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夏氏王妃第十章在线阅读

2021/6/12 2:38:16 作者:呈宝宝235 来源:3G小说网
夏氏王妃
夏氏王妃
作者:呈宝宝235来源:3G小说网
三年前一场车祸,飞起的一刹那,她心理想的是不欠了,终于不欠了………三年后,聪明可人的女儿要离家出去学医,临走时对她说“妈妈再和爹爹生一个宝宝吧。”她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三年前因为偏见,他把她赶到废院子里,一呆就是三年。三年后她让他惊叹,却很难得到她的心,他该怎么办…………

凤眸里淬着阴毒看着自己,白皙脸上精巧的花朵刺青逆光而视有些不真切,他似神更似妖,明明一身洁白却处在无边黑暗。

苍凉悲悯。

“这位姑娘,这位姑娘。”

香四方负责招聘厨子的伙计加大了声音,云芽抛锚的神被唤了回来。面前伙计见她目光有了聚焦,叹口气无奈说道,“我说这位姑娘,这后面排队报名的人还多着呢,你到底要不要报名啊。

“要的要的。”

唐云芽握着挂在自己胸前的包袱绳,赶忙点着脑袋。她心里面暗暗咂舌,恼怒地骂着自己,“着了魔怔了吗你,那个动不动就要上刑的人哪点值得你想了!”

“那行,拿着这块牌子去旁边等一等,过会我们掌柜的会来亲自选人的。”伙计朝她怀里扔了个写着“十三”的木牌,便探出脑袋朝着她身后喊道,“下一个。”

握着手里的木牌,看了看都快排到巷子口的长队,唐云芽将身上的包袱取下这才有功夫坐到旁边的长凳上,把前几天发生的事情捋一捋。

几天前在大理寺,她本以为那名阎王判官说出那句话会将自己给…但他却放了自己,还让她带着大理寺的衙役去金玉堂寻人。

只不过小翠生前伺候过得那名爱佩戴铃兰粉袋的姑娘早就不知去向,而何妈妈…

小翠的尸首是她认领埋到了城郊的树林里,在自己房内上吊的何妈妈却因与这案子有不可分得关系,尸体被大理寺衙役带回了大理寺。

至于其他人,例如和她一起在大理寺被堂审的两个丫头,云芽也不知她们现在是生是死。

“日后要怎么办。”

靠在墙上叹气,她虽然如自己意离开了金玉堂,但是也变成了无处安身的流浪儿。

唐云芽出了金玉堂才知道长安城比自己想象的要更大,大到西市她走一天也走不完;但是又很小,小到这么她能容身的地方都没有。

也是碰巧,今天随意在市面上逛,突然发现这个香四方的饭堂招大厨,抱着一丝希望,她便想来试一试。

“小丫头,您是从哪里来的人啊?”

旁边的大叔与小翠说话的音调有些相似,熟悉的语调让唐云芽沉重的心情不免更加低落。强打起精神,她扭头回答道,“渭城。”

“渭城。”大叔思索,忽然拉着唐云芽衣袖,瞪圆了眼睛吃惊道,“姑娘可是从边关来的。”

唐云芽有些害怕,坐在自己旁边的大叔胡子拉碴,眼角上还有着蜈蚣似的伤痕,看着委实不像是来应聘的厨子,反倒像是从哪个山头下来的山大王。

她把自己的袖子从男人手里扥出来,屁股往凳子边上挪了挪,耷拉着脑袋不敢再与这人说话。

也不怪云芽变得如此胆小,金玉堂一连死了两个人,还都是与她有着百般连系的人,再胆子大的女子,也不免对着怪模样的陌生人保持距离。

那大汉畅快,似是察觉不到自己搭话小丫头的疏离,自顾自说道,“边塞好啊,想我师兄就是厌倦了这京中繁华去了边塞。”说到这里,大汉眼角多了湿意,话语里藏不住没落,“只是他这一去我倒是无缘再与他相见。”

上前又抓住身边丫头的袖子,大汉激动道,“幸好今日我能遇到你,小姑娘你快与我说说,边塞是啥样,渭城是啥样啊。”

这一拽是彻底砍断了唐云芽脑袋里紧绷着的弦,她“唰”的站起,抱着怀里的包袱哆哆嗦嗦说着,“我…我也不…”

大汉瞧她这幅模样,也是明白了什么,他跟着站起,心里老大的不乐意,“你这小姑娘怎么…”

“来的人还挺多,就是不知道都有没有真本事。”

庸堕惫懒的声音打断了这一老一少的对话。

唐云芽和那位大汉一同望去,只见从后堂里走出来个身材矮小、大腹便便的男子。

这老板的打扮完美契合了唐云芽对暴发户的概念,就是不知道这掌柜的会不会也像小侯爷一样一到晚上也要变身。又想起来了不该想起的人,唐云芽使劲掐了把自己的腿。

叫你不长记性。

那矮胖男人挽着高高黄金嵌玉的发冠,踏着锦织秀的鞋子,手指头上能带几个扳指就带几只,一整排晃的人眼睛疼。

方掌柜叼着剔牙的竹签,看着自己面前两三排前来面试大厨的人,偏头对着伙计问道,“所有人都在这里了吗?”

“回掌柜的,整整十五个全在这里了。”伙计佝偻着腰,试探问道“您看咱们要不要现在开始。”

“那就开始呗。”

方老板朝地上吐了口嘴剔出来的肉丝,“走吧,都去后厨候着。”

—————————

香四方店虽不大但是生意在这长安西坊却是极好,全因为财爱外漏的方老板是个对食物挑剔至极的吃货。

后厨堪堪四十平,掌柜的尝菜桌子摆在了后院榆树下。

“雪花鸡淖”

抖搂抖搂筷子上的黑粉,方老板贼肉横生的脸上写满了嫌弃“太糊。”

“鲜花豆腐”

勺子往碗里面一扔,砸吧砸吧嘴皱了眉头,“太甜。”

“椒盐八宝鸡。”

鸡肉刚入口,方老板就将嘴里鸡肉吐到地上,还不停“呸呸呸”,他绿豆大的眼睛碾到了一起,手脚蜷缩,“这谁做的,当我店里盐不要钱是不是!”

筷子“哐当”掉到了地上,立在一旁的伙计赶忙拿起桌上空碗给自家老板倒了碗水,举到方掌柜面前,“掌柜的,快,水。”

清水将喉咙里的齁意止住,等方老板在靠在椅子上,整个人仿佛都丢了半条命。他对着众人摆了摆手,“各位祖宗,我请各位来是做菜的,不是来做毒药的。你们这一会甜一会咸,是个人都受不住啊。”

人群里不少人因为这话“噗嗤”笑出了声,但唐云芽却笑不出来。

前面十一个人都被淘汰,再过一人就要轮到自己,如果这次她也被淘汰,那么接下来的日子可真的得靠流浪过活了。

“终于到我了。”

排在云芽前头的壮汉倒是志在必得,撸起袖子壮志踌躇到了灶台后。

方老板看到名册上的名字不禁端端坐正,对着旁边的伙计似是不可置信的“呃”了声,那伙计点点头,眨巴眨巴眼,看着像是对老板问的问题的笃定。

老板还是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但是时间有限,应聘的人众多。不再耽搁时间,他小眼睛挤了挤,咳嗽了两声,抬手正肃道,“那就开始吧!”

“没问题。”

凌志筹点点头,也是江南长安路途遥远,他许久未动菜刀此时亦是心痒难耐。

想他以前和师兄的宫廷御膳名额争霸赛,二人曾私下再定赌约,输者不但失去御厨的资格,而且二十年内不能在长安城为厨

故此,他输了,便再也不曾出现在这大祁京都。

前月二十年期限已满,凌志筹再次上京寻他师兄。据熟人所讲,师兄早于五年前去了边城,无人知晓其真正的去向,他也只好先在长安找个活计,再另做打算。

香四方的菜刀不差,刀锋极薄,正是削肉剔骨的好工具。凌志筹将一旁的肋排放到案板上,手起刀落间一段段长短相似的肋排一一码到菜板上。

大厨多为男子是有原因的,像剁肉,砍骨这类的得需要厨子有足够的力气;一般女子有可能连砍骨的斧头都抡不动,更别提砍排了。

排骨呈在盆里,倒醋姜蒜白酒,腌制去腥。大汉就着围裙擦了擦手,转身去拿汤匙开始挖冬瓜。

唐云芽看得目不转睛,不论是挑虾线还是剜冬瓜这名壮汉的速度都很快,而且冬瓜肉他是从有籽处剜。这种出来的瓜肉可以保持冬瓜的鲜美,但是没些功底的人容易失败,是个费时费力的差事。

唐云芽讶异,觉得自己方才把他当成了个不坏好意的歹人着实是自己多心了。

不过半个时辰,蒜香排骨,冬南海便大功告成。

摆在桌子上的两盘菜,菜香馋的人直流口水,排骨裹了芝麻大蒜炸成了金黄色,六个载着完整虾仁的冬瓜丸子在鸡蛋羹中摆成了花状。

菜品精致,香味扑鼻。

凌志筹把身上围裙解了下来,拱手对着方老板说道,“这二菜一陆一海,排骨金黄指富可敌国,冬瓜虾仁鸡蛋羹我称之为冬南海,代表着堆金成玉。正是贵客所爱的噱头。”

方老板持着筷子,五官皱起笑得像朵菊花,他宛如小鸡叨米般的点着头直说,“好好好。”

但是这嘴巴说的,不如实际尝的。

觉得自己笑得有些夸张,方掌柜咽了咽被香味勾起的馋虫,磕磕齐筷子尖。

第一筷先夹了个排骨。排骨不大,拇指食指锵锵捻住,炸出来的东西都好吃,可是却容易腻。没想到这蒜香排骨,裹着芝麻蒜蓉,外焦里嫩,十分鲜美。一连啃了两块,总算是解了馋。

筷子刚放下,方老板又迫不及待地拿着勺子挖了个冬瓜丸子,明明该是鲜淡的味道却还有着丝丝甜味,冬瓜的淡配着入酱虾的甜,再加之鸡蛋羹的软糯,几种口感的碰撞交织在嘴里。

“这是神仙做菜啊!”

方老板拍案竖起大拇指,小圆眼睛瞪的蹭亮。有不服气的也顾不得其他,兀自上前拿着筷子尝了尝。但是凡是尝过的人,无不竖起大拇指服气。

两盘子被人吃了个干干净净。

方老板亦是忘记这是个甄选,早就拉住凌志筹商量着接下来该上的新菜。

有眼色的人见状便知道这是定好了人,早早就离开,但是唐云芽偏偏是个心眼实的人,还在等着伙计叫自己的号。

人走了个大概,就只有几个人还在院子里站着。

伙计看到,忙去提醒方老板,“掌柜的,掌柜的。”他指着唐云芽等人,询问道,“那剩下的人…”

“啊?”

方老板不明所以地回头,看着仅剩着的人才记起来应聘的人自己还没过完眼。

他眉眼欢喜,说话都沾着喜气“叫他们都走吧,告诉他们咱们的大厨已经找好了。”

伙计应着是,抬眼悄悄瞅了眼大胡子厨师又跑回到唐云芽他们面前,挥手说道。

“都回吧都回吧,我们掌柜的说了大厨已经找到了,大家都回吧。”

唐云芽心里还残存的希冀一下子破灭,她还想上前跟伙计说些什么,但是店里的杂役纷纷过来将他们往外面赶。

任凭有些人说我做的菜不差,曾经在哪在哪做过出厨子也没人搭理,像是赶着误入店里的小狗,或推或搡。

云芽被人推着出来,她这几天没吃好没睡好,整个人比刚离开渭城时瘦了一大圈,被人一个猛推重心不稳,生生摔倒了在了香四方大门的台阶上。

委屈瞬间从心中起,这么一摔,摔得她是彻底伤了心。唐云芽趴在地上,竟然有些站不起来,衣襟被泪水打了湿,她像是不知道自己泪流满面,只是无声的哭着。

“姑娘姑娘。”

依旧是和小翠口音相似的声音,唐云芽朝着香四方大门看去,胡子拉碴的大汉冲着她走来,边走边说着,“幸好你没走,我都和老板商量好了,让你给我当个下手,我还正愁你要走了该怎么办哟。”

长安城已入初夏,这些天以来的强撑着的勇气瞬间分崩离析,唐云芽泣不成声。不顾那壮汉手忙脚乱地安慰,她只是哭着,朝着壮汉磕着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我有家超市在线阅读第三节

    手机视频是截取侯先生家的监控视频里的一段,时间显示在前天凌晨3点。监控对准的是供奉着排位的供桌。除了排位,桌子能放的地方都摆满了时令新鲜水果,特别是中间一只羊头、一只牛头,个头不小。至于左右摆两盘的应该是烤鸡。稍等了两秒,镜头终于有了变化,只见——视频从左往后飞速划过去一黑色的影子,速度太快,别说细

  • (综武侠+剑三)带着师门穷装B之悼念

    忙到到深夜12点,姜之舟洗漱完,躺在床上,难以入眠。想她上辈子科班出身,年少成名,合作的无一不是业内大腕,明天却要去拍一部不入流的网剧,心中落差可想而知。胡思乱想了会儿,姜之舟自嘲般一笑。重活一遭,平白年轻了好几岁,是可遇不可求的际遇,再抱怨再不知足,可就有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了。她是个乐观主义者,

  • 网游之赖上大神之红衣女残

    ·驱车回到雇主家后,刀婆婆的到来,可以为我们解决女鬼问题,大家都表现得很开心,饭菜优于往常,杀了鸡炖了肉。一个饭局的时间,刀婆婆把我们的情况分析的头头是道,看样子她把握十足。闲聊中我发现:我大师傅既然和这刀婆婆年轻时有一腿,怪不得刀婆婆没有过多刁难我,就答应帮助我,原来是和大师傅旧情难忘,我抱了一把

  • 全职觉醒者第9章在线阅读

    华江市的一所普通大学,此时正排练着一些歌唱比赛。烈日炎炎下,向前进,团结一心等歌曲此消彼涨着。“这个时候打什么电话嘛?”佘林在排练之余,忽听口袋中的手机连连响。算了,这阵忙,先调了静音。半个小时训练结束后,又是同一个号码。这不,现在又响了。“很抱歉打搅您。我刚才充话费时,不小心按错号了。你能帮我退回

  • [网游]竹叶是神马能吃吗?在线阅读第二章

    班主任看看表,指指这间教室最后剩下的位置:“你去那里坐吧,下节课快要开始了,你准备一下,我还有另一个班的课得走了。”姜烟点头,顺着老师指的方向,走到教室最后排,后门的前面,旁边是一堵隔着走廊的墙,同桌叫夏成城,他是一个高个子男孩,皮肤白皙,五官俊朗,有一种痞痞的感觉,一般在教室最后排的学生都是不听话

  • 制造意外在线阅读第六节

    没用多久我们就出院了。医院的医生还感叹着我的恢复之快,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天天握着鸣人的手心里念着“九尾啊,赐我力量吧,背着实的疼啊,让他快点自动愈合吧。”起了效果。“佐助。”刚收完自己的东西便跑来帮佐助收拾。佐助把我刚叠完的甩了甩又重新叠了一遍,“干嘛?”藏起心里的不满,撇了撇嘴,“佐助,要不

  • 侠挽天倾列传第二章在线阅读

    第二章.滨江公馆是季忱名下的一套房产,位于申城寸土寸金的著名商圈,放眼整个申城,唯一一处拥有下沉式欧洲花园作为内部景观的住宅区自然价值不菲。加上这次,明薇统共来过两次,次次都是被季忱抱进来的。她从他怀里翻了个白眼,手指戳动男人坚硬的胸膛,“季先生,我有腿,你可以放我下来。”季忱垂眸,似乎在思忖她从自

  • 霹雳江湖游之少君传在线阅读突如其来的人祸

    雨翼呆坐在急救室外的座位上,没有思绪,整个身体呈现的是冰冷状态,她妈妈林叶紧紧的抱住她,继父则在一旁焦急的站着抽烟,雨翼没有办法让自己有任何思绪,她不敢,她身上还沾有莫凯的血,那是不断从莫凯口中涌出的血``````在莫凯闭上眼的那刻,她以为自己会跟着死去。心爱的人的身体在自己怀抱中慢慢变冷那一刻,她

  • 网游之骑着老黑闯江湖在线阅读第6节

    云梦这还是第一次知道丧尸也是能够说话的呢。是不是丧尸到了一定等级都会说话啊?那变异动植物呢?丧尸动植物呢?不会等级提高后都会成精吧?想象一下它们变成人的样子,眼睛头发皮肤会是什么样子呢?植物会不会是绿皮肤绿头发绿眼睛啊?会跟电视上演的一样吗?一时间云梦脑洞大开,连正在干什么也给忘了,这也是呵呵了(ー

  • 神雷霸体诀在线阅读第十章

    说出那句话的后果是,第二天早上妮翁差点没起床。大概是酒精作祟,再加上妮翁本来就对酷拉皮卡有想法,酷拉皮卡也是一时冲动,就这样顺理成章的滚了床单,现在床褥上都是两个人的气息。苏醒过来后,她呆愣着坐在床上缓了好一会才回过神。她酒意未消,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床上的一片狼藉提醒着她昨晚发生的一切。只不过床边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