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灭天龙帝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1/6/11 6:02:31 作者:东辰亦儒 来源:17K小说网
灭天龙帝
灭天龙帝
作者:东辰亦儒来源:17K小说网
永和二六五年,仙界最强者天尘遭众人围攻,最终陨落。此时,第一造化现身,收走天尘神魂,将他放于下界。一日,凡间界,昆玉大陆北,断背山中,异象显现,九龙殡天。一名孩童从石中出生.......百年后,天尘重回仙界,大杀四方。成就百年帝者。

那天之后,沐溪隐常常会不由自主地回想应书澄的睡颜。他近在咫尺的眉眼和放松下来的表情像是一个大男生,让她有一种错觉,他对她是有依赖的。

“你在想什么呢?”小必凑近正在神游的沐溪隐,“好像很快乐的样子?”

沐溪隐回过神来,当即否认:“我没想什么。”

小必狐疑,但来不及多问一句,腰间的呼叫器响起,只能迅速下楼取咖啡。

客人陆续上楼,沐溪隐忙着点单,等有了空闲时间,目光无意间落在楼梯口的一桌。常来的那对小情侣这几天不知发生了什么状况,只剩女孩形单影只,楚楚可怜。小必猜他们已经分手了,她觉得不像,如果分手了女孩还会来这个伤心咖啡馆吗?而每当走上来一个人,女孩就会惊慌失措地将目光投过去,稍后又垂下眼帘。

这样的等待让旁人看得也焦心。

十一点一刻,郁郁寡欢的中年男人将冷苦的咖啡一饮而尽,照旧把自己裹在旧棉衣里,恍恍惚惚地走下楼,留给沐溪隐一个落寞的背影。

不久,骆姐走来和沐溪隐小聊几句,沐溪隐照旧听她说苦恼。

骆姐说自己去看过心理医生了,配了一些药吃,但感觉没什么效果,依旧睡不着,脑子像滚轮一般转个不停,完全静不下来。

“你需要快乐起来。”沐溪隐说出她的问题所在。

“快乐?”骆姐狐疑,“真是久违的词汇。”

沐溪隐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帮到骆姐,如果连心理医生都不能帮骆姐走出情绪的低谷,那她单纯的鼓励也是无济于事。

骆姐走后,二楼只剩下那个可怜的女孩。

小必熟视无睹,走到角落将手机连在一只小音箱上,很快放起音乐,她跟着哼起来,谁知听见了女孩的抽泣声,不免嘀咕:“这不是很欢快的音乐吗?”

沐溪隐也看见女孩哭了,和小必大眼对小眼,显然两人都不会安慰人。

小必挠挠头,勉强走过去,用手碰了碰女孩的肩膀,问她男朋友跑哪去了。

“他不理我了。”女孩声若蚊呐。

“为什么不理你?他喜欢上别的姑娘了?”

“不是的,是我忘记他的叮嘱,感冒还出门带小狗去宠物店洗澡,结果发烧了……他说我不听话,他很生气。”

小必在心里骂了一声“靠”,这是什么幼稚的原因,真够别扭的,懒得再理她,回过身准备将音乐放到最大声,同时对沐溪隐做口型:“都别理她,太矫情了。”

沐溪隐去一楼取拖把和水桶,耳畔“咣当”一声,抬起脸一看,门被大力打开,穿黑色羽绒服的男孩飞奔上楼,不用猜就知道是谁。

等沐溪隐再次上楼,眼前已经是小情侣拥抱成团的模样。

“对不起,我不该不听你的话……”

“是我错了,我太固执了,让你受了委屈。”

“明明是我不好……”

“不哭,我明天买红豆饼给你吃好不好?”

“好。”

“你手怎么这么冰?给我,我来捂一捂。”

在一旁的小必恼怒道:“这是在演什么?实在是太恶心人了!”

沐溪隐却自言自语:“我觉得很甜。”

如果被一个人这样哄着,多等一会儿也划算。

小情侣好不容易才舍得分开,看着沐溪隐和小必,表情都有些傻乎乎的。小必倒是不怕尴尬地问了他们几句,他们都礼貌地回答。

“是我先搭讪他的。”女孩吐了吐舌头,“我问他能不能帮我去排队要一盘限量的烤虾,他就去了,排了好久。”

“原来你是吃货?还那么主动。”小必惊讶,心想这样的搭讪竟然也有人理。

“他是近视眼,那会儿还不肯戴眼镜,如果我不主动,他也看不见我。”

“话说回来,当时我还没看清她长什么模样,她就递给我一个空盘,求我去排队,我本来很犹豫,但她声音太萌,我就去了。等回来后戴上眼镜我才看清楚,她长得太可爱了,瞬间觉得排了四十分钟也值。”男孩笑笑。

沐溪隐听了觉得有些甜蜜,为他们的爱情。

“难怪我们没有男朋友,看人家多主动。”小情侣走后,小必总结道。

沐溪隐若有所思。

“你愿意陪我去附近的大学看看吗?”沐溪隐花了几分钟组织好语言,点击发送。

幸好,她没过多久便收到应书澄的回复,他直接问她时间,她想了想就定在下午。

他们约好在学校门口等,她到的时候看见他已经在了,穿着和平常一样随意。

他们一起闲逛,偶尔聊几句。等走到一块大草坪前,正值大好阳光,一个哲学系的老师带学生出来,大家围坐在草坪上,他授课,学生们边听边做笔记。

沐溪隐听他在说卡涅阿德斯船板的悖论,学生们听完后纷纷提出疑问,还开始辩论。她觉得有意思,听了好一会儿才走。

等他们走到一棵树龄很老的银杏树前,看见金黄的叶子已经掉落土地,枝桠孤单单地朝向天空,偶有一根冒出绿芽。

虽然错过了最佳观赏期,但四季各有其美,此刻的银杏树别有禅意。

她认认真真地拍好一张照片,回过头对他说:“我想起那本手绘书里的话。”

那句原话是:“绿叶终会融入土地,丰厚的肌肉变得嶙峋,呼吸声逐渐隐没于大自然。死亡总是生的一部分,我的孩子,你不要恐惧。”

书里的小男孩在一个冬天意外地失去了父亲,他伤心地进入了冬眠。幸运的是,父亲出现在他的梦里,陪他走过一个春夏秋冬,和他一起见证出生、成长、病痛、衰老、死亡。

“我觉得那本书很好,大人也可以读,尤其是描写死亡的部分。”她说着问他,“你觉得呢?”

“死确实是生的一部分,但很少有人用平常心看待,因为大部分人想带走的东西太多,无法带走就会产生恐惧。”

“那你呢?你想带走的是什么?”

“没有。”他说,“不如空手而去自在,让喜欢的留在这里。”

“难道就没有一样东西,是你很舍不得的,想永远拥有,始终放在身边的?”

“没有。”

她“哦”了一声,有些失望。

这世间万物,香车丽人,满目琳琅,他竟然什么也不想要。

没多久,他多加了一句:“不过,也许以后会有。人执迷起来也是一瞬间的事情。”

疏朗的枝桠落下的影子落在他眼眸,看他的眼睛看久了,让她有些感觉被蛊惑,甚至忘记移开目光,不知不觉说出心里话:“和你在一起,我很安心。”

“什么?”他没听清楚。

“没什么。”她移开目光,笨拙转移话题,“你这几天睡得怎么样?”

“不太好,没有那天在你身边睡得熟。”

他语气太平常,几乎不留给她讶异的时间,又说:“其实你那天哼的小夜曲是完全跑调的。”

她汗颜。

“但效果不错,谢谢。”他说。

她忽然心跳加速,鼓起勇气重复说了一遍:“我刚才说的是,和你在一起,我很安心。”

他看着她,没有说话,很久后轻轻“哦”了一声,眼睛看向远处。

季节流转无声无息,界限在这座城市不太分明。

虽然到了春天,但连续几天的温度都很低,路上的行人也不敢穿少一件衣服,几乎都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温度迟迟不升高,心情也会受到影响。当沐溪隐在六点半走上楼,小必神情凝重地递给她一张报纸,她接过一看,在都市新闻的版块有一则不幸的消息,有人跳楼了。跳楼的男人坠地而亡,地上蔓延开一滩浓黑的血迹,还配有一张近照,地上搁着一件眼熟的卡其色旧棉衣。

“是他?”沐溪隐脑海闪现那张至始至终没有欢笑的男人脸,震惊地抬起脸。

“没错,他自杀了。”小必说,“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这些日子他都没有出现。”

沐溪隐说不出一个字。

“他一直梦不见他太太,就自己去找她了。”小必说出了结论。

沐溪隐依旧不语。

“我在想,如果这几个月里,我们有人愿意走过去和他说几句话,他可能都不会走上这条路。”小必叹气,“虽然我一直觉得他很可怜,但抱着无法真正感同身受就不贩卖廉价同情心的想法,不敢打扰他。”

“也许我们都太冷漠了。”沐溪隐也深深自责起来。

过了一会儿许之松也来上班了,知道这件事后心情同样糟糕,对她们说:“早知道就不该给他调制又浓又苦的咖啡了。”

一个大活人忽然没有了,他到底是对自己和周围的人失望到了什么地步?在这个咖啡馆,他们这些人离他只有一步之遥,却无法传递给他一丝活下去的希望。

这个晚上,许之松为每一位点苦咖啡的客人多加了一勺糖。

直到结束营业,沐溪隐打扫完卫生,走到书柜墙前取下那本儿童文学的绘本,放在“推荐阅读”的架子上。

关了灯,一天又结束了。

沐溪隐走出咖啡馆,恰好遇见从便利店出来的应书澄,她走向他,告诉他常来咖啡馆的那个中年男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她感觉难过。

“我现在想起他那双眼睛,灰蓝灰蓝的,像是很久没有擦洗的珠子。”她说,“不知为什么,我现在忽然感觉很害怕。”

“你怕什么?”他问她。

“不太清楚。”她垂眸看自己的掌心,“可能是不确定的命运?”

片刻后,他去拉她的手,安慰她:“没必要去害怕。”

她哑然,就这样任由他握住自己的手,心跳几乎暂停了。

“你说过和我在一起很安心。”他提醒她亲口说过的话,“那现在你还害怕什么?”

他的声音很好听,给她一种感觉,他是在对她说悄悄话,不想让除了她之外的人听见,连风和树叶都听不见。

渐渐地,她有些头晕目眩,感觉心跳几乎要穿过身体,在疏朗的夜空中呈现出来立体形状。

“我们算是朋友吧?”她鼓起勇气问。

“当然。”他说,“否则还能是什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有超神血脉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二章:热搜好贵林欣看到手机上不断弹出的“+1”,心想今天这茬应该算是混过去了。可若是今后每天被她们缠着问这莫须有的减肥方法,要不了几天就能被这群魔女把自己的秘密扒个精光,更别说这身体上只要看了一眼就藏不住的秘密。谨慎起见,林欣去学校北门的城中村里买过桥米线前,先跑了一趟南门的导员办公室找导员请了三

  • 天子霸业第1章在线阅读

    01夏日的午后,断断续续的蝉鸣。游弋而过的清风拂过窗前的风铃,叮铃叮铃。一阵欢快的嬉闹声传入耳中、撞破清梦,叶轻舟慢慢睁开了眼睛。抬手看看表,无力地垂下,磨蹭了一分钟,坐起打个呵欠,然后睡眼惺忪穿鞋下楼。“啊!汐汐!无业游民怎么又来了?”楼梯刚下了一半,毫不控制分贝的声音便霎时穿透耳膜,强行扯醒了脑

  • 仙姑上山剿匪

    芸儿说道:“这个办法好!”甘宁又说道:“我们还可以假扮成商人,派人在四周埋伏,把他们引出来,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内外夹攻了!”李炎也高兴的叫道:“这个主意好!兴霸你是怎么想到的?”牛大胆兴奋的说道:“大人,您真是聪明啊!这样他们就都跑不掉了!”甘宁说道:“子恒,你忘了我出身在哪里了吗?”……三天后,甘宁

  • 聖蘭德之天台的舞步在线阅读第六章

    吃过了午饭,何老太太留了静姝在寿安堂歇中觉。但冬天日短,静姝不想睡觉,就让丫鬟取了笔墨纸砚过来。她现在的字其实远不如前世写的好看,毕竟在谢家那么多年,她连笔都没有摸过,那种笔走游龙的感觉,已经生疏了好些。但以她现在的年纪来说,能写成这样,应该不算太差,总之连谢昭都说她写的好,这让静姝非常高兴。何老太

  • 暴君是如何养成的第三章在线阅读

    今天早上醒来,觉得无论是精神还是心情,都好多了。昨天美美地吃了妈妈做的晚餐,精神养足了,便在脑子里理了理自己的思路,真的很神奇,不管是汪绿萍还是王绿萍的记忆,各自的一点一滴,既矛盾却又都非常自然地融在我的意识里。其实除了生长环境不同,我们的性格和命运都挺相似的,也许这是因为灵魂原本就是同一个吧。昨晚

  • 参仙劫在线阅读第10章

    “好疼……爹爹我好疼……。”朱郡守的女儿朱春花跟他爹长的一样,一双吊梢眼尽显刻薄的模样,人都烧的迷迷糊糊了,还不忘记发狠,“是不是有人要害我。咳咳,爹,救我。”“女儿啊。”朱郡守心疼的直抹眼泪,眼睛通红的瞪着站在床边的秦朗月,“我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要是我女儿的病没好,你们今天就不用回去了!”朱春花

  • 网游之从综武开始在线阅读老者

    这是哪里?萧诺惊呆了,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是又重生了?这难道就是呢个空间戒指?看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萧诺发现自己的身体没变,还是那身衣服,还是这个身体。看着新环境,萧诺感觉跟仙境一样,乳白色的灵气缭绕,几根大大的金色柱子矗立在中间,大殿?这是一个大殿,莫凡确定了这是一个大殿。柱子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文字,

  • 清穿之大公主威武第四章在线阅读

    确实如狐狸所想,血完全没有要停的征兆,玄墨见那些药没有效果非常着急,忽然想起师傅说这种凡界的药只是能治普通伤口,一些因特殊武器或者强大灵力造成的伤口这种药是没有作用的,而伤口残余的侵略性灵气告诉玄墨这不是普通伤口。玄墨慌忙的从怀里淘出一个小青瓷,把里面的药粉倒到狐狸的伤口,然而效果也不大,地上的一滩

  • 武侠之剑道帝王扶我起来(求鲜花)

    第7章扶我起来(求鲜花)陈桂英仗着娘家人的势力,在家里跟本不把张天豪当回事。但是,张天豪毕竟是她陈桂英的男人,就算是欺负,也只能被她陈桂英欺负,怎么可能被外人如此羞i辱?这,岂不是打了她陈桂英的脸?“老娘杀了你。”陈桂英双目喷i火,就要朝着林南冲过去,见此如同母夜i叉一般的女人,朝着他们这边冲来,陈

  • 圣武星辰在线阅读第10节

    第10章切原赤也听到幸村的话之后,天星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笑了下,说道:“幸村部长,我也想见识一下,称霸整个初中界的神之子的实力呢。”而在听到天星的话之后,在场的所有人,也包括真田和幸村,都是一愣,尤其是幸村精市,在整个初中界,只要有打网球,就算是一些不打网球的人,也都知道他幸村精市的大名。“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