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深渊猎杀者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6/12 1:47:57 作者:黄泉隼 来源:纵横中文网
深渊猎杀者
深渊猎杀者
作者:黄泉隼来源:纵横中文网
如果你再继续猎杀这些东西...你会坠入无尽的深渊。“如果我停止猎杀这些东西,那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都会坠入深渊。”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你所为之战斗的世界,值得吗!?而且你根本无法拯救任何人!!阎齐微微睁开双眼,凝视着深渊。“那便试试吧。”

临近三更,一干纨绔子弟终于在点翠楼前依依惜别,倒也很有几分滑稽的兄弟义气。

北风止息,雪愈大了起来。

钱金玉让几个跑腿小厮抱着金鸟笼,白面皮上挂着意犹未尽的痴笑。他原地转了一圈,见温恪已披了鹤氅,正要上车,忙按住他问:

“哎哎哎,获麟何处去啊?”

温恪不明所以:“自然是回府。”

钱金玉就等他这句话:“妙极,妙极。我也往春长巷去,不如同路啊?你看我这金丝雀,啧啧,多漂亮,和凤凰也就差一个字儿。等我马上往你门前新修的五凤楼走一遭,这麻雀立马变凤凰嘛,哈哈哈哈哈哈。一飞冲天!赶明儿,不不,赶明天,呃,明年,我也能考个什么……什么探花郎,让我老爹高兴高兴。”

他一番言语颠三倒四,狗屁不通,听得温恪一头雾水,莫名其妙。他不愿与这人多纠缠,丢下一句“自便”,转身坐进车里。

钱金玉这人说来滑稽,明明自己偏要随温恪一同走,倒头来反把人家远远抛在后面。温恪懒得管他。酒劲很大,刚才被冷风一激,隐隐有些头疼。他靠在锦垫上闭目养神。一朵雪片扑进车帘,凉浸浸地贴在脸上。

点翠楼的莺歌燕舞已然远去,剩下的唯有寂寂长夜。

温恪忽然觉得自己可怜又可笑。老管家怕他父亲知道这一夜荒唐,有辱家风;可温恪心底清明一片,这一时意气跑去花楼,顶多换来温有道一句“胡闹”而已——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永远压不过他的父亲。

车辙碾过积雪。

回家的路还很长。

“停车。”

温恪将车帘挑起,问道:“出什么事了。”

司琴和平沙对视一眼,低着头不敢说话。此时已过四更,街巷静得出奇,耳边唯有雪落的声音。不远处深巷隐约传来一阵痛哭哀嚎,夹杂着叱骂和鞭子的抽响。温恪长眉一凝:

“到哪里了。”

“回郎君的话,快到府前了。”

他从车上下来,这才发现已到春长巷了。几丈外围着三四个人,对地上什么东西拳打脚踢,适才听见的痛呼和悲鸣就从那几只鞋底漏出来。

温恪看了一会儿,终于从那堆幢幢黑影里分辨出钱金玉。

“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玩意,胆敢冲撞我家少爷!”

“偷鸟?我看你是嫌命长——”

“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这祖宗的一根毛,都比你的命贵上百倍!”

几个恶仆叱一句,钱金玉就啪的一甩马鞭,往地上两团人形上狠抽一记。他怒发冲冠,对地上的笼子指指戳戳地说了几句话,手下几个家仆便如烈火添薪,更其卖力地打骂。

温恪转过头,才发现那金笼空空如也,里面的金丝雀早已飞得无影无踪。

他面沉如水,问司琴和平沙:“方才怎么不叫我?——你们这样子,倒像看一件极寻常的事。”

司琴垂着头,吞吞吐吐道:“您是高墙内的贵人,怎么能容这些腌臜东西污了眼睛。”

温恪枯坐一路,郁结于心,经此一遇,更觉荒唐可笑。官家御赐“大夫第”,肃雍堂琴名“守中”,他堂堂当朝四品大员,路遇这样当街行凶之事,都要被下人瞒着。

“呵。我这谏议大夫,倒是做得舒服。”

温恪说完,竟将象征四品朝官身份的银鱼袋从腰间一把扯下,狠狠丢进雪里。

司琴和平沙大惊失色,慌忙去雪地里寻银鱼袋,鱼袋却如泥牛入海,在茫茫一片的雪地里无迹可寻。司琴回身去看,却见小郎君已走进深雪里。

温恪推开扑面而来的飞雪,才看见被打骂的是一长一短两个乞丐。高的那个受了许多拳脚,嶙峋的瘦骨上尽是鞭痕,埋着头,一声不吭。矮的那个直往高的背后躲,哀哀地求饶叫唤。

“大爷,您行行好,小人一时猪油蒙了心……哎哟,疼疼!您轻点儿踢,啊哟!奴才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还下次?爷爷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鞭声炸响,小丐吓得恨不得躲进雪泥里:“不,不是我干的。是他,你打他啊!魏老狗,你不干不净偷人东西,我呸,还连累我——”

钱金玉冷笑一声,两个连着一起打:“好你个姓魏的,我——”

他举着马鞭的手高高扬起,啪的甩了个鞭花,刚要抽下去,忽地被人紧紧锢住。钱金玉吓了一跳,扭过身去:“获麟!?”

温恪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他向来见不得有人拿“魏”字泼脏水。

“闭嘴。你堂堂钱家还缺这一只金丝雀?多少钱,我赔你。”

钱金玉喝高了,竟也不顾身份,胆敢嘶声同朝官顶嘴:“这是金丝雀吗???这怎么是金丝雀!这是凤凰,凤凰!!!”

“你见过甘心拘在笼子里,天天邀宠献媚的凤凰?”

“我……”钱金玉喝得糊涂,一时语塞,也忘了自己来春长巷走一遭究竟为了什么。他脑子里一团浆糊,舌头还大,囫囵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斗败的公鸡似的使劲把手腕挣出来:

“不行!探花郎,别以为小爷书看得不多,一个个地来糊弄我。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还不起?好啊,偷鸡摸狗的时候怎么也不自己掂量掂量!今天就算把这两个眼瘸的东西打死了,我朝例律也管不到老子头上。温获麟,爷爷生气,爷就是要打!”

温恪放开手:“请便。只不过温家门前,容不得狂犬乱吠。”他站在大夫第昏红的灯影里,忽然微笑道,“你若要打,别挑在平章府前。”

钱金玉悚然一惊,马鞭颓然跌在地上。他粗暴地抹了把脸,呵呵冷笑两声,算是把温恪看明白了:

“平章大人,不错。……温获麟,您如今做了大官,小人有眼无珠,惹不起——被这些卑劣的虫豸缠上,有您好受的!”言罢,丢下一句“算老子倒霉”,叫上家犬,提上空荡荡的金笼。很快,马车已辚辚驶远。

两个乞丐蜷在地上,瑟瑟发抖。

忽然悉索一声,小的那个动了。这小丐明明片刻前被人打得哭爹喊娘,现在却像个没事人一样挤挤挨挨地蹭过来,似乎油皮都没擦破一点。

温恪微微侧身,冷眼看着他。那小丐突然三拜九叩,大声道:

“给老爷您请安,老爷您新年吉祥——”说着视线就往温恪腰间钱袋子里钻,嘿嘿一声,涎皮赖脸地伸出一只脏手,“您福星高照,您福如东海,您福禄双全——您慈悲。求赏小的点吃的吧!”

那眼睛在夜色里冒着荧荧绿光,狡诈又卑劣,像一只饥肠辘辘的、贪婪的野狗。

温恪骇了一跳,不禁倒退一步。

温家的人从来谨恪自持,他虽救了二人,却从没被这样痴缠过。平沙哪容得这腌臜东西冲撞自家郎君,当即往他肩膀上一踹,怒喝道:“小叫花,滚远点儿!”

那小丐嬉皮笑脸的,也不走,“哎哟哟”直叫唤,假模假式地捂着背上并不存在的疮口,往地上一赖,等着贵人给赏钱,一双狗似的眼珠神气活现,全然看不出刚才被人痛打了一顿:

“老爷,我瞧您像心里有事。小的没什么文化,从前也胡乱跟别人学了点江湖相术,我猜猜,您心里……心里……”他说到一半,眼看着编不下去了,在郎君雪似的眼神下渐渐冷汗涔涔,忽然心一横,叫道,“念着个心上人!”

温恪蹙眉听着,最后一句蹦出来,毫不留情地戳破了他的心事。小郎君呼吸一窒,还不及掩饰什么,一旁司琴破口大骂道:

“臭要饭的,闭上你的臭嘴!”

那小丐很会看人眼色,一见有戏,嘿嘿笑道:“老爷,小的算得准不准?给点赏的呗。”

温恪冷冷一哂,本想就此回府,忽然心意一转,鬼使神差地问道:“今天晚上,听见二胡了么。”

“二胡?没有没有。”

小郎君心里一动,转过身,脸上神色不变,心底隐隐雀跃起来。他凝眉思忖片刻,明知不可能,还是踌躇着问道:

“那……你们听见埙声了吗?”

“风?风可大着呢!削骨头似的冷!”

“那你认不认识什么姓魏的人?”

“温?姓温的人可多了去了。我姓温,您也姓温,您看这多巧的事儿。瞧着本家人的份上,求您——”

“呸!谁和你这臭叫花子一家人了!”司琴拧起他的耳朵,疼得小乞丐直喊饶命。

“我家郎君问你,有没有一个姓魏的人!你耳朵聋了吗?我瞧你胆子不小,攀亲带故都找到我们府头上了!哼。”

小丐哎呀呀直叫唤:“魏……姓魏的也多!您瞧那老货,他也姓魏呢。”

那小丐一通胡言乱语,答非所问,温恪早看穿他不过是个骗吃骗喝的混子。

郎君皱着眉,看着那跪在雪地里的瘸腿乞丐。那人不怕疼似的,额头咚咚地叩在地上,嘴里念叨着:“老爷吉祥,老爷吉祥!”

温恪犹豫了一下,问:“他叫什么?”

“魏老狗,这我知道,他叫魏老狗!”温笤货才从这老乞丐那儿打听到了名字,没成想这就派上用场了,邀功似的,“怎么,老爷,您找他?”

那跪着的乞丐大约犯疯病,捣米似的磕头,低到尘埃里。冷风擦过人的脸,如刀割。温恪定定地看了一会,听见自己很确信地说:“不。我不认识。”

他长叹一声,可笑自己一腔衷情尽付敝履。

明天就是除夕,这三更半夜三尺雪,那人又怎么会来。小郎君觉得心力交瘁,身心俱疲,对司琴道:“不如把点心给他们留下,便回府吧。”

他刚要转身进门,衣裾忽然被拉住了。温恪低下头,看见那高的乞丐不知什么时候拄着竹杖走了过来。那乞丐蓬头垢面,罩着一件洗得发白发硬的破褂子。褂子被朔风鼓起,他就如一只在雪里飘摇的病鸽。

鸽子跪在地上,双手间托起一件闪闪发光的东西。温恪俯身一看,竟是他刚才一时意气扔进雪里的银鱼袋。他心里惭愧,低声谢过。刚想取出财物赏给这乞丐,那人却微微摇了摇头,用喑哑的气音轻声道:

“郎君日后要是多笑笑,那便很好了。”

话音很浅,倏地飘散在风里。

温恪虽不解其意,却已身心俱疲,不愿再多问。司琴只道这乞丐瞧上了自家郎君的颜色,还故意说得这样神神道道,鄙视非常。她瞪了那两个破衣烂衫死乞白赖的叫花子一眼,又啐了一口:

“哼,你们两个臭要饭的。碰上我们郎君,可真是走运。”说罢,放下木盒,转身“砰”地将朱门严严实实地关上。

这几人刚一走,温笤货大喜过望,忙抢过前去。他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盒子,木头上画着一道一道金光灿灿的线条,大约是山水画,看起来相当值钱。

“嚯,财神爷保佑,财神爷保佑呀!”

他打开盒盖,只见最上层齐齐整整码着四五个小小的金锞子。那东西做得很精致,压成梅花形状,在昏红的灯影下,闪闪发光。

他拿起一个,放在嘴里咬了一下,激动得“呸”了一声,赶忙将它们全扫进自己怀里,贴肉藏好。下一层大些,满满当当装着他从没吃过的点心,模样精巧,温笤货居然有点舍不得下嘴。

他咽了口唾沫,抓起一块糕,狼吞虎咽下去,吃得太快,没尝出什么味道。不消烙半张大饼的功夫,整整一匣子点心就被他扫了大半。温笤货抱着木盒,吃得浑身上下舒舒服服,才想起什么似的,回身去看魏老狗。

那人盘在雪地上,呆呆愣愣地望着紧闭的朱漆大门,一动不动。小乞丐忽然良心发现,很慷慨地将食匣往魏殳那里推了半寸:“嘿!真没想到,你还当真认识那贵人呢。”

他咬着一块小饼,囫囵地说:“我瞧着那温老爷的眼神了。直直地盯着你瞧,要把你的破布衣裳烫出个洞呢。我说——哎,你也吃点儿吧。”

魏殳摇了摇头,垂下眼帘。偏头一瞧,才发现这食匣子里全是他旧日爱吃的东西。他捏出一只包子,还是热的。那包子做成兔子模样,圆滚滚的,憨憨地可爱。他低下头,咬了一口,甜的滋味蔓延开来,未及咽下,忽然呕出一大口血。

魏殳掩着袖子咳嗽了几声,将血气咽回肚子里。连日来粒米未进,如今,已吃不下东西了。

夙愿已了,他想,自己也该走了。最好走得远远地,死在一个温恪永远找不到的地方。那是属于他的归途。

他摸索着竹竿,用尽力气把自己撑起来。

“魏老狗,这包子味道可真不错!……咦,你不吃了吗?”

“……已经很好了。”

魏殳转过身,忽然觉得自己轻若浮云,乘风飘举。上有一碧如洗的晴空,下是自由自在的飞鸟。十三岁的温恪拉过他的衣袖,将《四书集注》抛入春溪。少年的眼眸里像是盛满天星,那星星闪闪地,对他笑:“哥哥,我们回家。”

*

温恪是被一阵爆竹声吵醒的。他从床头坐起,发了好一会儿呆,这才披衣起身。

他端着茶盏,缓步穿过温府长长的回廊,眼皮有些沉重,像是没睡醒。忽然,银白一片的雪地里浮起一团小小的金色绒球,温恪愣了一会,骤然止步。

小小的天井下,落雁和司琴正扫着雪。

温恪近前一瞧,才发现雪堆里冻着的,正是钱金玉的那只金丝雀。鸟儿瑟瑟地蜷成一团,漂亮的绒羽在微风中轻轻翻涌,像一捧灿烂的阳光。

阳光已经死去了。

司琴和落雁两个姑娘出奇地安静,闷头扫雪。落雁年纪小,藏不住情绪,紧紧握着笤帚,耷拉着眉眼,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小郎君喝了一口茶,问道:“这是怎么了?”

司琴小心地看了看少爷的脸色,回头狠狠瞪了落雁一眼。落雁扁着嘴不说话。

温恪心里一沉,将茶盏盖上:“府里出什么事了。”

司琴心知瞒不过去,只好老老实实道:“回少爷的话,府里一切顺遂。只是……只是今天打早上起来,外面闹哄哄的。我开门一瞧,说是一个乞丐死在春长巷。……就在我们府墙外头。”

温恪心下一松。他漫不经心地喝一口茶,哂笑道:“我当是什么。”他忽然察觉出不对来,微微蹙眉,“乞丐?谁死了。”

司琴吞吞吐吐道:“少爷,今儿就是除夕了。大过年的,家门口死了人,多晦气。”

她将扫好的积雪往边上堆了堆,“况且,这乞丐郎君昨天还见过呢。活生生的一个人,转眼就没了。唉,也是他命不好,承不住我们郎君的福分。……哦,那个乞丐,好像也姓魏呢。”

昨夜雨雪霏霏,今晨倒是个晴空万里的好天气。几只鸦雀笔直地掠过青空,灿烂的阳光洒在春长巷,厚厚的积雪反着莹莹柔光。

温小郎君推门出去,才发现墙脚下已经围了很多看客。那些人伸长脖子,嗑着瓜子,噗地吐出几片瓜子壳,指指戳戳地议论着地上一团蒙着破草席的东西。几只狗兴奋地哈着气,叼着草荐往后扯,被人一脚踹开,滴着口水,狺狺地吠。

死人的遗物已被翻捡出来,大喇喇地摊在路面上。因为没有本地籍贯,几个公差正围着叽叽咕咕地商量。

这大过年的,一大清早,还要从热乎乎的被窝里出来处理人命官司,他们脸上都不耐烦得很,讨论着不如干脆拿破席将尸体卷了,远远扔在城外青屏山下。

温恪走过去一瞧,先是看见了一地的碎陶片。那陶片上刻着的东西似乎有些眼熟。

他蹲下来,捏起一片。撮开浮砂和脏雪,依稀看见半个“薇”字。他眼前一阵发黑,胡乱地把雪泥里的碎片都拢到怀里。污泥和尘淖滚落在雪白的鹤氅上,他的心都在发抖,拼出一句诗来。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

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字刻得歪歪扭扭,却花了十二分的心思,恨不能将满腔衷情都嵌进这小小的陶片上。

这分明是他的笔迹。

温恪的脸色陡然变成青灰。他踉踉跄跄地推开人群,跪仆在地上。双手颤抖,去触那破草荐;又像被什么东西烫到似的,猛地收回去。魂魄像是被抽空了,恍惚不在人间。惨白的阳光笔直地刺下来,耀得人头晕目眩。

他将那人身上盖着的草垫子轻轻揭下,眼泪一下子滚了出来。

“鹤仙儿……”他轻轻地唤了一声。

他的鹤一动不动,死在昨夜的风雪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花灯劫在线阅读任务难求

    强子扫了眼这身粗布麻衣,旋即就打量起身处之地。破落却不失温馨的村庄,农家的茅草屋上,烟囱已经在轻吐着微紫的炊烟。天上白云朵朵,透过云层照在身上的阳光甚是温暖……一个个像自己一样打扮的玩家或和农民聊天,或奔向村口……望着这一切,强子不禁感叹,有眼睛真好。当今,除了脑域外,人体几乎不再是个秘密。即使是没

  • [麻雀同人]许你阳光明媚之从乞丐到强盗(10)

    李易的反应不可谓之不快,就在他发出‘啊’的一声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肯定要被发现了。所以发出声音就纵身往下一跳,拼命的往前疯跑。三人开口问话时李易都已经跑出几丈的距离了。其中两人马上放出了自己的神识查探,奈何今晚风雨大作,又到处是喊杀声,两人又不是什么大神通者,神识又不是太强,想要在这么混乱的条件下查探

  • 我靠信息素上位之吃蛇肉

    ‘喂,我饿死了,你有东西吃吗?’她就像个复读机一样在小曦后面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小曦没有管她,捂着脸上微红的手掌印往前面的看不见底的树木走去。‘啊!饿死啦!本小姐在跟你说话啊!居然敢无视我!可恶的家伙!’她飞快的跑过来,一口咬在小曦的手臂上。‘挖槽,你是蚊子吗?扑过来就咬,放手...哦,不对,放口啊

  • 重生之拒绝扶弟魔未婚妻之空明罗汉

    “摩柯擒拿手。”空明罗汉脑后光轮中探出一只金光璀璨的巨手抓向邪药王,摩柯擒拿手是佛宗道阶下品神通,也是空明罗汉目前掌握的唯一一门道阶神通。虽然仅仅是中成境界,但其威力不容小觑,毕竟不是谁都能如邪药王那个变态一样得到道阶上品神通的传授,并且练到大成境界的,事实上绝大部分的洞天王者习惯使用的还是宝阶神通

  • 昭阳在线阅读第9章

    说到这掌柜拿起桌子上杯子喝了口水,然后继续说道“另一只三阶金背暴猿的妖核一枚,完整皮毛一张,兽血若干,兽骨若干,獠牙若干总计两万零五十下品元石。这两只三阶灵兽的价格你看合适么,因为材质量都很好,所以价格我都给你提高了半成。”程宇皓闻言沉默一会觉得这个价格还行,点头说道“行,你看着办吧。”张掌柜见对方

  • 江山一舞在线阅读第四节

    根据系统提示,我立马点击主业面,然后点击了学习[技能]。突然出现一行字。系统:对不起,你未选择门派,木有资格学习技能。我顿时惊呆了一下。这是什么情况。连学个技能都不让。可恶。可恶。夜魅嘴里。嘟囔的的说到。无奈我只好顺着它的意思先选择门派。任务中。去哪里觉习门派呢?正当我灰常焦急的时候。。一个老人家突

  • 玉荷魂:绝世魅影在线阅读脉兽系统(求鲜花,求收藏)

    阿离一脸幸福的看着蛮小满,知道蛮小满为了救自己,已经损坏了第四个脉门。毕竟是自己心爱的人,阿离公主很是清楚蛮小满现在的情况。“小满!你是最厉害的!”蛮小满一脸得意:“那绝对是当然的!”正在睡觉的蛮吉,半眯着双眼。“蛮吉,别假睡了!”蛮吉直接睁开了双眼。“爸爸!这可是你说的,要教我脉术!”“不要叫我爸

  • 噬魂真解在线阅读第五节

    “叮!完成支线任务: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捕捉老鼠!”“任务奖励:敏捷属性+1,力量属性+1”谭笑笑还在洋洋得意,脑海中系统的声音将它拉了回来。啥?这就算完成任务了?不管狗拿耗子,什么意思侮辱我吗?系统就出现一个典故小村子,有一户人家,早上男主人出去干活,家里只有一只猫和一只狗。每天早上,不诚实的猫一看

  • 痴心烙沉默的骑士(2/4求鲜花求评价)

    “喂喂喂!太惊人了吧,那个家伙在三分钟内已经救出了五十人了!”“能看得到么?太厉害了!太厉害了!”在连环车祸的不远处,一位手持手机的拍摄者对着镜头说道。他是这次车祸的受害者,但是因为车子靠近尾部只受了轻伤。在镜头里,黑暗的天空下,冲撞积压在一起的汽车燃烧发出滚滚的浓烟,人们的惨叫声俨然是地狱般的景象

  • 末日孢子2星期一 威廉

    “等待是什么意思?等死吗?”马克完全没有被俘的自觉,大喊道。想一想从监控屏幕看到的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丧尸群,他的心情完全可以理解。“这把刀废了。唉!”洛佩斯一直在把玩刚刚扎在门框的那把刀。它材质的硬度和门框合金相差无几。在高速中,刀尖得以插入门框,但是刀刃的损伤还是很严重。他把刀随手一扔,刀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