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这个修仙有毒在线阅读第3节

2021/6/10 23:03:11 作者:里饕餮 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个修仙有毒
这个修仙有毒
作者:里饕餮来源:飞卢小说网
自从被捡回门派,星云就发现自己来到的仙侠世界似乎有些不太一样。时不时的,天空中就会有飚飞剑的玉女峰弟子掠过,她们自称自己是暴走族。那些号称是炼器闻名的炼器峰弟子据说后天又要送运载卫星上天,他们好像已经送上去十来颗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在北美洲与欧洲之间大洋的深处,波涛汹涌的大海和乌云翻滚的天空之间,一艘毫无特色的军舰孤零零地漂荡在雨中,在浩瀚无边的大洋中显得渺小而无力,如果不是舰身上那显眼的大字,谁也不会想到这一叶扁舟竟是名震北大西洋的“海神”号。

尽管是在初秋,大洋深处的风雨依然带了彻骨的寒冷。甲板上水手很少,除了舵手和卫兵很少有人会来阴冷的甲板上。但是有一个人例外,他站在无人的船尾已经很久了,看着承接和吞噬了雨丝的海面发呆。他穿的一件破旧的水手服,因为身体过于消瘦而显得有些肥大。他脸颊蜡黄,蓝紫色卷发凌乱地披在身后,看上去像是生过一场大病,但是那一双宝石蓝的眼睛却亮得怕人。他站在那里,手脚都裸露着,任凭阴冷的风雨将体温一点点剥夺,却似浑然不觉。海面风渐渐小了,雨点仍旧不急不缓地落下来,从从容容,在海面上刻上一道道小小的波纹,最终,与大海融为一体。

“路易斯安那与阿卡利亚斯不同,这里要冷得很多。”

一个雄浑温和的声音自身后响起。不知什么时候,一个年轻人走到他身后。无论从衣着还是举止看,来人都是个不折不扣的贵族。

“……”先前那人没有动,更没有回答。

年轻贵族并没有介意,微微一笑,走上前和他并排站着,“听说你以前从未离开过阿卡利亚斯,想家了吗?”

“……”

“那么,你现在是在想家还是在想人?”

“……”

“……我曾听过很多有趣的传闻。有很多人都在说阿卡利亚斯的那位法国总督是个同性恋,还在斯考皮洛城他那座堡垒似的后花园关着很多年轻男子做男宠。这样的人做总督,也难怪法国人老吃败仗呢……”

“你住口!”米罗终于有了反应,愤怒地盯着对方,“卡妙他不是那样的人!”不过,聪敏如他,在看到对方的微笑的一刹那立即意识到了这是对方的陷阱,而自己竟然立即就掉进去了!他痛苦地闭上眼睛:果然,还是不能立即忘掉那个人。

两个人又陷入一阵沉默。

“你知道我是谁吗,米罗?”那人突然问。

米罗愣了一下,“你是坎伯兰公爵,英国远洋舰队的准将朱利安梭罗大人。”

朱利安微笑着点点头,“还有呢?”

“……没有了。”

“看来那个人并没有告诉你很多,比如说我的身世、党派与亲属,你所知道的,也仅限于一个上尉军官所知道的一切而已。”

“我不认为知道那些会有什么用处。”米罗眯起眼睛冷冷地说,不可否认,朱利安的话正戳中他心中的痛处。他从未走入过“那个人”的圈子里。

“算了,反正你现在知道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两个人的目光又转向风雨飘摇的大海。

“呐,米罗,你有什么打算?”

“……”米罗又陷入谈话开始时的那种沉默。

“我想你一定会回加勒比去,是不是?”

“不!”

朱利安愣了一下,“?”

“……我,……我想要留下……”

“为什么?”

“只要不回去,……让我做什么都行。”

“你明白你在做什么吗,米罗?我们是敌人,能够救你纯属意外。而你,如果留下来,那就意味着,叛国。”

“我的祖国不是法兰西。”

“……”朱利安无奈地摇摇头,“好吧,那么你不如干得彻底些。”

“什么意思?”

“加入我们这一方。不过,这就是要你与你的过去一刀两断,而且……成为那个人的敌人。”

“……如我所愿!”

进入雨季以来,阿卡利亚斯就笼罩在潮湿的空气中,无论是东部的平原,中央的山地,还是南部的沼泽。与往年不同的是,热带风暴过境的次数减少,细雨冷风却连绵不断。

圣米洛斯大检审区的首府斯考皮洛城。

拉斐尔广场和教堂广场冷冷清清,海军英雄费尔南代尔将军的巨型雕像孤独地伫立在港口上。因为阴雨和寒冷,即使是在白天,街上也很少见人。惶恐和压抑在这座几经战火的港口城市弥漫,不仅是因为天气,更是因为不知何时就会到来的战争。法军与英军在浦路克斯的几场战役中节节败退,而斯考皮洛的那位年轻总督患病的消息也不再是秘密,甚至一度曾有流言,认为圣米洛斯实际上已经被法王陛下所抛弃。于是,在这个阴沉的六月,很多殖民地的贵族和富翁纷纷将自己的财富和家眷转移到更加安全的地方去。

因为厚厚的阴云,半下午的光线已经像傍晚一样阴暗。总督的医生兼助手,德高望重的艾俄洛斯特里蒂昂一个人骑着马走在细雨中,雨不大,沾在身上湿漉漉的。他没有撑伞也没有穿遮雨斗篷,深棕色的头发因为被雨水打湿而贴在前额,黑色的眼睛却异常地明亮。他独自一人来到广场街尽头的城堡前。这个城堡建在地势高耸的悬崖之上,一侧伸入大海,两翼保护着身后的城市和北部的种植园,这里原来是座防御工事,自从法国人占领后,它被改造成了总督府。

如果谁还记得那个米罗快乐成长的地方,那么如今就会发现,这里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艾俄洛斯在总督府门前下了马,并没有从斑驳的正门进入,而是绕到一侧角落的小门,自己掏出钥匙打开门,将马牵了进去。偌大的院子很安静,看不到一个仆人或是奴隶,在星光昏暗的夜晚,这种死寂会让人想起很多传说。

城堡里只有一楼的大厅亮着灯。艾俄洛斯走进去,看见一个美丽的金发女仆在蜡烛旁缝补着衣服。

看到艾俄洛斯走进来,她慌忙放下手上的活,上前来接过艾俄洛斯已经被雨丝打湿的外套,“您可回来了,先生。”她说,白皙的脸庞因为喜悦而染上一层红晕。

“就你一个人吗,尤莉迪丝?辰巳先生呢?”艾俄洛斯有些怜惜地看着她,一个少女在这样偌大的房子里难免会害怕。

“总管先生出去了,吩咐我在这里等您回来。”

“他刚才带回来的人呢?”

“他交代塞西莉亚带到后面去了。您知道,大人的规矩,奴隶们一般不来前面。”

艾俄洛斯皱了一下眉,随即对少女温和地微笑着说:“呐,尤莉迪丝,你一个人在这里,害怕吗?”

尤莉迪丝低下头,浅浅地笑着,“不,大人在上面呢,我不是一个人。”

艾俄洛斯的微笑消失了,“他今天怎么样?”

尤莉迪丝仔细回想了一下才说:“大人一整天都呆在卧室。午饭是我送上去的,他吃得不多。光线好的时候一直在看书。”

“药呢?”

“药都按时服用了。”

艾俄洛斯点点头,“我上去看看。”

古老的城堡挡住了绝大多数光线,在城堡的内部,已经很暗了。艾俄洛斯借着微光上楼,脚下木质楼梯发出的“笃笃”声在寂静的城堡内回荡。总督的卧室在走廊的尽头,它的下面就是布满礁石的海崖。走廊一侧的窗子开着,白色亚麻布的窗帘在潮湿的风中抖动,如同招魂的幡布。

艾俄洛斯在走廊尽头的卧室门前停住,门虚掩着,他屈起手指在上面扣了几下,而后推开门,走了进去。一道屏风将房间隔成内外室。他绕过屏风走到里面,看到一个青年坐在临窗的椅子上。

年轻人只穿着一件棉质的白色睡袍,一头石青色的长发瀑布般垂到腰际,他身材颀长却消瘦,面色苍白而憔悴,一双浅色的眼睛无精打采地盯着他面前的某个地方,过长的额发遮住了他的部分目光。但是,这种病态却无法掩盖他的年轻与俊美。在他面前的梨花心木小几上摊开着一本书,因为光线阴暗,上面的字已很难辨清。不过,书的主人的心思显然也不在这里。艾俄洛斯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是一张单人小木床,就在大床的对面,内室不大,两张床占据了大多数空间。

艾俄洛斯轻轻叹了一口气,“卡妙,你这又是何苦?”

年轻人,也就是法兰西驻圣米洛斯大检审区总督吕克尔卡妙德洛林德阿卡利亚斯侯爵,缓缓地收回视线。

艾俄洛斯拿一件外套披在他身上,又伸手试试他的额头。整个过程他一动不动,就像一尊塑像。艾俄洛斯突然抑制不住心中的冲动,十指紧紧握住他单薄的肩膀,在他面前蹲下来,“既然这样,你当初为什么要那么做?”

“……”那双浅蓝色眸子茫然而空洞地望着别处,没有半点反应。

“你这样想念他,那么,我去把他找回来!”

这次他终于有了点反应,平静得有些空的目光滑落到艾俄洛斯的脸上。他什么也没有说,但艾俄洛斯已经明白了。

“那么,就请你振作起来,殿下,你不只为他一个人而活!”

“……我从来就不为他而活。”卡妙喃喃地说:“我能给予他的,也就只有那把刺向他心脏的匕首而已……”

“……”

有很长时间,房间里安静得只能听到他们的呼吸声。

艾俄洛斯最终打破了沉默,他没有忘记此次来的目的。

“我带了一个人回来,他要见你。”

“……”

“你还记得阿里吗?那个和肯尼亚一起被买来的奴隶。”

“……”

“从来的第一天开始他就计划着逃跑,不过很不幸。第一次,他被财务官的人抓住,第二次落入了锡马人手里,第三次遇上了飓风,但是每次你都救了他,你还记得吗?最后一次你让他带着你的信物离开,好让人们知道他已经自由并且在法属领地畅通无阻……”

“……”

“如今,他又回来了。这次是他自己回来的。”

“……”

“他说要见你。”

卡妙垂下头,将脸埋进双手间,“这次又怎么了?”

“……”天色逐渐暗下来,远处港口灯塔上的灯落入艾俄洛斯的眼睛里显得格外明亮,“他带了重要的情报过来,而且只能当面告诉你。”

卡妙站起来,原本空洞而柔和的目光骤然变得锐利而凛冽,“让他去书房。”他说。

黑人阿里来到书房的时候卡妙已经等在那里了,像每次见面的时候一样。年轻的总督依旧是黑色的制服和银白的假发,打扮得一丝不苟,唯一的变化在于他消瘦的脸颊。

阿里很放肆地前后左右打量着书房,“您的府邸变化真大,大人。我记得以前几次这里还生机勃勃的,难道您的仆人和奴隶都不能忍受您的奴役而逃走了吗,就像我一样?”

“阿里!你……”

卡妙抬手制止了艾俄洛斯的训斥,他倚在椅背上,十指交叉,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傲慢的黑人,“你也变了,阿里。”他说:“以前的你站在这里只会沉默和谩骂,如今你也肯好好跟我说话了。”

“我欠您的情,大人。您救了我,也救过肯尼亚和他的妻儿,我看到他们一家如今能在一起很高兴。尽管这一切悲剧都是你们白人造成的,您所做的这一切根本不能补偿什么,而我也不屑于接受您的恩惠,但是您救过我这是事实。我们与你们不同,再小的恩惠我们也会找机会偿还,然后再报仇!”

“这么说,你是来报答我的?”

阿里笑了,露出两派白森森的牙齿,“谈不上,大人。我只是顺路给您捎个信。然后因为您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的好心而给予我和肯尼亚的这些好处,将来我们与白人开战的时候,我会最后一个来杀您。”

“谢谢。”

“那么你捎的信是什么?”艾俄洛斯问。

“这次承蒙您的朋友亚路比奥尼索黑尔的帮助,我于一个月前到达了苏里南,在那里他把我介绍给另外一个要去非洲的船长。我们三天后启航,本来一切都很顺利,但就在启航后的第二天晚上,我遇到了一个人……”

“……”

“一个快要死的人,他叫尼古拉布朗梅斯尼尔,我想应该是这个名字。当时他乘坐的船在海上起了火,我们赶到时只有他一个人还活着,但是头部受了重伤,很显然活不久了。我们把他救下来时,他看到了我身上那件有您印信的衬衫,于是他在临死之时让我给您带个信……”

“……”

卡妙的表情依旧淡然,仿佛那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但是艾俄洛斯在听到“尼古拉布朗梅斯尼尔”这个名字时眉头便紧紧地皱了起来,“什么信?”他问。

“只有两个词:放弃,还有,死亡。”

“放弃”和“死亡”,艾俄洛斯的表情变了一下,但是只是一瞬间,惊惶就由迷惑代替了,他瞥了一眼卡妙,年轻的总督半垂着头,似乎也是在思索着什么。

很快,卡妙又恢复到开始时的神情,淡漠地看着阿里,“那么,你就回来了,只为给我送个信?”

“不完全是,大人。我刚才说过,我欠您的情。但更重要的是,我们非洲人都重信义,对于一位垂死之人的托付,即便他是仇敌,也会尽力完成。这一点,你们白人是不会明白的。”

“很好。那么,无论是不是出于你的本心,阿里,我们现在两不亏欠,你可以走了。”

那个壮硕的黑人又笑起来,他向前走了一步,“总督大人,我记得您说过,我有选择走和留的权利。现在外面都在打仗,我暂时丧失了离开阿卡利亚斯的机会。我只能留下来。您当初的许诺如今是否还有效?”

卡妙显然没有料到他会要求留下来,有点惊讶,不过他还是说:“你知道我的的规矩,阿里。”

“明白。为了将来的自由,我可以暂时做您的奴隶。”

艾俄洛斯一直心事重重,等到阿里离开后他才对卡妙说:“那个尼古拉布朗梅斯尼尔是杰克的手下?那么他的死……”

卡妙抬起一只手制止了他,“我知道了。”

“那么,卡妙,那两个词‘放弃’和‘死亡’的意思你也该猜到了吧?”

卡妙的目光缓缓地移到他的脸上,唇角挂着冷酷的笑容,“不,和你一样,只知道第一个词。至于第二个……也许我们很快就知道了。”

艾俄洛斯鞠躬退出,卡妙一个人回到已经漆黑的卧室。米罗离开后,他的卧室里一直没有点过灯,甚至很少有人进来。除了艾俄洛斯偶尔进来照料一下,一切都是他自己动手。他不需要仆人,也不需要朋友。他不想有人来打破这里的氛围,这里是另一个世界。

他解开厚重制服的扣子,黑衣像一对黑色的羽翼一样缓缓滑落,夜的寒冷立即包围了他。在这个死寂的世界,他觉得沉闷压抑,于是解开了领口的方巾和衬衣上面的扣子,一丝清凉忽然碰到他胸前的肌肤,像一股电流瞬间贯穿了全身,他停止了动作,过了好久才缓缓低下头去,看到挂在胸前的那一点晶莹的血色闪闪烁烁,他一把将那朵石刻的百合攥在手中,冰凉的质感传遍了全身,让他压抑不住的委屈与思念从心底泛滥而起。风挟着雨丝淋在他的身上,淹没了他唇齿间尚未来得及咽下的呜咽。冰蓝色的眸子看向无边的黑夜,终于抑制不住向着大海的深处低低呼唤:

“米罗……米罗……米罗……”

“卡妙!”

米罗大叫着从床上坐起来,大口地喘着气,眼前的景物逐渐清晰起来。他正躺在他的单人小卧室里,隔壁传来船员们阵阵赌博的吆喝声。他长吁了一口气,伸手抹去额头流下的汗,原来……是梦吗?可是那声声呼唤是那么地真切,就像在耳边一样。

怎么可能?他自嘲着摇摇头。那个高高在上的法国贵族?!在他眼中,自己始终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奴仆罢了,也许因为与他从小在一起而感情深一些,但奴仆始终是奴仆,他从不会当自己是一个与他同样的人。

——米罗,我爱你。但是……我不能为了你毁了我的前程,对不起……——

米罗痛苦地闭上眼睛。他摇摇头拼命想把这些话甩出脑海,可它们像扎了根一样牢牢地盘踞在心头,挥之不去。蚀骨的悲伤与痛苦侵入了四肢百骸,他下意识地抓住一样东西,像溺水的人死死地抓住救命的稻草,直到手心里传来一阵冰冷的钝痛。

他低下头,看清了手中抓着的是什么,那是一把镀了金的匕首,柄上交替镶嵌着红蓝宝石,而那上面刻着的美丽花纹,早已深深地烙进了他的手心。

那是卡妙留给他的——一把黄金匕首!

他死死地握住那柄匕首,用掌心的钝痛来提醒自己残酷的现实,逼迫自己去忘记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但是,最终,他将用力握着匕首的那只手,缓慢而颤抖地贴到自己的心口上。

“卡妙……”

“米罗。”门外响起两声敲门声,“是我,你睡了吗?”

“没,没有。”他伸手拭去满脸的泪痕,将匕首插进腰间,走去开门。

“船长请你上去一下。”门外那个声音说。

船长室里,正中坐着一名穿着普通水手服的神情嚣张的青年,他深蓝色的长发在背后张牙舞爪,五官精致,目光深沉,带着骄傲的微笑。在他的左右,分别站着他手下最重要的将领朱利安梭罗和凯瑟尔荷恩艾伯斯。

“米罗,朱利安说,你要加入我们,有这回事吗?”那个人问。

“是的。”

他两肘支在椅子的扶手上,十指交互摩擦着,饶有兴致地看着米罗,“你做了什么事惹得你的主人不高兴,让他赏了你这个?”他的目光游移到米罗腰间的匕首上。

挑衅的话在一瞬间让热血冲上了米罗的头脑,他的指甲狠狠地扣进手心的肉里,微眯起的眼睛散发出危险的光芒,让站在一旁的朱利安和凯瑟尔都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但是那个男人却似乎丝毫不受影响,依旧笑咪咪地说:“就凭你和法国总督的那层关系,你加入我们,难保不是为了情报。”

米罗冷笑了一声,“如果我是间谍,你又为什么要救我呢?还是说,想要从我口中得到些什么,加隆?”

座上的男人——让大西洋各国海军闻风色变的“海飞龙”将军,远洋舰队元帅加隆洛西大笑起来,“不愧是我的学生,米罗!要让你出卖卡妙总督,恐怕比让死人复活更难!”他站起来,“明天我就离开,有时间再找你叙旧。至于你,可以先留在这里,有什么任务我会让朱利安通知你。”

“加隆,”米罗先一步挡住他的去路,“请现在就给我任务!”

加隆皱了一下眉,“为什么?”

为什么?米罗愣了一下,是呀,为什么?为了不让自己闲下来胡思乱想。再去想那个人,自己会疯掉的!他需要什么事情填塞他空落的身心来忘记那些让人痛苦的人和事。

他的唇角向上翘了翘,露出邪魅的笑容看着加隆,“因为我不想在大家都这么繁忙的时候做一个无用的闲人。”

加隆看着他的眼睛,过了足足有一分钟才说:“好,你明天就跟随荷恩艾伯斯提督走。”

“好。”

米罗在加隆身后悄悄拉了拉凯瑟尔的衣袖,“去哪里?”

凯瑟尔看了看加隆离开的背影,悄悄说:“回你故乡。”

米罗惊叫了一声:“阿卡利亚斯!”

“嘘!”凯瑟尔狠狠瞪了他一眼,“不是!是去小安德列斯群岛。你应该对那里很熟悉。没错,我们是去打海盗,不仅仅是‘海上阿芙洛狄忒’。”

“可是我听说,大多数的海盗其实是英国人。”

凯瑟尔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回答:“你只要听我指挥就行了,米罗先生!”

米罗轻吁出一口气,他几乎听到了自己心中石头落地的声音。虽然他对朱利安说过那样的话,但是,他绝对不想与卡妙为敌,绝对不想!

当卡妙看到艾俄洛斯近在咫尺的脸时,他下意识地看向窗外。天还黑着,而且在下雨。在这个时候艾俄洛斯叫醒自己,一定发生了非常重大的事情。

“法兰西的不幸,”艾俄洛斯用陈述的语调说:“大殿下及王妃,以及布列塔尼公爵殿下不幸染病身故,小路易王子也身染重疾,命在旦夕。”

卡妙冰蓝色的眸子突然亮了一下,但就像熄灭前的蜡烛,迅速归于死寂。

于是,“死亡”也有了解释。

他躺了下去,“我很遗憾。”他说,又闭上了眼睛。

冷风吹灭了蜡烛,房间内重新陷入黑暗。窗外,雨依旧不急不缓地下着。一道一道的雨丝,划破了黑夜,在平静的大海划下一道道痕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K]樱之森学园的二三事之解救(7)

    “这可怎么办啊。”张佳慧念叨了一句。阿良没有回应她,张佳慧转头一看,把她吓了一跳。只见阿良一手捂着胸口,大口喘息着,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脸颊滑落到衣服上,刚才还好好的,突来的转变让张佳慧瞠目结舌:“你,你没事吧?”阿良长长吐了口气,罢了罢手:“没事。”自打那个叫小艾的姑娘蹲在男子身边那一刻,阿良胸口上

  • 青萍传第9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昏迷回过魂儿来的张大神,开始讲述他二十年前的经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也许是,突然记起以前的事情,难以接受,需要找个突破口。他的语速很平缓,完全不像在说自己的故事,像是在谈论什么无关紧要的事一样,没有波澜起伏。胖子和吴邪都被吸引进了他的回忆里。我听着听着,不知怎么回事,开始犯困,眼皮不受控制

  • 幻异诀在线阅读第6章

    这里不得不说一句,其实穗禾和成鹏想的是南辕北辙。穗禾自掌管鸟族,太湖就是其重要的领地。并不知晓太湖竟是天帝有意削弱水族力量,最后将其划拨给鸟族的这件事情。就在此时此刻,太湖还属于水族和鸟族割据的局面。这也怪穗禾之前一心扑在天界的二殿下身边,平时就是处理一些鸟族的一些日常事务。也曾奇怪太湖这个天下大湖

  • 我在活死人横行的日子里在线阅读这么温馨不正常!

    温曦筠站在司煌雪房门外,双手揉了揉脸,让自己挂上淡定的微笑。好吧,其实心里慌得一比。轻轻敲门。“司公子,我是温曦筠。”“稍等。”是那个沉然好听,却又另人心脏不由发紧的声音。屋内窸窣轻响,似乎在整理什么,但很快,脚步声来到门前。温曦筠略略屏息,准备迎面困难险阻……然后她惊呆了。亲自过来开门的司煌雪,不

  • 漫威之英雄之力四堂会(下)

    听着几个人的对话,才知道这太一道的人是被白虎门和青龙门的合围而抓住的,其目的就是为了在对太一道下手之时,好牵制长清真人。而被捕的这些道士,大多都是“玄”字辈的。这一屋子里大概有是十六个人,其中被擒来的道士就有五哥,然后是五哥押解这些道士的四大门派的弟子,而剩下的六人就是这四大门派的掌门人了。这四大门

  • 一卦成凰在线阅读怀南之死

    大清早就把人吵醒,小童喜欢赖床,翻个身继续梦周公。怎料就是不停的挠痒痒,小童翻过身,闭着眼睛就是一脚。被踹的一个趔趄,怀南耐着性子轻生说道“起来了,我肚子都咕咕叫了,去吃油条好不好”“这不是新郎官吗,新婚燕尔的,把夫人晾在一边,要是吃醋生气了,我担待不起。”“你吃醋了,才分开不到一天而以。”苏剑同笑

  • 裂天之途在线阅读第九节

    秦默将两张字据拍在桌子上,静待卫承嗣答复。卫承嗣见他信心十足,摸不透底气何在,一时间犹豫不定。秦默见状,压根不给他思考的时间,催促道:“五百万嫌少?要不用赤焱狼做赌注,谁赢了是谁的。”被秦默一刺激,卫承嗣顿时失去理智,但用赤焱狼做赌注是不可能的。“就赌五百万。”说完,立下字据。秦默喜笑颜开,本是奔着

  • 现实这团迷雾之第四章

    苏薇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她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早读。健哥带着一个男生走了进来,对大家说这是新同学林沐,然后他简单地做了自我介绍,便被健哥安排在了她身边的位置上。林沐坐了下来,苏薇立刻觉得有些拥挤,他很高,185的个子,留着短短的头发,额前还有没褪去的胎发。两道剑眉下有一对好看的眼睛,他的睫毛很长

  • 与法海互穿的日子[法青]在线阅读敲诈妖帝

    “谁睡了蛇?”一声巨大的咆哮从山鬼的口中冲出。分出一缕神识的张泽就这样扬着头看着山鬼与巨猿。很明显听到这句话,对面正在咆哮的巨猿愣了一下神。吼声顿时弱了不少。千丈大小的山鬼,其咆哮之音,显而易见这两界山的南北南峰都能听到。紫云林内的妖族听到这句话顿时全部面红耳赤。一个个都在暗自发誓,如果逮到睡了蛇的

  • 火影世界的亚瑟王之第三章(3)

    焦余上了舞台,几个粉丝跟时里站在了一起,除了焦余一脸冷漠,站在最外边,其余四个恨不得贴在时里身上,蹭蹭运气也好。明玺说:“好的,请各位介绍一下自己吧,是怎么认识我们时里的。”第一个上台的人拿到麦,语气难掩激动:“大家好,我是秃头的作者,我是在百货大楼的广告屏幕上认识时里的,始于颜值,忠于颜值,墙头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