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天诛降怖妻(3)

2021/6/12 0:00:10 作者:笔芯心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诛降
天诛降
作者:笔芯心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天生剑魂的赤子。一个得天道眷顾的娇女。一个弑主的剑灵。一个天资平平却心比天高的俊杰。一个为了追求无上剑道而自毁容颜的神女。一个悲愤与仇恨结合的怨灵。六州,十一剑宗,两阁,一殿。妖兽,异世魔,修士。这些人,这些势力,这些生灵将如何演绎这个万年后的天下大势?谱写这一段六州历史?

我从来不知道,小婴儿的变化会这么大,几乎是一天一个模样。很快,我的儿子就从又红又皱的小丑娃变成了白白嫩嫩的乖娃娃。长开了的宝宝五分像妈妈,还有五分像爸爸,乌黑的圆溜溜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和嘴巴,看起来可爱极了。我常常爱不释手的抱着他,对他说话,对他笑,想象着将来长大了的他会是什么模样。每一天,我都沉浸在幸福中无法自拔。

再过两天,就到了宝宝满月的时候了。我为他的成长而感到高兴,但同时也有烦心的事。这件事,是关于我儿子的姥爷和姥姥的。说起来,两位老人家真是一对怪人。我和妻子结婚的时候,他们只在婚礼当天来露了一下脸,第二天一大早就离开了。平时,他们既不给我们打电话,也不来家里看我们。而这次宝宝满月,他们竟然也不来参加满月宴。要知道,从妻子怀孕到生下宝宝,他们也只在宝宝出生第二天去医院看了他们母子一回,之后,便不闻不问了。他们怎么能这样冷漠呢?我很是想不通。我甚至猜测,他们是不是嫌弃我是个残废?尽管如此,可孩子是个健全可爱的宝宝啊,他们怎么能连外孙子都不喜欢呢?他们奇怪的态度,我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只能放手不管了。

今天是个阴天,冷风嗖嗖的吹着,卷起楼下树木落了一地的黄色和红色的叶子,漫天飞舞。天空是浓重的灰色,看不到一点太阳的踪迹。和母亲商量了半天满月宴的各种事项,给亲朋好友们逐一打去电话……好不容易忙完,送走母亲,深深的疲倦涌了上来。于是,我回到卧室,闷头睡了下去。妻子则呆在婴儿房里,一边坐月子,一边陪着孩子。

我躺到柔软的床铺上,很快就睡着了,并且,开始做梦。那是一个从前我做过的噩梦,今天,它又开始引导我坠入恐怖的幻境。梦里,天空中还是高悬着那轮反常明亮,像一个小太阳一般的明月,有着长长双翼的蝙蝠凄厉的在惨白月光下鸣叫。我赤/裸着鲜血淋漓的双脚,不停的在逃跑着。近了,近了,身后追逐着我的那可怕东西,它越来越近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远处高楼璀璨的灯光,从浅绿色窗帘的缝隙中映入到我的眼帘。在我醒来的同时,一阵强烈的心悸袭击了我。我的心脏咚咚的跳得飞快,使我整个人不由自主的轻微颤抖起来。这是怎么了?

打开灯,坐到轮椅上,我转动轮子往卧室外行去。不知道儿子乖不乖,有没有哭闹。想起他那可爱的小脸,我情不自禁的微笑起来。可是,刚刚一出卧室,我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一种巨大的恐惧感,瞬间打得我措手不及,脑子都几乎停止了运转。

紧挨着主卧的次卧,被改造成了婴儿房和妻子坐月子的房间。此时,妻子正呆愣愣的站在婴儿房门口,丢了魂一样。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双眼呆滞的看着前方浅粉色的墙壁。她的黑发散乱的披在肩上和背上,乱糟糟的发丝之间,她惨白的脸像一只怨鬼。然而,让我心惊,令我感到恐惧的,却并不是她的模样。那让我坠入漆黑的无底深渊的,是她嘴边和下巴上沾染着的殷红鲜血。甚至,那刺目的红色液体,还在一滴滴的往下滴落,落在她褶皱的白色衣裙前襟上,落在浅黄色的地板上……一点,一滴,落在我颤抖着的心上。

我停留在原地,呆愣了好一阵子。然后,像疯魔了一样,飞快的转动轮子往婴儿房行去。可是,我的手心冷汗淋漓,手在轮子上摩擦了好几次才成功令它运转起来。经过门口的时候,妻子被我的轮椅撞倒,歪歪的坐倒在地板上,我也顾不上施舍给她一道眼光。事实上,我恨不得从来都没有见过她。她给我带来了世上最大的幸福,却又残忍的将这幸福夺走。为什么,为什么上天待我如此不公!

进入到婴儿房里,里面的情景令我瞬间变得如同泥塑木雕一般,动弹不得。我的身体仿佛变得不是自己的了,灵魂飘出躯壳,在地狱里游荡。我的耳朵嗡嗡作响,似乎充斥着一千只蝉鸣叫了一整个夏天的声响,嘈杂得让人想要呕吐。

婴儿房里,贴着印有星星和月亮的粉蓝色壁纸,还挂有许多吸引小婴儿注意力的五彩缤纷的挂饰。这些,本来都是寄托着我对孩子满满的喜爱。但是,此时那些挂饰被拉扯得七零八落,有一些掉落在地面上的,还沾染上了黑红的血迹。壁纸上,也有血痕。那些深深浅浅的红色衬着可爱的星月图案,越发令人感到触目惊心。

包裹着孩子的粉色襁褓没有放在婴儿床里,它被可怜的扔在了房间角落里。我强忍着全身剧烈的颤抖,转动轮椅朝着它行去。此时,那个沾染着斑斑血痕的襁褓,在我眼底被无限放大。它承载着我的希望,或者,绝望。它将决定我的命运。

轮椅缓缓前行,橡胶轮子碾在厚实的地毯上,其实并没有发出什么声响。但我就是感觉到,轮子发出的声音非常大,如同火车开过一般,轰隆轰隆的碾在我的心上。黑色的椅轮停在粉色的襁褓前,剧烈颤抖着的暴露出青筋的苍白的手,慢慢的揭开血迹累累的布料,现出里面露出了半具小小白骨的血肉模糊的身体,那骨头上还有残留着的牙印。凄厉的哀嚎瞬间响彻房间:“啊——”

已经进入深秋了。每天待在阳台上,看着楼下树木的叶子不断惨败凋零,一天又一天,直到它们再也没有叶子可落,空剩下光秃秃的枝干戳向灰色的天空。就像我的眼睛一样,哭到再也流不出泪为止。

自从那天以后,妻子再也没有开口说过话。她像是一个自闭症患者一样,陷入了她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偶尔,她也会清醒过来一阵子。这个时候,她就只会默默的流泪。我们之间,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整日整日,就只是沉默,令人窒息的沉默。

我很后悔,后悔得想要毁灭掉自己。如果我早点重视到妻子的不对劲,如果我那天不睡觉,如果……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岳父岳母却也并没有过来看一眼。虽然我并不怎么在乎这一点,但是我想,关于他们的女儿,我该跟他们谈一谈了。

拨通他们家中的电话,嘟嘟声响了很久才被接通。“喂?”苍老的声音在耳际响起,是岳母接的电话。

“妈,是我。”

“哦哦,是你啊。那个……你们还好吧?”小心翼翼的声音,隐约透着一点慌张。

“出了这么大的事,还能好到哪里去呢。”苦笑了一声,我继续说道:“妈,我想问问,关于慧春的事情。”

“啊?慧春她,她……唉,你也不要太怪她,她,唉……”电话里,岳母不停的唉声叹气。

“为什么这么说,不怪她还能怪谁?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我开始激动起来,连珠炮似的问道。

“唉唉,她也是有苦衷的……”话说了一半,却并不再继续说下去。我感到有些愤怒了,声调也尖锐了起来:“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是不是精神有问题?你们到底隐瞒了些什么?”

“啊,没,没有什么啊……就,就这样吧——”话说到这里电话就挂断了,等我再打过去时,听筒里传来的只有忙音,不管打多少次都是一样。想来,是那边把电话线扯了。她这样奇怪的态度,肯定有问题,绝对隐瞒了什么。我一定要弄清楚!否则,我不甘心!

我决定去往妻子的家乡孩儿庄,找到那两个人,问清楚这一切。这本来不是我该承受的苦难,却被他们强加在了我身上。若是在婚前就让我知晓林慧春的怪异情况,我绝不会那般草率的跟她在一起,更不会放心让孩子单独跟她在一个房间。那个悲剧的发生,他们起码要负上一半的责任!

怀着兴师问罪的心情,我找了一个护工,陪同我一起前往孩儿庄。本来我是打算和母亲一起去的,但是,考虑到她年纪已大,刚刚才失去了大孙子,实在再也经不起任何刺激了。所以,我不敢让她去。有护工陪同我,就足够了。

一个阴雨靡靡的清晨,我带着简单的行李,与那个名叫段瑞诚的身强体壮的男性护工一起,坐上了前往台儿庄的火车。汽笛呜呜声中,火车开出站台,踏上未知的旅途。雨滴打在车窗玻璃上,宛如泪水一般,潺潺的贴着脏污的玻璃往下流。城市里的灰色房屋,彩色招牌,落光了叶子的褐色树木,统统在雨幕中模糊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超级闲人冷宸庭的女人

    “我要以夏家继承人的身份,拿到属于我的那份财产。”夏雯雨的语气淡然而冷漠,说出来的话却如一把利刃般刺进所有人的心尖。不给众人一个反驳的时间,夏雯雨又接着开口:“昨晚发生了什么想必你们都很清楚,被你们这种无耻之徒陷害是我愚蠢,这个教训我认了。不过,”她打量着夏国均心虚的脸色:“从法律层面上看,我继承这

  • 废材上门女婿之调查一下他(求收藏,求鲜花)

    地点回到叶之轩一开始遇到小偷的地方,郭飞走进了一辆外表朴素的轿车里,但是懂行的人看一眼就知道,这是一脸防弹轿车。“首长,东西找回来了。”郭飞把小锦囊递给眼前的老人并把刚刚的事情告诉了老人。“嗯,没想到出去晒晒太阳都能碰到小偷,真是世风日下,还好东西没丢,真怀念啊......”说话的老人大约五六十岁,

  • 无限天魔书第3章在线阅读

    就在众人欢呼雀跃的时候,瘫坐在地上的刘老大和刘家舅舅也不由松了一口气,心中的恐惧跟着散了个七七八八。回想起自己刚才哭天喊地给刘小妹磕头的样子,刘家舅舅龇牙咧嘴,暗暗道:“臭婊子,害得老子出了这么大的丑,你不让老子下个月就找新老婆,老子偏要找,而且明天就开始找,看你还能把我怎么样!”一边骂着,刘家舅舅

  • 花灯劫在线阅读任务难求

    强子扫了眼这身粗布麻衣,旋即就打量起身处之地。破落却不失温馨的村庄,农家的茅草屋上,烟囱已经在轻吐着微紫的炊烟。天上白云朵朵,透过云层照在身上的阳光甚是温暖……一个个像自己一样打扮的玩家或和农民聊天,或奔向村口……望着这一切,强子不禁感叹,有眼睛真好。当今,除了脑域外,人体几乎不再是个秘密。即使是没

  • [麻雀同人]许你阳光明媚之从乞丐到强盗(10)

    李易的反应不可谓之不快,就在他发出‘啊’的一声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肯定要被发现了。所以发出声音就纵身往下一跳,拼命的往前疯跑。三人开口问话时李易都已经跑出几丈的距离了。其中两人马上放出了自己的神识查探,奈何今晚风雨大作,又到处是喊杀声,两人又不是什么大神通者,神识又不是太强,想要在这么混乱的条件下查探

  • 我靠信息素上位之吃蛇肉

    ‘喂,我饿死了,你有东西吃吗?’她就像个复读机一样在小曦后面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小曦没有管她,捂着脸上微红的手掌印往前面的看不见底的树木走去。‘啊!饿死啦!本小姐在跟你说话啊!居然敢无视我!可恶的家伙!’她飞快的跑过来,一口咬在小曦的手臂上。‘挖槽,你是蚊子吗?扑过来就咬,放手...哦,不对,放口啊

  • 重生之拒绝扶弟魔未婚妻之空明罗汉

    “摩柯擒拿手。”空明罗汉脑后光轮中探出一只金光璀璨的巨手抓向邪药王,摩柯擒拿手是佛宗道阶下品神通,也是空明罗汉目前掌握的唯一一门道阶神通。虽然仅仅是中成境界,但其威力不容小觑,毕竟不是谁都能如邪药王那个变态一样得到道阶上品神通的传授,并且练到大成境界的,事实上绝大部分的洞天王者习惯使用的还是宝阶神通

  • 昭阳在线阅读第9章

    说到这掌柜拿起桌子上杯子喝了口水,然后继续说道“另一只三阶金背暴猿的妖核一枚,完整皮毛一张,兽血若干,兽骨若干,獠牙若干总计两万零五十下品元石。这两只三阶灵兽的价格你看合适么,因为材质量都很好,所以价格我都给你提高了半成。”程宇皓闻言沉默一会觉得这个价格还行,点头说道“行,你看着办吧。”张掌柜见对方

  • 江山一舞在线阅读第四节

    根据系统提示,我立马点击主业面,然后点击了学习[技能]。突然出现一行字。系统:对不起,你未选择门派,木有资格学习技能。我顿时惊呆了一下。这是什么情况。连学个技能都不让。可恶。可恶。夜魅嘴里。嘟囔的的说到。无奈我只好顺着它的意思先选择门派。任务中。去哪里觉习门派呢?正当我灰常焦急的时候。。一个老人家突

  • 玉荷魂:绝世魅影在线阅读脉兽系统(求鲜花,求收藏)

    阿离一脸幸福的看着蛮小满,知道蛮小满为了救自己,已经损坏了第四个脉门。毕竟是自己心爱的人,阿离公主很是清楚蛮小满现在的情况。“小满!你是最厉害的!”蛮小满一脸得意:“那绝对是当然的!”正在睡觉的蛮吉,半眯着双眼。“蛮吉,别假睡了!”蛮吉直接睁开了双眼。“爸爸!这可是你说的,要教我脉术!”“不要叫我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