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时空恋人之双生逆转在线阅读番外:给你一颗糖

2021/6/12 0:28:01 作者:萧慕夜 来源:晋江文学城
时空恋人之双生逆转
时空恋人之双生逆转
作者:萧慕夜来源:晋江文学城
有些事情,即便是脑袋忘了,心却还记得。本文是《将军在上》电视剧番外电影《时空恋人》衍生作品。内容将续写这段“未完”的故事,女版(默认小马哥)形象的“真叶昭”惊喜回归,胡青,秋华、秋水等人也将陆续出现。双叶昭相遇,柳惜音会做出怎样抉择?在古代不能完成的遗憾,在文明开放的现代,她们会有不同的结局吗?风格主打百合甜文向,对于喜欢“男叶昭”的朋友说声抱歉了。

上樱攸早上临出门的时候交代了众多刀剑要乖乖的,不许搞事,等晚上回来的时候会给他们带糖果,但果然还是不够放心啊,她本丸可是还有三十年的房贷没还,万一她不在家的时候,那群刀剑把家给拆了怎么办?唔……应该还是没关系的吧?毕竟hsb还是很认真的,不不不……那家伙啊,和咪酱聚在一起的话,emmmmmm……关于之前在花丸看见的乌冬面的恶梦重新涌进了上樱攸的脑海中。

今夜还是早点回去吧。

收起摊子,上樱攸计算了下今天一天的收入,嗯,这下子买一些糖果应该是没问题的了,果然,挣钱赛高!

等到了糖果店的时候,站在门口处,上樱攸正欲踏进去的时候,忽然听见里面一道熟悉的声音而停下了脚步,“为什么我要来看糖果店啊,明明我也是想要和小攸一起玩的好吧?”

“谁让你是我晴明的子孙呢,快点吧,把这些糖果都卖出去,我要氪金了!奴良陆生,他在动漫里把我打得可惨了,没想到居然会有成为我式神的一天吧,哈哈哈!”

身穿蓝色狩衣的俊美青年此刻脸上浮现了不符合他身份的阴险笑容,而站在他身边百无聊赖剥着糖果吃的少年正是土御门律司,一脸郁闷的模样,估计在为自己召唤出这个超级麻烦的祖先而感到后悔吧,不过谁会想到那位生活在平安时代的大人竟然会出现在现世之中呢?

说到这,果然这又是土御门家的产业吗?犹豫了一下,上樱攸还是走进了糖果店,虽然也可以用狐幻之术来变成另外一个人,但她可不认为可以轻易地骗过晴明,这种愚蠢的想法还是放弃吧。而且就这个时间,她也不认为自己可以轻易地找到其他的糖果店了。

站在柜台前,上樱攸指责里面那些包装可爱的糖果,“小司,请把这些糖果卖给我。”

“啊啦,这不是小樱花吗?”听见声音,晴明立马热络地打起招呼来,上樱家的小姑娘真是一代比一代好看呢,可惜他家这个混小子脸皮薄,不知道追妹子,整天和一群付丧神在一起。想到这里,晴明深感心痛地扶额,仰天长叹一声,没想到他安倍家的血脉没断绝在妖怪的诅咒中,反而在这个混小子手里没了下一代!

“喂……晴明,你是不是在想什么不好的东西?”忽然感到了一阵恶寒,土御门律司眯着眼朝晴明看去,算了,那个老不正经的,反正他继续在这里待下去,耽误了回去的时间,自有人收拾他。话说,晴明的性格到底是和谁有点像呢,啊……三日月,两个都是披着优雅皮囊的流氓。

“这些糖果是给那些付丧神买的?哈哈哈,小攸不会是怕他们捣乱吧?”将上樱攸选好的那些糖果包装好递到她手中的时候,土御门律司开玩笑地说道,没想到上樱攸居然还真的点点头,“嗯”了一声。

“给,这个是晴明大人的,式神们想必也在等待您的归去,请不要在现世再多逗留了。”上樱攸将一颗糖果放在晴明的手心之后又拿了一颗给土御门律司,“给小司,小司也要乖乖回去。”

等到上樱攸离开之后,晴明把玩着手中的糖果,忽而弯起眉眼笑了起来,一手搭在土御门律司的肩膀上,“来,小子,也给我一些糖果,我带回去给那些式神尝尝,你也是,回去玩你的刀剑吧,式神啊付丧神啊这些被赋予神职的邪恶之物都是长不大的小孩,得哄的。”

“……嗯。”低下头,捧起一把糖果,楞了会,土御门律司开始往自个儿兜里装,没办法呢,他只是在听小攸的话而已哦,就算是没有糖果,那些付丧神们也不敢捣蛋,这点倒是和小攸的本丸迥然不同,要他说,就是小攸平日里太宠着那些刀剑了。上房揭瓦,打一顿就好了。

……

等到上樱攸回到本丸之后,看见灯火通明,便隐隐地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就知道他们不会乖乖的去睡觉,嘛,难得清闲,就稍微地陪他们玩玩好了。

【伊达组】

因为刀剑们的居室都是相邻的,所以上樱攸很确定刚刚在那边闹出的躁动已经传入到鹤球的耳中,以他那种蹩脚的吓人技术,不是“哇”的一声躲在门后跳出来,就是在路上挖坑,当然房间里是不可能挖坑的。

所以在推开门的瞬间,如上樱攸所预料的那般,几乎是鹤丸国永“哇”一声的同时,她就往地上躺下了,专业碰瓷鹤球一百年。

“主公!牙白,鹤先生,主公好像被你吓晕过去了。”烛台切光忠看见上樱攸晕倒后立刻摘下脸上的恶魔面具,上前扶起上樱攸,鹤丸国永本来还在咧着大白牙笑呢,看见这幅景象也不免有些担心起来,轻声嘀咕道:“好奇怪呢,那丫头平日里没有这么胆小的啊。”

没想到就在鹤丸国永看不见的角落中,上樱攸睁开眼给了烛台切光忠一个wink,接着又闭上了眼睛继续装死。

作为和压切长谷部一起照顾上樱攸饮食起居的人,烛台切光忠自是明白了上樱攸的意思,酝酿了下感情后就摆出了一幅惊恐的表情,扭头看向鹤丸国永。

“鹤……鹤先生,主公没有……呼吸了。”

“什……什么?”简直是无法相信烛台切光忠的话,鹤丸国永走上前来,蹲在上樱攸的面前,伸手正欲从烛台切光忠的手里接过她时,没想到上樱攸突然睁开眼睛,狠狠地往他额前一磕,然后两个人都疼得倒在地上抱住脑袋眼冒金花。

“主公真是的……别吓我啊,心脏都差点停止了。”等到脑袋没那么疼了后,鹤丸国永爬起来小声地在嘀咕,同时也将上樱攸给扶了起来,看见她额前和自己同款的大红包,不免又开始哈哈大笑道:“主公这种惊吓方式还真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呢。”

“是吗?那再给鹤球你一个新鲜的惊吓吧。”看着鹤丸国永投过来疑问的眼神,上樱攸面无表情地继续道:“接下来一整年的远征都归你了。”

“主公!我为政府立过功,我为本丸流过血,你不能这么对我……”某只鹤还在痛苦挣扎中,而上樱攸早就跑到角落里一直在沉默不语的大俱利伽罗那了,朝着他递出一颗糖。“给,这是咖喱酱的,虽然这也不算是在讨好,但是我还是很想要和咖喱酱搞好关系的哦。”

“主公,小伽罗就是在害羞而已,您不用为此而感到烦忧的。”听出了上樱攸话语中隐隐的失落,烛台切光忠连忙安慰道,虽然他也劝过小伽罗至少在面对主公的时候不要表现得那么冷漠,但就是无法改变呢,小伽罗的性格。

“嗯。”

大俱利伽罗这一声轻不可闻的“嗯”使得上樱攸稍微吃惊地微张了嘴,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大俱利伽罗的脑袋,真像是只猫呢。

“好了,这个是给咪酱的。”站起身,上樱攸也往烛台切光忠手里塞了一颗糖,最后在鹤丸国永一脸期待的目光中走出门口,脚步变得迟缓起来,感觉到时机差不多的时候再次转过身来,果然看见的是鹤丸国永稍加失落的表情,在众人皆没有注意的时候弯了一侧唇角。嘛,算了,还是不逗他了,将手中的糖扔过去,“要珍惜啊,鹤球!晚安。”

【粟田口组】

抽时间从狐之助那里拿来了药研寄来的信件并给了它一颗糖后,上樱攸便一边读着信件一边走向了粟田口这边的居室,想必一期他们也很担心药研吧,当初将他送去修行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件正确的决定了,幸好就目前来说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看信件的内容,是去安土遇见织田信长了啊,过一会儿也给他回一封信吧。

“一期?”刚一踏进门,上樱攸就被一期一振抱了个满怀,好不容易从他怀里挤出个小脑袋,便看见鲶尾他们吃惊的模样,目光再转向一期一振,他此刻打扮成了吸血鬼的模样,眼睛上蒙了一块沾血的白布,而唇角两侧的小尖牙略显可爱。

一期这边听见了上樱攸的声音后也连忙扯下了眼睛上的布条,有些依依不舍地放下手,退到了一边,向着上樱攸道歉:“抱歉主人,我把您当成了弟弟。”

闻言,上樱攸默默地低下眉眼看向了自己的胸,发觉从她的角度可以直接看见脚下的木屐后,呵呵……果然呢,被当成弟弟什么的。

“真好呢,我也想要抱抱主公的,一期哥真狡猾呢。”一旁的鲶尾鼓起嘴不满地说道,引起了小短裤们的同感,就连平日里少言寡欲的骨喰也轻声说了一句,“我也是。”

五虎退:“我……我也想……想要抱抱主人。”

“不行……”正想要阻止弟弟们的无礼要求,哪成想就被上樱攸给打断了,“可以的哟,我也想要抱抱大家呢。”

环顾了一圈,一期,鲶尾,骨喰,平野,厚,前田,秋田,乱,小老虎,鸣狐……还有现在在外面修行的药研,粟田口的兄弟真是多呢,哦,对了,貌似月底可以去大阪城挖地了,那么从现在开始就要好好做准备了呐。

稍等了下,在与大家拥抱的时候,上樱攸就趁机塞给他们一个糖果,一下子装糖果的口袋里就空了不少,唔……这要是等到以后圣诞节,她也得背着一大麻袋的礼物来这吗?

“一期,药研来信件了,他现在很安全,不必担心。”站在了一期一振的面前,握起他的手,在掌心处搁下一颗糖果,上樱攸认真地道。

“回应主人的期待,是刀剑义不容辞的责任。好了,主人也赶紧去睡吧,药研一定会马上回来的。”将上樱攸推出去,一期一振关上门,靠在门扉上低眸微微一笑,等到药研回来一定就会更加强大了吧?到时候主人会不会已经不需要他了呢?嗯……不想了不想了,弟弟们能够成长起来,应该是件好事才对。

【冲田+土方组】

“不知道今夜主公会不会来呢,难得我已经做好了指甲,安定,快来看一看,可爱吗?”

向着安定翘起了红色的指甲,加州清光笑眯眯地问道,而一旁的堀川国广将早已准备好的柿子饼端在和泉守兼定的面前,“兼先生也吃一点吧,今天主公不在,你都没有吃饭呢,万一在主公回来之前饿晕了可不好哦!”

“国广啊……主公……上次要卖我头发来着,你说她是不是缺钱用了?”咬着自己指甲,和泉守兼定很不安地询问道,虽然他一开始就和主公说过,是不会借给主公钱的,但是如果因此而把主公气得离家出走了可要怎么办啊?

“没事的哟兼先生,主公当时只是在开玩笑而已,她以前还说过很喜欢兼先生这一头黑长直爽的发丝呢。”

堀川国广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便笑着回道,除去做家务之外,兼先生一向是最听从主公的话的,啊啊,如果现在主公在就好了,那么兼先生是一定会乖乖吃下这些柿饼吧。

“诶?主公喜欢长发吗?那我以后要不要养和兼先生一样的长发呢……”大和守安定拽着自己的头发说道,虽然他现在的头发也不算是短,但是比起兼先生,还是有点……

“安定啊,还是保持你崇拜冲田君的刀设吧,长发的话,我倒是可以试试,为了让主公更加地喜欢我,果然还是要在可爱方面多做努力吧?”听他们说得就连加州清光都开始心动了,开始打起了自己头发的主意。

“哼哼,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数珠丸和江雪左文字也是长发哦,但是主公只说了喜欢我。”

双手抱臂,和泉守兼定自豪地说道,好像都可以看见他背后有一条尾巴在不停地摇晃了。

“是是,又帅气又很强大的兼先生,我当然很喜欢哦。”在门外偷听了许久,上樱攸终于还是推开门,探进半边身子,语气轻缓地说道。见到上樱攸,加州清光立刻喊了一声,“主公,快来看看我的指甲。”

“嗯,很可爱呢,今天大家都很乖吧?为了奖励大家,给!”伸出一只手,中间端端正正放着四颗糖果,等到大和守安定他们各拿了一颗后,和泉守兼定打算来拿最后一颗的时候,上樱攸却将手收了回去。

“兼先生今天没有吃饭吧?这是很不对的,即便是刀剑之身,也是要好好照顾自己的,下次不听话的人就没有糖哦。”重新展开手掌,将糖果交到和泉守兼定的手中,上樱攸朝着他们笑了一下,便挥了挥手,抬手关上了门。真是不好打扰呢,那两对刀剑。

和泉守兼定:“主公……笑起来真可爱呢。”

堀川国广:“嗯嗯!”反正兼先生说得都对~

大和守安定:“嗯嗯!”反正主公就是很可爱~

加州清光:“说什么呢,主公就算是不笑的时候也很可爱~”啊嘞?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主公学会笑的呢。

【三条家】

“哈哈哈,想不到我这个老爷爷也有糖吃啊。”三日月宗近从上樱攸的手中拿走糖果,顺便抬起一只手使劲地揉着上樱攸的脑袋,嘛,其实说是使劲但也没用多大的力气,老年人,大家都明白就好。

而上樱攸虽然并不是很喜欢别人摆弄自己的头发,但是爷爷的话就算了吧,毕竟看着爷爷的脸就是绝对生不起来气的呢,而且自己摸爷爷的时候他也是很大方的,就算是公平交换?等下,她是不是言语间暴露了什么?

“哎呀哎呀主公还真是娇小呢,不过这糖还是给今剑吧,哈哈哈哈哈!”

岩融本想要将自己手中的糖果递给今剑,但被上樱攸拦住,接着,上樱攸从口袋里再捞出一大把的糖果,抬头认真地看着他们几个,“还有很多哟。”

“太好了!谢谢主公大人!”听上樱攸说完之后,今剑高兴得跳来跳去。而听见上樱攸进门的那一刻就偷偷钻进里面将自己的毛发弄乱的小狐丸到现在才跑出来,一见到上樱攸就埋怨起来,“哎呀呀,主人您看看因为您不在,我尾巴上的毛都乱了。”

上樱攸:“可是你没有尾巴啊小狐球?”

小狐丸:“……”

“哈哈哈哈,或许是有的,只是在衣服里面,小姑娘你看不着而已。”

三日月宗近伸手过去又拿了一颗糖,哈哈大笑道。

“啊?石切丸先生你捂住我的耳朵干嘛?什么都听不见了,三日月先生刚刚是说了什么吗?”

被石切丸突然捂住耳朵的今剑一脸懵逼,果然就算是年纪最大,但还是会被当成小孩子看待呢,而上樱攸也无奈地看向刚拿起一颗糖吃完又拿起一颗的三日月宗近,摇了摇头,“三日月,糖吃多了会蛀牙哦。”

反正那个老家伙的性格是改不了,就由着他去吧,对于老年人要宽待一点,唔……糖果也都留在这好了。天色太晚了,接下来她也不适合再进入其他刀剑男子的房间,就让他们想要吃的话来爷爷这拿好了,反正爷爷是他们本丸的……团宠呢。

诶嘿。

“那么晚安,大家。啊,对了,小狐丸的尾巴,就请三日月先生替我检查下了哦,这是主命哒。”

对着三日月等人点头示意之后,上樱攸转身离开,她现在终于体会到爷爷平时的心情了,说完荤段子就跑真刺激,“哈哈哈哈哈。”走廊上传来一阵无法想象上樱攸此刻是怎样表情的魔性笑声。

三日月宗近:“甚好甚好,主公好像也疯掉了呢。”

小狐丸:“……”

石切丸:“……”

岩融:“今剑,你要记住,你什么都没听见。”

今剑:“可是主命不完成没关系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剑成凰天梯

    由于重建需要,训练暂缓,新的皇室战争赛季开始,国王带领5套出战卡组奔赴传奇竞技场,杰克鲍勃这些新人被允许观看比赛。双方的国王塔都是11级,第一局国王用了地震猪,成对面使用的X弩被抓卡组了,毫无悬念赢下了这一盘。第二局国王用第4套出战卡组石头人,对面一手皮卡锤换路,被压着打。第三局到了赛点,比赛前两个

  • 我!太帅了怎么办第一章在线阅读

    “我靠,什么情况,我靠?”陈哲一路狂奔着一边不住的低声咒骂着,身边半人高的灌木抽打着他的脸生疼,可是他一点不敢减慢自己的速度,抑或是直起自己的身子。火箭的破风声时常在耳边响起来,带来的灼热温度让他仿佛都能闻到头发烧焦的味道,他又把身子压得再低一点。陈哲发誓这是他这辈子跑的最快的一次,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 女尊之小傻子在线阅读第三节

  • 我是神级NPC第5章在线阅读

    中年人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放在肖剑白面前,着急的等着肖剑白给他化解之法。肖剑白拿在手里掂量一番,这一锭银子最多也就十两,刚够给老头租金而已,肖剑白贼眼又是一转,对着中年人说道:“贵客身上有一些暗疾吧!是不是晚上睡觉时胸口有些闷慌?”“小先生真乃神人呀!确是如此。”中年人彻底信服肖剑白,他不但睡觉之时

  • 海贼之神级漫画家第五章在线阅读

    说起来,他有多久没回紫霄宫了?百年了吧?时间过得可真慢啊,鸿钧如是想着。干脆哪天回去看看好了。鸿钧从回忆中回神,抬手摸了摸肩膀上的红莲,难得柔和了面容。“红莲要如何称呼哥哥……”再一次的红莲开口说话。“同叫汝盘古哥哥一样,便称吾鸿钧哥哥吧。”后世他们都叫他师尊,不过是换了一种称呼,似乎也未尝不可。只

  • 山河飘渺记第四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天还没亮透,吃过早餐,黑仔比他们还早起,做了点地瓜粥,他们就着萝卜干吃了一碗,而后继续启程爬山去学校。许许囧啊~回到学校,她继续上课,下课就被一群五六岁娃娃拉着转圈圈,笑的跟孩子一样,于非寒跟校长打了声招呼后,开始在学校忙活,又是修理电线,又是牵网线的,最后还搞来了一架投影仪,他让黑仔帮忙,也

  • 约瑟传说雷人对话趁火打劫

    本指趁人家失火的时候去抢东西。现比喻乘人之危,捞一把。【原典】敌之害大①,就势取利,刚决柔也②。【注释】①敌之害大:害,指敌人所遭遇到的困难,危厄的处境。②刚决柔也:语出《易经·夬》卦。夬,卦名。本卦为异卦相叠(乾下兑上)。上卦为兑,兑为泽;下卦为乾,乾为天。兑上乾下,意为有洪水涨上天之象。《夬夬》

  • 天元世界第10章在线阅读

    桃园村的夏天,天亮的特别早,公鸡一打鸣,就有村民起来干活了。拉车的声音,推磨的声音,还夹杂着刚睡醒的哈欠声以及伸懒腰时骨骼的声响,充斥着这个宁静而祥和的小村落。猴七还沉醉在睡梦中,正梦见和孙青一起嬉戏玩耍,在满地油菜花的野地里放风筝,风筝是猴七特地扎的,用高粱桔梗做的骨架,用油毡布做的外形,孙青的小

  • 神器遍地的二十一世纪第7章在线阅读

    《冠军教父》作者:林海听涛这是一个关于追求胜利的故事。——“我唯胜利论。我只追求胜利,只要能够获胜,全攻全守还是防守反击我都不在乎。职业足球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在我看来,就是胜利,追求胜利的极致就是冠军。我是教练,不想丢掉工作,或者被人遗忘,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带领球队取得一场场胜利,取得一个个冠军!

  • 问剑无心在线阅读第六章

    此时此刻,任谁都觉得李云就是他的属下。恰巧这时证件的鉴定结果也出来了,全都是真的。NSA官员见状笑道:“尊敬的王部长,现在误会已经解除,李云千真万确就是我们的人,所以我要求带他回国。”被称作王部长的领导把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他知道不能让他们带走李云,却一时想不出有效的办法。“我不同意!”正在僵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