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明恋花总的男人在线阅读楔子

2021/4/8 17:37:55 作者:温丹然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明恋花总的男人
明恋花总的男人
作者:温丹然来源:晋江文学城
时隔多年,当年被花诺暗恋的石头一样的男神校草再次出现,只是这一次的他像换了一个人,住在她对面门不说,整个人没脸没皮的,隔三差五往她家里闯,让人不禁发出疑问,这样的男人到底能不能要?某男抱住某花说:“七年前你就逃了一次,这次又想逃?今天我看你往哪儿跑!”某男盯着孕检报告,弯起嘴角,邪魅一笑:“我怎么那么厉害,咋就百发百中呢!”某钢铁直男,突然就变成了奶爸。平日里某花工作繁忙,他既当爹又当娘,终于忍不可忍,收购某花公司,一气之下辞退了她。孩子他带可以,只是孩子整天见不着妈,想念的紧。某花着实无奈,三

十二月的南湾码头,海风颇有些凉。

我撑着头有点烦躁地看了一下表,离开船只剩不到五分钟,可是这一路去香洲岛还要一个半小时,现在都已经有点反胃,等会还不知道要晕成什么样。

闭上眼睛休息,听见身后有两个女孩子的声音,一个说:“你到底看清楚没有啊,刚才那男的真的坐这前面?”

另一个说:“当然看清楚了,他就在我前面过的安检,这种事要出岔了我干脆挥刀自宫算了,还从来没见过男的长这么漂亮的!”

“你有得宫吗?等等,这楼上贵宾室位置这么多,等会他不会随便坐吧?别一会……”

“嘘嘘嘘,过来了过来了……”

我把头靠在窗上,觉得她们的对话有点像我和廖筱非,我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见过她,不由得有点想她。睁开眼睛,余光中,有人在我旁边隔着一个位置的地方坐了下来。

心里难免有些好奇,我转过头,想要观察一下那两个女孩子口中的绝世美男。只不过可惜的是,那人梳了个偏分的发型,类似沙宣广告那样几乎遮住半边脸,我只能看见一个下巴。这下巴的弧线还是蛮好看的,不过仅凭一个下巴,我只能断定他不是鞋拔子脸也没有下颌骨后缩,五官是不是满足美学中的三庭五眼就不得而知。

或许那人觉察到我在看他,把头偏了过来,我连忙回过眼睛看窗外,百无聊赖地靠在椅背上。

过了片刻,旁边突然有人叫我的名字:“黎荞?”

我下意识回头,是旁边那个人在叫我,而等我看清这张有几分面熟的脸时,也有一点反应不过来。

他又问我:“你是黎荞?”

我点头:“对,你……”在脑海中搜寻了一下,“你是我大学师兄?”

他挑了一下嘴角:“我是季行云。”

我笑了,过了几秒道:“这么巧?你跟以前一样,造型变化有点大,我一下没认出来。”印象里在大学的时候,他这个被我们全校公认和追捧的男神总是在变造型,今天是颓废青年的长发飘逸,明天是干净清爽的板寸,再后天他就突然剃秃,偶尔还会玩玩乡村杀马特。只不过他的底子实在太好,不管弄成什么样观众都买账。廖筱非那时候来我们学校看到他的时候评价说,这个人天生的那股艺术气质无与伦比,主要是他眼神里那种睥睨众生的淡泊和不羁,和他这种堪称妖娆的五官形成的鲜明对比,简直能让女的为他变心,男的为他变性。

他随手撩了一下有些遮眼的头发,动作和画面顿时都有点像少女漫画,听说他有四分之一的西班牙混血,眼睛颜色是不太深的褐色。他问我说:“你去馥兰岛?”

我说:“不是,我到终点,去香洲。”

他挑了一下眉毛:“为什么不去馥兰岛?那个岛更大,海岸线更长,海滩也更漂亮。”

我摇摇头:“可是我不喜欢细沙的海滩,我喜欢礁石,去过香洲岛的人都说那里的海有更惊涛骇浪的美。”

他眯了眯眼睛笑:“你说得对,我也去香洲。”

我愣了下:“你去那采风?”

“采风?”他皱了皱眉:“不,我去度假。”

“哦……”我点了点头,想想也是,他应该不需要什么采风。当年我们学院资历最长的教授都评价他是奇才,因为他不光各种类型的技法都十分精纯,对色彩的把握也总让人想起莫奈,更重要的是他的创意和灵感。那时学院里最常传说的一件事就是他九岁时候画的一副抽象画被送去展出,举办方匿了名,结果好些人说那画有毕加索的神韵,纷纷猜测那是哪位大师的作品,从金彩奖到国际的亚历山大卢奇绘画奖获得者都有人猜。

他对我道:“这么说,你是去那里采风?自己?”

我想了想:“算是吧。”除了这个词也想不到更好的形容。

他垂下眼睛,看到我怀里的东西,伸手指了指:“可不可以看看?”

我低下头,犹豫了片刻,还是把那本子递给了他。

他接了过去,随意翻了几页,然后停了停,抬头看了我一眼。

我无奈笑了下,他改为从后往前翻,又翻了几页说:“是你男朋友?”

我思考了几秒,觉得秦衍好像从没有过当我男朋友的这个阶段,只好道:“曾经是我未婚夫。”

他扬眉,随口说道:“曾经?那现在是你丈夫了?”

“现在……”我有些迟疑,几秒后摇摇头:“现在应该算是没什么关系的人。”

对面人鼻腔里轻哼了一声,一时没有说话。

船慢慢驶出码头,船身左右晃动得也更厉害。我低下头捂住嘴,季行云说:“你晕船?”

我不太舒服地点点头,他说:“我有药。”然后从随身带的包里找出一盒东西,从里面拆了一版给我。

我有些惊讶,伸手把药接过来,说:“我记得好像听别人说过你热衷好多极限运动,你这么厉害也需要随身带晕船药?”

“是消炎药,但对晕船管用。”他右手食指举起来:“一粒。”

我把药接过来,取出一粒就着水咽下去。季行云又随意看了一阵,把速写本还给我,“你的光影有进步。”

我愣了愣,把画本接过放回包里,药还给他,又笑了一下:“谢谢指教,也谢谢你四年前把参赛资格让给我。”

他却把眉毛拧起来,一副很疑惑的样子:“让给你?我不记得了。不过如果我放弃什么比赛,一定是我懒得画。”

我顿时无语,撇了撇嘴就干脆靠在椅背上休息。季行云掏出一个游戏机,也没再说什么。

记忆中我和季行云只有过一次接触,之前上大学的时候,虽然他很受欢迎,但他毕竟长我好多级,没有课在一起上。加上他经常连学校都不来,所以我当时对他的印象也停留在众人的传说里。和他唯一的一次接触就是大二那年,学校要挑几幅学生的作品去参加一个在全国都很有分量的比赛,虽说是挑几幅,但名额有限,最终能去参赛的只有一副,其余都是备选。老师也叫我交了一副画去参选,但那时全院都知道这个指标非季行云莫属,所以我也没抱什么希望。

那一日,我在画室里做色彩练习,直到临近黄昏,我打算收拾东西回家,这时,却听身后有人道:“你画画有些灵气。”

我回头,身后侧站着的人居然是被众多师生都瞻仰膜拜的一尊大神,也不知道他站在那里看了多久,我一点声响都没听见。还在反应,季行云又道:“不过光线处理不太够。”说着直接从我手中拿过画笔,沾了颜料在我的画上直接改了起来,说:“你喜欢新古典画派?John Reinhard?”

不管是他的举动还是他的话都让我讶异了半天,半晌后,我说:“你怎么知道?”

他挑眉,斜过眼睛看我一眼,我点头承认:“我喜欢他画的美人鱼,比童话还美。”

他没再说话,寥寥几下便低头放下画笔:“你可以多研究一下伦勃朗。”说完,甚至连再见都没有一个就径直走了,留给我一个谜一样的背影。

后来,我的画被意外选中去参赛,学校里开始传说这个名额是季行云让给我的,说是他跟教授说自愿放弃参选,临走前又回头加了一句:“我觉得本科二年级那个黎荞画得不错。”

再往后流言更甚,有人说他和我是男女朋友关系,有人说曾经看到我们在画室约会,还有人说是我死皮赖脸地追求他,季行云不同意,我就以让他把参赛名额让给我作为不再纠缠他的条件,云云云云。不管我走到哪都有一群他的死忠粉对我翻白眼,有一次课后我又听见旁边有人在议论我,话说得有点太难听,就过去跟她们说:“我和季行云没有关系,也没有送过他什么名表豪车让他帮我画画,更没有包养他,把他说得这么像卖的你们男神知道么?”

面前那个女生却又翻一个白眼:“你还在这狡辩,明明有人看到他帮你改过画。他的画有人出过七位数的高价他都不卖,更别说会帮别人画画。要不是你使什么手段,他会答应帮你改画?!”

我无话可说,本来寻思着要不要去找季行云商量一起澄清一下谣言,谁知道没过两天就听说他离开学校去欧洲玩跑酷了,一直到我毕业都没再出现。

迷迷糊糊地睡了好像很久,季行云叫醒我的时候,船已经到了香洲。我醒来觉得脸上有点痒,抬起手来摸了摸,接着擦了擦眼睛,又找出一副墨镜戴上。

下船的时候,季行云突然问我:“你发生了什么事?”

我蓦地有些呆滞,顿了几秒,继续往前走:“没什么……是很俗套的事情,就是你看到我画的那个人,我几个月前和他分手了。”

他说:“他叫岑珈?”

我又一愣,说:“不是,我说什么梦话了?”

他说:“你说你后悔看他的信。”

我低头沉默,季行云也没再发问,过了一阵道:“香洲这地方疗伤不错。”

上了岸,有零星的民宿来码头招客,季行云和我一样,都提前订了岛上最大的那家酒店,酒店把整个岛东南西三面的海岸线都包了下来,酒店建在山顶,坐电瓶车上去到前台登记入住后,我和季行云就各自回房休息。

晚餐是在房间里叫的海鲜面,吃完后觉得太困,我躺在床上睡了一会,后来被冷得醒过来,风刮得窗帘飞卷,能听见很大的海浪声。我便从床上起来去关落地窗,走到窗前,一时有点愣住。

记得今天上岛的时候,西面的这片海还是风息水静,可此刻从窗边望出去,就好像站在摇摇欲坠的悬崖边上,黑暗中翻白的海浪不停席卷着拍击岸边的礁石,水花撞击石壁而飞溅过后,又重新落回海里。

腥咸的海风吹得眼睛有些发痛,我忽然觉得我对秦衍的感情就像这片海,在没有人知道的时候,也曾经这样热烈,汹涌,以及绝望。我很是有些想家,想念我的亲人和朋友,可我仍然不能回去,我要等到一切尘埃都在它应有的轨迹上落定,等到心里的伤疤全然愈合,就像夕阳下那片风不扬波的海面。

或许直到那时,我和他才算有一个终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鹰变第3章在线阅读

    “嗯,你把箭折断了。”伊负林男爵的家族骑士正在帮他拔箭。伊负林男爵痛苦的握住他的宝剑,连话都说不出。“如果肋骨断了,骨髓可能会流入血液,那样你会发烧之死!如果伤口结痂,那你就可以活下去!”伊负林男爵的骑士对他说道。“生死由天。”侍从担心的说到。“再来些酒!”伊负林男爵如释重负的说到。骑士起身去拿酒,

  • [综漫]请问您今天需要心理辅导吗?在线阅读第012章 我也射个戟(求收藏)

    董卓的话刚刚说完,就看见底下有一人突然跳了出来,大声说道。“不可,你董卓就何德何能,敢轻易提出废除皇帝的想法。”站出来的这个人是荆州刺史丁原。“你可知顺我者生,逆我者死。”董卓怒视丁原,对丁原说道。“叮,吕布对玩家产生恨意,玩家获得仇恨值5000,系统正在吕布身上获得随机技能,请玩家稍候。”“叮,恭

  • 我和老板的故事第二章在线阅读

    丞相府“小姐,你真的要嫁给恭王吗?”沈柔的侍女玉荷小心翼翼的问“万一之后轩王爷回来……”“别说了,轩他,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这一年都没有消息,说不定……我总不能一直为他守身吧”沈柔忧伤道“再说了,就算我愿意等,爹娘已经等不起了,以后我就是恭王妃了,这样的话莫要再提起了……”“小姐……”“为我梳妆吧……

  • 异界修仙奇迹非浪-荡之荡

    见海大娘脾气眼看着爆发,明月努力挤出了两滴眼泪,哭泣着从篮子里拿出一条腰带道:“大娘,这赵二狗昨天用了裤腰带绑了俺娘,是韩伯伯及时救下我娘,没想到这赵二狗倒打一耙,诬我娘清白,我娘几个活不下去了,今天就是求大娘和我们一道去苏童生家去说说情。”海大娘狐疑的看着明月,眼中不由狐疑,这殷明月不会是让自己去

  • 老子的丹田赛宇宙唱爸爸怕他们听不懂(求收藏)

    站在城墙上的隋军将领皱眉,上前喝问道,“你们是何人?”夏时依旧拿着扩音器,义正辞严道,“来劝你们停战的人!战火之下,苍生荼毒,民不聊生……”几乎把能扯上、不能扯上的词说了一遍。师妃暄认可地点点头,不过她还是觉得太冒险了,而且两方也不会说停战就停战,这仙人还是太单纯了。她不会想到,夏时不是单纯,而是纯

  • 龙腾荒野在线阅读第九章

    李旦从宫殿中走出来时,眼圈还是红的。宫殿外的廊道里,武轲拿着浇水的陶罐,浇花淋水。李治吩咐伺候花草的人是他武轲,不是其他人,固然要亲力亲为,却也不愿他人掺和。李旦只觉武轲这般可靠忠实,也难怪会服侍皇帝左右。“武公公,浇花呢……”“殿下……”李旦挥手拦住欲要行礼的武轲。武轲刚刚浇过的乃是一盆秋离水仙,

  • 我家闺女不可能这么能干在线阅读每月特殊演习

    秦莽从床上下来。一步一步,走到三人面前。王艳兵等人凑在一起,商量地正起劲,突然发现秦莽不知何时站在他们背后,吓得亡魂直冒。“秦莽,你干嘛……”王艳兵有些惧怕的问道。一米九身高的秦莽,在昏暗的房间中,正灼灼看着他们。这氛围怎么看都不对劲!何晨光、庄焱咽了咽口水,心想是不是大晚上把秦莽吵醒,惹对方生气了

  • 情敌必须死第9章在线阅读

    “哥,别……”杜菲菲就在铁拳团当医生,她非常清楚铁拳团的训练是多么厉害。除了特种部队,每年就属铁拳团送到医院的病号多,楚天歌以前没有经受过任何训练,怎么可能承受得住?可惜,杜菲菲劝说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楚镇南打断了。“为什么要去铁拳团?”楚镇南看着楚天歌,“你小时候选择文,我没有阻拦,所以没有人可

  • 天灾在线阅读第三章

    次日清晨,清脆的鸟鸣将王谟从睡梦中叫醒。他立刻查看起系统面板来,却见面板上的日常任务已经更新,此时他有两个任务可以接取:吃喝玩乐:从此四件事中选取一件完成。任务奖励:魔王币10枚。任务失败:无惩罚。胡闹妄为:完成一件胡闹的事。任务奖励:魔王币20枚。任务失败:无惩罚。王谟毫不犹豫的将两个任务都接取了

  • 洪荒:天道成了我的小迷妹在线阅读第8章

    大一某班——王源托腮望向窗外,此时的天空乌云密布,估计五分钟后就要下暴雨了,又望向旁边那个从刚才就开始坐立不安,忙着翻包的身影。恶作剧的戳戳那人的手背,调侃道:“某位童鞋想必又忘了带伞吧?”话音一落夏井优就给了他一记白眼,同时用夹杂着愤怒与不甘的语气回道:“我这不是忘带了,是找不到了!”在井优说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