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快穿之炼情在线阅读第9章

2021/6/11 17:59:01 作者:薰衣草的愛戀 来源:17K小说网
快穿之炼情
快穿之炼情
作者:薰衣草的愛戀来源:17K小说网
她是主神之女,虽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不理解何为情爱?于是主神和众神决定为其准备一场关于情爱的历练……

“就是学校里有个富二代,家里开车行的,很嚣张,我朋友想给他个教训,没想到被抓进去了。”

“许哥,我知道你路子广,能不能帮我一下啊?”

电话另一头,许新新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随口就答应下来了:“行,没问题,是有两个熟人,到时候我帮你问问。”

“嗯,谢谢许哥!”

许新新摩挲着手机想了一下,这事情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人脉他是有的,可终归面子没这么大。不过他的狐朋狗友里面倒是有这能力的,于是转手联系了方乐宁。

“方少啊——”

方乐宁:“嗯哼?”

许新新道:“方少,能不能帮我个小忙?”

方乐宁心情不错:“什么事,说。”

许新新把事情复述了一遍。不过在苏安心那里,是把自己给轻飘飘地摘了出去,所有的锅都推给了“朋友”。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麻烦方少帮我问问今天被抓得那两个人能不能放出来?”

方乐宁本来还以为是件小事,可越听越不对劲,又是抢劫又是被抓的,怎么这时间地点人物有一点点耳熟呢?

许新新:“方少?”

方乐宁来了点兴趣:“谁让你办得这件事?”

许新新还有点不好意思:“就上次说的那个小演员,A大的,正新鲜着呢,现在求我办点事我肯定得答应啊。方少,这忙能不能帮?”

“帮到是可以帮,就是……”方乐宁拉长了语调,“你知不知道那个家里开车行最近又破产的纨绔富二代是谁啊?”

许新新一时没转过弯来,直言道:“不就是个开车行的吗?H市开车行的多了去了……”说到一半,他听到那一头的哼笑声,察觉到了不对劲,冒出了一个念头,迟疑地说,“该、该不会是您吧?”

方乐宁懒洋洋地夸了一句:“你真聪明。”

啪!

许新新吓得手机直接摔在了地上。他顾不上被摔碎的手机屏幕,飞快地撇清了关系,“我哪里知道是您啊,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啊!”

方乐宁嫌弃地说:“滚开,谁和你一家人了。”

许新新开始了浮夸的表演:“那不能这么说,我们就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啊!”

方乐宁没忍住,被逗笑了:“行了,别贫了,至于那个小演员,你那边解决一下吧。”

他早就知道系草出轨了别人,只是懒得去管那个小三,毕竟和这种人计较也太掉价了。可没想到他不计较,小三倒是跑到面前来耀武扬威了。

不过这也不用亲自动手,一句话下去,多得是人抢着出头。他可不想在这种人身上浪费时间。

许新新连声答应了下来:“明白明白,我保管办得妥妥帖帖的。”

*

那边苏安心是得意极了。

方乐宁,哼……

他和方乐宁较劲有一段时间了。虽说两个人平时没有交集,但架不住有人眼红,羡慕别人家里有车有矿、嚣张肆意,就连最拿得出手的美貌也被碾压得彻底,自然就心生嫉妒了。

可两人不在同一个层次上,方乐宁连他这个人的存在不知道。

苏安心自己铆足了劲撬了人家的系草男朋友,以为胜过了一筹,而后又靠着金主接了一个网剧的男三号。对比又丢了人家里又“破产”的方乐宁,那可是春风得意。

只是这得意也没维持太久时间。

苏安心看到了剧组负责人走了过来,连忙站起来乖巧地问了个好。

因为金主的缘故,剧组里的人对他还算客气,只是今天负责人看起来表情有些严肃,轻蔑地打量了他一下。

苏安心讨好地笑了笑:“老师,轮到我了吗?”

负责人挥了挥手:“行了,你回去吧。以后拍摄也不用来了。”

苏安心愣了一下:“老师老师,是不是哪里误会了?是许哥推荐我来的……”

负责人冷笑了一声,连解释一声都没有,给了旁边保安一个眼神,直接连人带东西扔出了剧组。

苏安心一身狼狈地站在大街上,接受着来来往往的人的瞩目。他咬牙掏出了手机,想要联系许新新,没想到只得到了一个“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他又拨了两个都被拒接后,这才接受了自己被拉黑了的事实。

苏安心想要直接冲去有家酒吧找许新新,还没坐上车,就先收到了数个噩耗。

先是物业打来的,物业说房主让他今天就搬走,东西已经全部清理出来放在物业了;再是经纪人打来的电话,接下来的行程暂时取消,让他先好好上学;然后是学院里的电话,有人举报他勾结不法分子……

演的角色被取消了,住的地方没了,经济公司雪藏他,学校还要处分。

苏安心被这一套组合拳打得一脸恍惚地站在了街上。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是想整人,怎么到头来反倒是自己被整了,他到底招惹了什么人?

苏安心脸色苍白,努力回想。他行事一向谨慎,从来不得罪那些不好惹的人,想来想去就只有那个家里开车行的方乐宁!

他连忙找了宋晨,电话一接通就质问:“方乐宁家里到底是做什么的?我怎么就被处分了!?”

宋晨比他还慌乱:“你不是说会处理好的吗?我的奖学金和评优都被取消了,连本来十拿九稳的留学名额也没了!现在怎么办?”

苏安心咬牙:“我怎么知道!方乐宁不是家里破产了吗?怎么还这么大的能耐?”

宋晨迟疑了一下:“应该不是他吧……”

苏安心想想也是。

方乐宁家里不过是开车行的,还破产了,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耐。可不是方乐宁,又会是谁呢?

隔着电话,两人都是茫然而又后悔。

他们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啊!

宋晨:“要不……我先去找方乐宁问问?”

都现在这个地步了,苏安心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行,你先去试试……”

这人有时候就没有自知之明。

宋晨也是被捧得太过了,还以为方乐宁对他旧情未了,甚至为了气他还和一个农民工结婚了。在他的眼里,只要稍稍放下身段哄一下,方乐宁立刻就会回来。

抱着这样的想法,宋晨主动联系了方乐宁。

只是没想到,方乐宁直接把他给拉黑了,电话微信都联系不上了。

“……”

宋晨看着那句“你还不是他(她)的好友,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有点呆住了。

联系不上人,宋晨只能去经管系堵人。

以往他对方乐宁根本不上心,连金融班什么时候上课都不知道,只能干等在那里,直到第二天下午才蹲到了方乐宁。

一见到人,宋晨连忙拦住了他:“方乐宁!”

现在正是下课时间,学生本来就多,两位主角又是最近的风云人物,许多人都停下了脚步,眼中冒出了八卦的光芒。

“这两个人不是分手了吗?”

“听说以前都是方乐宁砸钱倒贴,宋大系草高冷得很,怎么现在看来不是这么一回事啊?”

“啧啧,谁知道呢,但我看宋大系草这一身可不是贫困生穿得起的。”

宋晨顾不上别人对他的评价,压低声音:“方乐宁,我的奖学金和留学名额被取消了……”他本来想问问是不是你做的,可对上方乐宁那双精致秀气的眼睛时,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方乐宁瞥了他一眼,像是看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漫不经心地问:“……你谁?”

“哦嚯,恩断义绝了。”

“宋晨的奖学金名额被取消了?”

“你没听说吗?学院那边说是资料有些差错,要退回去重审。我本来就觉得纳闷了,宋晨的成绩也没到拔尖的地步啊?”

数学系里人才济济,宋晨成绩虽好,但也不是最拔尖的,可就是奇了怪了,每次系里评选什么都有他的名字,不少人在背后嘀咕呢。

现在一分手就没有了,看来少不了关系推动。

宋晨见他这个反应,越发地觉得和他有关系了,追问道:“是不是你做的!”

方乐宁也没干什么,就和那些个叔叔伯伯通了个电话联络了一下感情,再把自己这两天的遭遇稍稍提了这么一下。

本来宋晨就是卡在线上评选的奖学金名额,前面还有比他成绩好的人,选谁都是一句话的事情,要怪也只能怪他不够优秀。

方乐宁歪了歪头:“我挺好奇的,你靠什么评上的奖学金,是靠脸皮厚吗?”

宋晨:“你在胡说什么……”

“就问问,好奇嘛。”方乐宁轻飘飘地说,“一边腆着脸收我的礼物,一边和别人勾勾搭搭,脸皮不是挺厚的吗?”

围观群众顿时哗然了。

宋晨根本没想到方乐宁会当场爆出来这件事,脸色涨红,可又找不到反驳的话。

吃瓜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一看双方这个反应就明白过来了,这瓜保真保熟!

“原来是这样。”

“我之前也觉得宋晨和艺术系的那谁走得挺近的。”

“啧啧,真的是脸皮厚。”

“行了,我对你没兴趣了。”方乐宁说,“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不然我就把你说的那些话全校广播。”

听到这话,宋晨跟变脸一样,脸色一红一白,他强撑着说:“那些录音不代表什么……”

方乐宁突地笑了起来:“是没用,只能让你再也评不上什么奖学金罢了。”

宋晨猛地上前一步,再也顾不上平时的人设,咬牙切齿地说:“果然是你做的!”

“是我又怎么了?”方乐宁带着股小少爷天生的肆意妄为,“我教你个道理,做人,千万别以为自己很聪明。”

“不管做什么事,就要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

“懂了吗?”

方乐宁扔下了这句话,像个没事人一样骑着小电驴走了,只留下了失魂落魄的宋晨和一群兴奋的吃瓜群众。

*

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方乐宁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一点也没被影响到。

他根本没把这两个人放在心上,要不是他们跑到面前来蹦跶,怕是理都不会理一下,事情处理完了,转头就扔到了脑后。

现在在他心中最重要的还是顾骁,旁得人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只不过这“满汉全席”看得到吃不着,还怪心痒痒的。

这边下了课,方乐宁转头跑去了酒吧。名义上是去打工,实际上许新新哪里敢让方小少爷动手啊,不仅把人伺候得舒舒服服的,为了赔罪还当场开了两瓶最名贵的酒。

现在时间还早,酒吧还没正式营业,一楼大厅里空荡荡的,两人坐在了卡座里。许新新打量了一下对面的清贫美貌男大学生,迟疑了一下:“方少,您装穷还没装够呐?”

方乐宁:“还早得很。”

许新新倒了杯酒:“证都领了还早呢?”

方乐宁抬手碰了一下杯,实话实说:“我也不骗你,我现在连人都没搞上手。”

许新新一口酒差点喷了出来:“?”

好不容易缓过来了,他拔高了声音:“你家那位难道是贞洁烈夫?”

“啧,轻点。”方乐宁往后一靠,懒懒地说,“他说要和我培养培养感情,还要三个月的时间。所以找你来出出主意。”

许新新感叹:“啧啧……”

方乐宁抬脚踹了他一下:“你倒是出出主意啊!”

许新新想着将功赎罪,立刻坐直了:“有照片吗?让我看看。”

正好方乐宁昨天拍了一张搬砖照,立马翻了出来发给了许新新。

许新新点开一看。照片上是只有一个背影,但看这肩、这腰、这腿,活生生的极品啊。

“方少目光了得啊。”许新新摸了摸下巴,“这人要是能进娱乐圈包装一下,保管能红,你不知道现在流量明星多赚钱……”

“去你的。”方乐宁十分安于现状,“我觉得在搬砖这活挺好的,以后还能去我们家工地帮忙。”

许新新听这话,琢磨出点不对劲来了:“方少,连‘以后’都谋划上了,你这是真喜欢这人啊?”

方乐宁闷了一口酒,犹豫了一下:“喜不喜欢再说,我现在就是馋他的身子,懂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赖上大神之红衣女残

    ·驱车回到雇主家后,刀婆婆的到来,可以为我们解决女鬼问题,大家都表现得很开心,饭菜优于往常,杀了鸡炖了肉。一个饭局的时间,刀婆婆把我们的情况分析的头头是道,看样子她把握十足。闲聊中我发现:我大师傅既然和这刀婆婆年轻时有一腿,怪不得刀婆婆没有过多刁难我,就答应帮助我,原来是和大师傅旧情难忘,我抱了一把

  • 全职觉醒者第9章在线阅读

    华江市的一所普通大学,此时正排练着一些歌唱比赛。烈日炎炎下,向前进,团结一心等歌曲此消彼涨着。“这个时候打什么电话嘛?”佘林在排练之余,忽听口袋中的手机连连响。算了,这阵忙,先调了静音。半个小时训练结束后,又是同一个号码。这不,现在又响了。“很抱歉打搅您。我刚才充话费时,不小心按错号了。你能帮我退回

  • [网游]竹叶是神马能吃吗?在线阅读第二章

    班主任看看表,指指这间教室最后剩下的位置:“你去那里坐吧,下节课快要开始了,你准备一下,我还有另一个班的课得走了。”姜烟点头,顺着老师指的方向,走到教室最后排,后门的前面,旁边是一堵隔着走廊的墙,同桌叫夏成城,他是一个高个子男孩,皮肤白皙,五官俊朗,有一种痞痞的感觉,一般在教室最后排的学生都是不听话

  • 制造意外在线阅读第六节

    没用多久我们就出院了。医院的医生还感叹着我的恢复之快,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天天握着鸣人的手心里念着“九尾啊,赐我力量吧,背着实的疼啊,让他快点自动愈合吧。”起了效果。“佐助。”刚收完自己的东西便跑来帮佐助收拾。佐助把我刚叠完的甩了甩又重新叠了一遍,“干嘛?”藏起心里的不满,撇了撇嘴,“佐助,要不

  • 侠挽天倾列传第二章在线阅读

    第二章.滨江公馆是季忱名下的一套房产,位于申城寸土寸金的著名商圈,放眼整个申城,唯一一处拥有下沉式欧洲花园作为内部景观的住宅区自然价值不菲。加上这次,明薇统共来过两次,次次都是被季忱抱进来的。她从他怀里翻了个白眼,手指戳动男人坚硬的胸膛,“季先生,我有腿,你可以放我下来。”季忱垂眸,似乎在思忖她从自

  • 霹雳江湖游之少君传在线阅读突如其来的人祸

    雨翼呆坐在急救室外的座位上,没有思绪,整个身体呈现的是冰冷状态,她妈妈林叶紧紧的抱住她,继父则在一旁焦急的站着抽烟,雨翼没有办法让自己有任何思绪,她不敢,她身上还沾有莫凯的血,那是不断从莫凯口中涌出的血``````在莫凯闭上眼的那刻,她以为自己会跟着死去。心爱的人的身体在自己怀抱中慢慢变冷那一刻,她

  • 网游之骑着老黑闯江湖在线阅读第6节

    云梦这还是第一次知道丧尸也是能够说话的呢。是不是丧尸到了一定等级都会说话啊?那变异动植物呢?丧尸动植物呢?不会等级提高后都会成精吧?想象一下它们变成人的样子,眼睛头发皮肤会是什么样子呢?植物会不会是绿皮肤绿头发绿眼睛啊?会跟电视上演的一样吗?一时间云梦脑洞大开,连正在干什么也给忘了,这也是呵呵了(ー

  • 神雷霸体诀在线阅读第十章

    说出那句话的后果是,第二天早上妮翁差点没起床。大概是酒精作祟,再加上妮翁本来就对酷拉皮卡有想法,酷拉皮卡也是一时冲动,就这样顺理成章的滚了床单,现在床褥上都是两个人的气息。苏醒过来后,她呆愣着坐在床上缓了好一会才回过神。她酒意未消,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床上的一片狼藉提醒着她昨晚发生的一切。只不过床边空

  • 绝世丹神在线阅读第三节

    演讲的效果似乎不错,殿内久久的安静。万劫天王看他的眼神开始有所变化,多了几分发自内心的认同。乃至于瑶池仙台和天剑宗的门人弟子,其中超过半数不再面露恨意,神情夹杂着些许思索与迷茫。他们不禁怀疑过往的人生价值观。是不是太过狭隘了,只知道关起门来内斗,没有放眼天下,从全人族的角度看问题。人类喜欢内斗根植于

  • 武侠之捡宝成神非人类

    “咔嚓……咔叽……”铁轮缓缓转动,火车开始慢慢的往前推移,随着咔叽的声音越来越密集与急速,四周的景象也在飞速的倒退而去,最终,铁轮与铁杆刺耳的摩擦声消失不见,火车以一个稳定的速度向前方驶去……“新鲜的水果,十元一盒啊!”火车才刚开没有多久,便有身穿制服的火车服务员推出一辆小推车出来,车上面堆满了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