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卓越之界在线阅读第一节

2021/6/12 2:01:26 作者:白月飞升 来源:纵横中文网
卓越之界
卓越之界
作者:白月飞升来源:纵横中文网
异星变换,乱世少年,仗剑寻情,天龙结愿,我为苍生,上界破天!隐世少年秦天断与天之骄子龙少游一段荡气回肠的故事,原来,这就是你我眼中的道法世界——(白月飞升新坑发布,广大书友大胆收藏追阅,绝不太监。)

郊外,废弃仓库。

姜舒维从计程车上飞快地跳下来,一路狂奔,推开仓库的大铁门。

伴随金属巨大的摩擦声,里面传来猖狂的爆笑。

“她还真准时来了哈哈哈哈!”

“卧槽薛临,这他妈就是你藏得娇啊!”

“原来你喜欢可爱型的,早说啊,我这儿有的是!”

姜舒维面前站着一群富二代混混,不是戴着大金链子就是戴着大金表。

其中一个染着蓝头发的笑得最凶,一边捂着肚子一边倒在旁边女人的怀里:“嫂子,你别介意啊,薛临玩游戏输了,必须得让你十分钟之内来,如果你不来,你们家的豪车就归我。”

蓝头发旁边的男人狠狠踹了他一脚,笑骂:“废你妈话,滚!”

“行行行,”蓝头发总算站直身体,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朝姜舒维吹声口哨,“嫂子,我们急着赶下一场,回头见。”

由他带头,好几声放肆的口哨从人群里飞出来。

姜舒维从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等那帮人走了,才缓慢朝那个男人移动。

薛临从口袋里摸出根烟,用牙齿咬住,又拿出一个银白色的打火机,半拢着手点上火。

“你怎么穿这一身出来?”他吐出口烟,懒懒的抬起眼皮。

“我刚洗完澡。”姜舒维乖乖回答。她头发没吹干,身上穿着可爱的皮卡丘睡衣,也难怪蓝头发他们会笑成那样。

当初两个人结婚的时候,签约协议上说了,姜舒维可以不履行夫妻义务,但必须随叫随到。

别墅和仓库距离太远,她根本没时间换衣服。

姜舒维的眼睛微微朝仓库另一角瞄过去,还没定眼看,脸颊忽然被人捏住。

“别乱看,晚上做噩梦我可不管你。”

他掌心冰凉,手指用力捏在她腮帮两侧,然后压下身来。

姜舒维下意识往后一缩,紧接着,薛临手指的力度惩罚一般又增加几分,将人直接拽回去。

“我刚结婚,他们闹着非要看你,没办法,只能把你叫过来了。你倒给我面子,怎么见了人,话都不说一句?”他笑着说,最后一个问句却拐了八道弯,让人摸不清他是生气了,还是在开玩笑。

姜舒维顿时浑身冒汗:“我不知道说什么。”

他是怪她给他丢人了吗?

薛临嗤笑:“嚯,几天不见,都忘记老公怎么叫了吗?”

姜舒维赶紧道:“记、记得。”

薛临在心里发笑:“那叫两声听听。”

姜舒维张了张嘴,挣扎了半天,声音如蚊子一般大小:“老、老......公。”

这两个字似乎不仅烫嘴还烫脸,让姜舒维从耳朵红到脖子。

薛临偏偏心眼坏,继续逗弄:“连起来,再叫一声。”

“......老公。”

姜舒维不是没这么叫过他,当初两个人领证,民政局的小姐姐见他凶神恶煞,问了句,是自愿结婚吗?

小姐姐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还是很疑惑,让他们互相叫对方老公和老婆。

当时,姜舒维真怕薛临把桌子掀了,不过可能是那个小姐姐长得漂亮,薛临没生气,反而用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懒洋洋地瞟了她一眼,说:“老婆。”

姜舒维顿时满脸通红。

见到两个人这个样子,小姐姐才满意的履行公务,不仅把盖了章的红本本给他们,还说了句百年好合。

思绪被拉回来,姜舒维紧张的看着薛临。

她现在不求百年好合,只求能活命。

薛临望进她的眼睛里,小家伙瞳孔纯粹干净得不行,只传递了一种信息:我在求饶呜呜呜呜......

薛临拧着眉头,嘲笑:“就你这胆儿,还敢跟着我?”

姜舒维没敢吱声,心想,我要是有胆,跟着谁也不跟着你。

薛临盯了她半晌,松开手,算是放过她了:“你以后还是别叫我老公了,太难听。”

姜舒维乖巧的点头:“好。”

她巴不得呢。

薛临抬脚往外走,顿了下,说:“睡衣挺可爱。”

姜舒维跟上他,离开之前没忍住,瞄了一眼角落里的人。

他眼睛肿的老大,鼻子哗哗冒血,身体软软的靠在仓库的铁栅栏上,显然被打得不轻。

姜舒维记得他,这个人之前是薛临后妈的司机,嘴碎,爱传谣言,能把公的说成母的,也不知道是怎么招惹薛临了。

薛临在前面不耐烦的“嘶”了一声:“愣着干什么,想自己走回去?”

姜舒维赶紧回过神,快步跟上。

薛临脾气差,真会把她丢在这里。

**

一辆红色的跑车在公路上飞快行驶着。

今天是她嫁人的第三周,像做梦一样。

姜舒维这辈子都没想过,会和薛临这样的人产生交集。

她看着外边不停倒退的景物,放空自己。

**

姜舒维出生那年,父亲被车祸夺去了性命,母亲没再找,独自抚养她长大 。

因为老家的人重男轻女,所以她父亲死后,那边的亲戚对她们母女从不过问。

母亲娘家人本来就少,几年过去,更没几个亲近的了,后来母亲卧床不起,让本就穷困的家庭更雪上加霜。

慢慢的,当地传出了“姜舒维不详”的话来。

姜舒维的舅舅请了个老道士,老道士说姜舒维命格太硬,得以毒攻毒,找个同样命硬的,日子慢慢就好了。

后来,姜舒维抱着老道士给的锦囊,来到指定的巷子口,一眼就看到了浑身戾气的薛临。

他手里攥着个沾着血的羽毛球拍,恶狠狠的踩在一个人身上,见姜舒维看过来,朝她阴森一笑。

姜舒维哆里哆嗦,差点跪在地上:“你、你好......”

薛临看傻子一样看着她,乐了:“哟,这是哪来的漂亮宝贝儿啊?”

老道士说,在巷子口,第一个对她笑的人就是她的良人,只要跟他在一起半年,不仅可以改变命运,她妈妈的病也会好转。

姜舒维本来不迷信,但妈妈还躺在病房里,她身上根本没什么钱,只能这么赌一次。

薛临后面多了个小尾巴,他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怎么凶都没用,干脆也不赶她走了,说:“谈恋爱有什么好玩的,有本事跟我结婚。”

“结婚?”姜舒维愣住,她刚过法定年龄没多久。

“如果你不同意,我去找别人,就这一次机会,自己好好想想。”

姜舒维一听他要找别人,赶紧拉住他的胳膊:“行,那就结婚。”

不论如何,她必须跟他在一起。

薛临瞅着她,没想到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做起决定来这么雷厉风行,微微讶异的扯扯嘴角,说:“我不是什么好人,你后悔了可别哭。”

“我才不会呢!”

姜舒维生怕他反悔,当天下午就把户口本拿了过来。

薛临将姜舒维带回薛家,姜舒维看着面前的别墅,这才彻底呆住,追在人家后面这么久,刚知道自己到底招惹了谁。

“你、你是——”

薛临嘲弄一笑:“不是吧,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敢嫁?”

这小家伙长得是漂亮,可惜没脑子。

-

听说薛家之前有个大少爷,因为犯了混账事,所以被逐出薛家,后来他父亲患上严重的血液病,需要骨髓移植,这才把他弄回来。

但谁知道,这个少年早就褪去稚气,狮子大开口,非要薛家一大半财产,不然连配型都不去。

当时薛父娶得另一个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不让薛父把财产给薛临,但薛父求生心切,真跟薛临签署了财产转移合同。

于是,一夜之间,猖狂的大魔王变成了富翁,生活更是肆无忌惮,夜夜笙歌。

但薛临有一点不满意,就是没有拿到薛氏集团的股份,薛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得成家。

于是薛临直接把姜舒维给娶了。

姜舒维心想,这可能是她这辈子做过最疯狂,最离谱的事。

**

红桥别墅区。

等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

薛临将车钥匙扔给小助手,三步两步到了大厅,解放了一样了开始脱衣服。

天太热,再加上刚打了半天架,浑身是汗。

姜舒维跟在他后面,见状,赶紧把头扭过去。

薛临看了她一眼,觉得好笑,刚往她那边走了一步,姜舒维就迅速后退一步:“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卧室了。”

薛临觉得有意思,又往前走了一步。

她再退一步。

薛临将她逼在墙角,问:“你怕我?”

姜舒维用力握紧拳头,视死如归的摇摇脑袋:“不怕!”

薛临懒得拆穿她,胳膊都成筛子了,还说不怕。

“你怕我也没办法,谁让你傻,非要嫁给我,活该。”薛临将刚脱下来的卫衣扔进姜舒维怀里,小家伙接住,愣愣的问,“是要我帮你洗吗?”

“不用,”薛临咧嘴一笑,“谁让你身上那么香,我臭臭你。”

他说完,从旁边的钱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还有这个,你也拿着。”

姜舒维愣住,赶紧摇头:“我不能收。”

“为什么?”薛临没见过给钱还拒绝的,说,“你们女孩子不都喜欢漂亮衣服吗?你拿着这个,自己去买。”

如果拿了钱,那他们的关系不就不一样了吗?

姜舒维在他身边只想寻求庇佑,等到了算命的说的那个时间点,她一定马上就走,绝不烦他。

电话铃声响起,薛临把手机拿起来,刚放在耳朵上,回头,姜舒维居然一溜烟的跑了。

“喂……”薛临叫个两声没把人叫回来,笑了笑,把卡又装了回去。

小家伙什么毛病,给钱都不要?

姜舒维把衣服放进洗衣机里,见薛临没再找她麻烦,终于松了口气,这才敢回自己的小窝。

她现在研究生刚毕业,正在一家建筑设计的公司实习,最新的样稿还没有赶出来,估摸着今天又得加班加点。

**

薛临洗完澡后,关上书房的门,耳边传来助手汇报工作的声音,最后助手说:“老大,王总答应跟您聊聊薛氏集团的股份问题了。”

薛氏集团早晚是他的,薛临没有跟别人分享的习惯,所以早就暗地盯梢。

薛临一点也不惊讶,有富二代小季总的搭桥,事情就成功了一半。

“不过他有个条件。”助手说,“王总说明天的聚餐必须得带个姑娘。”

薛临犹豫都没犹豫:“带。”

“您先别答应的这么快,这姑娘有点不一样。”助手努力将王总的污言秽语剖干净,拼凑成一句完整的话。

“王总跟我描述了一下,说之前在你身边见过,眼睛很大腰很细,胳膊上带着个红绳,特别可爱,让人看见就想揉一把那种......”助手实在没办法了,直说,“老大,我这么听着,怎么有点像嫂子啊。”

不是像,那就是。

薛临冷笑,文件“啪”的合上。

好啊,抢人抢到他头上了。

“这可怎么办?”助手急道,“王总出手阔绰,薛氏集团有他30%的股份呢!要是现在得罪了他,以后恐怕不好谈。”

薛临说:“姜舒维现在是我老婆,我得护着。”

助手也很为难:“可如果现在不谈合作了,我怕小季总不高兴,毕竟王总难约,那边可没少使力气。”

那边的人帮衬了这么久,就这样说不谈就不谈了,不就等于打人家的脸吗?

薛临冷笑:“我不喜欢被人拴着鼻子走。”

助手了然,传闻说薛家大少爷和新婚妻子是合约男女,看来都是谣言啊,薛临居然宁愿得罪人也不愿意让别人看自家老婆一眼,真是个绝世好男人。

助手说:“我知道了老大,我这就回绝——”

“不,”薛临打断他,扯出一丝冷笑,“我带姜舒维去,但得让他加码,双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剑成凰天梯

    由于重建需要,训练暂缓,新的皇室战争赛季开始,国王带领5套出战卡组奔赴传奇竞技场,杰克鲍勃这些新人被允许观看比赛。双方的国王塔都是11级,第一局国王用了地震猪,成对面使用的X弩被抓卡组了,毫无悬念赢下了这一盘。第二局国王用第4套出战卡组石头人,对面一手皮卡锤换路,被压着打。第三局到了赛点,比赛前两个

  • 我!太帅了怎么办第一章在线阅读

    “我靠,什么情况,我靠?”陈哲一路狂奔着一边不住的低声咒骂着,身边半人高的灌木抽打着他的脸生疼,可是他一点不敢减慢自己的速度,抑或是直起自己的身子。火箭的破风声时常在耳边响起来,带来的灼热温度让他仿佛都能闻到头发烧焦的味道,他又把身子压得再低一点。陈哲发誓这是他这辈子跑的最快的一次,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 女尊之小傻子在线阅读第三节

  • 我是神级NPC第5章在线阅读

    中年人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放在肖剑白面前,着急的等着肖剑白给他化解之法。肖剑白拿在手里掂量一番,这一锭银子最多也就十两,刚够给老头租金而已,肖剑白贼眼又是一转,对着中年人说道:“贵客身上有一些暗疾吧!是不是晚上睡觉时胸口有些闷慌?”“小先生真乃神人呀!确是如此。”中年人彻底信服肖剑白,他不但睡觉之时

  • 海贼之神级漫画家第五章在线阅读

    说起来,他有多久没回紫霄宫了?百年了吧?时间过得可真慢啊,鸿钧如是想着。干脆哪天回去看看好了。鸿钧从回忆中回神,抬手摸了摸肩膀上的红莲,难得柔和了面容。“红莲要如何称呼哥哥……”再一次的红莲开口说话。“同叫汝盘古哥哥一样,便称吾鸿钧哥哥吧。”后世他们都叫他师尊,不过是换了一种称呼,似乎也未尝不可。只

  • 山河飘渺记第四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天还没亮透,吃过早餐,黑仔比他们还早起,做了点地瓜粥,他们就着萝卜干吃了一碗,而后继续启程爬山去学校。许许囧啊~回到学校,她继续上课,下课就被一群五六岁娃娃拉着转圈圈,笑的跟孩子一样,于非寒跟校长打了声招呼后,开始在学校忙活,又是修理电线,又是牵网线的,最后还搞来了一架投影仪,他让黑仔帮忙,也

  • 约瑟传说雷人对话趁火打劫

    本指趁人家失火的时候去抢东西。现比喻乘人之危,捞一把。【原典】敌之害大①,就势取利,刚决柔也②。【注释】①敌之害大:害,指敌人所遭遇到的困难,危厄的处境。②刚决柔也:语出《易经·夬》卦。夬,卦名。本卦为异卦相叠(乾下兑上)。上卦为兑,兑为泽;下卦为乾,乾为天。兑上乾下,意为有洪水涨上天之象。《夬夬》

  • 天元世界第10章在线阅读

    桃园村的夏天,天亮的特别早,公鸡一打鸣,就有村民起来干活了。拉车的声音,推磨的声音,还夹杂着刚睡醒的哈欠声以及伸懒腰时骨骼的声响,充斥着这个宁静而祥和的小村落。猴七还沉醉在睡梦中,正梦见和孙青一起嬉戏玩耍,在满地油菜花的野地里放风筝,风筝是猴七特地扎的,用高粱桔梗做的骨架,用油毡布做的外形,孙青的小

  • 神器遍地的二十一世纪第7章在线阅读

    《冠军教父》作者:林海听涛这是一个关于追求胜利的故事。——“我唯胜利论。我只追求胜利,只要能够获胜,全攻全守还是防守反击我都不在乎。职业足球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在我看来,就是胜利,追求胜利的极致就是冠军。我是教练,不想丢掉工作,或者被人遗忘,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带领球队取得一场场胜利,取得一个个冠军!

  • 问剑无心在线阅读第六章

    此时此刻,任谁都觉得李云就是他的属下。恰巧这时证件的鉴定结果也出来了,全都是真的。NSA官员见状笑道:“尊敬的王部长,现在误会已经解除,李云千真万确就是我们的人,所以我要求带他回国。”被称作王部长的领导把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他知道不能让他们带走李云,却一时想不出有效的办法。“我不同意!”正在僵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