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星空里的你之王后出尘

2021/6/12 3:38:19 作者:童水瑶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星空里的你
星空里的你
作者:童水瑶来源:晋江文学城
为了你心甘情愿的留在这里,抛弃权倾天下的王位,抛弃生活多年的家园,抛弃本应属于我的世界,而你心心念念的却是别人,我从来都不懂你们这些所谓的人类,舒筱我在你眼里到底是什么?出身普通家庭的舒筱因对偶像明星林志云的痴梦,立志成为令人瞩目的大明星为线索人物(文中采取倒叙,从成名后开始描述),描写娱乐圈的明争暗斗,即使在充满诱惑的环境中依然坚持自我,最终感知真爱与之携手的爱情故事。有甜有虐,初次尝试这种风格,喜欢悬疑~~~~~~~~~

孰胡似乎颇为失落,继而又似乎在赌气:“不管怎么说,不管你承不承认,我认定您就是圣后,不管您是谁,我都会誓死追随左右 !”

羽蓝甚是无奈:“要跟你就跟吧,只是从今以后,莫要再叫我圣后,羽蓝承受不起。”

看孰胡默默点头,羽蓝不禁问道:“你一直都在找我么?师父、师父他……”

孰胡道:“穹寂上神已然仙逝,他的仙体被蓬莱弟子送去了天庭的无妄海。”

羽蓝不由得潸然泪下,轻轻地摩挲着手里的降龙尘,记得自己初出蓬莱之时,师父也曾赠降龙尘给自己防身,难道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么?还是师父早已洞悉一切,只是不愿意泄漏天机?羽蓝抚摸着被师父摩挲的光滑明亮的拂尘柄,似乎还能够感受到师父遗留的气息:“孰胡,我要回蓬莱,我要去无妄海看师父!你送我去,你快送我去啊!”

这时,只见少炎扯了扯羽蓝的衣袖:“姐姐,你真的是蓬莱的仙尊么?可是,你为什么这么难过?”

羽蓝这才想起自己此时身在白岭的靡靡花海,身边站着的是鼬族的小王子殿下,即便自己此刻要走,也要和落花告个别,至少也应该把少炎送回去。少炎可是鼬族的小王子,倘若有个什么闪失,可不是她羽蓝能够弥补的。

羽蓝对着少炎点了点头,望着孰胡说道:“我被奎格丢下凡间,幸亏遇到鼬王落花,他把我带到靡靡花海,给我运功疗伤,就算我此刻要走,也要跟人家道个别才是。你且在此处等我,我把小王子送回去就来。”

孰胡点了点头。目送羽蓝带着少炎坠下云头。

羽蓝和少炎刚入靡靡花海,忽见面前站着一个盛装的贵妇人,看这阵仗,应该是鼬族的王后了。

果然,少炎看到那个贵妇,吓得直往羽蓝的背后躲。

“少炎!”那贵妇喝道:“你跑到哪里耍懒去了?还不快到母后身边来?”

少炎抬起头看着羽蓝:“姐姐救我,姐姐救我……”

出尘帝姬这才注意到这跟小王子在一起的女子,不由得留神打量了一番,吃惊的叫道:“子衿!怎么是你?你怎么活过来了?”

“鼬后认错人了。”羽蓝说着抬起头来:“我不是子衿姑娘,我是蓬莱弟子羽蓝上仙。”

“羽蓝上仙?”出尘帝姬这才注意到羽蓝脸上的蓝羽,冷声笑道:“人人都说穹寂上神收了个天资聪颖的弟子,整日以蓝羽遮面,甚是了得,只短短数月便能登峰造极,飞升上仙,说的可就是你了 ?”

羽蓝欠了欠身子,歉然笑道:“不敢,不过都是同道谬传罢了,羽蓝哪里如传说中一般?”

出尘帝姬冷笑道:“谬传不谬传倒还罢了,只是我很好奇,你有着和子衿如出一辙的身段,这蓝羽下面,是不是也有着和子衿一模一样的面孔!”出尘帝姬说着,趁着羽蓝不注意猛地伸手去揭羽蓝遮面的蓝羽。

出尘帝姬这一招出其不意,羽蓝想要躲避亦是不能,眼看着出尘帝姬的手捏着蓝羽就要摘下来,就在这时只见强光一闪,出尘帝姬哎哟一声大叫,跌倒在地:“你、你这是什么妖法,竟然连我都敢打?”

羽蓝冷笑道:“我脸上这片蓝羽,是我师父穹寂上神给我戴上去的,连我都不曾拿下过,何况是王后你?”

出尘从地上站起身来,看着羽蓝脸上的蓝羽,不敢再贸然做出轻狂的举动,冷哼了一声说道:“哼!你脸上的蓝羽甚是诡异,穹寂上神如此怕人摘下来,难道他是在替你遮掩什么不成?如果只是为了遮盖你被毁的容貌,他又何须如此谨慎,竟以法力来稳固这片蓝羽?”

羽蓝低声道:“姣好的容貌是任何一个女子都十分在意的事,我的容貌在变故中被毁,师父这么做,只不过是不想让我触景伤情罢了。”

出尘帝姬细想了一下,淡然笑道:“你说的固然在理,但是我总是觉得有些蹊跷,一时参详不透,想不明白。”

羽蓝从身后拉出少炎,轻声说道:“王后,刚刚小殿下央求我带他出去玩耍,如今我把小殿下安然带回。”

出尘看了一眼少炎,眼中射出一道厉色。

少炎甚是惊恐,急忙往羽蓝的怀里靠了靠:“母后,少炎从来都没有出去过,对那蓝天之上的云淡风轻甚是好奇,所以今天遇到这位姐姐,便央告姐姐带我去瞧一瞧,还望母后不要生气,不要责怪姐姐。”

出尘的神色这才缓了一缓,低声笑道:“少炎,母后只因为事务繁忙,无暇带你出去逛,今日,既然羽蓝上仙有心护佑,母后又怎会生气?母后要谢她还来不及呢?又怎会出言责怪?”

“真的?”少炎急忙从羽蓝的怀里站直了身躯,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母后要怎样答谢这位神仙姐姐?”

出尘笑道:“母后已经在栖鷡宫设下宴席,亲自答谢羽蓝上仙护佑我儿的大恩大德。”

羽蓝急忙说道:“我带着小殿下出去玩耍,本是举手之劳,王后盛情,羽蓝愧不敢领。”

少炎闻言,急忙拉着羽蓝的手央求道:“姐姐,一起去嘛。母后难得这么高兴,我们可不要扫了母后的兴啊。”

羽蓝蹲下身子,看着少炎轻轻地笑道:“小殿下,难道你忘了?孰胡还在天上等着姐姐,姐姐要去无妄海看师父……”

羽蓝说着,眼角有晶莹的泪花闪烁。

少炎用自己的小手替羽蓝拭去泪水,轻声说道:“姐姐别哭,姐姐别哭……”

出尘帝姬淡淡的冷笑了一声,笑道:“羽蓝上仙要去无妄海看师父也不急在这一刻,本宫今日设宴,也并不完全是因为上仙护佑小殿下的缘故。”

羽蓝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出尘帝姬。

出尘帝姬笑道:“我虽然身为鼬族的王后,但是却也是九尾狐族的帝姬。九尾狐族和蓬莱过从甚密,世代交好,我看羽蓝上仙手里拿着穹寂上神的降龙尘,这降龙尘乃是蓬莱历代仙尊手手相传的掌门信物,如今穹寂上神已然仙逝,想必是已经将仙尊之位传于了羽蓝上仙。蓬莱遭遇变故,穹寂上神仙逝,自然不会大肆庆贺,但是本宫身为鼬族的王后,九尾狐族的帝姬,略设薄宴,聊表交好之意。”

听了出尘帝姬这一番话,羽蓝倒不好出言婉拒,于是只得点头笑道:“王后盛情,羽蓝不忍有负,所谓恭敬不如从命,王后赐宴,羽蓝只有愧领了。”

少炎见羽蓝点头应允,高兴地欢呼雀跃。在前面拉着羽蓝就往栖鷡宫跑。

这时,只听得头顶风声呼啸,飞沙走石之中,忽见一只巨大的翅膀对着出尘帝姬扫了过去。

出尘帝姬大惊,急忙闪身躲避,但是由于事情来得太过突然,出尘帝姬还是被扫的倒在地上,摔出去老远。

“母后!”少炎惊呼一声,急忙跑过去扶起出尘帝姬。

那突然袭击出尘帝姬的正是孰胡,眼见出尘帝姬被打倒在地,孰胡化作人形,正要冲过去,羽蓝急忙挡在孰胡的面前拦住了他:“孰胡!你要干什么?”

孰胡用手指着出尘帝姬,愤然说道:“羽蓝仙尊,你千万不要相信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当年圣后身在靡靡花海,处处为她着想,想不到她竟然恩将仇报,用她自己的眼泪毒害圣后!害的圣后差点因此丢了性命!此番设宴,不知道她又要耍什么手段!羽蓝仙尊千万不要相信她!不要跟她去!”

出尘帝姬就着少炎的手站起身来,冷笑道:“孰胡休得胡言乱语,子衿狐媚,不但把我的狐帝哥哥迷得神魂颠倒,更是让当年身为三王子的王上对她念念不忘,魂不守舍。”出尘帝姬说着看了看孰胡问道:“难道你忘了?就连帝魔宫的九幽圣君也甘愿为她舍弃毕生修为,丢了性命。这样的女人简直就是祸水!若是那时子衿真的被我杀了,或许九幽圣君就不会死!”

“你错了!”孰胡厉声喝道:“倘若不是你对子衿姑娘下毒,圣君就不用耗费自身的修为去给她解毒!出尘帝姬,你才是始作俑者!”

出尘帝姬冷笑道:“子衿本就该死,谁叫九幽圣君多管闲事用自身的修为去为她延续生命?他能解我的狐泪之毒?最后解毒的还不是我那傻傻的狐帝哥哥?”

听着出尘帝姬和孰胡的争辩,羽蓝仿佛觉得这一桩桩、一幕幕似乎真实发生过一样在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羽蓝用双手捧着头疼欲裂的脑袋,大声说道:“你们不必再争辩了!我、我……”

孰胡眼见羽蓝神情异常,急忙转过身扶住羽蓝:“羽蓝仙尊,你怎么了?”

“我、我的头好疼…好疼……”羽蓝靠在孰胡的身上,颤抖着说道:“你们、你们不要吵了。”

孰胡道:“可是,你绝对不能相信她!我、我现在就送你回蓬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如昨之第九章(9)

    沙滩上只孤零零的架着一台摄像机,摄影师早早将摄像机调试好,镜头对着远在天边的“地平线”。天是青色的,还有些暗。宋凡帆和隋东坐在沙滩上,也看着前方的海面。已经有渔船出发了,两三个,在无际的海面上向远方漂去,好像要这样漂到水天相接的尽头。宋凡帆看着那远去的渔船,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一句诗:“小舟从此逝,江海

  • 想去海贼的我意外来了奥特曼在线阅读第六节

    秦相南是被自己的弟弟敲门声而吵醒。她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抬头看向徐畅,他仍然保持同一个姿势,在安静地看书。“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他说道。秦相南尴尬地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角,跑出去开门。秦向北站在门口,神情沮丧。“你还知道回来呢。”谁知秦向北没有和往常一样和她拌嘴,像个被戳了气的皮

  • [综影视]我的男友是反派案发现场

    一群人在房间里忙碌着,相机的闪光灯不停地打在袁茗早已僵硬苍白的身体上,他侧仰在地板上,倒在一滩已经凝固的血液中,像是陷入一片血红的沼泽中。“死者大约五六十岁,从尸体的僵硬程度判断,死亡时间大致是在凌晨三四点,不过由于死者大量出血会加快死体僵硬,所以死亡时间会有误差,不过也差不太多。”法医明庆在检查完

  • 海贼王之传说第5章在线阅读

    易晰坐电梯上到九楼,站在走廊里踟蹰不前,枪林弹雨、洪水猛兽他都能从容面对,却不知道怎么面对那个小女孩。走廊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医生护士匆匆而过。偶尔传来小孩的哭声,愁云惨淡的病人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目光呆滞。医院,死生之地也!易晰缓步向前,终于来到930病房的门口,他做了个深呼吸,拍拍胸脯,一步迈了

  • 老九门之红语山卿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八话朋友妻不可欺!苏满朝出了包厢,没回学校,他开车去了海边,就着海风,把顾延君的话,仔仔细细,一字不漏的拿出来再脑海中又过了一边。他不相信顾延君,但是他确实需要借助一个外力,来破坏掉言幼裳对杜均酩的感情,跟他一样对只是对杜均酩的单纯崇拜也好,还是春、心萌、动的爱、恋,他都必须破坏掉。他本来可以晚几

  • 余生望暖在线阅读第7节

    只见萧凌不慌不忙探出手指朝徐凯一点,同时嘴里轻声吐出一个字,定!下一刻,在所有人茫然的目光注视下,徐凯整个人的动作骤然定格,保持着扭腰出拳的姿势一动不动,要不是眼珠还能转动,只怕是真会被人当成一具木偶雕塑。“我去,神马情况,那人怎么忽然就停下了?”“那叫萧凌的家伙究竟用了什么手段?就用手指头点了一下

  • 凡人异事之大鱼怪(3)

    燕扬一直注意着河面的动静,在露出鱼头的瞬间,燕扬就起身往左侧退去,刚好闪过大鱼的袭击。在大鱼还未落地的时候燕扬右手的木棍就对着大鱼的身体狠插了下去,大鱼被这股向下的力道击中,左右拍打着落在了地上,落点刚好在燕扬脚边。鱼身刚好暴露在燕扬的身前,燕扬都不带犹豫的,对着鱼身就是猛扎。老爸则是有一刹那的失神

  • 起源之命运之战章百国联赛

    乔战根据洪荒秘法的介绍,利用洪荒之力打通身体内的天地二桥,连通奇经八脉,形成小周天运转后,开始连通十二正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大周天。他明显感觉到外界的元力散发着亲切信息,飞快地融入他的体内,壮大着他的洪荒之力,滋润着他的身体。足足在体内运转了九九八十一大周天后,乔战这才重修炼中清醒了过来。细细感受自

  • 无字书的旅程第7章在线阅读

    前朝南明湖之变后,有两把残剑流落人间。天下仅有数人知晓,一旦用阴月阴日出生之女子的极阴之血灌入,残剑合璧将引发天君星与天顾星之星变,那时神州大地将遭崩灭。凤阳、九天、隐元,三股不同的势力,为了不同的目的,将围绕着两把残剑展开对决,山河、世仇、情义,究竟孰重孰轻?南疆五毒潭,那是苗族引以为豪的奇景。大

  • 星际稀有物种开门揖盗

    “咻~~~”夜幕刚降临,九支飞火流星冲上天空照亮整座四方城,每隔两个时辰,新的飞火流星会升起,流星一出一切妖魔鬼怪无处遁形。在南市一家名为“荣华楼”的酒楼顶层阁楼,薛氏姐妹身披黑纱靠在栏杆上欣赏着天空中盛开的花朵,魔界大小姐泠汐月则在房间里作画,她正在临摹谥阳子的“凤凰双飞图”。“大小姐金安,天无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