祯看着两个欢快的身影,陷入了沉默。刘祯淡淡地道:“她果真是个女子!”

这边刘寅问:“洛姐姐,你之前不是男子吗,怎的变成了女子?”

苏洛笑道:“姐姐去山中礼佛,碰到一个神仙,他看了姐姐后,说这皮囊长得好,是个男子可惜了,拂尘一摇,我便成了个女子!”

刘寅认真地问:“何为皮囊?”

苏洛挠着头到:“皮囊……皮囊就是这个……”然后用手去咯叽刘寅的身子,刘寅痒着直笑,骂道:“姐姐是坏蛋!”然后也用手咯叽苏洛,二人你追我赶好不热闹,成了御花园中一道欢快亮丽的风景线。

正玩得欢,苏洛突然一个不小心绊倒颗小树,眼看着要摔倒,却被人扶起,站定后抬头看清来人,却毫无印象。

听到刘寅在旁边道:“薛统领,多亏你扶住姐姐,要不姐姐可就变丑咯!”然后向苏洛做了个鬼脸。

苏洛不理刘寅,看着对面那个伟岸的男子,原来方才救自己的竟是传说中有千夫之勇的禁军统领薛之览,天真无邪地睁大眼睛看着他道:“你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威武的薛统领?”

薛之览不自然地点点头,苏洛却甜甜地笑了,道:“谢谢你!”这一笑,沉鱼落雁,满目光华!迷了薛之览的眼。

这时刘郢和刘祯赶到,刘郢紧张地问:“可是摔着了?”

苏洛笑着说:“无事,绊了一下而已!”然后看向薛之览,却看他微微行礼之后离去。

刘祯笑看苏洛道:“丫头,你果真是个女子,嫁与我做三王妃可好?”

苏洛笑道:“我倒是愿意得紧,可方才皇后娘娘说要将我许给太子,你说这如何是好?”然后一脸苦恼状。

刘祯敲着她的头道:“你别给我打马虎,你心里偷着乐吧!”

刘郢听说方才皇后找过苏洛,径直往“慈心殿”走去。刘祯和刘寅看他面色不对,也凄凄然,苏洛找了个借口离了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Housekeeper之章 小风波

    到了我们家,悍妇就跟我母亲说了那女人说她的“坏”话,然后嚎啕大哭了将近半个小时,她就突然停止哭泣,转悲为喜笑着对我母亲说:“你儿子,我的三姑爷说的对,不管怎么说我今天晚上救了一个人,嗨……应该高兴才对,三姑爷,以后有这事你就来召呼我。”悍妇说完就乐呵呵的回家去了。出力不讨好,悍妇过一天就把这件事忘的

  • 宠物小精灵之小奈的随身空间在线阅读第一卷 小网管的崛起 第九章 被虐的开始

    一口气五连杀之后,叶东继续选择蹲在那里,严格的说,这种打法相当的猥琐,但同样杀敌数会爆表。不一会儿,叶东的杀敌数就攀升到了二十四人,排在第二名,当然最恐怖的是他的零死亡。“此人深谙猥琐流打法的精髓,我喜欢!”看着叶东蹲在那里,听着声音不时的跳出来狙杀,表情漠然的杨辉,眼中开始闪烁起贼光。叶东初次见到

  • 主角的一百零八种死法之天界帝闭关修炼(8)

    人间西境与中州交界处的深山密林中,一个部队在这里安营扎寨,建起了一座临时的军营。几队士兵在军营里来回巡逻,更有士卒外出采集木材、食物和水。身穿铠甲白衣的白树成走出军帐,看了看天空。那天空阴沉沉的,乌云密布。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下起一场雨来。回想,他率领这两百士卒西出边疆寻求仙人,已经有三个多月了。可

  • 匈奴王在线阅读第10节

    三年的时间一眨眼便消逝了,蓬莱正式入世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在龙天游的设想里,既然要玩,那就玩点大的,比如``````大唐,皇宫,御书房``````“说,那个刺客找到没有?”那**一脸阴沉的看着跪在前面的一个锦衣卫,沉声问到。“这个```回皇上,那刺客的底细已经查出来了,是那神偷门的弟子,而

  • 岁晏在线阅读第七章

    回到琴家~“琴~你的样子还是没有变~样样都要黑~”琴听了之后笑了~“跟皓真像~没有一个不是黑的~”皓也笑了~“坐下来吧~站着看你们多累~”皓他们坐下来后~琴拿起手机~“喂~~雪儿~我命你跟夕马上来我家~”说完~挂了~一下子就听到开门的声音~琴坐在银的身边~“银~你过得好不好~我很想你~~”银听了~眼

  • 今天也在努力的藏住耳朵尖之仙缘一线天

    第五章仙缘一线天接连几天,人心浮动。到了第五天。这一日,白云仙洞的洞门大开。无尽的红霞之光,直接的射了出来。到得近了,眼力劲好的人都还能看见这红色霞光之上,立着一道身影,背负双手,一身劲装,面方耳宽,满脸横肉,魁梧彪悍的汉子。这是仙缘降临的节奏啊!五千余求仙众都愣了一下,不敢相信这仙缘来得如此突然。

  • 死对头今天也想娶我(重生)在线阅读第一节

    这本书很久没更了。嫣儿看了大家的评论——人物太多,不易理解。嫣儿想了很久,决定把这本书重新写一边。时间就是嫣儿写完嫣儿的第二本书《黑道小姐故事多》之后。《曼珠沙华系列之完美公主》的重新版,嫣儿不想把题目改太多,就叫《曼珠沙华系列之完美公主精编版》写完《黑道小姐故事多》之后,嫣儿会改笔名——紫诺嫣,到

  • 激战时空线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〇〇六章天降巨石当然了,童燕算是我们的领导,回不回去由她说了算。这时,我看了她一眼,想看看她是什么态度?不知为什么,童燕一直用眼睛望着我,弄得我赶紧把头低下。张智军见我们两个都不吱声,又说:“燕子,算了吧!好搞的案子,也省心,也能立功受奖!这个什么‘02X案件’,就是平平常常淹死几个人,搞不出什么

  • 司念,给亲吗?之天谴!被诅咒的大陆!

    没错!不久前方宇就在鬼幽的帮助下成功的突破到了炼气境!鬼幽给的帮助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一切都是靠方宇自己的努力换来的。方宇的精神在顺利的返回到本体后就发现身体内部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筋骨比原先强横了十倍之多,不仅如此连带着体内也是产生了气旋,淡蓝色的类似火焰形状的气旋在丹田中沉浮着,那是元力,那是进

  • 魔道祖师之心尘飞洋第4章在线阅读

    洞穴内,黑暗的无底洞中寂静无声。在无底洞的地底,“哗哗”的回响着清脆的水流声,原来这洞底是一个小水潭。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丁痕随着潭面细小的波浪飘浮着。时间慢慢的流逝,不知过了多久,飘浮到了岸边的丁痕,身体抽动了一下,同时一声携带着痛苦的轻哼响起。丁痕睁开双眼,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是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