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我的名字拜拜大魔头

2021/6/10 23:46:34 作者:对树望月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的名字
我的名字
作者:对树望月来源:纵横中文网
面对他的针锋相对,她选择冷漠隐忍,可他却坚决不放过自己……

他这句好极了,在叶宁听来,那意思无异于就是你死定了。

但她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献身什么的是不可能献的,灵魂也是不可能出卖的,这条半残的小命她还想要。

只是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冷静下来后叶宁试图谈判,但是下一刻,局势就发生了改变。

不知为何,地下开始剧烈动荡起来,周围结界似有松动的迹象,深渊阵地在四分五裂,像是个漏了雨的屋子,濒临分崩离析的危险。

叶宁身上的赤焰火团熄了大半。

黑影魔头如果有脸,那肯定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那是死亡视线。

叶宁求生欲依旧强烈,撇清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真的不知道。要是她有本事搞什么里应外合的小动作,现在也不至于一脸血求魔头放过了。

魔头并没有在意自己身上狰狞而妖娆的火,抬头,他了无生趣地‘看’了眼在他们上面那瘆人的破碎寒光,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宁很怕这魔头真动怒了要做出点什么事来,原地爆炸。

那就都玩完了。

叶宁心中正忐忑不安,而这时,这位大佬突然诡异地笑了,问她:“想离开吗?”

废话。

不等叶宁说话,他就兀自说话了,淡淡道:“可喜可贺,有人救你了。”

叶宁心里燃起来的一丝丝希望,瞬间就被他凉凉的一句话给扑灭了。

别说了,你可闭嘴吧。

但人就是怕什么来什么,果然,接着那魔头就温柔地笑着说了,“但本座不会放人,你说怎么办?”

我能怎么办?

你个神经病。

叶宁气得直翻白眼,不过在她张嘴之前,一道闪瞎眼的白光落了下来,驱散了大半的黑暗,接着就是化成光箭的灵气如狂风暴雨般席卷而来——

结界破了。

叶宁高兴不起来。

因为这破魔阵的力量过于强悍好像也有点收不住,一不小心就会滥杀无辜。

天上下刀子,手无寸铁。

她就是那个无辜。

眼看那波凶猛的灵力要正面向自己冲过来,叶宁呼吸一窒。

旋即,她只觉得眼前一黑,一团漆黑的魔气粉碎了凶猛的白光刃,挡住了攻击——

叶宁惊愕,甚至有些茫然。

这魔头……他居然出手救她了。

叶宁惊疑不定地看着他,她感觉自身体在往下沉,动不得,周围的空气好像都凝固住了。

她听到他漫不经心地开始自说自话。

“本座被困几千年,发誓出来后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踏平这鬼地方。”他的语调平板而冷静。

所以呢?

叶宁:“那你拉我做什么?”

他似微微一笑,慢条斯理地说:“既然本座此刻受制于你,那此事便只能你来代劳了——”

叶宁睁大了双眼,内心一万匹草泥马在奔腾,这魔头果然不可能大发慈悲地出手救她。

这交易没谈拢的后果,恐怕就是现在她得跟这恐怖的魔头抱团肉身炸牢笼而死了……

“等等!我觉得关于灵魂这件事,我们还可以谈谈。”

“哦。不谈。”

“……”

毫不留情地拒绝了提议,魔头就狠狠地拉着她坠入了冰冷的深渊中,直到被暗黑吞噬。

深渊之下鬼气森森,煞气疯狂侵入体内,如利刃削骨,尽头死路一条。

叶宁又惊又惧,嘴唇颤着,她气得要吐血了,前世到底是有多缺德,才会让她撞上这尊瘟神?

真是见了鬼了。

如此地狱模式的开局让叶宁严重适应不良。

她就没见过哪个穿书者上来就那么倒霉,账号居然跟来路不明的厌世魔头绑定了,刚上线就要被强迫下线。

偏偏在这个要死的时候,那阴森恐怖的魔头像是难得遇上了个自己不了解的刺头那样,还要很是奇怪地问她。

“你的灵府崩塌枯竭,与死人无异,灵魂却是鲜活的,化魔烈火也无法焚烧,本座有些不懂,你修的是什么道?”

叶宁一点都不想理他,面无表情:“玛丽苏不死之道。”

那边静了一瞬,似乎在思索。

“你在糊弄本座。”他很快就发现了真相,有些不悦,释放出一缕威压,追问:“你在想什么?”

叶宁忍无可忍:“我想读档重来!懂了吗?死变态!!”

别以为下线了我还会怕你。

再见!

喷出一口老血本能地吼完这一句后,不管对方什么反应的叶宁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

叶宁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头很痛。

她睁开眼,直挺挺地躺着,半天也没有动静,只是呆呆地看着头顶的红木房梁,还有垂下的月白色纱幔。

楠木矮几上的小铜炉飘着缕缕白烟,处处透着安宁雅静的气息。

她换了个地方。

这像是个什么名堂的殿。

有了开头那一出刺激心脏的惊险经历,她就不太确定此时此刻自己是死是活了。

叶宁发呆,躺着不动。而这时,外面就有人推门进来了。

叶宁慢慢回神,抬眼望过去,只见来人一袭白衣,清俊的面容端庄优雅,只是看上去气质有些清冷。

那人在门前看到叶宁醒了,推门的手微顿,随后便不紧不慢地走过来。

叶宁看到面色沉凝的江寒离的时候,脑子还是处于发懵的状态。她脑子闪过很多个念头,但是最直接的想法就是,她没死。

关键时刻,被男主救了回来。

从那神经病魔头手里捡回一条的叶宁突然感觉世界都好了起来。

她挣扎着起身,二话不说,立刻起来感恩道谢:“师兄,多亏你,我这……嘶——”

叶宁刚起来,结果扯到肩膀的伤口,痛得她话都说不利索了。

江寒离见状,立刻上前制止住了她,动作有些僵硬但也很轻,叹气道:“别乱动。你伤得很重,什么客气话,以后再说。”

“我睡了多久?”

“七天。”

叶宁微怔,竟然过了那么多天了吗?她稳住身子,就没再乱动了。

她偷偷打量这眼前的江寒离,心里一阵感慨,这位江师兄不愧是如高山冰雪般高冷男神,英俊不凡,颜值当得起男主。

更重要的是,江寒离不光有颜,实力还很强,天赋惊人,性情有点冷也有点傲。

撇开他直男、对爱情优柔寡断这致命缺点不提,单说身为女子独自与这样容貌和才能出色的男子朝夕相对,十年如一日地被他照顾,被他呵护,很难不让人心动。

原身叶小师妹爱得无法自拔,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有了n角恋的虐恋开始。江寒离或许没做错什么,但他时而远时而近的好,对眼里只有爱情的叶小师妹来说,确实是个要命的祸害。

叶宁思绪散得很远,眼神有点飘忽。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江寒离皱下眉头,沉声道:“我去请师尊来一趟。”

叶宁迅速回神,忙道:“没有没有,不必麻烦师尊。我好多了。我真是……不知该怎么感谢师兄救命之恩。”

江寒离听后,神色微凝。

他有些迟疑地将药放在木桌上,低声道:“说起救命之恩,是我欠师妹在前。”

江寒离的声音很低,但是离得那么近的叶宁还是听了个清清楚楚。

来了来了,就是这个!

显然在剧情之中的男主对叶宁在幽骨山惊天动地爱的告白以及她舍身救爱的猛虎操作,不能忘怀,甚至在心里留了刺。

叶宁觉得自己又要头晕了。

江寒离想了想,抿唇道:“不论师妹做过什么,我从未怪过师妹,师妹那时说的话……”

“师兄!”叶宁慌忙出声打断了他的话,打住打住,这话题不能交流下去。

别随便跟女配有情感瓜葛,我那时什么话都没说!

江寒离猝然被打断,微微拧眉,看她。

想起幽骨山的糟心事,叶宁脑子有点乱。

事情已经干了没法改变,可怎么才能迅速而完美地扔了这口锅?

冷静。

办法还是有的。

叶宁慢慢地让自己镇定了下来。

她直视着江寒离,神色严肃,道:“师兄,其实……实不相瞒,那天的事我忘了。看到额头伤口上的窟窿了吗?现在我的头就很痛。”

别问。

问就是失忆。

我没爱过。

什么白的黑的绿的月光,我都不想做。

我想重新做人。

江寒离神色微变,只是眸中那一丝变化很隐晦,消失得很快。他看着一脸坦然的叶宁,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

失忆这个万能借口不一定靠谱,但绝对有用,原身死前惹了太多麻烦了,叶宁都不知凭自己的一己之力到底能不能善后,时间仓促,装傻充楞就是最好的选择。

她没死,变数已经有了。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江寒离沉默,手指微微收紧,问道:“你真的不记得了?”

叶宁点头。

江寒离扯唇轻笑了下,但他的声音有点发冷了,一字一句问:“所以幽骨山发生的事,你一件都不记得了?”

“没有印象。”

江寒离微窒,道:“一件都没有?”

这低沉的语气听起来莫名地讽刺、压抑。

叶宁有点心虚,道:“……也不是,最后摔在鬼谷深渊这事被师兄救了,我还是知道的。”

也就是说,在这之前的事,什么作妖作死,什么痴怨爱恨的绝世告白的,她都不认。

江寒离静静地看叶宁,眼神有些复杂。

她偷用了禁术,枉顾宗门戒规禁令,做了修界忌讳之事,如此胆大妄为,如此大逆不道,如此任性……最后却一点都不记得了。

叶宁被这样压抑而沉重的视线看得有点尴尬。

许久,她还是鼓起了勇气,迟疑地问了句:“师兄,你在生气吗?”

因为理由真的很烂,所以让她有点紧张。

江寒离看她谨慎小心的样子,眉头微拧,随后便收回了目光,道:“没有。”

他站起身,似在叹息道:“是我太急了。罢了,你好好休息。”

叶宁听话地点点头。

说完后,审完话的江寒离就走了。

叶宁目送人离开,直到看不到人影了,才松了一口气。

送走了江寒离,她如释重负地关上了门。

而就在这时,在殿中就响起了一道很低很低的笑声,那是不屑的,肆无忌惮的,不以为意的。

“小骗子。”

叶宁后背一僵,心塞的感觉,如期而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起源圣兽第6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就是开学的日子。炎热的夏日还没完全过去,看似漫长实则转瞬即逝的假期已经悄悄收了尾,被放出学校这座象牙塔出去胡作非为的祖国的仙人掌们一个个唉声叹气的赶回学校。在教室里各尽所能的倾情上演了一部部的当代题材大片。这些大片分别是——励志剧:《一夜做完所有的暑假作业》悬疑剧:《我的作业去哪里了》侦探剧:

  • 黑騎士正义之剑在线阅读第7章

    暑假正式开始的第一个下午。柯妍还有秦涵强行送的半天假期。两人在枫林路吃了顿午餐,许星衍送她回宿舍睡觉。车里开着空调,柯妍窝在副驾上补眠。许星衍夜里等她的时候睡过一觉,倒没有她那么困。时不时趁红绿灯侧过头看副驾上睡着的人。蜷缩着四肢,看起来就很软很小的手垫在脸下,嘴唇微微吐吸。像只猫。许星衍舔了舔嘴唇

  • 极品剑师第4章在线阅读

    “富兰,一大早的,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呀?!搬家么?!”小滴坐在富兰克林的肩上,歪着头询问正在疾驰中的他。“不是告诉你我们今天要去见一个人嘛。”富兰克林对于小滴的记性已经绝望了,但是他还是认真的回了话。“是谁呀?”“库洛洛,我们将来的伙伴。昨天答应入伙的。还有小滴待会见到面你可不要乱说话,嫌别人脏之类的

  • 从仙武世界归来的好人在线阅读第四章

    王超心里也是紧张的要命。蛇,他倒是没有什么可怕的,可是能分身成这么多小虫子的诡异东西,王超跟所有人面对未知的时候一样,心里也是有些恐惧的。好在,他手里有着系统送的万能腕表。看着这群小虫子暂时对自己没有威胁,王超赶紧低头看向腕表反映出来资料来。迅速读完关于这个东西的资料后,王超长舒了一口气,身心放松了

  • [刀剑乱舞+剑三]抄写并背诵全文之第九章

    慕梓悦一时有些语塞,可能是性格使然,她从小跳脱飞扬,和同胞兄长南辕北辙,夏云钦自幼生长在深宫,性格敏感内敛,她见不得一个好好的小孩子便成这副阴暗胆小的模样,也不管老广安王整日耳提面命,总是逮着机会就伙同兄长把夏云钦往外带,一段日子下来,夏云钦的性子总算有些随了她,日益开朗了起来。自从夏云钦登基以后,

  • 灼灯第六章在线阅读

    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君水益/文热搜?什么热搜?!周显继续道:“以后有什么事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不!张博文那边我去替你谈,没理由我家艺人在他剧组受伤,他就这么打发我们……”苏乔闻言心一紧,连一开始明明是对方没接电话的事都忘了计较,“周哥,你想做什么?这跟张导演没什么关系。”“怎么没关系?这是他的剧组

  • 总裁他是个神经病在线阅读第六节

    詹琴走后,沈碧落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一样。一连几天她晚上都睡得不深,一点点响动就会惊醒。沈碧落听到外面有敲门声,而且那敲门声和平日夜里喊他们看病的敲门声不一样,是重重地在门上拍打,她开始有些不好的预感了,掌了灯过去看。“爹……”沈碧落惊呼一声。门开了的那一瞬间,沈长安一个趔趄冲向屋里。他

  • 婚婚欲坠在线阅读第七节

    翌日,红日初升,温暖的光辉洒遍大地,凡人才刚刚起床,准备新一天的工作。修士中几乎没有懒人,许多修士已经趁着紫气东来的时机修炼有些时候了,苏镇龙正是其中之一。他盘坐在床上,面对朝阳初升的方向,双目闭合,手捏印诀,胸膛微微起伏,肉眼不可见的灵气如一条小蛇,钻入他的鼻子,随着功法的运转自然来到丹田,经黑色

  • 我是末日主播在线阅读重生

    第一章重生虚无尽处,霞光流转,如梦似幻,九道身影临空而立。“大劫将至,我等何去何从??”“难道只能烟硝云散吗?好像看看外面的世界啊?”“真有界外吗?这里也许就是尽头了““那么,我们果然还是无法继续了,有点失落呢。”“不到最后,且能认输,开始最后的计划吧。”“从其他次元盗取本源,可不比打开通道轻松,轻

  • 剑愁红尘路在线阅读深海④

    冯一夏修完这几支队伍的定妆照的时候,已经是几天后了。因为好像夏季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所以照片这边也比较着急着用,不然也不会让冯一夏来帮忙了,此前的定妆照都是摄影组的组长一个人就能搞定所有队伍的定妆照。这个工作的小插曲就算是这样结束,虽然一开始是被万恶的资本主义胁迫着去拍这组的,不过到最后冯一夏倒是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