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龙组金仙在线阅读你给我退学

2021/6/12 4:13:12 作者:州风 来源:3G小说网
龙组金仙
龙组金仙
作者:州风来源:3G小说网
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偏偏老子的师傅是天道!出来混没后台怎么行?老子的后台是龙组!咱们混道上讲的是实力,拼的是拳头。谁的实力有老子强?谁的拳头有老子大?敢不从我?老子一个天劫劈死你!因为前些时间没有时间,所以这书一直就搁置下来,但现在小风有时间了,决定继续完成这本书,在这里跟大家说声抱歉,让许多读者朋友们失望了,那现在小风在这里承诺,这本书将于10月20日正式恢复更新,希望大家到时多多支持!

连念在向学生会众人解释事情经过。

“是这样的,他骂我,然后要扇我,结果没打过,就躺地上哭了。”

“哦,他还把我的草稿纸撕了,上面有我算了一半的题。”

学生会众人倒吸一口凉气,顿时感同身受,“别说了,我们懂,你太惨了。”

他们看地上男生的目光,从“可怜见的”变成了“活该”。

打不过就撕人家草稿纸,还是已经演算了一半的,没被打死算你幸运。

他们的变化太莫名奇妙,躺在地上的男生顿时急了,瞪着连念,“你别血口喷人!”

连念无辜摊手,“我说的哪里不对吗?”

对方气冲冲地想要反驳,嘴都张开了,回忆一下她说的内容,却发现……似乎没什么不对,确实是事实。

这就很尴尬了。

男生选择把自己拱成一条虾米,抱着过肩摔时先落地的那条腿嚎:“你们真的知道她干了什么吗?她直接把我摔在地上,现在估计腿都折了,我把她当同学,有这么对同学的吗?”

说的也是。

吃瓜众人立刻把谴责的目光挪向连念。

“他一直在重复,说我喜欢他,我当然不能让他失望,要证明一下了。”连念说。

“他对我只是同学情,都要上来骂我一顿扇我巴掌,按他说的,我可是喜欢他呢,我不原样奉还,怎么显示我对他的情真意切呢?”

她轻轻踢了踢对方的小腿,“别嚎了,起来吧,我力度掌握的很准,这会儿估计都不疼了。”

但对方怎么会轻易地放过这件事。

他坚持说自己受伤严重,腿疼异常,估计要骨折,已经起不来了,被人担着送去了医护室。

而连念则和其余人去了校长办公室。

“这才过去两个多小时,校长就搞定那些家长了?”连念眉梢微挑,颇为惊叹。

不愧是十二套天价校服也不会被举报的男人。

易深言:“没搞定,但暂时平息怒火还是能做到的。”

连念想了一下,也想通了其中的道理,“理解。”

闹归闹,但毕竟孩子这会儿还在人手上呢,家长多少有所顾忌。

很快抵达校长室门口,开门前,几个干部对她说,“职责所迫,身不由己。”

什么意思?

连念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就已经走了。

易深言给她解释,“他们似乎怕被你报复呢。”

我看起来很像不讲理的人吗?

连念有点受打击,偏头看他一眼。

他倒是没走。

“你不怕?”

易深言笑,“怕。”

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

进门前,连念向里面瞥一眼,明白校长为什么敢把她叫过来了。

新生家长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她的家长。

原主是单亲家庭,只有一个亲妈,虽然这个亲妈太忙、有和没有没多大区别。

母女交流很少,原主有什么事也不愿意和她说,亲妈也忙得没时间听。

连蔓看着一年见不了两面的女儿,上上下下扫了几眼,“瘦了。”

她稍微放软了点语气,和女儿尬聊,“还没适应高中的生活?高一都是这样,尽量适应。”

连念抽了抽嘴角,“我高三。”

连蔓:“……哦。”

这个亲妈全身都透着很不好亲近的气场。

连念看出对方在努力温和语气,听起来却还是像冷冰冰的命令口吻。

“我听校长说你的事了,”连蔓不再勉强,向后靠在松软椅背上,耳上的欧泊耳饰流光溢彩,她手指敲了敲扶手,

“不老实学习就给我回家继承上亿家产。”

连念突然兴奋:“上亿?”

她是不是可以把欺负过原主的人都揍一顿,还不用担心赔款的事?

“对,负债两亿,都是你的。”连蔓凉凉地看女儿一眼。

这妈自带威压。

真·霸总气质。

估计天凉王破的事干多了,才把自己搞负债的。

正两亿她可以拒绝,负债两亿她却不能不管,连念陡然觉得肩上的担子重了很多。

她艰难地说:“您先存着吧,我才刚高三……”

至少等她高考后再一起还吧。

旁边的校长突然出声,“你们的家事完全可以私下说。”

“连女士,这次我找你来,是为了你女儿惹是生非打架斗殴的事。”

连蔓不像是无条件认为自己孩子错的人,所以他故意把事情往严重了说,

“而她却不知悔改,当众拒绝检讨。这件事还没过去两个小时,她就又把一个男同学打成了重伤,那个男生刚被送去了医护室。”

一般说到这种程度,他请来的家长就该暴跳如雷,责备甚至是打骂孩子了。

校长对自己的春秋笔法甚为满意。

一心为孩子未来担心,又偏听偏信、口出恶言的父母,最擅长无意中击溃孩子自尊心。这是磨去学生棱角和傲气的最好办法。

他不再说话,把舞台交给这对母女,等待连念哭着被迫认错的那一刻。

连蔓看一眼不到一米六的女儿,挑挑眉,“真的?”

就你这小胳膊小腿能把人打成重伤?

连念发誓,她从连蔓眼里看到了这句话,太扎心了。

她缓了一秒才回答,“你可以看监控。”

这两个人都冷静得要命,一点没有关心则乱的情况,这让校长心里涌上一丝不安来。

平行时空的监控是立体多声道的,看监控就像看了一场3d电影,还不用带眼镜。

边看,校长边给连蔓上眼药,试图让她表现得像“正常家长”一点。

但他失败了。

连蔓指着监控里的画面,问道,“过肩摔做得挺标准,背着我学柔道了?”

连念:“呃……”

穿越前学的,她该怎么解释?

“学了也不和我说,从下个月开始零花钱翻倍,找好点的教练,既然学了就要做最好的那个。”

事情发展和他想象中截然不同,校长感觉自己的权威被无视了,顿时不太高兴了,

“连女士,您这样不分是非黑白,一味纵容孩子,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正是因为分得清是非黑白,我才这样做的。”连蔓淡淡说。

没有家长想看到孩子走上歪路。

听校长说连念惹是生非打架斗殴时,说不生气是假的,怎么可能不气?

如果是真的,她不介意抛弃霸总包袱,直接把孩子按地上摩擦到认错为止。

但看完监控之后,她就完全没了这个打算。

因为打不过。

……不是。

因为连念的所作所为,是符合基本的道德规范的,不惹事,只反击。

而且很有分寸,从不在“反击过度”的边缘翩翩起舞。

连蔓其实是满意的。

校长却很不满意,“连女士,但她在开学典礼上带节奏,引导新生家长来闹事……相信你刚来的时候也看到了那些新生家长。”

“在台上带节奏,引导新生家长,是真的吗?”连蔓随口问道。

看过监控之后,她不怎么相信校长添油加醋后的话,但她想看女儿怎么回答。

连念把她在台上说的话再说一遍。

“就只说了几句话而已,没煽动性不说,貌似还是实话,”连蔓颇为失望地后靠在椅背上,“我还以为你真变聪明,会带节奏了,白激动一场。”

连念:“……”

带节奏误导人有什么值得激动的?

你是想要你女儿去做营销号吗?

校长气得眼皮子直跳,正欲说话,却听到连蔓说,

“既然是打架斗殴,为什么只有连念要做检讨?她不是唯一动手的,也不是第一个动手的吧。”

她问到了关键,校长顿时老脸有些挂不住了,含糊不清地说,“其他人自然有责罚。”

他是瞎说的,校董会的孩子谁敢罚他们?赶紧转移话题,“无论如何,连念打架斗殴是事实,拒绝检讨也是事实,根据校规记一大过,予以退学处理。”

他说这句话时,心里格外畅快,像是狠狠出了口恶气。但场面话还是要说的,“我很遗憾,但规定就是规定,我也没办法。”

当了半天背景板的易深言突然开口,“我有办法。”

“她既然会柔道,完全可以代表学校,参加省内的柔道比赛。我没记错的话,参加省赛,是可以抵一大过的。”

“这样她就不用被退学了,”他眉眼带笑,情真意切为校长考虑的样子,“您也就不用为此遗憾了。”

别的不说,这句话肯定是刻意的调侃。

谁都看得出来,校长说的是场面话而已。

连念看他一眼,怀疑他是为了把她留在学校,好让他继续围观吃瓜才开口的。

——她们这边三方对峙时,他就坐在旁边沙发上,貌似看得挺津津有味的。

校长愣了一下,完全没想到易深言会开口,而且一开口就是一个大招。

如果是别的学生,他就直接劈头盖脸一顿骂了。可是易深言他爹是校董会的头号股东,不是一般的土豪,新的办公楼能不能盖起来就看他了,不能得罪人家儿子。

不过柔道比赛可以弃权,连念必须走!

“她不会愿意参加比赛的,她说她要退学,”校长灵机一动,抓着这句话不放,“在开学典礼上亲口说的。”

“那是一时气话而已,”连念微笑,“我爱我的母校。我愿意参加比赛为她而战。”

突然就不想转学了呢。

她在开学典礼上时,新生们看到她没尾巴,他们虽然惊奇,却没太大反应。

更别说是鄙夷厌恶嘲讽的情绪了。

但非新生的其他学生,却会因为没尾巴而孤立她,把她当成异类对待。

这就很奇怪了。

出于本能,她觉得里面肯定有问题。

她想通了,校长却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她在台上随随便便几句话,就让新生家长围着他骂,还扬言让他在教育界c位出道,继续留下来那还了得?

虽然新生骂他的原因是偏袒加害者、纵容校园暴力,但没有连念这个导.火索,家长们怎么可能知道这个?

他想让她退学,又必须找到正当理由,否则的话,是会被同行们写到报纸上攻击的。

最后他说, “我刚才发现少算了一个错处,即使她在柔道比赛中获得了一等奖,也是无济于事的。”

“因为防卫过当造成同学重伤骨折,这已经不是校规内的事了,是刑法事件,而违法的学生,必须退学。”

连念正欲辩解,门被敲开了,校医走进来,把几张纸放在办公桌上。

校医丝毫没意识到气氛不对,说,“那位男同学的检查结果出来了,腿好好的,没骨折,下床就能跑五千米。”

校长:“……你来得真是时候。”

他不死心,继续问,“腿没事,那其他地方呢?”

“其他地方也没事,非要说伤到哪了,大概是男生的自尊心吧。”

校医啧啧惊叹,“没打过女孩子不说,还嚎得那么凶,被拆穿面子肯定受不了。”

校长:“……”

连念耸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我做小说家的那些日子在线阅读第4章

    “扣扣..”陆家一阵敲门声传来。陆妈妈把门打开,就看见李晓枫背个小书包立立整整的站在门外“阿姨好,我来接琳琳上学。”说着还露出两颗小虎牙,笑得陆妈妈那个稀罕啊。李晓枫心里早就打着主意讨好陆妈妈了,开玩笑,这可是咱未来丈母娘,她不点头小陆琳也就飞了。“哎,琳琳!晓枫姐姐来找你了。快点儿。”陆妈妈喊着陆

  • 幻想曲:重生丫头撞校草在线阅读寻一个长生路

    夜晚,漆黑的天空挂着几颗闪烁的星星,如黑布上镶嵌的钻石。孤独的月辉洒落人间,照亮夜晚赶路人。白日热闹的天井镇也随着黑夜到来也安静了许多。微风扶着站在屋顶上的沈清文,他身旁站的是顾胜王。“你死的消息已经发布一个月了,但那边依旧不打算放弃。”顾胜王面无表情的道,他袖手盘腿坐在屋顶上,好不悠闲,“徒儿,你

  • 无怨天下第六章在线阅读

    黑手党聚会后接下几天,克里斯汀娜带着彭格列众人参观巴勒莫。从那些记不住名字的教堂,到看舞台剧,再走过很多博物馆,不懂得丝毫意大利语的京子小春也玩得不亦乐乎。特别是在逛街的时候,看起来一脸淡定冷静的卡尔杜奇大小姐或者碧洋琪,眼睛也瞬间变得闪亮亮。——那是男人的地狱,无误!四个少女体力像是毫无止境地试穿

  • 玄道之门在线阅读第4章

    这个人唐霖认识,是圣魂村的村长老杰克。“小三,小霖来,让爷爷看看。”老杰克向唐三挥了挥手。这位村长是个老好人,村里的人都很尊敬他,早几年,唐三家最困难的时候,他没少送吃的过来。“杰克爷爷,您好。”唐三走到老杰克面前,恭敬的向他行礼。对于对自己好的人,唐三都会铭记于心。至于唐霖,哥哥干什么他都会勉强跟

  • 校花的贴身极品高手在线阅读第八章

    蓬头人继续漫无目的游荡在林间小道上,溪水中忽现的那张脸贴着地表紧紧跟随在他后边。此时前方走来一名女子,大概二十左右的年纪,身材婀娜,模样俊俏,一身雪白的衣服一尘不染。后背背着一把宝剑,闪耀着五彩的光芒。蓬头人躲都不躲直接朝着姑娘就撞了上去,幸亏女孩躲得及时,不然就被蓬头人撞倒在地了。白衣女孩也不是善

  • 念浮游在线阅读第七章

    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那万仞云端,昆仑虚上的九重玉楼,是再也回不去了。咒世主和凯旋侯对寒烟翠的武学进度痛心疾首。因为寒烟翠的进境确实慢如蜗牛,在火宅佛狱,大家不会因为你是王女就对你恭敬,这里信奉谁的拳头大谁才能得到敬重,所以寒烟翠愈发习惯于收到冷嘲热讽与白眼。寒烟翠自己也不想的,她

  • 被一只猫碰瓷之后之男公关部(二)(5)

    正沉浸在微妙的气愤中的幸村精市没有想到须王琉是这个反应,一愣:“……为什么这么问,阿琉?”“不二前辈在设定里明明比我矮,除非作者给他开挂,不然他是不可能如此轻易地就摸到了我的头的。”——FROM:172cm的须王琉。(前方174cm的不二周助向来无懈可击的微笑不知为何,突然停滞了一下。)而且……她明

  • 我的青春期之大智若愚前提 作者的话

    敬爱的读者,大家好,我是木之心林。这本书是我的童年回忆,里面的每一个人物与我都有特别的意义,我和他们的感情异常深厚,因为彼此的童年时光皆被对方占据,那六年无忧无虑的欢乐记忆永远留在回忆里,深深地刻进骨髓里,成为我们身体的一部分。这本书里的人物非常多,并且关系复杂,这些都是我和他们一起讨论过的,在不改

  • 世界树之愿在线阅读第1章

    第一章清晨的山林间浮着一层薄雾,院子门前的竹林随着晨风“窸窸窣窣”晃动,小鸟叽叽喳喳叫着落到地上啄草吃,一片生机盎然。贺兰君捧着一只盆子,到屋后头给鸡喂饭。两只老母鸡和一只公鸡扑着翅膀围上来,一点儿也不怕人,伸着脖子眼巴巴地望着她的手。贺兰君一边抓谷子撒到饭盆里一边说:“别急别急,不会饿着你们的!”

  • 学霸她过分迷人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3章麻瓜界一日游里德尔见斯内普脸色不好看,不由扬起嘴角。“这么说,卢修斯的小孙子真是个麻瓜,还真是贵族巫师里的另类。”斯内普不高兴的瞪视着里德尔,“收起你那幸灾乐祸的嘴脸。”典型的只许他幸灾乐祸,不许里德尔幸灾乐祸。没错,就是这么别扭的护短。“好,我不嘲笑他们还不行吗?”里德尔把下巴放到斯内普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