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齐衡明兰同人 不负狐狸的尾巴(五)

2021/6/10 23:17:55 作者:小皖 来源:晋江文学城
齐衡明兰同人 不负
齐衡明兰同人 不负
作者:小皖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计开文《美人岂可撩》又名《星光背后》戳专栏可见【剧情版】一部火爆全国的《倾城时光》,让乔晚照和程书意一跃成为国民CP,人称倾城夫妇,全网磕糖。好景不长,乔晚照无故深陷影帝沈霄的负面绯闻,粉丝混战,热搜爆了三天。最后,乔晚照宣布退圈了。国民CP一朝be。一别三年后,故人归来,既避无可避,又能否,峰回路转?你永远不会知道,纵物是人非,可一直有人,在执着地等待你,日日年年。【不正经版】曾经作为一线女星,乔晚照一直都规矩做人,好好演戏,生平最出格的,是大庭广众之下,跑去搭讪了个帅哥。结果后来,帅哥红了

成草堂登时就沉下脸了,油门一踩,就直接把张知婉送回家。

但次日,他还是扔给了张知婉一张换脸符。张知婉见他手上也捏着一张,便问:“你……决定了?”

“少废话,快变。”成草堂答非所问。

于是张知婉收了嘴,随他一同闭目念咒。

念罢,两人再睁开眼已是一娇滴滴的小姑娘与虎背熊腰的大妈四目相对。

因为身上穿的衣服会暴露身份,于是成大妈黑着脸拿出提前准备好的衣物供他们二人换穿。

换装完毕,张知婉吩咐威武留下看家,只带了青湖与一些可能用到的符咒便随成草堂前往昨晚的那户人家。

房屋很大,但进到里边才觉气派。

前来开门的帅管家带着二人走到客厅内,又倒了茶,问完基础的问题后对她们二人都比较满意,便问她们如何称呼。

成大妈道:“成……晨。”

张知婉会意,道:“张展。”

管家又问二人的关系。

成晨回道:“我们是母女,所以希望能一起工作。”

管家表示理解,但又露出歉意的表情:“不好意思了成女士,很不赶巧,今天在你们之前,我们已经招到保姆了,所以现在只能录用张小姐。”

闻言,张展露出哭丧脸,正想再争取,成晨却很爽快地答应了。

张展:“……”

接下来的谈话便是工作内容与工资的事,初步谈定后,卖女成功的成晨带着张展离开。

路上,张知婉想哭又不敢哭地问:“你哪里来的勇气相信我?”

“你哪里来的错觉觉得我相信你?”

“……那明天怎么办?”

“我自有主意,不必操心。”说罢,成草堂把送张知婉到家,便独自一人去了天师馆。

次日,张展孤身一人走进房屋。

管家热情地接待了她,又觉得她面貌实在不像25岁的模样,便问:“你的真实年纪是多少?”

张展眨眨眼,娇嗔道:“是保养得好啦,人家真的25岁了。”

管家许是对会撒娇的小姑娘没办法,便哈哈笑了笑,说:“好,我信你。不过以你这副模样,说18岁也不会有人怀疑。”

不管是哪个女人,只要超过20岁被夸像18岁都会开心。张展自然也不例外,她有些娇羞地咯咯笑了笑,说:“讨厌啦,管家你真会哄女孩子开心。”

管家柔声道:“我也不是每个女孩子都哄的。”

张展假装听不懂。

管家便直白地问:“你有没有男朋友?没有的话要不要考虑我?”

张展红了脸,小声回了句“妈妈还不让谈”,便要他给自己工作去做。

管家不想就这样放她走,却又担心会吓到她,便温柔地笑笑说:“没事,慢慢来吧。”说罢,便真的带她去换了女仆装,取了清洁工具,让她去清理房间。

二楼主卧是主人与夫人的房间,隔壁是小姐的房间。

张展先去主卧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样后装模作样地扫了扫便出来了。

转而进入小姐的房间,却见床上似乎躺着什么人。

张展正想向前看个究竟,管家的声音却在她的背后响起。

“张展,小姐正在休息,你不要打扰她。”

张展吓了一跳,当下惶恐地退出来,朝管家连连道歉。

管家道:“没事,只是小姐这几天不舒服,所以主人吩咐除了我给她送饭,其他人都不要进去打扰她。”

张展点了点头,便又开始在屋内走动,打扰其他地方。

到了下班时间,张展便换下女仆装回家。

次日,亦是如此。

第三日,也是这般。

到了第四日,管家邀请张展与自己看电影,张展没有拒绝。

看电影期间,管家偷偷将手附到张展的手背上,张展红了红脸,却也没有拒绝。

第五天,张展已经可以替代管家去给小姐送饭。

她趁着这档口,偷偷将一张符贴在餐盘底下,待去收餐盘的时候再将符咒撕下,藏到口袋中。

又借着去上厕所时,将符咒掏出来看,发现原本红色的知妖符变成黑色后将其撕成碎片,扔进厕所内冲进下水道。

当晚,张展顺着临走前故意没关好的厨房窗户顺利潜入房中。

走到小姐房门口,张展贴了两张符在门口,又探了下门,发现没有锁,便小心翼翼地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乌漆嘛黑的,灯与窗户都没有开。

张展刚想开灯,却听身前不远处簌簌风声起,连忙蹲身躲过。

“吱!”狐狸的叫声在身后响起。

它站在门前,瞧着黑暗中瑟瑟发抖的张展嘲弄道:“胆小如鼠也想捉本大爷?死路一条!”

说罢,它一个虎扑向前,但在利爪距离张展不过几厘米时,张展却已做出手势,拿着一张符大喝一声“护”便将它镇伤在地。

……

这发展不对啊!

狐狸精心下暗惊,却听布料声被涨裂的声音起,抬起头来,站在它面前的小姑娘已变成了一个高大健壮的男子。

狐狸精:“……”

现在的人类操作比他们狐狸精还骚的吗?!

成草堂才不管它内心崩腾过多少草泥马,只是在它向门逃窜而去却被挡住时面无表情解释道:“我贴了罩符。”

闻言,狐狸精立马放声大喊大叫。

成草堂便又道:“还贴了避声符。”

……

现在的人类比他们狐狸精还精明了吗?!

狐狸精见自己逃命无门,只好流下泪跪在成草堂身前求他给自己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成草堂置若罔闻,兀自将其收入至口袋中的镇妖起玉内,又给床上昏迷的小姐灌了一碗养气水,便顺着来路回到家中。

次日,成草堂前往天师馆交付镇妖玉,张知婉则变做张展的模样去找管家辞工。

今天的天气骤然降温,张知婉一路顶着风哆嗦着来到那户人家门前,但出乎她意料的是,大门紧闭,好似无人在家中。

张知婉觉得奇怪,但也没有多想。正要返程回家,却骤然一阵寒风侧面吹来,“啪”地一下,脖子上挂着的护身符甩了她一个耳刮子。

……

张知婉将护身符解下放进口袋中,但走了两步又似想到什么,便将青湖叫出来,问:“青湖,一般被符咒伤了的妖怪多久能痊愈?”

“回二小姐,这得看那妖怪的道行,与符咒的种类,还有画符人、用符人的法力高深与否。”

“……”张知婉有点风中凌乱,她甩了甩脑袋,道,“就那只与你交过手,后来被成大哥伤了的狐狸精。”

青湖回道:“镇妖符虽算得上是中上乘符咒,但成草堂并非降妖派后人,法力并不高深,故而镇妖符的威力只被用出了三四分。好在那狐狸精道行尚浅,被成草堂这样一伤,也足够它休养生息三四天左右。”

张知婉想了想,又问:“那如果在此之前,被护身符伤了的话呢?”

青湖轻笑一声,并非嘲讽而是无奈。她道:“二小姐,护身符为守护符,乃上乘符咒。无论画符人、用符人的法力是否高深,被此类符咒伤了的话,至少得养伤十来天。”

闻言,张知婉面色骤变,大喊了一声“不好”就拔腿往回跑。

青湖不明所以,只好紧跟其后,而这个时候,一直躲在她怀中随身符的威武也总算明白过来张知婉那些问话的用意,见她有意孤身前去降妖,连忙跳出来扒着她的衣服制止道:“张知婉!你给我停下来!”

“救人如救火!”张知婉回道。

“但是你做事情前,得先考虑一下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威武吼道,见张知婉的脚步一顿,连忙再接再厉道,“我知道你想救人,但是如果你没有把握可以凭一己之力降住那妖物的话,你应该知道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张知婉抿了抿嘴,没有回答。

威武知道让她因为自己的无能而放弃是一件很残酷的事,但事实上只有这样才能将伤害降到最低。

他放缓了声音,道:“回去吧,找前台或者成小子来。会赶得上的。”

“……那若是赶不上呢?”张知婉小声反驳道。

那也总比你上赶着送人头强啊!

威武差点大骂出声,但最终还是忍住了。他道:“你们人类不是都很信天命么?如果赶不上,那就是那小女孩的寿命到头了……不是你的错。”

“但如果我现在去,她的寿命就还能延续下去呢?”张知婉小声地又问。

威武气笑了,道:“你觉得是她活下去的可能性大,还是你跟她一起死在那妖物的手中可能性大?”

张知婉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

威武正想跟她说,却听她继续道:“我只知道,我不能因为我会死的‘可能性’,而放弃她活下去的‘可能性’。”

“……”威武愣住了,他张了张嘴,却只是磕磕巴巴地又说出一句“万一你死了,你姐姐怎么办?”

闻言,张知婉松了口气。

她这次终于不用再思考,而是脱口而出地回道:“我死了,叫以身殉职,姐姐会难过,但也会为我骄傲;但如果我现在不管不顾,我就是见死不救,苟且偷生。”

“而这样的人,是不配当张家传人的。”张知婉大义凛然地说罢,目光又在威武与青湖两人之间流转了一下,然后道,“但这是我个人的选择,我无权强迫你们也陪我前去。如果你们现在谁想走的话,我不会怪你们的。”

闻言,青湖温柔地笑笑,道:“奴家是大小姐的召唤妖,只听她的命令。主人让奴家保护您,自然不管您要去做什么事,都会伴随您左右。”

张知婉听了,不由感动地流下泪水。

而威武见了,则嫌弃地“啧”了一声,又见她看向自己,便“哼哼”道:“谁让我倒霉成了你的召唤妖呢?事到如今,我也只好舍命陪君子啦。”

话虽如此,但其实他是有些吃惊与佩服张知婉的选择的。

也许她确实又傻又蠢又不厉害,但光是负责任、心地善良这两点,就比大部分人类好上太多。

闲话也不多说,再次被感动的张知婉擦了擦眼泪,便带着两人继续往前跑。

到了门前,却被紧闭的门阻拦在外。没办法从门进去,张知婉只好想其他途径。

她道:“青湖,将我送到围墙内。”

青湖便依言聚风托她上去,到进到屋内,却找不到小姐与狐狸精的踪影。

青湖惋惜地低声说:“来不及了。”

“不一定,”张知婉从口袋里拿出千里寻踪符,“我们可以找到他。”

“你用什么做媒介?”威武问。

“这屋子里一定有他留下的蛛丝马迹。”张知婉示意青湖寻找看看。

“他把他附有妖气的东西销毁得很干净。”青湖便闭目释放妖气,须臾后睁眼道。

张知婉皱了皱眉,不舍地摸了摸口袋中的护身符,然后摇头道:“不,还有一样东西他没办法销毁。”

耳边风声簌簌,原本吹得她寸步难行的风此刻却成了她奔跑的助力。

但待她跑至后山的小树林时,管家已经坐在树底下一脸餍足地舔着手掌,而未曾谋面的小女孩正像坏了的布偶般以怪异的姿势躺在地上,面朝地面……毫无生气。

……

张知婉心脏砰砰直跳,一时间胃里一阵翻滚,但双手撑着地面时却只是干呕,什么都没吐出来。

好恶心。

……

好可怕。

张知婉颤抖着身体,眼泪不住地从眼眶内涌出来。

那头的管家看到她,眸中闪过一丝精光,随即从地上站起来,笑眯眯道:“你来了呀。”

张知婉咬紧牙关,抬头看他。

他见她满脸泪痕,不由嘲讽地笑了笑,然后又道:“你还是没有半点长进,先前只会害怕地站在原地,现在也只敢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就凭你,也想来收服我么?”

说罢,树林中忽狂风大作,树叶被席卷而上,待风平静下来,张知婉看到的便是一只足有两米高大的赤色狐狸。

“他有兽态,至少五百年道行了!”威武惊讶道,正想让青湖带着张知婉逃,却见张知婉已经咬着牙从地上站了起来。

……

逞强也得看情况啊!

张知婉要上前,青湖却已先她一步左手柔柔一推,用风将她推至三米外,然后对惊讶的威武道:“奴家拖延时间。”

威武立马领会,奔向还想过来的张知婉阻挡住她的脚步,道:“走!”

“我要收妖!”

“你是小孩子吗?!要就会有人给你?现在是青湖在给我们拖延时间,你还不快去叫人来支援!”威武骂道。

张知婉面色一白,但随威武跑了没几步,却见一声尖锐的鸟鸣声起,紧接着,青湖如被弹弓射出去的弹珠般往他们前段飞去。

张知婉连忙纵身往前一跃抱住她,重重地摔在地上闷哼一声后,却发现青湖已经昏迷不醒。

“小心!”威武突然大声喊叫起来。

张知婉没时间回头看,连忙拖着青湖往一侧滚去。

“砰。”一只兽爪从她们方才躺着的地方挪开。

它的主人以一双漆黑如墨的双瞳盯着渺小如蚂蚁的两人,随即张开嘴露出獠牙冲她们咬去。

感觉到生命之花即将凋零,张知婉觉得体内仿佛涌起了什么东西,让她的身体再次颤抖起来。但却非恐惧,而是……蔑视。

未等张知婉反应过来,她的右手已经脱离身体般地自主行动起来。

食指与中指在半空中飞速移动,恍惚间只能看出是画符咒的轨迹。

但未画完,手突然停在了半空。

……

张知婉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她们身前不知何时站着一个身着黑衣,身材妙曼但面色淡漠如高岭之花的美艳女子。

……

她是谁?!

张知婉很想发问,却见她左手一挥,那两米大的赤狐便随着她的动作摔向一旁。

……

她是谁?!张知婉瞪大了双眼。

“呜呜——”另一头,赤狐爬起来后,却只是垂着尾巴瑟瑟发抖。

女子看着他,言语似卷着寒风朝他袭去:“我在睡觉。”

闻言赤狐连忙趴下去做跪拜状,道:“姑奶奶息怒,我马上走。”

……

她是谁啊!张知婉内心小人做捉急崩溃状。

而这时,那女子突然回过头来看她。

张知婉猝不及防看到她的正脸,惊艳之余双颊不听使唤地红了起来。

那女子问:“他可以走吗?”

走?谁走?

张知婉愣愣地还没反应过来,听见问话的威武便怒声回话了:“他吸了那人类小女孩的精气,又伤了天师的召唤妖,哪能让他走!”

闻言,女子转头看威武,似乎才发现他般打量了他半刻,然后收回视线道:“与我无关。”

……与你无关那你问这话干嘛!威武快被气晕过去了。

“不、不能放他走。”而这时张知婉总算回过神来,紧张而急促地说道,说到最后,见女子又回头看自己,声音便又小了下去,脸越来越红。

“好。”女子看着她,淡然回道。

……

嗯?!威武瞪大了眼。

赤狐听了也急了,“姑奶奶,那人是天师,您可不能帮她啊!”

“我乐意。”女子依旧面无表情。

“……”闻言赤狐怒了,但也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对手,当下一爪扑向地面,将泥土与灰尘朝女子席卷而去。

然后趁女子视线被阻挡,连忙往树林里逃去。

但跑了没两步,女子却黑着脸出现在他面前。

然后在他惊恐的视线中亮起赤眸,一字一顿地道:“我、洁、癖。”

……

“嗷!!!”树林内,传来巨兽痛苦的喊叫声,接连几声后,便没了动静。

过了一会儿,女子拖着变回原型的昏迷不醒的赤狐的尾巴从树林里走出来,扔到张知婉面前。

张知婉正想说些什么,那女子却扭头走人了。

“等、等等!”她连忙喊道。

但女子置若罔闻,身形隐入树林深处,没几秒就不见了。

……

所以她到底是谁啊!!

张知婉觉得自己要疯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漫威:我是埼玉负责

    他将封欢领回来,是他突然间父爱泛滥了才会这样做,而他让封欢回来住,是因为他没试过有妹妹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所以他那是兄爱泛滥了。这是韩柯给自己找的一个理由。但是听起来完全不成立。封欢笑的甜美的脸有些僵硬,随后像是跟韩柯赌气一般环着胸咕哝着嘴:“不想我抱就不抱,我才不稀罕!”说着封欢也不顾韩柯是什么样

  • 光龙装甲假面战士第3章在线阅读

    啊,空气好稀薄,呼吸不过来了。周围怎么粘嗒嗒的?是谁!一股不知名的力量一直在推挤着阿诺,然而她却全身无力,无法反抗。忽然,前方有一丝亮光,身后的力量也把她推近那里。奋力一挤,终于离开了那个不知名的地带。“恭喜夫人!贺喜夫人!您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啊!”一道虚弱的声音响起﹕“奶妈!我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快肉

  • 星际第一女上将在线阅读第6章

    “盖利维亚,我想你应该想一想三天后的祈福,如果你不能顺利祈福成功的话,女祭司的位置你就别想了。”(#゚Д゚)还有这回事!?伊莫顿的提醒让梵音郁闷至极,就知道法老肯定不是那么好忽悠的,原来是打着祈福的主意。哼!这祭司我还就做定了呢!梵音心里傲娇的想着。看到伊莫顿好心来提醒,眼睛一转,调皮的笑了笑:“祈

  • 飞雪封魔录撕作一团

    于是,田肖氏在一旁大房、二房媳妇的劝说下,便顺水推舟地应允了下来。可怜那柳如眉带着大女儿一早下地干活,等她满身大汗回到家时,一切都已成定局。柳如眉满心悲愤,拼死也要上前找田有财问个明白。不想,田有财却懦弱怕事地躲到了母亲田肖氏的身后,反倒是刚进门的小三——花枝,把涂满艳红寇丹的双手往胸前交叉一搭,对

  • 黑白螺旋之选秀(6)

    “真是的,你有烦恼怎么不跟我说,跑去找外面不明不白的人去讲。”回到家以后只见锦鲤拖着红色的尾巴在鱼缸里绕圈圈。“没有,不是不明不白的,他叫齐淼。”“好,那你干嘛找今天早上才知道名字的人也不找我。”“好嘛好嘛,我错了,我下回一定第一个找你商量。”“哼哼,这还差不多。”锦鲤满足地哼哼。于锦鲤安抚好鱼,打

  • 未来宇宙大征途在线阅读第九节

    欧鲁迈特没有对这一战点评太多,毕竟这不像第一场绿谷出久那样纠结,将个人的优缺点显露都显露的十分明显,完全就是一场轰焦冻个人的实力秀。相比起来,轰焦冻这一场的对抗反而是最没有观赏性的。风间冰津津有味的看完了其他人的训练,忍不住再次感叹起这个世界力量的多样性。可惜自己似乎没有机会体验了。即使观看完全班的

  • 司命之途待回居 碧落亭

    “啪嗒”一滴清晨的露珠缓缓划过荷叶的茎络掉入池中,荡起层层涟漪。美丽的女子悠悠的睁开灵动的双眸。红唇轻启,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清晰的空气看着久违的环境。勾起唇角“我沐紫痕,终于又回来了。”......易能王府,待回居碧落阁。空灵的琴音久久回荡在王府上空。不似高山流水空旷激昂,琴声委婉连绵但若是懂曲的人一

  • 恋物语(SLAM DUNK同人)之偶遇(4)

    老人闭上眼睛周围瞬间暗下来,小孩怔怔出神。“徒儿,敬茶。”小孩的思维被打断,慌忙去端茶走到老人前,跪下,三叩首再起身正衣冠,每个礼节都堪称完美。温热的茶水缓慢流入杯中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香气,杯中闪耀着点点星光。他没有停顿双手捧茶来到老人面前:“弟子敬上。”老人的手动了,指节发出嘎嘣的声音,干枯的手指稳

  • 暗网:骇客界传奇第1章在线阅读

    第一章人的999种死法大街上,人来人往,看似十分和睦,但一声巨响打破了这和睦,只见马路上飞出一道身影,那道声音正巧不巧的撞在了车上,时间仿佛就在那一刻静止了,那道声音的面孔一脸恐惧之样,看着她的样子,都可以想象到他想说一句:“wc!”然后,那道声音直接GG了,画面一转,来到了一个犹如地狱一般的地方,

  • 被拍卖后,我被龙傲天……[西幻]在线阅读比赛进行时

    在某处的四号坦克中秋山优花里激动地说道“终于要开始攻击了呢,总之先开一炮试试看。”军神连忙打断“那个,乱打一通,有害无益啊!”武部纱织这时气鼓鼓的提议道“我说要不要先海扁一顿学生会的?教官明明是个女的嘛”五十玲花无语的回头说道“你还在纠结这个呀”“可以由我来决定对吧?”武部纱织抱着手说道“我可是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