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位面行之知心(9)

2021/6/11 6:21:09 作者:水之零 来源:纵横中文网
位面行
位面行
作者:水之零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行走在世界与世界之间我将经历他们、我会掌控他们,成为这世间的最强,只为了追寻一个未知的答案。

王征知道自己的七师兄很是能说,而现在对许能说话的本事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到王征的住处路程不远,王征与许能一路走去,路未过半许能就已经将这碧凝方的里里外外介绍的七七八八。一路上王征只要问上一句,许能就能滔滔不绝的给王征说上一堆,而且能将内容无限拓展。许能口若悬河将事情讲的绘声绘色偶尔还打个手势,王征求知若渴,听的是津津有味,表情随着内容或惊或喜。这一老一小,一说一听,倒也各得其乐。

王征自此也知道了,这二师兄与那三师姐本是夫妻,二人恩爱非常,而二师兄也是当年碧凝方第一人,论资质潜力更是超出其他弟子一大截,只是十年前被邪人所害,具体细节许能并未多说,或是不愿提起或是有所顾忌。而那六师姐确实是尘世中的一国公主,因外出狩猎遇险被路过的五师兄张放所救,从此便倾心于张放不可自拔,张放回天清门一年后,这位小公主竟然借助一国之力登上这抵天山,硬是要拜在玄一门下,玄一道人倒也随意,告知她修仙之后就不可贪恋尘缘,问她是否能与尘世断绝关系,这袁芳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两人都很随性,看上去到更像师徒。而这五师兄张放则是一个木头脑袋的武痴,为人豪爽,性格易怒,资质一般,但勤能补拙,整日除了修仙就是比武,修为也不一般。可苦了这位屈尊而来的公主,每日端茶送饭,还是得不到对方的心意。四年前张放与那灵霄剑派的弟子比武,对方阴险使诈,张放暴怒之下将其打成重伤,回到门派自己领罪,到那悔悟崖面壁五年,袁芳来晚也是因为去看望张放未能及时赶回。

二人边走边聊,许能也将各位师兄师姐的入门出身告知王征,忽然停顿一下,看向王征道:

“小师弟是何原因入这天清门的?”许能入门不早,但知道如此之多,除了自己能说,自然也是个多问的主。

王征也无顾虑,沉思片刻便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的遭遇告知,许能听后一反常态的叹声道:

“踏上修仙之路者,各有所因,也各有所果,小师弟既入仙道,切勿贪恋尘世的姻缘,这可是修仙者的大忌。”

王征诚心受教连连点头,许能又轻笑道:

“虽然小师弟寻那任士正有些危险,但是你能去那百花谷一游真是羡煞不少天下的豪侠啊!”

许能所说正是王征想要了解的事,王征抬头一脸期待的看着许能以求解惑。许能见此瞬时得意起来,清了清嗓子道:

“要说这任士正是个魔头也不为过,这任士正本是魔道四大门派中玄水门的副门主,此人天纵奇才,二十五岁便独上青远山,将青远剑派几乎灭门,又一人力败前来支援的天禅寺两大高僧,然后扬长而去,从此便声名远播。而后又听说他看不惯玄水门门主萧森所做所为,欲要离开玄水门,却被萧森追杀到北海,两人在北海大战两天两夜,最后任士正不敌萧森,被一掌打入北海,生死不明,从此销声匿迹,而他与百花谷的恩怨却是不得而知。至于那百花谷吗?”

说到这里许能捋捋胡子欣羡的看了一眼王征道:

“这百花谷主最恨男人,小师弟能从百花谷中活着回来,只因你还是个孩子,若换做他人,有去无回。说道这百花谷有名的还是那百花谷主门下的七位仙子,个个美若天仙而且修为不凡,这前四位仙子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成名,锁魂仙子的缚仙索,玄音仙子的七杀铃,妙手仙子的阎王针,赤炎仙子的焚天灯,那都是修仙界中赫赫有名的杀人利器。当年这四人与灵霄剑派四小名剑在两仪山下大战不落下风,生生以四人之力逼退了灵霄剑派百人讨伐,后来听说这妙手仙子与那四小名剑中的陈陆生大战之中竟然心心相惜,不顾门派反对,两人私奔而走,最后在灵霄剑派逼迫之下两人双双殉情,哎!也是一段佳话。至于剩下那三位......”

许能叹息过后脸上突显为难之色,寻思过后道:

“至于剩下那三位尤以那金丝仙子最广为人知,此女年方才十六,却是个名副其实的妖女,此女比那百花谷主西王圣母更恨男人,虽然修为不及刚刚那四位,但是手段毒辣却非那四人能比,手中一把金丝扇,可大可小可攻可守,扇骨中藏有五十六条金丝,金丝上均涂剧毒,且毒性各异,专门用来毁人心智,夺人性命。此女貌可倾城,多先将男子迷得神魂颠倒再以毒药折磨,最后大都非死即残。而且此女极能挑拨,为她大大出手而两败俱伤的人可是大有人在!”

谈话间两人已到门口,许能说道这里本就有犹豫之色,似是不想再多说下去,而王征却是很是慌张的在自己身上看了又看摸了又摸。许能不知王征为何如此,疑声道:

“小师弟,莫非你身上瘙痒?”

王征则一脸苦涩的看着许能道:

“我在百花谷期间,昏迷了七天七夜,正是被那金丝仙子照顾七天七夜!”

许能一听,嘴一咧,心道:“好家伙!这要是让那些衣冠君子们知道了还不得捶胸顿足的哭上几天,这十四岁的孩子让那些年轻俊杰们情何以堪。”

许能一边寻思一边抓过王征的手把脉,轻咦了一声,又缓声道:

“我虽然修为不高,但是对用毒解毒还是颇有自信,小师弟可放心,你身体中没有毒。虽然没想到小师弟你身体强健异于常人,只是这脉路却是拥堵,修仙之后要多加努力!”

王征听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道:

“谢七师兄,王征一定努力修炼。”

这时院门吱呀一声打开,二人望去却是明守道人的徒弟朱玉,朱玉见王征二人恭敬的说道:

“七师叔,八师叔,屋院已经收拾干净,八师叔看下是否满意。”

许能似是说够话了,也对王征说道:

“小师弟你早做休息,我也该回去了。”

............

王征住的院子不大,却很是干净,墙根处放着一把柴刀,两个水桶和一个扁担,院中种着几颗两人来高的翠竹,王征独自站在竹下抬头望天,微风瑟瑟,吹得青竹摇曳,似是有意无意的遮住了王征的视线。王征低头抚摸小指那蓝黑色的戒指,神色柔和,似是溺爱。

这便是归宿吧!这种久违的感觉!

众人或笑或怒的脸还在眼中漂浮,众人阴阳顿挫的话还在耳边回响,这一天惊奇很多带给王征却大都是欢笑,那时的月换成了今日的夕阳。风依旧有些凉,身后简陋的竹屋却澎湃着无比的舒适与温暖。王征淡淡一笑,抬手轻抚身前的青竹,谁知刚刚感到那竹节的微凉,竹身却是以手指为中心,刹那间变成了蓝色。王征惊喜之余,又调皮用手指点了点竹节,竹子再蓝色与青色之间变换,似是与王征在嬉闹。

“这便是知心竹!”

不知谁的一句话划破了王征心中的宁静,转身看去竟然是明守道人。明守道人手中提着一个食盒,应该是给王征送饭来的,见院门开着,就自行进来。

“大师兄。”

王征恭敬的回道

明守神色如常,仔细看去竟然露出些许笑意,道:

“我来一是给你送饭,二便是看你年龄尚小,独居在此心中难免有些孤独害怕。院门开着,我进来见你若有所思便没有做声,但见那蓝色的知心竹,心中也就放心很多。”

王征本就心中暖暖的,被明守这么一说不由得有些激动的大声说道:

“谢大师兄关心,王征从小便在山中生活,不怕!”

见王征如此激动,脸上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明守点点头道:

“师傅收你为徒,你我便是师兄弟,互相照顾理所应该,小师弟日后要勤加修炼报效师门便是了.”

王征听此,声音又提高了几分毫不犹豫的说道:

“是,大师兄,王征一定记牢!”

明守看着王征一脸坚定之色,也不做声,而是走到了王征身前的那颗知心竹旁道:

“这知心竹可通人心意,人心中高兴触碰这竹身便会变成蓝色甚至透明色,心情不悦触碰这竹身便会变成红色甚至到黑色。你在他变色时将其砍下它便保持那时的颜色了。”

王征也笑道:

“师傅和各位师兄待王征这么好,王征当然高兴!”话刚说完就听王征肚子咕噜咕噜响了起来,王征尴尬一笑,明守也不多说将食盒交予王征,又嘱咐几句便不再打扰王征了.

王征用过饭后,自己便在屋中来来回回的散起步来,边走边看四周,心中甚是欢喜,也不知道走了多少个来回,看了多少遍那简单的竹床竹椅,似是感觉累了,便坐在窗下的竹椅上休息,抬头之际又看到了那轮明月。王征若有所思,缓缓的从怀中取出那半截竹萧,竹萧沐浴在月光中隐现这绿光,摇摆的萧坠也发着红色的微光,王征轻抚那断萧,欣然一笑,起身来到了屋外,拾起墙角的柴刀在知心竹下挖了一个坑,将断萧的坠子取下,有双手将断萧葬入土里。王征向着那竹萧入土的地方拜上三拜。起身找了一棵粗细合适的竹子,左手轻轻触碰竹节,竹子又欢快的变成了水蓝色,王征坦然道:

“好好生活!”说罢手起刀落,将那竹子砍断。

一炷香过后,王征手中多出一只水蓝色的竹萧,萧上挂着红色的吊坠,王征坐在屋外的窗下,月明如灯,照的王征也分外的明亮,红光点点托起一抹幽蓝,曲声悠扬,乘着微风,奏给这月光下漫山遍野的青竹。

昨梦绕得今梦曲

蓝竹清萧暖寒窗

一曲过后,留下的了月中的宁静,而窗下的少年却在不知不觉中安然睡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限天魔书第3章在线阅读

    就在众人欢呼雀跃的时候,瘫坐在地上的刘老大和刘家舅舅也不由松了一口气,心中的恐惧跟着散了个七七八八。回想起自己刚才哭天喊地给刘小妹磕头的样子,刘家舅舅龇牙咧嘴,暗暗道:“臭婊子,害得老子出了这么大的丑,你不让老子下个月就找新老婆,老子偏要找,而且明天就开始找,看你还能把我怎么样!”一边骂着,刘家舅舅

  • 花灯劫在线阅读任务难求

    强子扫了眼这身粗布麻衣,旋即就打量起身处之地。破落却不失温馨的村庄,农家的茅草屋上,烟囱已经在轻吐着微紫的炊烟。天上白云朵朵,透过云层照在身上的阳光甚是温暖……一个个像自己一样打扮的玩家或和农民聊天,或奔向村口……望着这一切,强子不禁感叹,有眼睛真好。当今,除了脑域外,人体几乎不再是个秘密。即使是没

  • [麻雀同人]许你阳光明媚之从乞丐到强盗(10)

    李易的反应不可谓之不快,就在他发出‘啊’的一声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肯定要被发现了。所以发出声音就纵身往下一跳,拼命的往前疯跑。三人开口问话时李易都已经跑出几丈的距离了。其中两人马上放出了自己的神识查探,奈何今晚风雨大作,又到处是喊杀声,两人又不是什么大神通者,神识又不是太强,想要在这么混乱的条件下查探

  • 我靠信息素上位之吃蛇肉

    ‘喂,我饿死了,你有东西吃吗?’她就像个复读机一样在小曦后面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小曦没有管她,捂着脸上微红的手掌印往前面的看不见底的树木走去。‘啊!饿死啦!本小姐在跟你说话啊!居然敢无视我!可恶的家伙!’她飞快的跑过来,一口咬在小曦的手臂上。‘挖槽,你是蚊子吗?扑过来就咬,放手...哦,不对,放口啊

  • 重生之拒绝扶弟魔未婚妻之空明罗汉

    “摩柯擒拿手。”空明罗汉脑后光轮中探出一只金光璀璨的巨手抓向邪药王,摩柯擒拿手是佛宗道阶下品神通,也是空明罗汉目前掌握的唯一一门道阶神通。虽然仅仅是中成境界,但其威力不容小觑,毕竟不是谁都能如邪药王那个变态一样得到道阶上品神通的传授,并且练到大成境界的,事实上绝大部分的洞天王者习惯使用的还是宝阶神通

  • 昭阳在线阅读第9章

    说到这掌柜拿起桌子上杯子喝了口水,然后继续说道“另一只三阶金背暴猿的妖核一枚,完整皮毛一张,兽血若干,兽骨若干,獠牙若干总计两万零五十下品元石。这两只三阶灵兽的价格你看合适么,因为材质量都很好,所以价格我都给你提高了半成。”程宇皓闻言沉默一会觉得这个价格还行,点头说道“行,你看着办吧。”张掌柜见对方

  • 江山一舞在线阅读第四节

    根据系统提示,我立马点击主业面,然后点击了学习[技能]。突然出现一行字。系统:对不起,你未选择门派,木有资格学习技能。我顿时惊呆了一下。这是什么情况。连学个技能都不让。可恶。可恶。夜魅嘴里。嘟囔的的说到。无奈我只好顺着它的意思先选择门派。任务中。去哪里觉习门派呢?正当我灰常焦急的时候。。一个老人家突

  • 玉荷魂:绝世魅影在线阅读脉兽系统(求鲜花,求收藏)

    阿离一脸幸福的看着蛮小满,知道蛮小满为了救自己,已经损坏了第四个脉门。毕竟是自己心爱的人,阿离公主很是清楚蛮小满现在的情况。“小满!你是最厉害的!”蛮小满一脸得意:“那绝对是当然的!”正在睡觉的蛮吉,半眯着双眼。“蛮吉,别假睡了!”蛮吉直接睁开了双眼。“爸爸!这可是你说的,要教我脉术!”“不要叫我爸

  • 噬魂真解在线阅读第五节

    “叮!完成支线任务: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捕捉老鼠!”“任务奖励:敏捷属性+1,力量属性+1”谭笑笑还在洋洋得意,脑海中系统的声音将它拉了回来。啥?这就算完成任务了?不管狗拿耗子,什么意思侮辱我吗?系统就出现一个典故小村子,有一户人家,早上男主人出去干活,家里只有一只猫和一只狗。每天早上,不诚实的猫一看

  • 痴心烙沉默的骑士(2/4求鲜花求评价)

    “喂喂喂!太惊人了吧,那个家伙在三分钟内已经救出了五十人了!”“能看得到么?太厉害了!太厉害了!”在连环车祸的不远处,一位手持手机的拍摄者对着镜头说道。他是这次车祸的受害者,但是因为车子靠近尾部只受了轻伤。在镜头里,黑暗的天空下,冲撞积压在一起的汽车燃烧发出滚滚的浓烟,人们的惨叫声俨然是地狱般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