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我靠团宠爆红娱乐圈之这保护费我不同意!(5)

2021/6/12 2:44:05 作者:非吾倾城 来源:小说阅读网
我靠团宠爆红娱乐圈
我靠团宠爆红娱乐圈
作者:非吾倾城来源:小说阅读网
【爆甜】唐夭夭被萧家四爷封杀后,迅速认亲:“大哥,我是您失散多年的小妹,不如认个亲?”以为只有一个哥哥,什么!?哥哥一大堆,而且个个有马甲,大佬中的大大佬,一股脑的宠妹妹。从此,打脸虐渣,爆红,被哥哥们宠得生活不能自理。一次家庭宴会上,她看到了封杀她的大佬。大哥介绍:“你四哥,萧靳寒。”唐夭夭懵了,萧家四爷竟然也被她老妈养过,虽未过户,却在家排行老四。这个哥哥,她不打算要了。后来,他将她逼近墙角里:“我是不是说过,我的病,只有你能治,嗯?”她表示很无辜,人人皆知萧四爷恐女,所以,这病要怎么治?外

随着王权墨玄的召唤,阵旗飞回紫府,而西门吹沙和虎仙则是一副快要断气的样子,从他们身上流出来的鲜血染红了脚下的这一片土地。

看向王权墨玄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别人不知道,但是身处其中的他们却是清楚得很。那看似缓慢无力的罡风简直比万剑绞杀还恐怖!

一道手指长的风刃造成的伤害是他们永生永世也难以忘记的。

“呀,姐姐好厉害!”两道糯糯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王权墨玄问声看去,连个精雕玉啄的小萝莉!雅雅!雅雅!童颜巨咪!

“不愧是姐姐,这么简单就打倒他们了!”还是小萝莉的涂山雅雅说道。

“小妹。”涂山红红有些无奈道。

“这……”

“样……”

“就……”

“可以……”

“了!”

涂山雅雅一句话分开成几句,而且每说一句话就是一张纸贴在他们的额头上,且上面还写了几个字。

“这是什么?”西门吹沙一惊一乍道。

“千万别动,否则立马会死哦!”涂山雅雅恐吓道。

然而王权墨玄丝毫不在意,随手就撕下,淡淡道“放心,这完全没什么威力,再说了,想要杀我?就凭这个?只不过一张废纸而已。”

“你!”涂山雅雅被气的说不出话,叉着腰,气的一鼓一鼓的。

滋溜!好卡哇伊啊,王权墨玄有些激动了,童颜巨咪,好想抱在怀里蹂躏啊。

“什么?假的?!”其他几人气的撕下来,丢在地上大吼着。

“再哔哔?”王权墨玄突然冷声道“再哔哔信不信把你们打的不能哔哔?”

呃……某三人背后一凉,冷汗不住的往下滴落。

“好了,算完了!”一直在旁边拨弄算盘的涂山蓉蓉说道“各位的保护费,西门吹沙一天两千两,虎仙一天五百两,鹤仙一天三百两,至于这两位,各一百两!请付款吧,涂山定价,童叟无欺!”

……

王权墨玄忽然才发现,原来最赚钱的不是传送阵,而是涂山的打劫,不管是谁,来这都得付钱,而且最气的还是这钱还他妈只能是按天算!

西门吹沙两千两,要是十天那不就是两万两!再加上别的支出,十天没有三五万两绝对过不去!

“这……”

“难道就是: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这打劫,太赤果果了吧?”

三人有一下没一下的接连说道。

“不科学!这不科学!”就在三人吐槽的时候只听王权墨玄突然大吼道“为什么我是一百两?!为什么?!”

“怎么,您有异议?”蓉蓉笑眯眯的说道。

“当然!”墨玄说道“为什么我会比他低?”墨玄指着西门吹沙说道“最起码应该比他高才对!”

呃……

所有人,在这一刻懵逼了。还有人嫌保护费收低了?好奇葩。

“诶?你们怎么这副表情?”墨玄说道“我可是比他强!没看到刚刚我一个阵法捆住这俩家伙,揍他们跟玩儿一样么?凭我的身份,怎么着也得上万吧!”西门吹沙又一次躺枪。

“……您说的……有道理……”蓉蓉汗颜,这年头还有赶着趟要别人多收保护费的。

“囔!给你。”

哗,所有人都诧异了,因为墨玄缴的保护费竟然是黄金?!虽然黄金也很普通,可这年头一般都是银子罢了。而且,他是从哪里拿出来的?

所有人都看得分明,墨玄只是一抬手,随意一甩,就是一百块金砖!

呃……在墨玄的刻意使坏之下金砖全部砸到了雅雅身上,娇小的萝莉身躯被压在金砖地下无法动态。

“这……”纵使是腹黑的蓉蓉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你说他不认帐吧,可是人家付钱了,可是这却是明着欺负人啊。

“收好。”最后还是涂山红红发话了,高傲的唇永远无法挣开,使用妖力震动周围的空气,发出和自身一样的声音。

“你们的呢?”涂山红红又把目标转向了其他几人。

“您好,这是我的一百两,请收好。”东方月初大大方方的拿出一百两交给蓉蓉。

而西门吹沙和虎鹤双仙摸摸钱袋子之后脸色大变:钱没了!

“怎么?没钱吗?”涂山红红厉声问道“你们是不是想走霸王路?!”

这时,墨玄在一旁阴恻恻的提醒道“其实他们的法宝还挺不错的,可以抵押啊。”

呜呜呜……

西门吹沙和虎鹤双仙要恨死墨玄了,形势比人强,不敢反抗。眼看自己的法宝被收缴却没有丝毫办法。

“赤练回鹤勾一千两,巨灵虎魄珠一千二百两,雪雾御风扇,三千两。”蓉蓉一笔一笔的精打细算着“呀,抵了之后还有剩余呀。”

“既然这样那就到涂山消费吧。”

“不用不用。”西门吹沙连忙拒绝。

“我不喜欢欠别人钱!”涂山红红的强硬再次刷新了墨玄的认识,原来做生意还可以做成这么强硬。

“雅雅,没事吧?”刚刚还把人压在金砖之下,这一刻又跑来献殷勤。

“哼!”傲娇的雅雅根本不理他。

这小萝莉……有些难勾引到啊。

跟在涂山红红身后,一行人进入了涂山。这个世界最奇特的地方,除了傲来国和龙湾之外最神秘的国度。

西门吹沙和虎鹤双仙有伤治伤,没伤消遣。

还没怎么活动银子全都用完了,涂山消费之高突破了墨玄的想象,为他开辟了新的赚钱之路。

不过倒是涂山的斗转星移治疗之术让墨玄颇感兴趣,他们没有金丹,也没有任何异宝,尽然可以修复伤势,实在有些奇特。

那三人在消费完之后立马撒丫子走了,说是要在涂山外守着东方月初,殊不知东方月初又交了三千两,可以在涂山住三个月!

而墨玄嘛,也正式落户涂山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死亡游戏之梦世界在线阅读维护

    “我听见了!”冷若冰霜的声音在静谧的庭院里格外清晰。两个女生根本没料到现场还有第四个人存在,再次被吓得心惊肉跳。她们扭头看去,一个女人双手抱臂斜靠着假山,一脸冷笑地盯着她们。再仔细一看,发现那个女人竟然是顾婉昕!两人的脸上顿时血色全无,像漂染过漂□□一样惨白得渗人,完全不复面对纪彦彬的骄横和傲慢,渐

  • 正主按头让我们嗑糖第七章

    此后的两天里,唐绵绵一直对徐伊人的坏手势记恨在心,夏小冥拿出植物人紧箍咒来催促她,她都说:“好烦哪,为什么偏偏把我跟她捆绑在一起嘛,当时太突然我没有反应过来,现在想想,这口气怎么都咽不下去,非要报复一下不可。我要是不好好复仇,她还真当我扁扁的好欺负了?”虽然没有实质上的进展,但在学校里她们也打过几次

  • 居安思危在线阅读第四章

    湫目瞪口呆。“啾啾啾!”雩你为什么会变成人啊?!说好的海豚呢?!变成人形的雩还是能听懂湫的话。她蹲下来摸摸湫的头:“抱歉湫,其实我也没想到,爷爷给的药居然真的会有用。果然我还是觉得亲自行走在人间比较有趣......”湫用鱼鳍捂住了脸。这和他想象中的双人七日游不太一样啊……“啾。”那你还能变回鱼吗?“

  • [综]个性是提灯奶妈在线阅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此事一出,李家的股票异常的猛涨,一下子跃身前进一百多名,此事不久后便传到了萧锦的耳朵里,听到的是一个不入眼的企业与自己联姻,非常不愿意自己长孙的媳妇候选人是这样子的人,虽然他也知道这一次危机是李家帮忙渡过,但是他想报答的方法有很多种,不一定要自己孙子的幸福去报答,而且以前李家也受了不少萧家的恩惠,心

  • 星空之主第一章

    1一场盛大华丽的盛宴正在宫廷花园里举行着,桑托斯帝国的贵族们被皇帝陛下邀请至此,举杯庆祝帝国最受宠的小王子的成人礼。据传小王子生下来便貌美无双,肌肤赛雪,唇若玫瑰,被誉为女神阿芙洛王冠上的宝石,璀璨夺目,摄人心魂。但因为皇帝陛下的保护,许多人都未曾见过小王子的真实样貌,都是通过每年宫廷画师的拓印本私

  • [综英美]是哪吒不是莲藕精在线阅读第六章

    沈萃随着林笑笑的拉扯来到了选歌台,早来的同班同学们都一脸兴奋的看着她呢。沈萃双掌合十抱歉的说:“今天家里有点事,来晚了,你们都唱了不少吧,可惜没听到,真遗憾。”夏宗跟着走过来:“基本没错过什么,你也知道那家伙是麦霸,刚才都听她瞎吼了,我家店里的天花板都要震塌了。”那家伙指的是男人婆林笑笑,而他提到自

  • 我家老宅成了精在线阅读第七章

    第二天,天还没亮,张寒便早早的起床打坐了。没办法,自己的那个破戒指太消耗灵气了!这一举动,把公孙三娘都吓了一跳。“这孩子真是勤奋啊!照这个势头下去,将来的成就一定不在我之下。”公孙三娘满意的点点头,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一个时辰后,张寒打坐完毕,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照这个速度修炼下去,啥时候是

  • 余温重顾[娱乐圈]第十章在线阅读

    重新开始一段生活,通常挺不容易的。因为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重新适应。对于天生自来熟的人来讲,这根本不成问题。可偏偏我不是。分班以后的第一天,我认识了老谭。重新分班意味着就要重新换宿舍了,因为与原来的同学们班主任不一样,所以就重新分配了。如果还按照以前那种鱼龙混杂得分配,那每个班主任头估计要炸掉

  • 妹子请自重鹦鹉

    偏殿后堂。檐下鸟架子轻轻晃了几晃,上头的鹦鹉站立不稳,突地“呱”一声大叫,张开翅膀疯了似地扑腾起来。临渊转过脸,伸手抚了抚鹦鹉的颈背。他有着一副棱角分明的面容,眼瞳深而冷,澄澈却不带丝毫情绪。他看上去很平静,拿一根手指刮了刮鹦鹉的红嘴,鹦鹉就满意地拢了羽毛,咕咕咕地嘟哝起来。这是一只非常凶的鸟,可是

  • 炼身滚,不需要

    白晨光听到这话,沉默了片刻,随后道,“你要钱,我给你。”“滚!谁要你的钱!如果你还有点人性,就当着所有人的面解释当年的事情,是你婚内出轨将我妈从白家赶出去的!对!我就是要折磨你!不想让你安生,不想看着你幸灾乐祸的生活着,我就是想让你一败涂地,为你所犯下的错偿还!怎么了!白董事长,我从一开始我就坦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