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身为豪门召唤婿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1/6/11 17:53:09 作者:开工 来源:黑岩网
身为豪门召唤婿
身为豪门召唤婿
作者:开工来源:黑岩网
入赘豪门,权高位重的娇妻却惨遭车祸,被家族抛弃。王夺七层封印的记忆,终于不得不开启第一层。从此万物生机,尽在他之手中,而他,只愿做她翱翔碧空的双翼。一点生命力,可令蔫花复艳;一些生命力,可令枯树逢春;一层生命力,可令死者重生;一身生命力,可令世界翻覆!日更六千

夜很静。

静得连桃花飘落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叶凛站在院子里的桃树下,手里拿着剑。花瓣飘在他的剑上,又慢慢滑落,月光洒了满身,就连影子也尽是孤独和冷寂。

如果此刻有人经过,一定会很奇怪,为什么这么晚了他还不睡。

事实上,每天的这个时候,他都没有睡。

他今年二十岁,这么多年来,他每一天都只睡一个时辰。从他有记忆起,他的睡眠就和如今平静的生活一样奢侈。

不是不想睡,而是睡不着。只要一躺下,鲜血和杀戮的记忆就纷至沓来,将他的脑海搅得凌乱而痛苦。只有不睡,才能保持清醒冷静。

睡不着的时间,他就用来练剑。别人在睡觉,他在练剑。别人在吃饭,他在练剑。别人在交朋友,他在练剑。

他是一名剑客,他的生命里唯一陪伴了他整整二十年的,只有剑。

他手上这一把冰凉的,在月光下散发着柔和光辉的剑。

锋利,无情。

从他记事起,这把剑就一直在他身边,听说是他的父亲留给他的。他的父亲并不是什么有名的剑客,但这把剑却是难得的好剑。五岁的时候,他就是用这把剑杀死了他唯一的亲人——他的姑父。那时,他的姑父正想把他卖给一个员外做娈童,好换点钱来打酒喝,他挣扎着不愿意去,慌乱中将剑刺进了姑父的肚子里。十岁的时候,他流落在山野间,一只鹿救了他,他将小鹿视为朋友,但小鹿却被一只山豹咬死,他红着眼割断了山豹的喉咙。十五岁的时候,他的剑术已有小成,却因无法控制身上的戾气走火入魔,将一座收留他的小村里的村民屠杀殆尽,清醒之后他看着满手鲜血,声嘶力竭欲哭无泪。这些年他费尽心思压制戾气,却在半年前又动杀念,被逼无奈之下,他来到少林寺,求钦苦大师教他如何化解戾气。钦苦大师有着一双看透世情的慧眼,他对他道:“贫僧可授你清心诀暂时压制,施主就先留在少林,不久后自有你的缘法。”

闭上眼,叶凛细细感受着风中的气息。

桃花瓣落地……一片……两片……

空气微微一动,天地间温和沉静的气场却没有丝毫改变。是有人来了,此人轻功极高,身上没有任何的侵略气息,落地的时候就像是叶片上的一颗露水滴进土地里,仿佛跟周遭的环境毫无区别。如果不是他此刻正好闭目调息,将感官放大到极致,恐怕就连他也无法发现此人的到来。这半年来,除了每日送饭来的小和尚,从无人敢接近他的院子,此人是谁,如此大胆?

叶凛并没有多想,阖目拔剑随意一挥,凌厉剑气毫不客气轰然扑向来人。

白七刚踏上院墙便见那人挥剑,急急错步转身避开,饶是如此,衣角也被凛冽的剑气割裂,飘落在地。

叶凛见一击未中,正欲挥出第二剑。白七忙解释道:“在下白七,并非有意叨扰阁下!”

哪知对方却并不理会,仍是一剑挥出,剑气直迫眉睫,白七不敢大意,提气纵身而起,为防止对方出第三剑,他只能以攻为守,道一声:“得罪了!”袖中瞬间翻出两枚铜丸,从指尖疾射而出,一左一右直奔叶凛肩上两处大穴。

这两下实在是又准又狠,若是被击中穴道,轻则动弹不得,重则气血阻滞内力反噬。叶凛此时忽然睁开双眼,一双眸子映着手中剑芒光华璀璨,慑得白七晃了晃神。只听“叮叮”两声,铜丸被击飞,白七反应极快,发手又是十几枚银针,密不透风向叶凛激射而去,与此同时他抽出腰间软剑,脚下一点,剑尖几乎与银针同时直逼叶凛眉睫——

叶凛就站在原地动也未动,手下剑芒一展,只一招,而且是快如闪电的一招。白七甚至连看都没有看清就感到虎口一麻,软剑瞬间脱手,银针也尽数被击飞。而他整个人正笼罩在叶凛锐利的剑势之下!

方才交手时,白七虽然知道叶凛剑法定然不弱,但也没想到他竟然强到如斯地步。幸而白七轻功惊人,此时在半空中他忽地向后一仰,整个人仿佛要折断一般,腰弯成了诡异的弧度,险险避过剑招。

飘然落地,白七自知不是叶凛对手,也不愿再战,急忙道:“是在下失礼,少侠息怒。”

却见叶凛忽然愣了一下,收起手中剑,转过了身。

白七不明就里,狐疑地低头看了一眼,顿时低呼一声:“啊……”

原来方才躲过叶凛那一剑时,剑锋划破了白七胸前半幅衣襟,露出半边白玉般的精致锁骨,以及一角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藕色肚兜。

白七捂着肩头,脸慢慢热了起来。

叶凛背对着他——不,应该是她。闭着眼,低声说出了今晚的第一句话,因为太久没有和人说话,他的声音有些喑哑:“你是什么人?”

没有听到回答,叶凛正欲转身,忽然感到后颈微微一凉,整个人顿时失去知觉向后倒去,被白七稳稳接住。

若是平时,叶凛一定不会如此轻易便被她刺中穴位,只是方才的情况,不免有些走神,因此才能得手。白七拔出他颈后的银针,微微叹了口气。

倒不是她想对他做什么,而是刚刚那种情况,他看到了她的……白七实在是有些不知道如何面对他。这是她头一回离开师父单独出门,她虽一贯谨慎,但这次来的是寺庙,总不可能有人扒了她的衣服验身,肚兜好歹舒适些,便一时偷懒没有裹胸。肩膀被他看去倒没什么,这人看起来也不像那类登徒子,只是……

白七拽着叶凛将他半拉半抱地拖回房间,又为他盖上了薄被。叶凛的身材比她高大许多,因此折腾了大约一刻钟才把他安顿好,刚要走,却见叶凛眉峰微蹙,眼睫扇了扇,似是要醒来的模样。

白七实在难以置信:她打穴的手法一向精准,这回刺中他的睡穴起码要一个时辰才能醒来,怎么一刻钟就要醒了?狐疑地探了探他的脉息,这一搭脉,白七更加惊讶,此人内力不弱,但逆向的内息却纷纷乱乱,导致戾气旺盛功体不全,应该是年少练功时的方式错误造成的,。但更令人心惊的是他竟然有极严重的失眠之症!假如将人的生命比作一盏灯,那么此人的灯,这么多年来就从来没有添过油,他一直是用自己的心神和性命在点灯,如此下去,用不了几年他就该油尽灯枯了。

月上中天,白七在灯下手拈银针,封住叶凛的几处穴位,好教他一时半刻无法醒来。这失眠症也不算很大的症候,只是大多是心病,药石枉然,就算她天纵妙手,对这病也确实束手无策。白七倚窗沉思,这桩闲事,既然她无能为力,那是管还是不管?

若是不管,只怕再这么熬下去,这人不出三年,必会耗尽心神而死。

夜风忽然喧嚣了起来,吹得院子里的桃花簌簌而动,纷纷扬扬落了一地。

白七回头看着叶凛,月下灯前,他安静地闭着眼,眉宇间是睡梦中都无法抹去的孤寂,唇抿得很紧,脸上的线条丝毫没有因睡眠而柔和,仍是冷硬的弧度,却又带着一种令人心悸的悲伤。是什么样的心结能让人夜夜不眠?

也许是因为家庭,也许是因为爱人,也许是因为可怕的过去。

白七正走神,忽然发现叶凛的眉越蹙越紧,手指也无意识地收紧,额头开始沁出薄汗,看情形,应该是在梦里想要醒来,却因为穴位被压制醒不过来而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他梦见了什么?竟然难受成这个样子……白七俯身想要按他的风府穴,却被他一把甩开。看来即使是梦里,他也极排斥别人的碰触。

来不及多想,白七只能一手按住他,另一只手打开腰间的荷包,里面是几颗红豆大小的朱红色药丸,取出一颗往灯火中一弹,随即一股浓郁的香味弥漫开来,片刻后叶凛的神色渐趋平和,身体也慢慢放松下来。这药丸是她前年以暹罗的安息香为底,辅以龙骨,紫英,夜交藤,试了十几次之后才制成的,遇火即燃,香气可以保持六个时辰,有极强的镇静安眠效果,名为“镇魂丹”,如今安息香已成了罕物,再难找到,幸而镇魂丹还剩一些。

白七闻着这香味,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估计叶凛一时半会应该醒不过来了,她便也自回房去休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黑岩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妖孽狂医在线阅读第5节

    一整天,沐清雨都处在神经紧绷的状态中,如今,听到儿子没事,激动的昏了过去。纪少寒不顾众人惊愕的视线,弯腰,将沐清雨公主抱在怀中,缓缓的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小心翼翼的将沐清雨放在了自己休息室的床铺上,纪少寒高大的身躯蹲在床边,低头,凝望着沐清雨那犹带着泪痕未干的脸庞,伸手,动作轻柔的擦拭着她脸上的泪

  • 禁忌之狩满座皆惊

    第四章满座皆惊入夜,无双楼打烊后,所有的仆人和姑娘都回房休息了,空荡荡的大厅里,只剩下一道倩影还在焦急的左右踱步,好似在等什么人一般。“魁首,可是在等小云?”玉乘风不知何时来到了玉无双的身后。对于这种无声无息的方式,玉无双早已习以为常。没有掩饰,轻轻的点了点头,玉无双道“这都第三日了,云儿还未归来。

  • 妖怪聊天群在线阅读第七节

    “这里!这里!”一注意到苏以楠进店门,金珍妮就举手示意她。苏以楠看见她后,也迅速挥了挥手作为回应。“等很久了吗?”苏以楠把挎包放一边,在珍妮的对面坐下。“没有,就比你早到一会会。”金珍妮笑着说,“我们先点甜点和饮料吧。”“好,我想拔草这家很久了,一直想吃这里的千层蛋糕。”苏以楠和金珍妮是在练习瑜伽时

  • 洪荒妖帝之熊猫修仙传在线阅读第八章

    土地害怕了颤抖下:“大圣,小仙真的不知道!”孙悟空看着土地,收回他的金箍棒,一步步走到土地面前,把他拎了起来:“土地,如果你不说,后果自负。”武平觉得孙悟空还是以前样子,却未阻止。观音大士从天上看到这一幕,发现事态严重,连忙驾着云彩去西天佛祖。而这边武平上前轻轻拍了孙悟空肩膀:“悟空,不得无礼,赶紧

  • 利用人性统治异世界长留历练5

    “你,等着!”霓漫天气愤的拿着赤霄剑指着背立在长留山的那一抹绿色挺拔的身影,不错,那正是比霓漫天出发晚,而后居上的朔风。朔风并没有看霓漫天,直朝刚踏上长留的落十一走去,可心里却不由自主的想关心她。霓羽裳待落地后瞟了一眼小心翼翼的花千骨以及在她周围安慰她的舞青萝和火夕,左一句右一句不过是他们三个自持天

  • 欢至泛心在线阅读第七章

    爱上了一个不爱他的,可他却不知道,那个一直陪在她身旁,默默无闻的人却一直在默默地,保护着他,像他的影子一般保护着他。可当他遇到危险时,没有人会去救他,他却出现了,当猎物厮杀,他露出尖锐的獠牙,这并不是欺骗,而是一种伪装……所以呢,人就像一面镜子一样……只是我把这秘密藏的,很深很深,无人知道……

  • 鬼灭:酒之呼吸!在线阅读不再有关系

    夏染走出酒店,哭着跑着。她没有想到顾影怜可以做到这么绝,明明那天已经把棠梨的人品全说出来了,他却还是一点都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心好痛啊,这个时候要是没有心该多好?“嘶——”她吃痛的看着脚踝,已经红肿起来,每走一步都疼的不行,所以她干脆坐在台阶上面,把高跟鞋脱了下来。“看来,又到我出场的时候了。”白挚

  • 阴间鬼王是我老公第四章在线阅读

    雷诺闻声看去,只见一个将近200斤的大肥婆,甩着泪水,一手提着鲜花,一手拿着扬声器,后边还跟着一个大爷!“这……”雷诺简直无语了,这肥婆倒是好说,可那大爷,估计能当这小鲜肉爷爷了吧,也追星么?只见那肥婆,横冲直撞,以摧枯拉朽之势,快步冲向栏杆儿,纵身跃起!咚!“啊!我日!”砰!!!结果肥婆没跳起来,

  • 玉梳逍遥传第四章

    道具组先到,小助理看见秋颜,就偷偷地把她拉到一边:“怎么又来了?”秋颜老老实实地:“我想跟着剧组拍戏。”“可是副导演已经说了不让你来……”小助理同情地看着她。秋颜握拳:“所以一定要感动副导演啊啊啊。”“那你加油。”小助理看见远远过来的另一辆车,指了指:“今天又要赶工期,大家要提前把东西准备好。你要是

  • 妖孽狂兵之暴露的马甲(6)

    复仇者大厦。现在已经是深夜,托尼还泡在他的实验室里继续着新战甲的研究。“sir”“贾维斯我现在不需要休息。”托尼继续着手上的研究头也没抬的回答。“sir迦勒底御主的身份查到了。”“什么?!”托尼立即放下手上的事情“查到什么了?”贾维斯把一张医院的体检表投影了出来。“这家医院刚进行系统升级将纸质的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