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原来炒作cp是真爱第1章在线阅读

2021/6/12 3:18:30 作者:战褛过时 来源:晋江文学城
原来炒作cp是真爱
原来炒作cp是真爱
作者:战褛过时来源:晋江文学城
天下大同,大势所趋。“基腐文化”以其锐不可当之势入侵文化市场,群众喜闻乐见,大家看得开心。某某娱乐公司紧跟时代潮流打造的某男男组合成员在相看两厌,八字不合,彼此嫌弃了几年后,终于成功解散,老死不相往来。cp粉心碎一地,路人纷纷吃瓜看戏。娱乐圈是个圈,结果兜兜转转,最终还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哎哟卧槽又是你。cp:简箴(攻)x苏郁初(受)年下破镜重圆扯淡娱乐圈小白文,请勿较真。微博@亦湉_欢迎找我耍!

非常兴奋。

一双黑亮的眼睛紧紧盯着雪坡上下来的那个俊俏英气的小猎户。

小猎户左肩扛着一杆猎|枪,右手拖着一个爬犁,爬犁上捆着她狩猎的战利品,一只大约五六十斤的狍子,正从雪坡上下来,一只白色的猎狗在她身边欢快地跑着。

“咔哧咔哧”小猎户踩着没了靴面的积雪顺着山道下山,山下有个二百多户人家聚居的林子屯,快到中午了,屯子里炊烟袅袅,村民们开始做饭。

“二妞,你真要去山下的屯子里,去她家里?”

“当然,咱们不是打赌了吗?”

“……”

“我要是赢不了,输你三十只鸡吃,可我要赢了……”

“你赢了,我输你三十鸡吃。”

“那你最近一阵儿别回家去,免得娘问东问西。”

“你也不能玩太久,不然我可捂不住。”

“知道了,那我走了。”

“小心点儿,那个村子里有个萨满法师,你别招惹他。”

“行了,别唠叨了。”

……

一棵二十多米高的红松后走出一个穿着一件蓝底碎花破旧夹衣的姑娘,披散着一头黑油油的乱发,左手端着一个缺了口的破瓷碗,右手拄着一根木棍子,踩着小猎户留在雪地里的脚印下山去。

宋春扛拖着爬犁进了屯子,她的家在屯子最东边第二家。

路上有村民看到她打的狍子,就笑嘻嘻地说:“春子,一会儿也给我家送二斤肉吃吃呗!”

宋春乐呵呵地说:“行啊!”

屯子最东边第一家的赵全发听见了总会说:“想吃肉上山自己打去,你家杀猪也没见给春子送二斤来!”

管宋春要狍子肉的村民就会讪笑着走开,一边低声嘀咕赵全发多管闲事,屯子里的人都爱占宋傻子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大爷,您抱柴火呢?”

“嗯,做上饭了,你一会儿过来吃啊。”

“好。”

宋春人实诚,赵全发叫她去吃饭,她没推过。

因为她家就她一口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隔壁赵家的赵全发跟她两年前过世的爷爷是结拜兄弟,两家关系好得象一家一样。

她爷爷活着的时候,她就经常去赵家吃饭,她爷爷过世了,去吃饭的时候更多了。

赵全发总说宋春爷爷不在了,赵家就是宋春的家,宋春一个人做饭也麻烦,尤其是上山打猎回来,家里冷锅冷灶的,就别自己做饭了。

宋春进了自家院子,解开绳子,把狍子从爬犁上抱下来放雪地上。开了门,进屋去把猎|枪挂好,出来抽出腰间的猎刀,三五几下把狍子放了血,剥了皮,剖开肚子,把里头的内脏掏出来给她的猎狗小白吃。

然后,她砍下一腿肉,又割下三四斤狍子肚子上的肉,把剩下的肉放进一个木盆子里,端进去放屋里。

从院子里的井里打了些水上来,宋春洗了手,拿块布擦干净了手,正想把那块狍子肚子上的肉给西边的吴家送去,赵全发隔着栅栏喊:“春子,你大娘炒好菜了,快过来吃饭,一会儿凉了!”

“哎,我就来!”宋春答应,她想先去把饭吃了,一会儿再给西边的吴家送肉去也行。

她把那块肉拿回屋去放在灶台上的一个大瓦盆里,出来把门带上,弯腰拎起雪地上的那一腿肉,就往院外走。

刚走到用木板绑在一起做成的简易院子门前,迎头撞上一个姑娘。

说实话,宋春都不知道她从哪儿出来的,怎么一下子就撞上了。

按说,一向机敏的小白见到生人过来老早就会叫起来了,但这次小白没叫。

“大姐……行行好,给点儿吃的吧……”一只缺了个口的破瓷碗突兀地伸过来,一个冻得发抖,说话都不利索的女叫花子望着她乞求道。

女叫花子比宋春矮上一头,穿着一件破旧打着布丁的夹衣,不知是夹衣大,还是她本来身材单薄,宋春总觉得她身上披着的是个破烂的麻布口袋,显得她很伶仃。

还有,她穿着一条脏兮兮的黑色布裤子,裤脚扎着,脚上也是一双露着脚趾头的破布鞋,站在雪地里。

都已经入冬了,前天还下了一场大雪,这个天气,穿得这样单薄,不冻得发抖才怪。

宋春见她这样,心里先就可怜起她来。

她披散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头发上甚至沾着一根枯草,乱发遮住了她大半个脸,加上她的脸又脏又花,宋春也看不出来她年纪。

只不过,听她的说话的声音,看她没被乱发遮住的那一小半边脸,宋春觉得她年纪应该不大,或许比自己还小些。还有她小半边脸上,有一只圆溜溜的眼睛,贼亮贼亮的,透着一股子灵气儿。

女叫花子在宋春打量她的时候,又哀哀地说开了:“大姐,我一瞧你……瞧你就是好人,前些日子,我跟家里人从关内到关外来,爹娘预备在这边置块地讨生活。没想到在前头百八十里的山道上遇到一绺胡子①,我家里人吓得各自逃命,我也逃了。这一逃,就跟家里人失散了,我到处找,到处找,都没找着……”

说到这里,她开始哽咽起来,那一只露在乱发外的黑亮的圆眼睛里头也包着泪,眼看要滚落下来。

“……那个……姑娘,你别哭,总会找着人的。”宋春结结巴巴地安慰她。

二妞这是头一次听到宋春说话,之前,她在林子里可没少跟踪过宋春,看她拿着猎|枪打猎,林子里不时响起枪声,还有那条白色的猎狗的吠叫。

宋春进山打猎往往是一个人独来独往,身手敏捷,沉默寡言。

二妞没想到跟她矫捷灵敏的身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小猎户开口说话结结巴巴的,嗓音有些哑,透着实诚和腼腆。

嘁。

二妞心中暗暗发笑,她觉得小猎户真挺有意思的。

“大姐,我好冷,好饿……饿得发晕……”她故意抖抖索索地说,然后装作拿不住手里的破瓷碗,往前一载,载到宋春胸前。

破瓷碗落下去,落到院子里雪地上的一块碎石上,发出一声脆响,碎成了几块。

宋春赶忙伸手扶住她,左右瞧瞧,四周雪地白茫茫的,雪风在屯子的疏落的房子中间肆虐,再看看晕倒在自己怀中的姑娘,发了善心。

她把那一腿狍子肉扔在雪地上,一只手伸过去紧紧地抱住怀中女叫花子的腰,半抱半扶的,把她弄进了屋。

绕过灶台,宋春把女叫花子放到了炕上,再从炕柜上抱下来被子抖开,给女叫花盖上。

盖好被子,她一打眼看到女叫花子穿着破烂黑布鞋的脚还露在外面,又给她把鞋脱了。宋春看到女叫花子的脚白白的,十分秀气,一点儿也不脏,就把她的一双脚放进了被子里。

也许是身上盖了被子有了热气儿,起先晕倒在宋春怀中的女叫花子缓过劲儿来,慢慢睁开了眼。

宋春忙对她说:“姑娘,你躺躺,我把炕烧上,隔壁赵大爷叫我去吃饭,我去去就回,给你带点儿吃的。”

二妞装作有气无力地点头,充满感激地对宋春道谢。

“春子!春子!”赵全发在外头粗着嗓子大声喊,“你咋还不过来呢?”

“就来!”宋春在屋子大声答应。

她麻溜地跑去抱了柴火来,先把灶烧起来,又从旁边的水缸里舀了几瓢水到铁锅里,盖上锅盖烧水。

看看灶孔里的柴火噼里啪啦燃起来,宋春拍拍手,十分满意。

这下子炕上的姑娘不会冷了。

她看一眼被窝里躺着的女叫花,指一指东边赵家,和声说:“我先过去,一会儿就回来,你躺着吧,暖和。”

二妞在被窝里“嗯”了一声,很快活的声气儿。

宋春大踏步走了,出去带上门,捡起雪地上已经冻成一坨的那一腿狍子肉去隔壁赵家。

起先规规矩矩躺在被窝里的二妞等着宋春一出去,立刻就弹坐了起来,拂开遮住半边脸的乱发,黑眼珠子骨碌碌转着,好奇地打量着这间属于小猎户的屋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王之传说第5章在线阅读

    易晰坐电梯上到九楼,站在走廊里踟蹰不前,枪林弹雨、洪水猛兽他都能从容面对,却不知道怎么面对那个小女孩。走廊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医生护士匆匆而过。偶尔传来小孩的哭声,愁云惨淡的病人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目光呆滞。医院,死生之地也!易晰缓步向前,终于来到930病房的门口,他做了个深呼吸,拍拍胸脯,一步迈了

  • 老九门之红语山卿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八话朋友妻不可欺!苏满朝出了包厢,没回学校,他开车去了海边,就着海风,把顾延君的话,仔仔细细,一字不漏的拿出来再脑海中又过了一边。他不相信顾延君,但是他确实需要借助一个外力,来破坏掉言幼裳对杜均酩的感情,跟他一样对只是对杜均酩的单纯崇拜也好,还是春、心萌、动的爱、恋,他都必须破坏掉。他本来可以晚几

  • 余生望暖在线阅读第7节

    只见萧凌不慌不忙探出手指朝徐凯一点,同时嘴里轻声吐出一个字,定!下一刻,在所有人茫然的目光注视下,徐凯整个人的动作骤然定格,保持着扭腰出拳的姿势一动不动,要不是眼珠还能转动,只怕是真会被人当成一具木偶雕塑。“我去,神马情况,那人怎么忽然就停下了?”“那叫萧凌的家伙究竟用了什么手段?就用手指头点了一下

  • 凡人异事之大鱼怪(3)

    燕扬一直注意着河面的动静,在露出鱼头的瞬间,燕扬就起身往左侧退去,刚好闪过大鱼的袭击。在大鱼还未落地的时候燕扬右手的木棍就对着大鱼的身体狠插了下去,大鱼被这股向下的力道击中,左右拍打着落在了地上,落点刚好在燕扬脚边。鱼身刚好暴露在燕扬的身前,燕扬都不带犹豫的,对着鱼身就是猛扎。老爸则是有一刹那的失神

  • 起源之命运之战章百国联赛

    乔战根据洪荒秘法的介绍,利用洪荒之力打通身体内的天地二桥,连通奇经八脉,形成小周天运转后,开始连通十二正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大周天。他明显感觉到外界的元力散发着亲切信息,飞快地融入他的体内,壮大着他的洪荒之力,滋润着他的身体。足足在体内运转了九九八十一大周天后,乔战这才重修炼中清醒了过来。细细感受自

  • 无字书的旅程第7章在线阅读

    前朝南明湖之变后,有两把残剑流落人间。天下仅有数人知晓,一旦用阴月阴日出生之女子的极阴之血灌入,残剑合璧将引发天君星与天顾星之星变,那时神州大地将遭崩灭。凤阳、九天、隐元,三股不同的势力,为了不同的目的,将围绕着两把残剑展开对决,山河、世仇、情义,究竟孰重孰轻?南疆五毒潭,那是苗族引以为豪的奇景。大

  • 星际稀有物种开门揖盗

    “咻~~~”夜幕刚降临,九支飞火流星冲上天空照亮整座四方城,每隔两个时辰,新的飞火流星会升起,流星一出一切妖魔鬼怪无处遁形。在南市一家名为“荣华楼”的酒楼顶层阁楼,薛氏姐妹身披黑纱靠在栏杆上欣赏着天空中盛开的花朵,魔界大小姐泠汐月则在房间里作画,她正在临摹谥阳子的“凤凰双飞图”。“大小姐金安,天无忌

  • 天下会惊云在线阅读梦千里

    政和三年,真定府,栾城附近一村庄小路上,女孩一脸焦急的抓着男孩的衣袖。“小凌哥,你刚才去哪儿了?莫叔找你很久了。”“茗夏,我只是出村闲逛了会儿。”“那我们赶紧去找莫叔吧,他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说罢男孩女孩一起往村中心走去。行至数十步,远处有莫名声响传来,伴随着地面微微颤抖,男孩略有棱角

  • 重生彪悍小萌妻之夭寿了,大明星被二狗子叼走了!!(第八章送上,求收藏鲜花评价票~~)(9)

    正当热芭和小骨两人,兴致勃勃准备登山的时候。突然。有着十分奇怪的嗡嗡声,若隐若现。众人不以为意,还是一股脑的准备,如何搬运器材。却发现本来还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热芭小姐……突然倒在了地上,还一个劲的捂着胸口。看起来十分难受的样子。作为导演的王正宇,第一个发现异样,急忙冲上前去。却发现热芭脸色苍白,捂

  • 伴妻如伴虎穿书

    胸口好痛……宁柒柒醒来,只觉得自己的胸口有股炸裂般的疼痛,痛得她全身发麻,意识模糊。“呵,任你是如何的嚣张,也不过就是个废物罢了。”一个冷冷的女人声音从她身旁传来。自己的浴室里面竟然有人?宁柒睁开眼睛,入目的却并不是她跌倒前的浴室场景,而是一片黑漆漆的树林,微风拂过,隐约还能看见树叶刷刷的掉落。刚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