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反琼瑶同人收集在线阅读第二章

2021/6/12 1:12:42 作者:风吹涟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反琼瑶同人收集
反琼瑶同人收集
作者:风吹涟来源:晋江文学城
发现琼瑶奶奶是神马,现在萌上了反NC小说。看得多了,就帮爱看反NC全收集个人喜欢耽美名词解释——反琼瑶对琼瑶小说里面的三观持反对态度。并不一定扯上喜欢与否。像一些琼瑶小说里面,支持小三,反对原配,认为爱情最高,什么伦理道德都比不过,几十年的夫妻也比不过一时轰轰烈烈的爱恋,甚至弃家庭而不顾,一些非常幼稚误导读者而且极其扭曲的世界观。所谓真爱就要蛮横的要求别人牺牲琼瑶的小说大都让人受不了,她可能是喜欢做小.三吧?、也许从前大家向往轰轰烈烈的爱情,但现在人都长大了。会注意到琼瑶书里极其不现实的地方。另

“阿姨,您有病吧?我不是你女儿!”顾琛疑惑的看着她。

“怎么会认错呢?不可能的!你就是我的女儿!”女人想上前来又怕让顾琛觉得突兀,顾琛眼底的莫名其妙以及疑惑都她让痛不欲生。手抬起来又放下去最后紧紧交握在胸前。顾琛甚至可以看见她手上的迸出青筋。

“阿姨,有病赶紧去医院。病还是要治,记得找个好医生。”顾琛说完这句话就快速跑开了。

还没跑几步就被路口的两个人给堵回来了。

“我……你还好吗?”女人仿佛有说不尽道不完的话想要对她诉说。

顾琛瞪着她对面的两个壮汉,有气无力的把头转到一边并不答话。

女人见她这副模样赶紧从包里拿出几颗橘子味的糖果。“我记得你小时候最喜欢吃这种糖果了。”语气带着一股明显的讨好。

“你小时候啊,可皮了。有事没事就爱乱敲别人家的门,有一次跑的慢被抓住了,我给别人赔礼道歉好久。”说到这里女人好像想起了多么开心的事情,竟然捂嘴吃吃的笑了起来。

“结果,你还是死心不改最后拿着一坨泥巴糊在人家门上。我教训了你,你还不服气,好几天都没理我。”

“阿姨,我真的不认识您。我也没有什么妈妈,我从小跟我奶奶生活在一起!”女人打开了话匣子大有滔滔不绝说下去的趋势。

顾琛把东倒西歪的身体立起来:“您真的不是我妈,我也真的不是您女儿!您认错人了!”

“怎么会认错呢?你耳朵上有颗痣,右手食指上有个疤。”女人双肩微微颤动,声音发抖。

顾琛不动声色的把手放下去,沉默了一会:“能问一下您女儿食指的疤是是怎么来的吗?”

女人见她提起这个问题,眉间的褶皱展开了一点,语气也变得欢快起来:“三岁那年不小心碰到菜刀给割了个口子,流了一地的血,送去医院缝了三针。那个时候你没哭,痛到麻木了,等到缝完针回来的第二天才扯着嗓子嚎。给你买了好多好吃的才哄好。”顾琛不自在的动了动手。

“你就是我女儿,这天底下哪有认不出自己女儿的母亲呢?”

顾琛看着面前的女人脸上又浮现出温柔的笑,她觉得有那么一瞬间的怀念。她叹了口气认命一样的把右手的袖子撸上去露出雪白的一节手腕,她把右手伸出来。

那是一双伤痕遍布的手,烫伤割伤蹭伤,所有的伤疤交织在一起。骨节倒是修长分明,忽略手上的伤疤应该是一双细腻柔软的手。右手食指上和中指上面都有纹身,食指上的纹身从虎口延伸到第二指节。

“您看见了吗?我手上都是伤,哪有什么针缝的伤口?”顾琛甩了甩手又插回兜里。

女人快速的抓住她的手,力气大的惊人。“怎么会没有呢?”

顾琛另一只手抚了抚帽沿,笑弯了眼“您缺女儿啊?”眼睛直勾勾看着女人身后的宝马,一副垂涎的模样。

女人并没有搭话,只是抓住顾琛的手翻来覆去的看,那是一串英文字母,起初她还以为是为了遮掩伤疤顾琛故意去纹的。可是她看了好久都没有看出有伤疤的影子,她的表情错愕眼神空洞呆滞。

“这样吧,您开个价,我要是满意了就叫您一声妈,您觉得怎么样?”顾琛又歪东倒西的站着,一脸痞像。

女人捂着嘴巴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呜呜的一直在抽噎。

“您这又想让我当您女儿,又不肯说个价钱!”顾琛心里烦躁的不得了。

“这是疯子吧?”顾琛被她哭泣的样子吓了一跳,用力把手抽出来,脸上阴云密布:“我警告你,我不是你女儿。请你让我离开!不然我就报警了!”

也许女人楚楚可怜的样子让顾琛板不起脸来但是她就是想让女人死心。她把耳朵翻转过来,凑到她脸上“看清楚了没有!有痣吗?神经病。”

女人愣在原地,豆大的眼珠毫无预兆的跳出眼眶。“可是你就是我女儿啊?”她颤颤巍巍的迈出一步。

顾琛皮笑肉不笑的收好面部表情,“我不是你女儿!我也确实没有妈妈。我妈妈生我的时候难产,大出血,没救回来!”

随即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她身后的两个人,“小心我报警!”然后快速走开了,嘴里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拿起手机跟别人语音。

“我今天绝了,遇到个缺女儿的富婆,我不想努力了,富婆又不肯开价!我还是回来搬砖吧!”

初秋的阳光穿过倾撒下来,明明带着温度,可是顾琛却觉得冷的很。

其实她是记得的,记得女人叫程雪也记得那天天气很好,天空像一张蓝色的纸,上面稀稀拉拉的飘着几朵白云,像被阳光烤化了的冰激凌随着风缓缓的飘浮着。

幼儿园门口的台阶上蚂蚁好像又多了起来,今天老师刚教他们数数。她聪明,学的快,已经能数到100了。

“98,99,……”她数的很慢,像蜗牛一样,这已经是她数到的第七个一百了。昨天她数到第五个一百的时候她妈妈就来接她了。

顾琛肚子饿的咕咕叫,下意识的抿抿嘴老老实实的坐在台阶上。

突然一片阴影笼罩了她:“小琛,对不起,妈妈今天有事来晚了。”随即一双大手在她头上温柔的揉了揉。

顾琛的头发刚好到耳边,软软的手感很好。她抬起头来,清澈明亮的眼睛委屈的看着她。

程雪又揉了揉她的头,拉起她的手:“走啦,妈妈今天带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啊?”小顾琛还是板着小脸不肯理她但是却顺着她的力道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跟着她。

“妈妈下次来早一点好不好?”说完她伸手帮顾琛身后的书包接下来提在手里。顺带刮了刮她的鼻子宠溺的说:“生气的人会变成癞蛤/蟆哦!”

她停了下来从包里翻出几颗橘子味的糖果递给顾琛,微微倾身仔细的看着她:“你看你的嘴巴已经鼓起来了,癞蛤/蟆也是鼓鼓的。”

癞蛤/蟆是这个世界上最恶心恐怖的东西了,顾琛的眉间瞬间鼓起了两个小包:“我没有生气。”说完接过她手里的糖果,剥开塞进嘴巴,因为很久没有说话缘故她的声音带着点鼻音。

糖果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味蕾炸开,口水立马翻涌上来,顾琛眯了眯眼睛一副乖巧的模样。

“那作为补偿,妈妈带小琛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好,我肚子都咕咕饿叫了”顾琛低头摸着自己的肚皮。

“那小琛想吃什么呢?”顾琛歪着脑袋,想了一下。“我想吃肯德基。”

“好!”女人笑了起来,紧紧的拉着顾琛的手,眼底有一闪而过的慌乱。

程雪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牵着顾琛上了车然后报了一个地名。顾琛想说学校前边不远就有一家肯德基。但是看程雪脸色不是很好,就乖乖闭上了嘴巴。

车子开了好久,顾琛饿的胃疼。程雪像是虚脱了一样倒在车里,她的脸色一片苍白。顾琛担心的看着程雪尖尖的下巴,又剥开了一颗糖果,使出好大的劲儿把糖果举到她的嘴边。

程雪睁开了眼里,把糖含进嘴里。“真甜。”

顾琛想起今天老师给她的画贴了一朵大红花的事脸有些红:“妈妈,我今天画画……”

“小琛,待会儿妈妈再给你买点糖回去吃好不好啊?”顾琛的话背程雪打断了,有些不高兴。

“你刚才想说什么?”程雪捏捏她的脸。

“我的画今天老师给了我一朵小红花呢!”顾琛拿过她的书包想把画拿出来给她看。

程雪不动声色的把书包拿远了一点:“快到了,我们回去再看好不好?先吃东西,我都听到你肚子咕噜咕噜叫了。”

“好。”顾琛腼腆的笑了露出尖尖的两颗牙齿。

肯德基里挤满了人,她们运气很好正赶上有人吃完离开。程雪给她点了一堆东西,食物的香气扑面而来,顾琛虽然很饿但是吃相却是斯斯文文的。

程雪时不时的帮她把嘴巴边上不小心沾上的酱擦掉。柔柔的看着她,好像下一秒她就会消失一样。

她的眼神让顾琛本能的有些害怕,停下了吃东西的动作。

程雪深深的吸了口气:“妈妈去对面的便利店给你买糖果,你在这里等我一下,不要乱跑哦?”

她说这话的时候完全不敢看顾琛的眼睛,双肩微微颤抖,她伸手摸摸鼻子,眼眶很快就红了起来。“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回家。”

程雪走出了肯德基,顾琛一直看着她走进了那家便利店。

就这样她再也没有回来过,拨打她的电话也一直是关机状态。最后肯德基的工作人员联系了警察。

一直到派出所顾琛都是安安静静的,像个木偶娃娃。

顾琛从记事起父亲就只是活在记忆里,她没有见过他,没有听到过他的声音。但是她会收到爸爸的很多信,妈妈告诉她爸爸的工作非常特殊,等到她长得跟小区里那颗营养不良的小树一样高爸爸就回来了。

于是她每天都在跟那颗小树比身高,可能是她吃的不多所以才没有小树长的快吧。

浑浑噩噩的在派出所待了好几天,她安安静静的吃饭睡觉只是不说话,满耳朵的同情和可怜的话。

她的书包里塞了很多橘子味的糖,她一颗都没有吃。她的书包里还有一副今天早上老师夸奖的画,画里有爸爸妈妈和她,他们一起在公园放风筝,身后是一颗矮小的树。

几经周转都联系不到她的家人,程雪是外来户,在这座城市里没有亲戚。最后追究不到责任,在那个年代网络也好政策也好都不如现在,哪那么容易找到人呢?

当警察把她的手递给福利院院长的时候,一直没掉眼泪的顾琛突然从喉咙里爆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抓着警察的手就是不放。

“作孽啊。”警察最后还是掰开了她的手。

后来啊,她有些记不太清了,福利院的孩子总会欺负她,因为她总是沉默不说话。

福利院对面有个小摊,是个孤寡老太太在那里卖些杂七杂八的小东西。说是老太太其实那年她才刚过五十岁生日。那个时候的老太太就带着一股老好人的气息。

顾琛翻了后墙出来,现在她的小摊面前。老太太推推架在鼻子上的眼镜,沉默的从屋里拿出一个饼递给她,这不是她第一次给顾琛东西吃了。

“你领养我吧,我长大了养你。”顾琛没有接过老太太手上松软的饼。

老太太笑着说:“你这这话从哪听到的,我连自己都养不活,怎么养一个孩子呢?”

顾琛把头偏过去,手抓着衣服微微发抖,死死的咬住下嘴唇发出“呜呜”的声音。溢满眼眶的泪水就是迟迟不肯落下带着点倔强的味道,像一头受伤的小兽。

“回去吧!社工们会着急的!”老太太又拿了一个苹果给她“留着晚上饿了吃!”

“你有钱吗?”

“没有!”这个答案是顾琛意料之外的,她站了一会儿往福利院反方向跑了。

“你跑什么?”老太太发觉她是不打算回到福利院了,心头一紧“回来!”她还那么小,跑出去又能干什么?讨饭?万一被人贩子拐了怎么办?

“你这丫头!回来!”她的声音并不好听,像被沙石碾压过嗓子一样。顾琛步子慢下来,老太太见势一把抓住她的手,提袋子似的给她提回那个小摊里面。

“累死我看谁养你!”她瘫在椅子上不断喘气。

对于程雪顾琛说不上爱也谈不上恨,小时候还会想着找妈妈,长大了反而连她的相貌都记不清了。

老太太常常问她,万一她妈妈回来找她了她要怎么办?那个时候她心里既期待又慌乱。现在这个问题变成真的了,她的心里反而很平静。

对于顾琛而言,程雪当年已经做出了选择。只希望程雪不要出现在她生活中,两不相干就是最好。

顾琛打了个哈欠,夜色渐渐给这座城市披上一层灰纱。周围往来的行人手挽着手说说笑笑从她身边路过,街边烧烤小摊上热闹的交谈伴随着一声又一声的大笑。

这个世界最终还是只剩了她一个人,热闹与喧嚣好像都和她没有关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领主之黑科技帝国在线阅读第三章

    “先生,谢谢你!”看到这几个小混混离开,李凝粉嫩的小脸上升起一阵红晕。“凝儿,才多久不见,就把我给忘记了?”看到李凝的粉嫩的小脸上,升起一抹红晕,叶天的嘴角上勾起了一丝玩味的笑意,淡淡的说着。“嗯?”听到叶天的话,李凝好像想起什么似得,眼神呆呆的看着叶天,由于刚开始,李凝没有看清叶天的样子,只感觉这

  • 最强之道统传承之一朝苏醒如‘霹雳’

    在希在医院昏迷了三天,老人也每天都来看昏迷的在希。对于一直孤身一人居住的老人来说,一直希望含饴弄孙,这时候在希的出现,给了老人寄托的介质。老人眼中的希望随着在希长时间的昏迷变得有些暗淡了。这天,老人刚刚到达病房,就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孩子手指轻微动了动,眼皮也动了动,老人顿时惊喜,立马叫来了医生。在大家

  • 邪风公子在线阅读第二节

    主“博士??”墨婳摇摇头,她不想当书呆子,但转瞬间,她又点点头。“你是什么学历?研究生?本科?专科?不会吧,职业高中??那你能把正切余切,三角函数搞对吗?”郝思目瞪口呆,“你……要不先做做二元一次方程的题,找找感觉?”“做题??”“对!做两道题找找感觉!”郝思随手在练习簿上写了几道方程……结果当郝思

  • C位出道[娱乐圈]之事情越来越不对了(6)

    被扫地出门的周定邦,心里膈应,他也算是个老人物了,这般被一个毛头小子损了尊严,心头这口气儿岂能顺顺畅畅咽下去?扭头看着周晴,周定邦心生一计。“公司最近跟陆氏有个房地产合作,手下人犯了错,今天下去你去找助理卖个别墅。”周晴一听,当即便听出了其中的缘由,“您这不是赶人吗?”“在我这里你还没有决策权!让你

  • 本王的白月光重生啦在线阅读第十节

    人类拍卖场大门外,站着一个守卫,不远处突然出现并径直走来的那道健壮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这道身影比普通成年人还要高大,宽大风衣覆盖全身,就连面容都被高衣领遮住大半,让这个守卫看不清其面容相貌。不过,对于这名工龄超过十年,守过各种各样大门,见识过形形色色人物的守卫来说,他根本不需要看清对面那人的容貌,只

  • 表妹手册在线阅读第一章 命运传承上

    ——好久不见了哦!我是夏安安!——我是墨多多!(所有人都出来了。)——祝大家新年快乐!呈上全新番外!Go!fighting!突然响起急促电话铃声。一位丸子头少女,圆润水灵的杏眼,透着灵动的光泽,玲珑可爱的玉鼻,无不显出她的青春与活力,柔嫩的肌肤白皙似雪,透着淡淡的红晕。她就是夏安安!她拿着电话:“喂

  • 木陵在线阅读第三章

    再过些时日,便是辞旧迎新之际,整个太凉府都充满了喜气的氛围,下人丫鬟们倒是忙坏了,过年可是一件大事,且不说府中大小姐和二小姐即将回来,另外镇守边关的各方将领都将汇聚太凉府述职,到时候这么多人,物资供应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大部分物资虽说有专门的部门直接对口供应,但府中一些尊贵的大人物日常所需还是需要

  • 我不当赘婿在线阅读Chapter 2

    苏曼青身边明明围了那么多的人,可不知怎么,她一眼就看见了楚洛,于是略微抬高了声音,冲着楚洛的方向扬起下巴:“楚小姐也过来试礼服?”楚洛并非争强好胜的性格,此情此景下,她也无意与前男友的新欢一较高下,只是冲对方笑一笑,“我想起还有些事,先走了。”她不是不会争,只是连人都拱手让出,再争其他的又有什么意思

  • 亦正亦邪意外收获

    “你怎么还跟着我们?”二人回头,发现刚刚被李开元欺负的乞丐没有离开。隔着三米左右的距离一直跟在他们身后。这让张破城感到有些意外!自己到了新的环境,怎么没有警惕反而变大意了?张破城心想,被人在这么段的距离内跟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这对于他来说是很不合常理的。换做以前,别说这么短的距离,就是几十米开

  • [综]那个条纹衫小孩在线阅读第9节

    佛说,要随缘,诸事都应当看开,现在我倒是愿意寻访到这样一片佛海的世界,让我能够时时驱除这镜台的尘埃,然后再借着他赐予我的那双慧眼,再将世事洞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