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逃生归来的我只想学习驱邪符

2021/6/10 22:27:43 作者:折难 来源:晋江文学城
逃生归来的我只想学习
逃生归来的我只想学习
作者:折难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档】《喵陛下》,星际小甜文,点击围观猫猫的神仙爱情(*/ω\*)从无限世界回来后,阮陵成了拳打宇宙、脚踢核弹的超级大佬。他只想做个平平无奇的高中生。然而总有事情找上他。他被迫和轮椅大佬同居,卷入一系列匪夷所思的案件,在正义组织、反派组织和郭嘉之间反复横跳,堪称二五仔之王。只是为了能有一张书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参加高考而已。某年某月某日,他抬手灭杀最终BOSS,面对众人或惊惧或狂热的表情,不由思索:“话说最开始,我只想普普通通参加高考。”怎么一不小心就拯救了世界呢?-天地昏沉,血光呼啸。一发千

作为天神,锦晔看到邪祟害人肯定不能置之不理。

他随即开口道:“周总,你这些日子是不是碰到什么奇怪的事?”

这句话虽然是个问句,但他的神色却十分笃定。

周修齐听闻不由一愣。

明明是他找厉锦晔问话怎么现在反倒反过来了?还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联想到他昨晚在网上闹出的动静,周修齐有些不悦,“你这是想转移话题吗?”

锦晔没有回答,只是定定地看着他,视线似乎穿过他的身体看向了其他的东西。

周修齐见他这般怪异的举动心脏不由突突地跳了起来,“你看什么呢?”

锦晔眯了眯眼,俊眉微蹙。

周修齐周身的煞气不一般,竟然还带着重重的水汽……

难不成是个水鬼?

有因必有果,要想知道一个人现时和未来受报的缘由就得知道他过去的宿业。

想着,锦晔开启天眼运起宿命通,查看起周修齐的命盘。

周修齐见锦晔这般神神叨叨的模样更是气愤,“锦晔,给我解释一下昨晚微博的事!”

锦晔没有理他,只是专心地查探着周修齐的过去。不一会儿,就找到了事件的关键点。

关闭天眼收起宿命通,锦晔严肃地看着周修齐,“你上周日晚上十二点去平江边游泳了?”

闻言,周修齐微微一愣。

上周日晚上他确实去过平江,不过是一个人偷偷去的,没有告诉任何人。

连他老婆也不知道的事,厉锦晔是怎么知道的?

不等他问,锦晔接着道:“游泳的时候,你突然感觉到脚上似乎缠到了什么东西。你很害怕,拼命地挣扎呼救。因为动静太大,引起了附近巡逻的保安的注意。”

“奇怪的是,当保安过来查看的时候你脚上的束缚却突然间消失了。”

说着锦晔不由回想起刚刚在命盘上看到的周修齐被保安训斥罚款的画面,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把老板这丢人的一段往事给说出来。

此时周修齐已经不仅仅是惊讶了,他一脸警惕地看着锦晔,“你是不是跟踪我?”

没有理会周修齐问题,锦晔继续道:“一个月前有一个人在平江大桥上跳江自杀了,死的时候正好是半夜十二点。只不过自杀的时候周围没人,再加上尸体因为某些外力的因素一直没上浮,以至于到现在都没被人发现。”

“你那天在游泳的时候感觉脚被什么东西缠上了倒也不是错觉。”说着,他顿了顿看向周修齐,“你这是遇上水鬼了。”

“水鬼?”周修齐表示不太相信。

锦晔看出他的犹疑,继续道,“有些东西你们不能因为自己没见过就否认它们的存在。”

周修齐拧了拧眉,“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可那天我都成功上了岸,应该没关系了吧?”

“真的没关系吗?”就见锦晔看着他反问了一句。

听闻,周修齐的心没来由地一紧。

就听锦晔语气笃定地说道:“你这些天是不是天天做噩梦梦见自己被水淹死?家里是不是还经常出现莫名其妙的水渍?”

锦晔越说,周修齐的脸色就越发的难看。他强压着内心的恐惧,问道:“是又怎么样?”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天晚上它应该跟着你回家了。”

“什么?”

就听锦晔道:“要是再放任不管,你很快就会成为它的替死鬼了。”

“替死鬼?”

锦晔继续说:“自然死亡的鬼魂都会进入轮回,而非自然死亡的鬼魂,尤其是自杀的人,死后是投不了胎的。不但无法投胎,还得每天不断地重复死前最痛苦的那一瞬间。这些鬼魂要是想重新投胎只得找替死鬼。只有人死了轮回之门才能打开,它们就可借此摆脱束缚进入轮回。”

说着他顿了顿,看向周修齐,“那个水鬼已经盯上你了。”

听闻,周修齐只觉得脊背发凉,一股寒意似乎从脚底窜上了天灵盖。即便不是很相信鬼神之说,但如今听锦晔说出这么骇人的事,他的心底还是忍不住有些发怵。

“那我该怎么办?”此时,周修齐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叫锦晔来办公室的目的了。

锦晔道:“我可以画一道驱邪符送你。”

听闻,周修齐点头道:“需要黄纸和朱砂吗?”

“倒也不用这么麻烦。”锦晔指着他办公桌上的那一沓A4纸,“用那些就行了。”

听闻,周修齐的脸上满是惊讶。

电视剧里那些道士捉鬼不都是用朱砂黄符纸的吗?怎么到厉锦晔这里画风就不太一样了呢?

锦晔看他的神色似是有些疑惑,也不再多说,直接抽出一张A4纸,顺手拿起他办公桌上的钢笔,熟练地画出了一张驱邪符。

周修齐在边上看着锦晔的一番操作不由目瞪口呆。

就见他那本应该出黑色墨水的钢笔竟然在纸上画出了红色的线条!

这下可给周修齐惊得够呛。

这到底是什么障眼法?怎么这么厉害?

画好符咒,锦晔将纸折成了小三角形递给周修齐,“把这驱邪符贴身带着,在紧要关头,它可以保你一次平安。”

虽然画符的工具并不是传统的黄纸朱砂,但是这驱邪符文上蕴含着他的神力,威力丝毫不弱于黄纸朱砂画的符咒。在抵挡住邪祟的攻击的同时,还能主动反击给那邪祟造成重创。

周修齐看着眼前白色的符纸不由愣了愣,他下意识地问道:“这东西真的管用吗?”

被人质疑,锦晔不由拧了拧眉,“你要是不信那就还我。”

他这白送还被人嫌弃,要是换做懂行的人巴不得上赶着要呢。

听闻,周修齐连忙将符纸揣兜里。不管是他说的是真是假,反正东西也不收钱,拿着也无妨。

收了驱邪符,周修齐这才回过神想起了自己刚刚干了什么。明明是找锦晔进行员工谈话的,怎么好端端的倒跟着他进行了迷信活动?

想了想,周修齐问道:“这些东西你是跟谁学的?我怎么以前从来没听你说起过?”

锦晔没有直接回答,只说了一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

话毕,他看了周修齐一眼说:“你会告诉你老婆自己的私房钱藏哪儿吗?”

周修齐轻咳了一声,面上透出一丝不自然:“瞎说什么呢,我哪儿有私房钱。”

话音刚落就听锦晔道:“你不就把私房钱藏你们家客厅的花盆底下吗?那个小小的牛皮纸包里……”

听闻,周修齐连忙叫停。

要说先前他还对厉锦晔有些怀疑,但是在听到这句话后,他的疑虑也消了大半了。

毕竟连他私房钱藏在哪儿都知道的这么清楚,厉锦晔也许是真有点本事的。

至于那什么水鬼不水鬼的,还有待商榷。他可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

经过锦晔这一打岔,周修齐也忘记了自己叫他来办公室的目的。话没说几句就让他出去了。

陈铮在锦晔进老板办公室后一直心神不定。

这人进去也太久了吧?周总到底怎么说啊?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偷偷地跑到周修齐的办公室外头,扒着门板偷听。

许是办公室的隔音太好了,完全听不到里头的动静。

一时间,陈铮倍感挫败。

就在他站起身打算离开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开了。就见锦晔神色淡定地走了出来。

看见陈铮出现在办公室门口,锦晔愣了愣,“陈哥,你蹲在这里做什么?”

偷听被撞个正着,陈铮有些心虚。

“额……我,我在系鞋带。”说着,他急忙蹲下。

锦晔看了他脚上的皮鞋一眼,默不作声。

被他看穿陈铮也不再继续演戏,连忙站起身拉着锦晔去一旁,“怎么样啊?周总怎么说啊?”

锦晔眨了眨眼,“什么怎么说?”

陈铮急道:“就是你昨天晚上发微博的事啊。他叫你来不是为了这个吗?”说着,他又小心翼翼地问道:“周总是不是很生气啊?”

听闻,锦晔想了想刚刚在办公室里周修齐的样子,摇摇头道:“周总没有生气啊。”

陈铮:啥?

遇到这种事竟然不发飙,这还是他们的周总吗?陈铮只觉得自己愈发看不懂了。

*

因为最近的工作比较多,周修齐这天在公司加班到十点才回家。

丈母娘前段时间才动手术,老婆放心不下就回娘家照看。他们夫妻俩目前还没有孩子,所以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看着空荡荡的套房,周修齐不由想起白天锦晔说的话,一时间脊背发凉感觉瘆得慌。

难不成真的有水鬼,而且还跟到他家里来了?

“不要自己吓自己,一定没事的。”周修齐一边自我安慰着一边把锦晔送给他的符咒放到了枕头底下就上了床。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日里工作太累,他刚一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

跟前几日一样,仍旧是那个溺水窒息的梦。

浑身无力呼吸困难,感觉就像在水中一般,四周都是阻力,想挣扎却动弹不得。

迷迷糊糊间,周修齐听见有人在他耳旁低语——

“你不是喜欢游泳吗?来吧,跟我一起吧,咱们去外面游。”

黑暗中周修齐猛地睁开眼,像是被人催眠了一般从床上坐起,光着脚下了床缓缓走出了房间。

顺着耳边人的指示,他走进了浴室,打开浴缸的水龙头,一脚跨了进去躺下。

水哗哗的流,很快的没过了胸口。

直到冷水没过鼻腔,之前无知无觉周修齐这才被呛得一下子坐起身,整个人顿时清醒了过来。

“咳咳咳……”

他怎么会躺在浴缸里?他不是在床上睡觉吗?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个陌生男人冰冷且低沉的声音——

“你在做什么?快躺下啊。”

深夜,在自己的家中听到这样诡异的声音,不论来者是人还是鬼都挺瘆人的。

周修齐的背脊一凉,浑身的血液像是凝固了一般。他颤抖着身子往扭过头一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给他心脏吓停了。

虽然身上穿着衣服,可眼前的东西根本称不上是“人”,全身高度腐烂,身体肿胀得不成样子,恶心的脓水还滴答滴答地落在他们家进口的大理石地面上。

“啊!!!”

周修齐吓得大叫了一声,翻过了浴缸慌不择路地往外跑。

就在这时,他身体就像被什么东西钳制住了一样,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往浴缸的方向拖去。

很快地,周修齐又重新回到了浴缸前。紧接着,水鬼按住了他的后脑勺,死命地把他往浴缸里压。

浴缸此时已经灌满水,要是真让这水鬼把脑袋按下去了,不用多久他就得完蛋。

周修齐双手扒着浴缸壁,极力抵抗。

他绝对不能死,他还没给周家留后呢!

在强大求生欲的驱使下,周修齐竟奇迹般地摆脱了水鬼的钳制,拼了命地往外跑。

驱邪符,驱邪符!

周修齐记起他睡前放在枕头底下锦晔给的符咒,连忙伸手去拿。

然而这时,腿上却传来了冰凉刺骨的疼痛,只见那水鬼竟然死死着抓住了他的脚还不断地往后拖。

此时,周修齐的手离枕头不过十厘米的距离。

还差一点,一定要拿到!

周修齐咬着牙忍着痛,与水鬼的力量做抗争,奋力地往前爬。

在他触及到驱邪符的那一瞬间,身后的水鬼发出了刺人耳膜的尖叫声。

就是现在!

周修齐抓准时机将符咒紧紧地握在手里。手上的符咒竟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将周修齐整个人都包裹在它的光芒之下。

此时的周修齐已经变成了驱邪符释放能量的导体。而触及这导体的水鬼因为驱邪符的原因,疼的瞬间松开了钳制。

就见他撕心裂肺地在地上打滚,哀嚎着,好似一头发疯的怪物,让人心惊胆寒。

周修齐已经不敢在家里呆了,他紧紧攥着符咒,抄起桌上的手机钱包钥匙,头也不回地往小区外跑。

与小区里的静谧不同,小区外的世界灯红酒绿,车辆来来往往。街对面是热闹非凡的小吃街,烧烤摊和大排档生意络绎不绝。

无视着路人的异样眼光,周修齐径直在大排档坐下。听着隔壁桌客人划拳的声音,灌了好几杯啤酒,这才稍稍找回了一丝镇定。

摊开手掌心,符纸已经焦黑一片。

周修齐的心不由一沉。

按照锦晔说的符咒可保他一次平安的说法,想来这符咒如今已经失去了效用。

而被他留在家里的那个水鬼现在是否灰飞烟灭他却全然不知。

一想到那怪物可能还在他家,还会找他算账,周修齐的心里就瘆得慌,嘴里的食物顿时索然无味。

在附近的快捷酒店对付了一晚,好不容易挨到太阳升起,周修齐也顾不上仪表问题,当即打车去找厉锦晔求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遇见,我爱罗在线阅读第7节

    “真是无奈……”虽然这么说,但白发钢灰色眼睛的守护者还是任劳任怨的架起了弓箭,“既然是你们先过来找我的……我可没有什么罪恶感呢,对于杀死你们。”“杂兵就乖乖的待在原地,不要去打扰那只蠢狗的战斗了。”赤犬并不是一个人只身前来,他当然还带了一些部下。既然已经答应狂王不会参与插手这次战斗,那么自然守护者就

  • 陆先生的小可爱又调皮了在线阅读第五节

  • [综主文野]自杀业余爱好者第三章在线阅读

    江安逸张望了一会儿,似乎是没有发现想找的,疑惑地向江静问道,“娘,我爹人呢?我怎么没有看到他。今天他应该没有什么事吧。听到江安逸的问话,江静面露难色,支支吾吾的,半天没有开口。正当江安逸准备再次询问时,从江安逸的身后传来粗狂的声音。“怎么都站在这里,进去吃饭吧,我现在都饿得不行了,果然,人老了就是不

  • 谈恋爱不如推理?在线阅读第六章

    听见说杨过来了,郭靖随手拿起一件外衣,鞋子也不及穿好,拖拖沓沓就往前院来。见杨过脸色憔悴,一头白发,郭靖一把抱住他,哽咽道:“过儿!”杨过见郭靖衣衫不整,倒履相迎,又是感动又是心酸,叫了一声郭伯伯,便任由他抱在怀里。郭襄黄蓉紧跟着也走了出来,郭襄见了杨过自是喜出望外,但见郭靖和杨过如此伤感,也是默默

  • 秦始皇说他喜欢我火爆的老爷子

    直接离开了学苑,韩靖先是选择了就近的一家酒家,在其中的一间客房里稍稍梳洗并且换上了一套干净的白衫,这才离开了酒家。“韩少!”令韩靖想不到的,是杜宇这个大胖子居然也离开了学苑,并且早就在这家酒家外面等着他了。“你出来干什么?”望着他,韩靖轻轻问了一句。这句话,其实他不需要得到任何答案,或者得到任何答案

  • [猎人]渺小的你也是有理想的在线阅读第7章

    跟随或者一路来到那个偏远的小村庄,蜿蜒的小路的尽头,就是爱德华兄弟的家。应该说是率真形象的展示,毫不顾忌客人们还在外面,温莉直接一个扳手从小阁楼的二楼砸向爱德华的脑门,凶残过后才温柔地笑着对爱德华说了“欢迎回来”。青梅竹马这东西是好物啊,说起来她似乎又有一段时间没联系大概可以称得上是她的青梅竹马的利

  • [全职高手]为你熬成红豆在线阅读第7节

    让我们回到水镜,聂问和魏泽葵已经到了藏书阁前,那个藏书阁和现在众人知晓的藏书阁不一样,它更偏向于中式现代,随着时代的发展,藏书阁每隔一段时间便会维修一次,以次来确保藏书阁的安全,毕竟当年已经被烧过一次了(=_=)聂问和魏泽葵进入藏书阁,一眼望过去,书书书,好似望不到尽头(;_;)她们向着藏书阁深处去

  • 世纪末路在线阅读第六章

    新闻学院的学生们,每天都在致力于挖徐老师各种小道消息。自从上次徐老师透露他玩绝地求生之后,徐老师的学生们就在努力的搜寻徐老师的信息。“你们到底找到徐老师的号没有啊?”“亚服那么多号人,岂是说找就找到的,只要徐老师一天不说出他的ID,我们就要漫无目的的这样找下去。”两个誓死要找到徐老师吃鸡ID的学生正

  • 下一站路口,等你在线阅读第2节

    一身公主裙的女生看到来人,跑着过去,“你怎么来了?”“小芸,谁让你跑到这里来的?”方煜的声音有些沉,显然很不悦。方芸一听到自己哥哥的话,笑脸瞬间拉了下来,“哥,这里的那个女人把咱家的酒店都抢走了,我看不过,来……”“爸没告诉你这里是上面收回去的吗?谁让你自作主张来的?赶紧回去!”“哥。”女生很不情愿

  • 顾少是个宠妻狂(引)十年后

    中心城中的小酒吧里,各个种族的人聚在一起,讨论着中心城会议大厅的事。“诶诶,你听说了吧。”一个人问酒保。“听说什么?”酒保问。“今天在中心城,人鱼族和兽族的女王会面。就在中心城会议大厅。”酒保继续擦着手中的杯子,说:“那和我们中心城有什么关系?”那人喝了一大口杯中的酒,说:“怎么没关系。如果人鱼族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