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我的身体里有个鬼物在线阅读第九节

2021/6/11 7:09:26 作者:叶周彤昕 来源:17K小说网
我的身体里有个鬼物
我的身体里有个鬼物
作者:叶周彤昕来源:17K小说网
自从我的身体里有了一个鬼物之后,我一路走上了人生的巅峰。

闻桨接到池渊电话时才刚刚在店里坐下,大年三十的白天,连市中心都有不少商铺闭店歇业。

附近最近的商场离这也有一两公里,闻桨虽然饿得难受但也不是饥不择食,索性沿着街边一直往前走,最后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巷子里看到一家还在营业馄饨店。

她点了碗鸡汤小馄饨,走进店里看到池渊打来的电话,以为是自己又落了什么在他车上。

接通了,却听他问:“你现在在哪?”

闻桨说了个模糊不清的回答,“店里。”

“……”那边隐隐有笑声传出,他又问:“具体位置。”

闻桨没说,却问:“你有什么事吗?”

“晚上两家人一起吃饭,我要过来接你。”

他说的是“我要过来接你”而不是“我过来接你”,虽然只差一个字,但意思却大不相同,闻桨大概猜出这或许又是他父母的安排。

她没再多问,报了个位置。

电话挂了,馄饨也端了上来,闻桨先喝了口汤,然后往汤里加了两勺辣椒油,才开始吃馄饨。

十多分钟后,闻桨又收到池渊的短信。

-到了。

闻桨给他回了个好,起身往外走,出门一抬眼就看到那辆熟悉的黑色SUV停在门口。

她走过去,还是之前那几个人,肖孟又坐回后排,唐越珩这会也清醒着,看到闻桨,只是点了点头,“你好。”

闻桨也点头应了声,“你好。”

等车重新启动,她问池渊,“不是晚上才在一起吃饭吗?”

没等池渊回答,后排的肖孟扒着前排座椅,往前倾身,“对,你们是晚上吃,中午是我们几个一起吃。”

闻桨下意识想拒绝,从市郊回来的路上,她感觉出池渊并不想把她和他的好友圈联系在一起,但现在人都已经在车上,再拒绝就会显得矫情了。

肖孟借着这个话题又和她聊起来,这次他好像没怎么顾及池渊,有什么问什么,“你们急诊科平时是不是比其他科要忙一点啊?”

“差不多,每个科室基本上都会很忙。”

“哦,那还是挺辛苦的。”肖孟手指动了动,“你以前是不是不在溪城啊?好像都没见你出来玩过。”

他们这群富家子弟平时没什么事,就爱玩,圈子里阶级分明明显,身家背景差不多的才会玩在一起。

既然能和池家联姻,想必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但是肖孟却从来没听过闻桨这人。

闻桨微微歪着头看他,“我之前一直在外地读书,去年才回来。”

肖孟恍然,“难怪呢。”

之后,他又问了些杂七杂八的,闻桨挑着捡着能说则说不能说就随便提几句敷衍过去。

到了吃饭的地,池渊直接把车径直开进一小时收费五百的VIP停车场,肖孟先下了车。

唐越珩在后座摸摸索索戴上帽子和口罩。

“走吧。”池渊拿着手机,从他那一侧下车,闻桨跟着从这一侧下车,四个人迈步往电梯口走。

虽是VIP停车场,但也不能确定唐越珩会不会被认出来,所以他步伐迈地很快,肖孟就跟他小经纪人一样,小跑着跟了过去。

闻桨落一步步步落,很快就和他们走成了一条竖线,池渊下了车就在低头看手机回消息,没怎么注意。

等回完消息,他才反应过来旁边没人,也没往后看,只是放慢了脚步等着闻桨跟上来。

-

吃饭的地方叫岳阳楼,取自范仲淹先生的《岳阳楼记》,是个历经百年的老字号,从风雨飘摇的民国时期一直经营至今,来往的大多都是些商政名流,隐私性很强。

池渊他们是这里的常客,经理接了消息,亲自到电梯口候着,等人来直接带到他们常去的包厢。

沿途路过一间名为汀兰园的包厢,闻桨还在欣赏摆在门口的兰花,包厢门却忽然被拉开。

一个样貌出挑的男人从里走出来,一身白衣黑裤,腰间一束皮带,将他的身形勾勒得匀称修长。

如果有心细看,会发觉他和闻桨的眉眼有三分相似。

闻桨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蒋辞,眉头轻蹙,收回了视线,蒋辞知道她不待见自己也没上赶着找无趣,只是停在原地和池渊打了声招呼。

他现在明面上是蒋远山身边人带来的孩子,算是他的继子,之前在蒋宅,池渊和他打过照面。

算不上陌生但也不算是熟人,在外面碰见了也不能全当看不见,打声招呼点到为止。

池渊和他说了两句,回头看闻桨,见她垂着眸不上前,估计也意识到什么,笑说:“那你忙吧,我们先过去了。”

蒋辞:“好,我也不耽误你们吃饭了。”

闻桨目不斜视地从他身侧走过,等走远了,肖孟搭着池渊肩膀问:“刚才那人谁啊,怎么以前没见过。”

池渊睨了他一眼,“你家住海边吗,管这么宽。”

“……”

到了包厢,池渊照着平时点了几个菜,然后让包厢侍者把菜单拿给闻桨,“你看看有没有什么想吃的,随便点。”

闻桨加了两道这里招牌。

池渊最后又看了眼,觉得差不多,“行了,先就这些吧。”

“好的。”侍者拿着菜单走出去。

肖孟好像对刚刚在外碰到的男人格外感兴趣,“诶,那人到底谁啊,你搞这么神秘。”

池渊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热茶,顺手又给闻桨倒了一杯,四两拨千斤,就是不说透。

闻桨握着小陶瓷茶杯,指腹被烫得发热,她很快收回手,站起身,“我去下洗手间。”

池渊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

等人走出去,肖孟“咦”了声,“你怎么不跟她说这里面就有洗手间。”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唐越珩出了声,“还不是因为你。”

“我?”肖孟一脸疑惑,“我怎么了?我又不介意她在这里面干嘛。”

“你不介意人家介意。”池渊懒懒地往后靠,手臂搭着桌沿,露出一截手腕,腕骨精致,往前是白皙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指甲剪得干净圆润。

他语气淡淡地,“刚才那人是闻桨父亲的继子。”

“……靠。”

池渊端起茶杯,杯口冒出的热气将他眉眼间的清冷消减了几分,“人家是给你留面子才主动出去的。”

肖孟回想起自己刚刚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模样,后悔太后悔了,“那我刚岂不是一直在往她伤口上踩?”

池渊轻笑:“你哪是踩,你是在上面蹦了个迪。”

“……”

-

闻桨意识到池渊是顾及到自己才一直没说破,所以她主动出来,给他把话说清楚的机会。

既然不是真的要去洗手间,她从包厢出来之后也没走远,顺着仿古式的走廊往前走了一小节距离。

走廊两侧的墙壁上刻着的都是些不同书法字迹的《岳阳楼记》,行书草书楷书隶书等等比比皆是。

闻桨顺着行书字迹的走向边走边看,旁边的偏厅有说话声传出,应该是在打电话。

“……您记得吃药,我还在外面。”

“忙完就回去陪您,让刘嫂多准备一点饺子……”

闻桨听出是蒋辞的声音,也明白他是在和谁通话,刚要转头回去,蒋辞却已经挂了电话,转身掀开帘子,从里走了出来。

“只是路过,不是故意偷听你接电话。”闻桨对他实在是没能有什么好脸色,一句话已经是极限,说完就要走。

蒋辞却突然叫住她,“闻桨。”

她深呼吸,转头看他,语气冷冷地,“有事?”

“晚上爸……蒋叔叔吃饭的时候,你记得提醒他不要喝太多酒。”

平心而论,蒋辞其实是个很孝顺的孩子,只不过这份孝顺在闻桨眼里看来格外的膈应人,“你不是他儿子吗,你自己跟他说不就行了。”

“闻桨……”

蒋辞还想说些什么,但她一个字都不想听,转身就走了。

等再回到包厢,沉浸在情绪中的闻桨并没有注意到肖孟整顿饭吃下来,一直对她特别关照。

到最后一道清蒸大闸蟹端上来时,他竟然还亲自动手给她剔蟹肉,闻桨这才回过神,意识到他这份不合时宜的关照。

闻桨也知道他大概是向给自己表示歉意,但毕竟这事又没有摆上台面去说,所以只能用行动去弥补。

“我对海鲜过敏,吃不了这些。”闻桨看着他:“不用麻烦了,我没事的。”

肖孟轻啧了声,收回手笑道:“那你就没有口福了,这可是阳澄湖特供的螃蟹。”

闻桨笑笑,没说什么。

吃过饭,四个人打道回府,电梯里,肖孟问闻桨:“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明星,改天我让唐越珩去给你要个签名照。”

闻桨:“我不怎么追星。”

“我看你也像是不追星的人。”肖孟拍着唐越珩的肩膀,“面前站了个顶流你都没反应,估计在这圈里也没什么是你能看得上眼的了。”

唐越珩白了他一眼,“您可别这么抬举我。”

“我怎么就是抬举你了,我这就是实话实说。”肖孟回头看池渊,“二少,我这话没毛病吧?”

池渊抬眸,“话没毛病。”

“你看。”肖孟一摊手,更觉得自己说得对。

“人看着倒像是有些毛病。”池渊说。

“……你他哔——是不是一天不怼我浑身不畅快。”肖孟还挺有趣,自个给自个脏话配消音。

话音落,电梯刚好到负一层,“叮”一声,梯门缓缓打开,池渊刚想说些什么,余光往外一瞥。

嚯,全是人。

再按关门已经来不及,这些不知道是私生还是粉丝,全都举着手机堵在电梯口尖叫,闪光灯乱晃。

“啊啊啊啊啊啊哥哥!”

“唐越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唐越珩反应快,迅速抓起单挂在一边的口罩戴上,肖孟护着他想往外冲却寸步难行,只能在一片尖叫声骂了几句脏话。

闻桨站在最里面,电梯门开的时候什么都没看到,只听见一阵刺耳的尖叫声,还没回过神,站在身侧的池渊忽然回身挡在她面前,将她的身影完全笼罩。

外面的人不停往里挤,里面人又出不去,狭窄的轿厢内很快站满了人,池渊抬手抵着电梯壁面,将闻桨护在这一方小空间里。

人越来越多,还有人高举着手机想拍闻桨,池渊挥手挡了下,而后抬手将人往怀里一带,修长手指虚遮在她脸侧,挡住所有的窥探。

“别乱动。”他低头,呼吸微沉,指腹稍稍向里收,指尖在不经意间划过她的脸颊。

闻桨鼻尖轻碰着他质地柔软的毛衣,闷闷地“嗯”了声。

呼吸间全是清冽低冷的木质花香调。

像是萧瑟荒凉的冬日旷野间生长的雪松,凛然独立,混合着藏在草木间的泥土气息。

真实而纯粹。

一如耳边沉稳起伏的心跳,真实得让人恍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有超神血脉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二章:热搜好贵林欣看到手机上不断弹出的“+1”,心想今天这茬应该算是混过去了。可若是今后每天被她们缠着问这莫须有的减肥方法,要不了几天就能被这群魔女把自己的秘密扒个精光,更别说这身体上只要看了一眼就藏不住的秘密。谨慎起见,林欣去学校北门的城中村里买过桥米线前,先跑了一趟南门的导员办公室找导员请了三

  • 天子霸业第1章在线阅读

    01夏日的午后,断断续续的蝉鸣。游弋而过的清风拂过窗前的风铃,叮铃叮铃。一阵欢快的嬉闹声传入耳中、撞破清梦,叶轻舟慢慢睁开了眼睛。抬手看看表,无力地垂下,磨蹭了一分钟,坐起打个呵欠,然后睡眼惺忪穿鞋下楼。“啊!汐汐!无业游民怎么又来了?”楼梯刚下了一半,毫不控制分贝的声音便霎时穿透耳膜,强行扯醒了脑

  • 仙姑上山剿匪

    芸儿说道:“这个办法好!”甘宁又说道:“我们还可以假扮成商人,派人在四周埋伏,把他们引出来,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内外夹攻了!”李炎也高兴的叫道:“这个主意好!兴霸你是怎么想到的?”牛大胆兴奋的说道:“大人,您真是聪明啊!这样他们就都跑不掉了!”甘宁说道:“子恒,你忘了我出身在哪里了吗?”……三天后,甘宁

  • 聖蘭德之天台的舞步在线阅读第六章

    吃过了午饭,何老太太留了静姝在寿安堂歇中觉。但冬天日短,静姝不想睡觉,就让丫鬟取了笔墨纸砚过来。她现在的字其实远不如前世写的好看,毕竟在谢家那么多年,她连笔都没有摸过,那种笔走游龙的感觉,已经生疏了好些。但以她现在的年纪来说,能写成这样,应该不算太差,总之连谢昭都说她写的好,这让静姝非常高兴。何老太

  • 暴君是如何养成的第三章在线阅读

    今天早上醒来,觉得无论是精神还是心情,都好多了。昨天美美地吃了妈妈做的晚餐,精神养足了,便在脑子里理了理自己的思路,真的很神奇,不管是汪绿萍还是王绿萍的记忆,各自的一点一滴,既矛盾却又都非常自然地融在我的意识里。其实除了生长环境不同,我们的性格和命运都挺相似的,也许这是因为灵魂原本就是同一个吧。昨晚

  • 参仙劫在线阅读第10章

    “好疼……爹爹我好疼……。”朱郡守的女儿朱春花跟他爹长的一样,一双吊梢眼尽显刻薄的模样,人都烧的迷迷糊糊了,还不忘记发狠,“是不是有人要害我。咳咳,爹,救我。”“女儿啊。”朱郡守心疼的直抹眼泪,眼睛通红的瞪着站在床边的秦朗月,“我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要是我女儿的病没好,你们今天就不用回去了!”朱春花

  • 网游之从综武开始在线阅读老者

    这是哪里?萧诺惊呆了,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是又重生了?这难道就是呢个空间戒指?看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萧诺发现自己的身体没变,还是那身衣服,还是这个身体。看着新环境,萧诺感觉跟仙境一样,乳白色的灵气缭绕,几根大大的金色柱子矗立在中间,大殿?这是一个大殿,莫凡确定了这是一个大殿。柱子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文字,

  • 清穿之大公主威武第四章在线阅读

    确实如狐狸所想,血完全没有要停的征兆,玄墨见那些药没有效果非常着急,忽然想起师傅说这种凡界的药只是能治普通伤口,一些因特殊武器或者强大灵力造成的伤口这种药是没有作用的,而伤口残余的侵略性灵气告诉玄墨这不是普通伤口。玄墨慌忙的从怀里淘出一个小青瓷,把里面的药粉倒到狐狸的伤口,然而效果也不大,地上的一滩

  • 武侠之剑道帝王扶我起来(求鲜花)

    第7章扶我起来(求鲜花)陈桂英仗着娘家人的势力,在家里跟本不把张天豪当回事。但是,张天豪毕竟是她陈桂英的男人,就算是欺负,也只能被她陈桂英欺负,怎么可能被外人如此羞i辱?这,岂不是打了她陈桂英的脸?“老娘杀了你。”陈桂英双目喷i火,就要朝着林南冲过去,见此如同母夜i叉一般的女人,朝着他们这边冲来,陈

  • 圣武星辰在线阅读第10节

    第10章切原赤也听到幸村的话之后,天星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笑了下,说道:“幸村部长,我也想见识一下,称霸整个初中界的神之子的实力呢。”而在听到天星的话之后,在场的所有人,也包括真田和幸村,都是一愣,尤其是幸村精市,在整个初中界,只要有打网球,就算是一些不打网球的人,也都知道他幸村精市的大名。“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