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蔚蓝色的天穹在线阅读情肠难断,那一晚从秋寒到春夜

2021/6/11 1:31:44 作者:椽之笔 来源:17K小说网
蔚蓝色的天穹
蔚蓝色的天穹
作者:椽之笔来源:17K小说网
一个人得有多绝望才会选择自杀,我听过太多的自杀新闻,甚至身边朋友口中的噩耗也听过,但我从未想过我也会有这么一天。人总有扛不住的时候,当你跌入深渊,或者你无法自拔......那一刻,我突然能理解自杀者的那种压力与失望之极,那无处倾倒内心的压抑,看不到未来,所以绝望的想要结束生命。

机会总是会优先光顾有准备的人,当鱼来的时候,你手里至少得有张网,而方松阳手里的网便是他广泛又精湛的建筑专业知识。方松阳几乎将所有的业余时间和精力都花在他私自接的装修业务上,他负责的装修设计合理、实用舒适、质量上乘、材料环保、价格合理、服务周到。杨蓓介绍的邻居对方松阳的装修效果和质量都很满意,于是他们也各自介绍了自己的朋友给他。

方松阳的生意是越来越好了,可他也有了新的烦恼。他的装修团队并不稳定,没有统一的管理制度,他常常要去外面寻找装修工人来替补流失的人员。而且眼看生意越做越大了,私自装修难免哪一天就被现在的公司发现,或被人告了,或被政府查了。

方松阳首先想到了自己的哥哥方松林。方松林在家做过泥水匠,现在给方松容建的新房也是方松林做的泥水匠。方松阳立即联系了方松林,希望他能来深圳帮助他。

方松林很爽快地答应了方松阳的请求,没几天便拿着行李来到了深圳。

深圳的变化日新月异,装修风格也千变万化,但是变来变去泥水匠的活无非就是刷墙、铺地、贴瓷砖之类的。方松阳自己在这方面的经验已经足够,他私下教方松林一些技巧,再带着他参观了几个工地和装修现场。一个老实巴交、憨厚淳朴的农民在三个月里就被方松阳打造成了一个技艺上流的泥水匠和包工头。方松林也很高兴,毕竟在这里干活的收入可比呆在家里强多了。

这一天,方松林干完活回到跟方松阳一起住的出租屋说道:“阳,现在那个木工又说干完这单活得回家一趟了。我寻思着把你嫂子她哥叫过来,他在家就是做木匠的。”

“那也好,你现在就打个电话回去,留个口信给他,让他过来。”方松阳正觉得得力的木工比较难找,能找个亲戚来帮忙自然再好不过。

方松林掏出刚买不久的手机给他的大舅子发了条短信。他们老家的经济发展慢,方松林的大舅子是少数几个拥有手机的人,即使那样,家里的信号并不是很好,他大舅子的手机就常常无法接通。

“我那个S大学的学弟很快就要毕业了,估计再找他做监理不合适了。”方松阳有点犯愁起来。

“我监工就行了,还找什么监理?正好你可以把钱省下来。”方松林不以为然。

“如果只是现在这么几家的装修,不找监理倒也行。就怕以后事情一多,你又要做泥水又要监工忙不过来。”

方松阳心里其实还有另一层担忧,他哥毕竟不是建筑或者装修方面的专业人士,从长远打算,他需要有个人可以把专业知识与实际工程相结合,同时完善流程管理和人事管理。他自己毕竟还有一份正式工作,很多时候并不能两头兼顾。

Nathan(内森)来办公室了,这对于蓝晶灵深圳办公室来说可是件稀罕事,因为他已经近两年没在这里出现来了。

Nathan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正式宣布自己退休,慕子炎将正式接任财务主管的工作。当然,在此之前,慕子炎已经私底下跟Nathan谈过了相关事宜。

在很多人看来,慕子炎,这个时代的幸运儿,就这么轻轻松松地坐上了一个很多人一辈子都爬不上的职位。可是,没有人知道,慕子炎所提议和推行的财务系统和财务改革方案给蓝晶灵带来了多少估算不到的好处。当然,这一切,慕子炎不屑于去跟人解释。他欣然接受了这个职位,为了不耽误自己享受生活,他也已经辞去了会计事务所的工作。

“慕子炎,恭喜你!” Nathan握着慕子炎的手,眼里带着对蓝晶灵公司深深的眷恋,“这是我工作了近60年的公司,相信你能把我的工作做得更好。”

“谢谢你,Nathan。我一定会尽我所能。你退休后有什么打算?”作为财务主管,慕子炎非常清楚Nathan退休以后并没有经济方面的担忧,公司依然会每月给他发放与在职时一样的薪水。

“我想到处去走走看看。” Nathan露着慈祥的微笑,“再不走走以后就真的走不动了。”

无独有偶,方松阳也被升职为建筑设计师。他迫不及待地要把这个好消息跟自己最好的朋友慕子炎分享。

慕子炎听了开心无比:“哈哈!松阳,我正想请你和张尹杰出来喝几杯呢,不如我们一起庆祝吧?”

“好啊,我可否带上我哥?”

“当然可以,你有什么人要请的人一起带上,我也带上我的朋友。松阳,我可跟你说好了啊,我请吃饭你请唱歌。”

“那当然,这样公平。”

人逢喜事精神爽。方松阳这是第一次完完全全通过自己的努力而得到升职,而且他最近的几个私人装修项目都做得很成功,在他哥哥的帮助下,他的装修团队也日趋稳定。方松阳想他自己的购房愿望应该很快就可以实现了。

这天晚上,慕子炎请了张尹杰、张晓晓、虞士虎、蓝小雨、白板和另外两个朋友,方松阳则只带着他哥。

“松阳,你带这么少的人不是吃亏了吗?”慕子炎开着玩笑。

“没办法,你在这儿土生土长,我是外来的,朋友当然没有你的多。”方松阳无所谓地笑笑,“这是我哥,方松林。”

“松林哥,你好!请坐。”慕子炎礼貌地打招呼,“我跟松阳是哥们,所以松阳的哥就是我哥。”

“松林哥好,我叫晓晓。”晓晓赶忙凑过来打招呼。

“松林哥好!”不知为什么,餐桌上的其他人包括蓝小雨在内突然异口同声地跟方松林打招呼。

方松林显得有点拘谨,搓着手看了看方松阳,又低下头很腼腆地回了句:“你们好!”

方松阳赶紧替他哥解围:“我哥不太习惯跟这么多人打招呼,大家别介意。”

方松阳拉着方松林坐下,无意间瞥见方松林涨红的脸,赶紧转移话题,轻声跟方松林说道:“这是个粤菜馆,你可能吃不惯。来的人里面大部分是本地人,所以慕子炎选的是本地菜。”

方松林没有回话,默默地坐着,仍然显得有些不自在。方松阳便有点后悔带了方松林来,如果让他哥在这里不自在了他就觉得是自己的错,因为他哥的心情他曾深有体会。

1997年7月1日,为了庆祝香港回归,全中国人民都放了一天假。6月30日那天下午,“蜈蚣”早早地下了班回家去陪他怀孕的老婆去了。方松阳临下班前,办公室的电话响了,是肖小璐打的。

“秀才,出来吧,我在设计院门口等你。”

他赶紧跑出去,只见肖小璐开着她那辆红色小车,微笑着示意他上车。

“我约了一些朋友和同学出来,我们先去吃晚饭,完了去‘红磨坊’。”

“‘红磨坊’是什么地方?”

“KTV啊,去年开的,非常不错。”

“小璐,你知道的,我不喜欢热闹,而且我也不会唱歌。”

“秀才,这次不是去唱歌,我们去看香港回归的直播。”

等到了吃饭的地方,他才发现原来那是个粤菜餐厅,跟今天慕子炎带他们来的这个餐厅的档次差不多。肖小璐已经订了一个房,而且早到的几个同学都带了礼物。他那才猛然想起上周一是肖小璐的生日,由于大家都要上班,肖小璐便推到那天一起庆祝。还好他在肖小璐生日那天便已经送了礼物,一个蛋糕和一个穿着红绳子的弥勒佛玉坠。那玉坠当时就挂在肖小璐的脖子上,精巧玲珑、晶莹剔透。

当时方松阳不太认识到场的人,这让他觉得有些不自在。那些人谈论的话题他也插不上嘴,所以只能给他们不停地倒茶倒酒倒饮料。然而,最让他感到不自在的是第五致远也去了。虽然肖小璐没有表现出对第五致远有何特殊之处,他却总感觉那家伙看他的眼神有点奇怪。而且每次他帮第五致远倒完酒后,第五致远那句“谢谢”总让他觉得别有用心。不久以后他便发现了,当服务员进来给他们添茶水的时候,第五致远也是以同样的语气说的“谢谢”。于是除了肖小璐,他再也不给其他人倒茶倒酒了。

那天肖小璐是主角,而他是肖小璐的男朋友,他勉强装出一副开心自在的模样奉陪着,可是当时那滋味比现在坐在他旁边的方松林难受多了。

“大家一定要吃饱喝足啊。” 慕子炎的大嗓音把方松阳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慕子炎不停地招呼大家喝酒:“待会儿方松阳请我们去唱歌,到了那里,爱唱歌的就唱歌,不爱唱歌的继续喝酒。小雨,你的歌唱得那么好听,今晚可要多露几手。来,我敬你一杯。”慕子炎倒了一杯啤酒给蓝小雨。

方松阳知道,慕子炎在英国读书时常常去酒吧喝酒,练就了好酒量。

“慕子炎,小雨不喝酒。”虞士虎赶忙阻拦。

“不喝酒?”慕子炎喝得有点兴奋,嗓音也大了很多,“是不喝啤酒吗?来瓶红酒怎么样?女孩子喝红酒可以美容。”

“William,我什么酒都不喝。”蓝小雨微笑着说,“我以茶代酒吧。”

“那可不行,你多少喝点。小雨,你在英国呆了那么久居然没学会喝酒?谁信啊?”慕子炎不依不饶。

“慕子炎,小雨真的不能喝酒。她喝酒会过敏。”虞士虎帮蓝小雨说道,“这样吧,我代她喝。”虞士虎一口气把一杯啤酒喝光了,大家便都喝起彩来。

慕子炎又对方松阳举起了酒杯:“哥们,祝贺你荣升建筑设计师。”

“谢谢!同喜同喜。”方松阳也学着虞士虎的样子一口把杯子喝了个底朝天。

不知为什么,方松阳突然觉得酒也不难喝了,喝酒也不再让他讨厌了。

酒足饭饱之后,一行人就去了KTV。方松林刚坐下不久就跟方松阳说累了,明天还有活要干,先走了。方松阳非常理解他哥的心情,交待他路上小心点便让他走了。

“大家想吃什么喝什么尽管点啊,费用算我的。”方松阳刚刚说完,却被自己的话怔住了。他说这句话的语气多像当年的第五致远啊。

1997年的香港回归夜,方松阳和肖小璐一行吃完饭后便到了“红磨坊”。那是一个集KTV,舞厅,酒吧,台球和按摩于一体的娱乐场所。第五致远明显是那里的常客,一进去便对着接待经理喊道:“赵经理,我要的房准备好了吗?”

“嗨!致远哥来了?准备好了,是一间特等包间,可容三十多人呢。特大屏幕电视,十平米宽的舞池,送三箱啤酒,五瓶可乐,二十份小吃,三个水果拼盘。您这边请。”

“第五志愿,”肖小璐叫住正准备跟着赵经理走的第五致远,“我看这大厅挺不错的,人多才有气氛。而且这里有那么多台电视,哪个方向都可以看得很清楚。再说我们也不是来唱歌跳舞的,没必要要个包间。”

“那行,听小璐的。”第五致远转头说道:“赵经理,你帮我们挪挪地方,别让我们十几个人坐得太散。”

赵经理忙不迭地点头,赶紧张罗客人挪位子,给他们腾出了地方。

“大家想吃什么喝什么尽管点啊,费用算我的。”第五致远像主人似的,当时说话的语气和方松阳刚刚招呼大家的语气一样。

“哎,不是说好今晚我请客的吗?”肖小璐赶忙摆出她的主人身份。

“小璐,这你就见外了吧?”第五致远显然不乐意,“吃饭是你买单的,这里当然该我请。再说你生日我也没准备礼物,你总得给我机会表示表示啊?”

听第五致远那么说,肖小璐也就不再推辞:“呵呵!那就谢谢你啦!”

肖小璐说完拉着方松阳找了位子坐下。

方松阳面无表情地坐着,心里窝着火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发出来。自己女朋友的生日倒让别人请客买单,这个人还不是别人,却是第五致远。

“秀才,你怎么啦?”肖小璐感觉他有点不对劲,关心地问。她一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当时正饱受着自卑加吃醋的折磨。

“我突然想起‘蜈蚣’要我拿一份设计图给刘总看,我忘了,我得赶紧给刘总送过去。”

“都这时候了还送什么,明天再送吧。”

“不行,刘总说了明天他没有空,必须今天给他看了给出修改意见。这个很急,我们后天下午一定要把设计图交给施工单位。”他站起来告别,“小璐,我先走了。你玩得开心点。”

“哎,怎么就走了?”第五致远看到他要走,阴阳怪气地问道。

“有点急事,不好意思。再见!”方松阳板着脸说着就往外走。

“我送你去吧。”肖小璐赶紧追了过去。

“不用,我打个的士很方便的。你那么多同学在这里,别扫了大家的兴。”他逃也似的走出了“红磨坊”,临走时感觉自己听到了第五致远在背后不怀好意的笑声。

广州那座走在改革开放前沿的绚丽都市是没有黑夜的,车辆的喧哗、拥挤的人群、闪烁的霓虹灯和路边热闹的商铺交织在一起,争相展示着人世繁华。可那一切当时虽然近在眼前,于他而言却似乎远在天边。他曾经憧憬的城市生活和美好爱情似乎都遗落在他无数个秉烛苦读的乡村黑夜里了,留下来的只有卑微和落寞。

他从“红磨坊”走出去,行尸走肉般地游离在灯红酒绿的闹市里,无心留意形色匆匆的行人,也无意伤感自怜。

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跑了起来。跑步一直是他自我排忧的方式,他穿着新买不久的皮鞋,就那么从人头攒动的街道一直朝着设计院方向跑,好像他的未来就在不远的前方。

当方松阳的思绪沉浸在回忆中的时候,KTV里面已经歌声、掌声、喧闹声不绝入耳了。

慕子炎唱的几乎都是英文歌,他唱迈克尔﹒杰克逊的歌的时候引得掌声不断。虽然大多数人都听不懂英语歌的歌词,但他唱的那调子、那表情、那机械舞和太空步跟迈克尔﹒杰克逊如出一辙。

慕子炎刚唱完,张尹杰便接过了话筒准备唱一首粤语劲歌《光辉岁月》。

虞士虎说道:“慕子炎,原来你唱歌这么厉害啊?下次公司搞活动的时候我一定要推荐你去。”

“你开什么玩笑呢?活动都是人事或者你们业务部的事情,我去凑什么热闹?再说我也就这么两下子。”慕子炎说道.

一直很安静的蓝小雨这时开口了:“William,虽然你的工作是财务,可公司的销售业绩跟你的奖金直接挂钩啊。你有这么好的才艺不展现出来吸引客户真是太浪费了。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不需要排练就可以把歌舞表演得这么好的。下次的展会你一定得上。”

虞士虎也接话道:“当时我听那个C娱乐公司的‘王子’讲听你说话的嗓音就觉得你唱歌不错的时候,我还偷笑来着。现在才明白‘王子’其实还是有点眼光的,难怪他当时极力劝你进军娱乐圈,你可不只是一枚小鲜肉。”

“少损我了。我没有舞台经验,只能在这种地方吼几句。”

虞士虎继续调侃道:“我明天非得写个报告给总部不可,对了,我还留着‘王子’的名片呢,要么我打个电话给他说说?”

慕子炎也懒得理会虞士虎的调侃,说道:“于是乎,不如你来一首吧?要么你和小雨一起唱,让我的朋友们都见识见识你们的本事。”

蓝小雨说道:“我今天有点不舒服,我就不唱了。小虎唱吧。”

“小雨,你怎么回事?你又不喝酒又不唱歌的,不是存心来扫兴的吧?”慕子炎不相信蓝小雨的话。

晓晓为蓝小雨打抱不平:“子炎哥,小雨的确不舒服,你没发现她脸色有点不对劲吗?”

慕子炎朝蓝小雨仔细看了看,他发现蓝小雨的脸色是有点不太对劲,但那脸色不是病态的苍白或蜡黄,而是有着一种淡淡海水蓝。而蓝小雨那躲闪回避的目光又让他更加心生奇怪,他便不再强迫蓝小雨唱歌了。

“子炎哥,我来点一首情歌对唱,我们一起唱好不好?”晓晓凑到慕子炎的面前说道。

“跟你?《Cry on my shoulder(靠着我的肩膀哭泣)》,你会吗?”慕子炎说道。

“不会,我们唱《相思风雨中》怎么样?”晓晓也不生气。

“切,我不会。”

晓晓压低声音说道:“子炎哥,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不讨厌,你很可爱。”

“那你干吗跟我说你有女朋友啦?我哥都告诉我啦,你根本就没有女朋友。”

“这种场合,你能不能正常点?我有没有女朋友关你何事?”

“你……你太欺负人啦。你没有女朋友我就有机会呀。”晓晓一副委屈的样子。

“别,别这样啊。让你哥看到了还以为我欺负你呢。晓晓,我可跟你说实话,我对你没兴趣,我只把你当我妹妹看。”

这时张尹杰刚好唱完了《光辉岁月》,慕子炎便大声喊道:“尹杰,唱得真好。来,干一杯。”

方松阳坐在那里很不自在。这个房里的人每个人似乎都很能唱,唯独他没有一首能唱得完整的歌。他从来没有在卡拉OK厅里开口唱过。正郁闷着,慕子炎走了过来:“来,哥们,干一杯。”方松阳此时觉得酒真的是个好东西,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慕子炎也跟着喝完了杯中的酒:“松阳,点首歌吧。你说你请的客居然一首歌都不唱,哪有这种待客之道?”

“我不会唱。”把真心话说出来后,方松阳反而觉得轻松了不少。

“不会吧?哎,你跟我说过你大学毕业会上大家唱周华健的《朋友》都唱哭了?那你就来一首《朋友》怎么样?”

“我就会唱几句,别丢丑了。”

“这么着,我就点这首,我和你一起唱。”慕子炎不由分说就去点歌了。

慕子炎刚刚点完歌,虞士虎走了过来拉着他坐到身边:“慕子炎,你说我今晚跟小雨表白好不好?”

“什么?都那么久了,你还没跟她表白?”慕子炎觉得不可思议。

“唉!那个……我跟小雨太熟了,反而不知道怎么说才能表白得清楚。我也曾经跟她暗示过几次,可是她都没什么反应。”虞士虎显得很苦恼。

“你就直接说‘Angela,我爱你,嫁给我好吗?”

“慕子炎,你别开玩笑了。你快帮我想想办法。”

“这个嘛,我看你还是得选个浪漫点的地方。你看今天这里这么多人,你一表白万一把她吓跑了怎么办?”

“那我等会儿送她回去的路上行不行?你看这么一个尽兴的晚上,又喝了点小酒……”虞士虎一副花痴的模样。

“是你喝了点小酒,小雨可没喝。”慕子炎偷偷瞄了一下蓝小雨,不觉又担心起来。“你可以试试看,不过别太勉强,我看她应该很不舒服了,可能带她去看医生更好。”

轮到慕子炎和方松阳唱《朋友》了,方松阳发现在慕子炎的带领下他居然就把那首歌唱完了,他的心情突然就好了很多。有很多事情不是你不会做,而是你不敢做。当你克服了心理障碍去尝试以后,你就会体会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快乐,例如唱歌和喝酒。方松阳放下话筒便跟慕子炎尽情地干了三杯。

虞士虎带着蓝小雨过来告别:“小雨今天有点不舒服,我们先走了。你们玩得开心点。”

慕子炎心里明镜似的,他朝虞士虎扮了个鬼脸:“好走。好好照顾小雨哦。”

方松阳唱完了《朋友》就再也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会唱的歌了。他便学着慕子炎的样子,一个一个地给在场的人敬酒。不一会儿,他就觉得头昏脑胀,胃里发烧得厉害,一阵阵恶心感排山倒海似的袭来。他赶紧跑到洗手间一阵狂吐,差点把胃都吐出来了。终于没有什么可吐的了,他便回到了KTV房。

这时张晓晓正撕心裂肺地和白板对唱着一首不知名的歌。慕子炎正在和张尹杰还有另外两个男的玩色子,输了的要被罚酒。

方松阳只觉得头昏脑胀、浑身无力,他躺在沙发上闭上眼睛想睡一会儿,却怎么也睡不着。思绪又回到了香港回归的那个晚上。

他跑了近三个小时才到达研究院,当时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研究院分给他的房子尽管小,却是他当时唯一的安身之地。全身上下被汗水浸得湿漉漉的,双脚因为穿着皮鞋跑步而隐隐作痛。他换了双拖鞋,拿起一条短裤和一条毛巾就走到公共厕所去洗澡。等他回到房间的时候却发现肖小璐就坐在房间里,静静地看着他。他光着上身,那条肖小璐送的白色的毛巾就搭在肩上,湿漉漉的头发不停地往下滴水,而他却找不到话说。

“根本没有设计图要给刘总看对吗?”她平静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感情。

“有。”他艰难地说道,内心纠结着怎么跟她解释,“只是我在下班前已经交给他了。”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依然平静地说:“我早就来了,一直在门口等着你。我看着你跑回来的。”

“小璐……”他只觉得喉咙干涩,羞于开口。

“你不用跟我解释,我明白的。是我不好,你不喜欢热闹,而且都是你不熟悉的人,我不应该勉强你去的。我以后再也不逼你参加这样的聚会了。”

听到她这样说,他突然觉得自己不只是卑微,还很卑鄙。她没有什么错,其实都是他的自尊心作祟。

他走到她前面,无限愧疚:“小璐,对不起。”

她微微一笑:“我们听收音机吧,还来得及收听香港交接仪式。”

她的微笑立刻扫除了所有的阴霾,所有的烦恼都融化在了她的笑容里。多么可爱乐观的女孩啊!她有什么错?她不过是不顾一切地爱上了一个穷小子,希望用自己的方式给他带来快乐,期盼着一场浪漫长久的爱情。

他默默地拿起他的收音机,调到合适的频道。

收音机里播音员正在讲解中英双方护旗手入场。他调高音量,静静地坐到床边上。随着英国国旗的降落,万众期待的时刻马上就要到了,她赶忙走过去坐到他的旁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响起,播音员的声音也显得特别激动,他和她同时站了起来,两人的眼里也噙着激动的泪花,仿佛看到国旗缓缓地升起。升旗完毕,收音机里人声鼎沸,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他和她的手也紧紧握在了一起。

直到掌声逐渐平息,收音机里传来□□主席的讲话,他才感觉握着的她的手轻微地挣扎了一下。

“疼!”随着她的一声轻呼,他松开了自己的手。

他低头一看,她纤细白皙的手背被他握出了几道清晰的红印。他赶紧放下另一只手里抓着的收音机,轻轻捧起她的手揉了起来。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边揉边道歉。白色的毛巾从他的肩膀滑落,露出宽厚结实的胸膛。

“你还是把衣服穿上吧。”她低垂双目,轻咬朱唇,脸颊红云轻浮,温热的双手微汗涔涔。

他没有回话,温热的手指轻柔地撩起她的额发,接着一个羽毛般的轻吻落到她的额头,感觉到一股幽若兰花的馨香从鼻尖沁入心底,他的心立刻变得狂热,青涩而笨拙地向她索取更多,直到她被折腾得筋疲力尽,躺在他的臂弯里沉沉睡去。

天还没亮,他便醒了。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也许根本就没有睡着。身边的她像只熟睡的小猫,安静而温顺。

他轻轻地起床,出去买了早餐和给她用的牙刷和毛巾。

他回去的时候看到她蜷缩成一团,双目紧闭,呼吸均匀,薄薄的被子搭在她的胸口和腹部,露在外边的皮肤白皙细腻。

他躺回床上,思绪万千。他和她要往婚姻方向发展吗?他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她的父母会怎么想他?他要怎么和她父母相处?她又会怎么对待他的家人?他想起莎士比亚说过的一句话:爱情是盲目的,恋人们看不到自己做的傻事。他现在才深切体会到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一条手臂温柔地伸了过来,放在他的腰上。他侧头一看,她正侧着脸对着他露出甜美的微笑,一缕头发不听话地挡住了她漂亮的前额和一只迷人的眼睛。

他将身子往她那边侧过去,伸出手把那缕头发拨到她的脑后,然后摸了摸她如婴儿般粉嫩的脸颊,微笑着说:“起来吧,我买了早餐。”

她懒洋洋地向他伸出双手,浅笑盈盈。他俯身直截了当地盖住了她的唇,激.四射地继续探索彼此的秘密。几番.雨,归于温存,让他至今都无法忘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五代华章在线阅读第6章

  • 遇见,我爱罗在线阅读第7节

    “真是无奈……”虽然这么说,但白发钢灰色眼睛的守护者还是任劳任怨的架起了弓箭,“既然是你们先过来找我的……我可没有什么罪恶感呢,对于杀死你们。”“杂兵就乖乖的待在原地,不要去打扰那只蠢狗的战斗了。”赤犬并不是一个人只身前来,他当然还带了一些部下。既然已经答应狂王不会参与插手这次战斗,那么自然守护者就

  • 陆先生的小可爱又调皮了在线阅读第五节

  • [综主文野]自杀业余爱好者第三章在线阅读

    江安逸张望了一会儿,似乎是没有发现想找的,疑惑地向江静问道,“娘,我爹人呢?我怎么没有看到他。今天他应该没有什么事吧。听到江安逸的问话,江静面露难色,支支吾吾的,半天没有开口。正当江安逸准备再次询问时,从江安逸的身后传来粗狂的声音。“怎么都站在这里,进去吃饭吧,我现在都饿得不行了,果然,人老了就是不

  • 谈恋爱不如推理?在线阅读第六章

    听见说杨过来了,郭靖随手拿起一件外衣,鞋子也不及穿好,拖拖沓沓就往前院来。见杨过脸色憔悴,一头白发,郭靖一把抱住他,哽咽道:“过儿!”杨过见郭靖衣衫不整,倒履相迎,又是感动又是心酸,叫了一声郭伯伯,便任由他抱在怀里。郭襄黄蓉紧跟着也走了出来,郭襄见了杨过自是喜出望外,但见郭靖和杨过如此伤感,也是默默

  • 秦始皇说他喜欢我火爆的老爷子

    直接离开了学苑,韩靖先是选择了就近的一家酒家,在其中的一间客房里稍稍梳洗并且换上了一套干净的白衫,这才离开了酒家。“韩少!”令韩靖想不到的,是杜宇这个大胖子居然也离开了学苑,并且早就在这家酒家外面等着他了。“你出来干什么?”望着他,韩靖轻轻问了一句。这句话,其实他不需要得到任何答案,或者得到任何答案

  • [猎人]渺小的你也是有理想的在线阅读第7章

    跟随或者一路来到那个偏远的小村庄,蜿蜒的小路的尽头,就是爱德华兄弟的家。应该说是率真形象的展示,毫不顾忌客人们还在外面,温莉直接一个扳手从小阁楼的二楼砸向爱德华的脑门,凶残过后才温柔地笑着对爱德华说了“欢迎回来”。青梅竹马这东西是好物啊,说起来她似乎又有一段时间没联系大概可以称得上是她的青梅竹马的利

  • [全职高手]为你熬成红豆在线阅读第7节

    让我们回到水镜,聂问和魏泽葵已经到了藏书阁前,那个藏书阁和现在众人知晓的藏书阁不一样,它更偏向于中式现代,随着时代的发展,藏书阁每隔一段时间便会维修一次,以次来确保藏书阁的安全,毕竟当年已经被烧过一次了(=_=)聂问和魏泽葵进入藏书阁,一眼望过去,书书书,好似望不到尽头(;_;)她们向着藏书阁深处去

  • 世纪末路在线阅读第六章

    新闻学院的学生们,每天都在致力于挖徐老师各种小道消息。自从上次徐老师透露他玩绝地求生之后,徐老师的学生们就在努力的搜寻徐老师的信息。“你们到底找到徐老师的号没有啊?”“亚服那么多号人,岂是说找就找到的,只要徐老师一天不说出他的ID,我们就要漫无目的的这样找下去。”两个誓死要找到徐老师吃鸡ID的学生正

  • 下一站路口,等你在线阅读第2节

    一身公主裙的女生看到来人,跑着过去,“你怎么来了?”“小芸,谁让你跑到这里来的?”方煜的声音有些沉,显然很不悦。方芸一听到自己哥哥的话,笑脸瞬间拉了下来,“哥,这里的那个女人把咱家的酒店都抢走了,我看不过,来……”“爸没告诉你这里是上面收回去的吗?谁让你自作主张来的?赶紧回去!”“哥。”女生很不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