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素手回春之身份之罗什村(7)

2021/6/11 17:31:23 作者:果仁 来源:掌阅小说网
素手回春之身份
素手回春之身份
作者:果仁来源:掌阅小说网
她不畏权势,全心为民,只想做一个仁心仁术的医女。却没有想到,此时此刻,她的身份被人揭露出来,还由此引出一个惊天大阴谋。她素心自处,泰然相对,用纤纤素手化解一段段的恩怨情仇……她的聪颖倨傲,她的蕙质兰心,不知不觉间吸引了那个俯仰天下的男子。她才明白,原来爱情这回事,医者不自医……

菲利克斯骂骂咧咧的咒骂那些修女们,一点也不在意被外甥女听到这些脏话。维塔丽自动屏蔽了脏话。

舅舅没什么大毛病,就是爱喝酒,抽点烟,不乱搞男女关系,田租收入足够他和夏尔表哥生活,算不上败家,不过当然,也算不上什么勤劳致富的好榜样,他游手好闲,只想躺在祖传的田地上生存,一点也没想着扩大家业。

夏尔表哥也差不多是一个德行。

夏尔13岁就不上学了,整天跟几个少年混在一起,揍鸡撵狗的,十分讨人厌;现在稍大几岁,也学会了喝酒抽烟。菲利克斯不会教育孩子,基本放养他,只是让他吃穿不愁,别的可就谈不上了。

维塔丽不讨厌表哥,夏尔在外面胡闹,回家了总是做出一副乖巧的样子——惹怒了伯父,他就没有零花钱了。菲利克斯对夏尔不算大方,也没说过以后夏尔会继承居夫家的家产,倒是说过将来维塔丽和伊莎贝尔结婚的时候,会送给她们一些田地做嫁妆。

菲利克斯继承了居夫家的绝大部分田产,在罗什村是大地主,年收入大概在6000法郎左右,这两年因为战争的缘故没有这么多收入了。存款应该至少有5万法郎,他应该不像外祖父那样善于存钱,兰波太太当年能得到3万法郎的嫁妆,家里的现金存款少说也该有10万法郎。

这笔钱——不管是3万法郎还是10万法郎——看起来很多,那是用沙勒维尔的生活水平来计算的,要是用巴黎的生活水平来计算,就不算很多了。阿瑟说,巴黎的夜班出租马车——相当于后世的夜间出租车——起步价就要两个法郎;富人区的一套普通公寓,年租金要2500法郎左右;普通饭店一顿菜单固定的午餐(大概后世一份餐馆午饭套餐的水平)要两个法郎,带一瓶不怎么样的红酒;价格便宜一点的套餐不带红酒。

巴黎居大不易啊!

算起来,一家五口要在巴黎保持跟沙勒维尔接近的生活水准,1500法郎肯定不够用,至少要有2500法郎才够;阿瑟想要去巴黎上大学的话,除了学费之外,一年花600法郎这个数字还算是比较准确的,算起来还行。

上修道院女校一年花不了500法郎,她和伊莎贝尔两个人才花600法郎,学费住宿费伙食费都算在内,1人1天大概是1法郎多一点;没有暑假,只有3个月的寒假,之所以寒假放3个月,是因为天气寒冷还需要额外支出取暖的费用,修道院因此精明的让学生回家过冬,美其名曰放“圣诞假”。

*

维塔丽整天为了钱发愁。

钱是个好东西,没钱万万不能。她还太小了,没法现在就出去赚钱。但她对将来能做什么谋生,并没有多少概念。

家里的小环境不行,妈妈是个虔诚的教徒,刻板,严厉,守旧,只知道女孩以后必须结婚,她不懂、也想不到能有别的生存方式。外面的大环境也不行,虽然已经有大学开始招收女生了,但那些女生可想而知都会是家境最少小康的女孩,像兰波家这种经济条件上不起大学,再说她也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教育,更别说通过入学考试了。

所以当务之急应该是先想办法去沙勒维尔学院上学,然后想办法去巴黎上学。

这期间,还要想办法去找兰波上尉要钱,要是能索回这么些年的抚养费,她和阿瑟就都有钱去巴黎上学了。

嗯!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

罗什村的日子过得很是惬意,不用早起做饭,晚上擦地板,舒坦得很。

每天睡到日上三竿,少年的身体本来就需要大量睡眠才能更好的发育;顿顿吃肉,就连早餐都是火腿肉,香喷喷的。她不爱吃香肠,但很喜欢吃火腿。晚上不是鸡汤,就是骨头汤,每顿都吃得油光光的,饱饱的。

吃过饭没事做,夏尔表哥还会带她出去玩。他们那一群小伙子算不上个个都人品端正,但既然是小伙伴的表妹,就不会欺负她。他们在附近的村庄闲逛,让她穿上男孩子的衣服,赶着那种农村用来拉货的无棚马车,假装是罗马将军,玩着打仗的游戏。

因为战争,沙勒维尔和邻近的梅济耶尔的很多富裕人家都拖家带口的逃出城,住在乡下别墅或是乡下亲戚家,这附近也就多了很多有钱人家的少爷小姐。

少爷们即使穿着乡下男孩的衣服,也一眼就能看出来不是乡下男孩。

14、5岁的少年,穿着乡下人的苎麻布立领衬衫,深黑灰色薄呢子短外套,过于肥大的长裤,露出脚下穿着的上好的牛皮皮鞋;正在发育的少年手长脚长,有点不协调的笨拙,圆鼓鼓的脸庞还带着婴儿肥;一边嫌弃这种乡下孩子的游戏过于幼稚,一边又玩得兴高采烈。

男孩子们嗷嗷喊着“冲啊”,腋下夹着长木棍或者干脆就是一截长一点的树枝,假装那是古代骑士的木矛,在马车交错而过的时候互相戳向对方。这是一种危险的游戏,很有可能会戳伤对方,但男孩们压根不在意。

夏尔要维塔丽站在马车车板上,假装她是士兵,给她用木头削了一把罗马式的长剑。她挥舞着木头剑,哇呀哇呀的呼喊着。

“冲呀!”

*

乡下孩子胜利了,城里少爷很不服气。

“那是因为你们人多,这不算!”好胜心强烈的少年不服输的喊着。

夏尔和小伙伴们哈哈大笑起来,“输了,想耍赖吗?”

少年不悦的抿着唇,“才不是呢!”从外套口袋拿出一枚金币,扔到泥地上,“给!”

维塔丽顿时蹙眉:这城里少爷!

夏尔他们不以为意,一个男孩捡起了金币,交给夏尔。夏尔用手擦了擦金币上的泥土,欢呼一声:“走!喝酒去!”

男孩们呼啦啦的跑走了。

夏尔赶着马车,带走了维塔丽。

她回头看了看那个城里少爷,觉得他笨笨的。

*

少爷扔下的金币是一枚拿破仑,20法郎足够男孩们跑到酒馆里好好喝一顿了。这个年代没有什么最低饮酒年龄的法律规定,不上学又没有正经工作的少年们在酒馆里待上半天不是什么稀罕事。

也不是什么好酒,就是便宜的红葡萄酒。阿登省在香槟省旁边,好酒买不起,便宜的红葡萄酒管够。

夏尔问维塔丽要不要喝酒,她尝了一口,觉得不怎么好喝,还不如菲利克斯舅舅平时喝的酒呢。夏尔趁机撺掇她,要她从地窖里偷偷弄酒出来。有钱的酒鬼么,买酒是论“桶”的,放在自家地窖里,想喝多少喝多少。

夏尔可真是个坏小子!

她想了一下,“可以,不过你要帮我跟菲利克斯说,带我和弗雷德里克去找我父亲。”帮他偷酒可以,有条件的噢。

“去找兰波上尉?”夏尔自己就是被父母抛弃的孩子,也对姑姑家的表哥表妹充满了同类的怜惜。

“嗯。”

“怎么?你想让他回家?”

“让他回家干什么?让他给钱。”

夏尔对她甩了个眼色,示意她留意不要让别人偷听到了。他岔开话题,笑嘻嘻的说着地窖里酒桶摆放在哪儿,地窖钥匙不知道被伯父收到哪儿去了,要是伯父让她去地窖拿酒,她就能偷偷多打几瓶带上来。

维塔丽不知道夏尔给她打眼色是什么意思。是觉得家丑不可外扬?但其实吧,抛妻弃女的男人并不少见,人们顶多叹息一下,此乃渣男是也,别的好像也没什么可说的,倒是都很同情被抛弃的女人和孩子。

*

玩到傍晚,夏尔带着维塔丽回家了。她先上楼洗手洗脸换衣服,下楼吃饭。

夏尔没这么讲究,只洗了洗手。

菲利克斯照旧在吃饭前就开始喝酒,啃了一个油腻腻的蹄髈。维塔丽嫌蹄髈太肥腻,只扒了蹄髈上的一团瘦肉,其余的都给夏尔吃了。夏尔胃口很好,吃的也多,但就是从小到大都瘦伶伶的,怎么吃都不长肉。

他穿的也很随便,一点都不讲究,总是随便穿着有点破旧的衣服就出门了,男孩子穿衣服不知道怎么那么费。维塔丽来了罗什村后,因为个子长高了,去年的裙子穿不了,舅舅给她现做了两套新裙子带衬裙、内衣、衬衫,和外面的长大衣,也顺便给夏尔做了两套新衣服。

都不是什么太好的布料,款式算是时新的巴黎样式,不过也是巴黎半年前的样式了,还经过了本地裁缝的删减,变得有点不伦不类的。

她的发色是金棕色,跟阿瑟的头发颜色差不多,长发到肩胛下面,平时编成两根发辫,戴一顶棉布花边软边女帽。法国普通家庭女性都戴这种软边女帽。下午穿男孩衣服,就没有戴女帽,而是戴了一顶有点滑稽的男式圆顶小礼帽。

她想剪短头发,但兰波太太肯定不允许她随意剪短头发。唉!什么时候才能有剪头发的自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掌阅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爱不释手在线阅读第七章

    与唐诚美滋滋度过了两天周末的傅祥才想起来今天是妹妹回来的日子,周一上午刚上完课,刚准备和唐诚一起去吃午饭,中午就见着自己的一大家子人带着妹妹来学校了。初春的天气正好,不冷也不热被这暖和的阳光一晒,身体都透着一股暖意。傅祥的妹妹在小说中是个蛮横的小公主名字叫做傅瑞,喜欢自己的哥哥并且讨厌出身低微的女主

  • 重生之异世情第七章

    明二拖着莞芜前脚刚走,谢珩看在眼中,丢了一袋碎银给那酒楼管事,后脚便跟了出去。莞芜被明二拖着走,手腕被攥得发疼,期间她没叫喊,也没解释,一声不吭的。明二自认脾气急躁,耐心不多,除与金钱没有利益关系之外的事情,他都很容易冲动做下某个决定。所以,在从百花楼出来后,一路回到家中,他的怒气平复下来,终于给了

  • 爱情公寓:大力神与金甲战士之将军他身娇肉贵(1)(2)

    小厮捂着脖子,伸出被鲜血染红的手指,满脸的惊恐之色:“你…你不是人!你是恶魔!恶魔!”嘴里说着话,还从喉咙里发出呵哧呵哧的声音。“你慢慢享受你余下的时光,本宫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你放心,很快就会有人来陪你的。”李雏凤站起身来,抬头、挺胸,目不斜视,标准的宫廷礼仪,只是刚刚喷到她脸上的一滴鲜血,让李雏

  • 重生成了首席夫人总决赛G7

    在安排好接下来几天的住处之后,陈硕四人就开始了疯狂的纽约之旅。在希尔这位富豪的钱包支持下,诶迪这位活宝的带领下,陈硕一行人逛遍了纽约几乎所有的夜总会和酒吧。而且在这十几天内四人可谓是夜夜笙歌。而陈硕也彻底的在小姐的身上告别了自己为时已久的chu男生涯,而且陈硕也彻底的了解了自己这副身体是有多么的强悍

  • 炮灰在线争宠[慢穿]第6章在线阅读

    林篠从前只知道颜墨是南宫国的第一权臣,但从不知颜墨已经如此的威风。这些个官员见了颜墨那简直就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就差逃跑了,这画面放在这些位高权重的大人身上,不要太搞笑了。颜墨盯着林篠:“笑什么?”林篠立马乖巧:“没、就是觉得主人很厉害!”颜墨勾起嘴角,在林篠耳朵旁,非常亲昵道:“哦?有多厉害?”林

  • 你是年少的代名词在线阅读第九章

    李青几人快步的后撤,而在不远处的慎与劫,还处在同亡灵战士的苦战中。面对赛恩这个皮糙肉厚亡灵战士,慎跟劫的攻击虽然刀刀入肉,却不能将其斩杀。而赛恩手持巨斧却越战越勇。胸口处的钢铁熔炉内,圆环状的金属核心在里面不停的转动,冒出一股股热气,像永动机一样给他提供能量。赛恩怒吼着挥舞着巨斧,猛烈地敲击地面,土

  • 与你错过的十六年第二章

    女子也不正面应她,转而冷冷地问道:“昨夜,我的衣衫是你换的?”“是啊,昨晚你出了一身汗,我怕你染了风寒,就特意替你擦了遍身子,凑合着换上了我的衣衫。”纪含雨如实地说着,却见女子蓦地睁眼带着些杀意地盯着她。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散发着冰冷凌厉的光芒,给人带来无穷的压迫感。回想起昨夜自己的那些小心思,此时的

  • 首辅惧内纪事在线阅读第7节

    “啊……我要掐死你。”就在罗云佩一心想要掐住罗平脖子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再次的身影一闪,就躲了过去。而且又是一声脆响传出。“啪!”罗云佩的另外一个脸颊同样得到了福利,罗平的——‘掌吻!’“啊…啊…啊…呜呜呜!”受此侮辱,她在也无法忍受,疯狂的大喊大哭起来,然后就蹲在了原地,抱头痛哭。自小到大,她都是公

  • 爱豆要对赌蜀山引道 修练剑经

    刘鸣选了剑经以后,黎画将剑经扔给了刘鸣,并说了句这个小屋可以住,便消失不见了,不知去了哪里。日升月落,转眼间便过去了三日,刘鸣也得到了剑经三日。这三日,他没事就看剑经,三日时间,剑经里的修练之法他早已经背了下来,而其中的蜕凡之法更是已经烂熟于心。这三日之中,除了他拿到剑经第一次观看后,三才之书说了句

  • 偏爱有九分之受伤的玉帝 (求鲜花,求收藏,求评论)

    “是!”站在一旁的李靖应声答道。按了按腰中宝剑,喊道:“来人呀,给我将此人捆绑起来,押往斩妖台!”候在殿门之外的值守天兵,闻声进入大殿之内,手持铁锁,就要向叶辰扑来。“终于生气了吗?”叶辰内心一阵狂喜。面对走向自己的天兵,叶辰毫不畏惧,反而一脸喜色的说道:“不用劳烦!斩妖台在哪里?本爷亲自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