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大富翁第七章

2021/6/11 6:42:55 作者:我爱慵懒 来源:飞卢小说网
都市大富翁
都市大富翁
作者:我爱慵懒来源:飞卢小说网
因为一颗骰子,他被喻为隐形地产大王。酒店、商场、楼盘这些领域统统都有他的身影和阔气手笔,每个城市的执掌者都相继邀请他的产业入驻投资。因为一颗骰子,他和马伝谈笑风声,经常与王剑林共同出入各种拍卖场合,更是有比尔盖茨和他的对赌传说为人津津乐道。骰子一转,财富万贯。从乡村到城市,少年开启了他的商业巨擘蜕变之路。.(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看着傅昭行又开始加速,她追不上,停下来躬下身猛地喘了几口气,她眼神还直勾勾地盯着他。

停了一会儿,她又横穿过跑道中间的草坪抄近道,草坪上很多人,还有各式各样的活动在进行,她边跑边绕过人群,突然猛地摔了一跤,整个人往前一扑,她也没感觉疼,爬起来跑到陆昭行要经过的路在那儿等他,他步履稳健,在第一的位置,微微有点喘。

傅昭行一眼就看见了她,很奇怪,她站在人群中间,但他总是能在重重叠叠的人影中一眼就看见她。

夏柠又大声地喊:“傅昭行加油!你是最棒的!你是最优秀的!”

她的声音被淹没在喧闹的加油呼喊声中,她又加大音量喊了一声,接着一声又一声地喊,她甚至感觉自己喉咙都有点扯的疼。

她在他过来的时候又开始跟着他跑,风在耳边细细沙沙地响,傅昭行这次没有放缓,保持着稳定的速度像风一样掠过了她。

夏柠停下扶着腰走了几步,感觉喉咙又干又疼,想喝水她能感觉自己的心跳的很快,像节奏不一的鼓点。

终点离她较远,很多人在终点那儿围观,像密不透风的墙,她没走过去,拐弯去观众席拿矿泉水喝。

傅昭行矫健的身姿如同一只优雅又富有攻击性的豹子,最后一阵加速跑,他跃过了终点线,人群开始沸腾,欢呼。

夏柠刚好走到志协放矿泉水的棚子,就听见了人群雀跃的声音,还夹杂着几声“傅哥牛逼!”“化药牛逼!”之类的话。

夏柠有些骄傲,她就知道傅昭行肯定会拿第一,她也想去看,但她真的有点不舒服,再说人家看见她就烦。

她拧开瓶盖咕噜咕噜灌了几大口水才感觉喉咙舒服了一些,她瞄了一眼周围有几个空位,有点累,干脆就随便找个空位坐下了。

王越洲才帮完忙回来,就看见夏柠一个人坐在那儿脸色苍白可怜兮兮的。

他走过去拖了一个凳子在她旁边坐下,扭头问她:“今天累坏了吧。”

夏柠刚坐着缓神儿呢,一时没注意到王越洲坐在他旁边,听到他的声音下意识抖了一下,没回他的话,她惊悚地看着他:“你啥时候来的,吓我一跳。”

王越洲也震惊:“我才来啊,你咋回事?”

夏柠拧了拧瓶盖,拧松又拧紧,边对他说:“没咋回事儿,刚才跑了几步有点累,来休息一下。”

说完她把瓶子放在地上开始俯身揉自己的小腿。

王越洲惊奇:“你跑步干嘛呢?”

夏柠甩了甩腿,随口答,“陪我的一个好朋友。”她甩完腿之后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感觉喉咙有点不舒服,清了清嗓子。

王越洲也跟着站起来,看着她有点不适的样子,“要去医务室看看吗?”

夏柠抬头朝他一笑,“没事的,就是刚才喊加油没控制好音量,有点不舒服,没什么问题。”

她说完之后刚移开眼就看见傅昭行站在不远处,周围的人或欢呼,或喝彩,洋溢着喜悦,他四周仿佛有一道坚不可摧的墙。

他沉默地站在那儿,头发刚跑完步微微凌乱,似有若无地遮住了眼睛,他紧抿着唇,眼睛微微耷拉着,直勾勾地盯着他们俩,面无表情的样子有些僵硬。

夏柠隐隐觉得傅昭行有些不对劲,刚准备走过去,王越洲突然说,“我们院的老师让我们去帮忙给运动员签到。”

夏柠一愣,一脸无奈地去看王越洲拿着的手机“不会——”

“夏柠。”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冷硬的声音打断,傅昭行大步走了过来,夏柠还没反应过来,正准备说话,就被傅昭行一把拽住手臂猛地往旁边一扯。

她吃痛,一个踉跄,“嘶”了一声。

王越洲也有些猝不及防,看着夏柠被粗暴地对待,下意识地拉住了夏柠的另一只手臂,毕竟傅昭行他还是听过的,出了名的臭脾气。

夏柠:“…”你们饶了我吧。

夏柠被两个人夹在中间进退两难,特别是被傅昭行扯住的手臂有点疼。

她的手臂被两个人钳制着,她真的想口吐芬芳了。

她甚至能感觉到周围有同学在明目张胆地看着他们。

她瞪傅昭行,“你发什么疯啊你?你撒手。”

傅昭行自从夏柠的另一只手臂被王越洲拉住之后就冷冷地看着他,眼神凶狠,王越洲毫不示弱,一副为好朋友两肋插刀的样子。

王越洲认出来了这个人就是上次帮夏柠擦凳子的人,但是他现在这样真的不是想打她一顿吗?所以他坚决不会放手的。

他舌尖舔了舔上膛,没有搭腔,转而对王越洲凉凉道:“听见没有,她让你撒手。”

夏柠:“……”

王越洲:“……”

夏柠无语,拿他没办法,她想了想,对王越洲说,“你放手吧,没事的。”

王越洲沉默地看了一眼傅昭行,只觉得这人眼神太暴戾了,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一样。

他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摊了摊手,“这位大哥,你有话好好说别动手行不,人家夏柠是个女孩子。”

傅昭行又把夏柠往他身边带了带,她的后背甚至靠上了他的手臂。傅昭行一僵,很快又平静下来。

他神色较之前略有放松,眼神沉沉的,“你管不着我怎么对她。”

夏柠一听顿时来气儿了。

这人还真想打她?她干什么了她?他最近怎么老是犯病?

夏柠甩开他的手,“傅昭行!我怎么了我?你老是这样,阴晴不定的,你觉得这样好玩吗?!”

她是真的难受,她刚才在他跑步还给他加油助威呢,自己嗓子都跑得不舒服了,这人跑完还给她脸色看,还欺负她,想到这儿,她感觉又不舒服了,咳了几声。

王越洲一看两个人要谈事儿了,立马向夏柠示意自己先走了,夏柠点了点头,又咳了两声,王越洲立马走远去协助场务了。

傅昭行听见她咳嗽,看见王越洲走远了,才问她:“你嗓子怎么了?”

夏柠是真的受不了傅昭行这样,打一巴掌又给一颗甜枣。

她转身留给他一个背影,找了个凳子背对着他坐下,低头,开启自闭模式。

傅昭行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看夏柠一个人瘦瘦小小的一只坐在那儿不理他。

他想了想,有些纠结,但还是走了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理理我啊,你身体不舒服?”

夏柠安静如鸡,她盯着地上发呆。

傅昭行忍耐了一会儿,看了一会儿夏柠的头顶。

“你说话啊。”傅大少爷的少爷脾性又上来了。他有些烦躁,这样的夏柠让他心烦意乱,心里乱得很,胸口闷,他几乎要窒息,他毫无办法,他想让她说句话。

他又说,“我刚才跑过终点没看见你,你却和别人在一起。”语气不太好,还是傅氏嘲讽语气。

夏柠又觉得这人真是不可理喻,她刚才给他加油吼成那样跑成那样他不记得,只记得她到终点的时候她不在,她觉得她的真心喂了狗。

她脸色不太好,还是一声不吭,开始放空自己。

傅昭行没辙,看着她的头顶看了半天,他突然微弯下腰,右脚后撤一步单膝蹲在了她的面前,他单手撑在左腿上歪头看她。

夏柠突然感觉眼前光线被挡住,看见放大的傅昭行的俊脸凑到眼前大惊失色,整个人没控制住往后栽倒,她尖叫一声,傅昭行眼疾手快,用右手伸出拦住她的后背。

夏柠回到原位:我是谁我在哪儿?

她惊魂未定,直愣愣地看着傅昭行。

傅昭行被她呆萌的样子表情可爱到了,他正准备说些什么,眼睛突然瞟到夏柠手腕上有几道红印。

他抓过她的手:“这是怎么了?你摔了?”然后他又想到刚才夏柠跟着他跑步,他又试探着问,“刚才陪跑的时候摔倒的?疼不疼?”

夏柠大脑还有些混乱,胡乱地说:“不疼,没感觉。”

其实真的是没感觉了,刚开始擦伤的时候有点火辣辣的,现在都快要结痂了。

傅昭行放开她的手,“等会儿我去给你买点碘伏。”

夏柠突然想到自己还没原谅他,她十分言简意赅:“不用您买。”

傅昭行听她这个语气就知道她还生气,他脾气也大的很,刚才他已经让步了,他嗤笑一声,“那正好我也懒得买,你发炎死了算了。”

说完就干脆利落地起身,大步流星地就走了。

夏柠看着他离开,越想越不舒服,她想着她的包还在草坪上,她起身去拿了包,回来打开包准备玩手机——

一黑一白,好的呢,傅昭行的手机在她手里忘记拿走了。

她突然又奇异地开心了起来,这人,叫他脾气那么大,手机掉了吧。

-

指导今天的运动会组织完,她还没等到傅昭行回来找她拿手机,她想到,虽然这人平常根本就不怎么玩手机,但也不至于大半天还没想着看一下手机吧。

她恹恹地脱下红马甲,将全体成员的红马甲收到一个袋子里。

她掏出手机,有几个未接电话,许易的。

现在不正是大半夜的吗,这人不怕猝死吗。

她打过去。

“喂”

“想我了没宝贝儿。”

“许易你好骚啊哈哈哈”

“嘿嘿说正事儿呢,十二月份我就回来,去D市找你玩嘿嘿。”

“啊啊啊啊啊激动,你要给我带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

“欧了!”

挂断电话后,夏柠的坏心情烟消云散,许易来找她玩几天,她就可以存钱啦,每天吃他的喝他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超级闲人冷宸庭的女人

    “我要以夏家继承人的身份,拿到属于我的那份财产。”夏雯雨的语气淡然而冷漠,说出来的话却如一把利刃般刺进所有人的心尖。不给众人一个反驳的时间,夏雯雨又接着开口:“昨晚发生了什么想必你们都很清楚,被你们这种无耻之徒陷害是我愚蠢,这个教训我认了。不过,”她打量着夏国均心虚的脸色:“从法律层面上看,我继承这

  • 废材上门女婿之调查一下他(求收藏,求鲜花)

    地点回到叶之轩一开始遇到小偷的地方,郭飞走进了一辆外表朴素的轿车里,但是懂行的人看一眼就知道,这是一脸防弹轿车。“首长,东西找回来了。”郭飞把小锦囊递给眼前的老人并把刚刚的事情告诉了老人。“嗯,没想到出去晒晒太阳都能碰到小偷,真是世风日下,还好东西没丢,真怀念啊......”说话的老人大约五六十岁,

  • 无限天魔书第3章在线阅读

    就在众人欢呼雀跃的时候,瘫坐在地上的刘老大和刘家舅舅也不由松了一口气,心中的恐惧跟着散了个七七八八。回想起自己刚才哭天喊地给刘小妹磕头的样子,刘家舅舅龇牙咧嘴,暗暗道:“臭婊子,害得老子出了这么大的丑,你不让老子下个月就找新老婆,老子偏要找,而且明天就开始找,看你还能把我怎么样!”一边骂着,刘家舅舅

  • 花灯劫在线阅读任务难求

    强子扫了眼这身粗布麻衣,旋即就打量起身处之地。破落却不失温馨的村庄,农家的茅草屋上,烟囱已经在轻吐着微紫的炊烟。天上白云朵朵,透过云层照在身上的阳光甚是温暖……一个个像自己一样打扮的玩家或和农民聊天,或奔向村口……望着这一切,强子不禁感叹,有眼睛真好。当今,除了脑域外,人体几乎不再是个秘密。即使是没

  • [麻雀同人]许你阳光明媚之从乞丐到强盗(10)

    李易的反应不可谓之不快,就在他发出‘啊’的一声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肯定要被发现了。所以发出声音就纵身往下一跳,拼命的往前疯跑。三人开口问话时李易都已经跑出几丈的距离了。其中两人马上放出了自己的神识查探,奈何今晚风雨大作,又到处是喊杀声,两人又不是什么大神通者,神识又不是太强,想要在这么混乱的条件下查探

  • 我靠信息素上位之吃蛇肉

    ‘喂,我饿死了,你有东西吃吗?’她就像个复读机一样在小曦后面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小曦没有管她,捂着脸上微红的手掌印往前面的看不见底的树木走去。‘啊!饿死啦!本小姐在跟你说话啊!居然敢无视我!可恶的家伙!’她飞快的跑过来,一口咬在小曦的手臂上。‘挖槽,你是蚊子吗?扑过来就咬,放手...哦,不对,放口啊

  • 重生之拒绝扶弟魔未婚妻之空明罗汉

    “摩柯擒拿手。”空明罗汉脑后光轮中探出一只金光璀璨的巨手抓向邪药王,摩柯擒拿手是佛宗道阶下品神通,也是空明罗汉目前掌握的唯一一门道阶神通。虽然仅仅是中成境界,但其威力不容小觑,毕竟不是谁都能如邪药王那个变态一样得到道阶上品神通的传授,并且练到大成境界的,事实上绝大部分的洞天王者习惯使用的还是宝阶神通

  • 昭阳在线阅读第9章

    说到这掌柜拿起桌子上杯子喝了口水,然后继续说道“另一只三阶金背暴猿的妖核一枚,完整皮毛一张,兽血若干,兽骨若干,獠牙若干总计两万零五十下品元石。这两只三阶灵兽的价格你看合适么,因为材质量都很好,所以价格我都给你提高了半成。”程宇皓闻言沉默一会觉得这个价格还行,点头说道“行,你看着办吧。”张掌柜见对方

  • 江山一舞在线阅读第四节

    根据系统提示,我立马点击主业面,然后点击了学习[技能]。突然出现一行字。系统:对不起,你未选择门派,木有资格学习技能。我顿时惊呆了一下。这是什么情况。连学个技能都不让。可恶。可恶。夜魅嘴里。嘟囔的的说到。无奈我只好顺着它的意思先选择门派。任务中。去哪里觉习门派呢?正当我灰常焦急的时候。。一个老人家突

  • 玉荷魂:绝世魅影在线阅读脉兽系统(求鲜花,求收藏)

    阿离一脸幸福的看着蛮小满,知道蛮小满为了救自己,已经损坏了第四个脉门。毕竟是自己心爱的人,阿离公主很是清楚蛮小满现在的情况。“小满!你是最厉害的!”蛮小满一脸得意:“那绝对是当然的!”正在睡觉的蛮吉,半眯着双眼。“蛮吉,别假睡了!”蛮吉直接睁开了双眼。“爸爸!这可是你说的,要教我脉术!”“不要叫我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