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黑的白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6/10 23:54:29 作者:哥特式涂鸦 来源:晋江文学城
黑的白
黑的白
作者:哥特式涂鸦来源:晋江文学城
屠桀的童年是在黑暗里度过的,她以为自己即使逃出这一直想要摆脱的地狱,也没有地方能够再收留自己,直到林均出现在她的面前。屠桀:我不在乎别人是害怕我,还是厌恶我,从金七带走我的第一天起,我的生命就只有黑暗。但是,你是我的光,是我一辈子的救赎,可我害怕自己的黑玷污了你的白,所以,即使曾经狂傲嗜血的我,也会开始,慢慢为了你,去变得懦弱。林均:我不知道是上天将你送到我面前,还是缘分一定要我们相遇,从捡到你的第一天开始,或许我对你的感情就已经不一样。你不同于一般小孩子的天性,让我早已经将这份发酵的感情,慢慢

6、Cuba Liber 自由古巴

站在酒吧门口那人,旁边那助理依玫都还认得,不是周谦行能是谁?他身边还有两个年龄相仿的男人,都是西装革履,一看就是下班后过来的。

身边人是在聊着天,可就他,单手抄在裤兜里,指间一根刚点燃的烟,目光沉沉,只锁着依玫这边。

聂宗平跟依玫离得近,她脸色一变,他可看得清楚,再往周谦行那边一看,这回是正正好对上周谦行的目光。

周谦行背后是酒吧灯牌的打眼灯光,明晃晃一圈白色,把他整个人勾勒出来。抬手捻着烟卷往嘴唇上一贴,白色烟雾从手指骨节后涌出来,由浓到淡,扩散到周围去,唯有他在中心。烟放下,细长双眼随着烟雾散去而显得明亮,往依玫和聂宗平这边看过来。

先是轻轻一笑,肩膀随着笑耸起落下,随即偏头低下去。只瞧见他嘴角处笑意未消,跟着摇了摇头。手指烟头随即被辗灭在旁边垃圾箱顶的鹅卵石上,人再抬头,眼神还追着找过来。

嬉笑,嘲讽。连聂宗平看着都有些冒火。

聂宗平也就是看着奶乖,骨子里脱不开小少爷的戾气,一看见周谦行用这种眼神看依玫,当即推开驾驶室车门就要下车。可他脚还没沾地,那边副驾驶室车门已经被依玫拉开,副驾驶车门一关,依玫伸手就是扯住聂宗平的衣袖,把他生生拽回座位上。

聂宗平想要挣开依玫的手,嚷道:“放开我,那小子狂得狠,看得我牙痒痒。”

“回来。”依玫厉声呵斥,捏住聂宗平下巴瞪他:“开你的车。别闹。”

聂宗平气得咬牙,不情不愿地车门拉上。依玫却还偏头跟那边站着的周谦行对视,歪着脑袋朝那边一笑,这才把车窗升起来。车内与车外隔绝,依玫脸上面具登时摘下去,冷着脸催着聂宗平往前开。

聂宗平临开车前,还朝窗外看了一眼。等车开出去一段路,问依玫:“就那个前男友?”

聂宗平咬着“那个”两字。还能是哪个?今天依玫提起的就两个人。

依玫靠着靠背,一幅半死不活的样子,从鼻腔里头发出一声嗯:“就那个前男友。”

刚刚也不过一瞬护短起来怒气上头,现在聂宗平也稍稍冷静下来几分,只语气还是不善,问依玫:“怎么交了个这样的男朋友?”

分手是早分了手,可听了这句话依玫就觉得刺耳。

“什么叫‘这样的’?人从智商到样貌,从学历到身材,样样能打。”

聂宗平一听就乐了,“那你还跟人分手?怎么不金屋藏娇啊?”

依玫咬牙切齿:“别提,一提我就来气。”

聂宗平来了兴致,追问:“玫玫姐,你当年做了什么呀?也没见你哪个前男友跟你闹成这样的,你又没劈腿没出轨。”

依玫啧了一声,叹了口气:“这么说吧,要是他还愿意跟我复合,我能跟他姓。”

聂宗平:“玩儿这么大?”

依玫抓了把头发,说:“也是我那时候脑子不清楚,我被沈敬文绿了,跟人夸海口,这才追他的。然后邵秋把事情捅出来,一冒头就说自己是我未婚夫。我还没想分手呢,被邵秋这么一搅和,事情当然就黄了。你说气不气人?你现在明白我能多讨厌邵秋了吧?”

“那时候没想着跟人解释解释?”

依玫一嗤:“解释什么呀?追他是我跟人打的赌,越说就越黑,还能洗得白?”

窗外车流如水,依玫扭头往外看:“今天也真是烦人,我爸看上他了,估计是想把人撬过来还是怎么样的,派我出去和亲呢。”

聂宗平笑了笑:“邵秋跟他,要让你选一个呢?”

依玫白他一眼:“男人死绝了吗要我二选一?”

聂宗平斜睨她:“你刚刚看人家那眼神,可不是这么说的。”

依玫:“开你的车,就你话多。”

……

临近午夜,依玫用指纹密码开了门,一推开,里头昏暗一片,玄关处的声控灯随着打开。管家阮姨住在一楼,依玫怕走路时拖鞋哒哒哒地响,就在玄关处把鞋脱了,摸出拖鞋来拎在手里,赤脚摸着上楼。

楼梯的台阶里头藏着的感应灯随着依玫的脚步一个个亮起来。

“我还以为你是真心要向善,狐狸尾巴都不肯藏。”

厨房那边忽然传来人声,依玫吓得差点儿从楼梯上摔下去。

依瑀套了件睡袍,单手拎着个瓷杯从厨房里头走出来。

明明是他站在低处抬头看依玫,却叫依玫觉得两人的位置仿佛调转。依瑀的话也是,一副审判教训的高傲模样,藏都不藏。

依瑀冷眼打量依玫,扯扯嘴角:“刚回家就玩到凌晨才回来,依玫,你装乖乖女争家产也要装得全一些。”

依玫单手叉腰,拎着双凉拖站在台阶上,抬着下巴顺着鼻尖去看依瑀,说:“怎么?你是纠察小队小队长吗?你的三道杠呢?要记我名字吗?”

依瑀没再跟她废话,他本来就是下楼接杯水喝,碰见依玫回来,顺嘴嘲讽两句罢了。依瑀捏着水杯上楼,直接从依玫身边走过去,擦肩而过时偏头看她一眼。

那眼神,没由来叫依玫想起周谦行。周谦行从她手里抢走那根烟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眼神。依瑀那双眼要比周谦行的细长,显得更加凉薄挑衅,依玫心里不过三两颗火星,一下被他这轻飘飘一眼点爆。

“依瑀。我就是这么蛮横自私,可远森总裁的位置,我就是要争,你又能怎么拦我?”

依瑀顿了顿,退下两道台阶,跟依玫站在一起,低下头来看她:“我不拦你?我为什么要拦你?以为攀着个周谦行他就能扶你上墙了?我任你再读十年书,你也坐不稳那个位子。”

依玫倚着楼梯扶手笑起来:“呦,怎么着?眼红爸爸把周谦行推到我跟前儿?只恨自己不是个女儿身?”

说着,依玫上下打量依瑀,那眼神,简直就是把依瑀身上每一分都在估价一样。

“现在医学技术很发达的,你要是稀罕周谦行,自己上啊。”

依玫冷笑两声,拎着双拖鞋就上楼回房,房门一关,彻底把自己跟外面隔绝开去。

匆匆洗了个澡把身上的酒气烟味都洗掉,依玫爬上床缩进被窝里头。黑夜里头摸出手机来,正想跟沈灿灿再聊两句,一按亮屏幕,十几条未接来电,全都是一个名字——“邵秋”。依玫撇撇嘴,登时就没了心情,一股脑把消息提醒全都划掉。

这下子,后头的那张壁纸就干干净净露了出来。

冰天雪地,白茫茫世间只有一个颀长背影。

依玫缩在被子里头,眼睛只盯着那背影。盯了半晌,翻开相册,另挑了张表情包设置成壁纸,翻到那张陈年旧照的时候,指尖都点在删除键上头了,终究还是没有删除。

手机一关,倒头就睡。

壁纸是改了,可是记忆却改不了,依玫向来酒量不差,可偏偏今天被酒精扰的心焦体燥睡得一点都不安稳,盖上被子热,不盖被子又冷,一整晚迷迷糊糊,一会儿似乎又在多伦多的寒天霜雪里,一会儿似乎又在深圳的潮湿暑热之中。

第二天依玫下楼吃早饭,站在楼梯上就连打了三四个喷嚏。依玫下意识觉得浑身发冷,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一下楼就看见餐厅饭桌正对着的电视,上头占据新闻主题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已经在微博上掀起巨浪的邵家。屏幕上一片红,播报的邵家股票复盘第二天,刚开盘涨幅已经相当可观。财经主持也不知道是不是收了邵家的钱,那语气激昂,听得依玫都想立刻买进。

依玫懒懒扫了一眼电视屏幕,走到餐桌坐下。

依玫这才刚坐下,依瑀却抽了张餐巾纸抿抿嘴角,站起来说:“爸、妈,我先出门了。”

邵云媚从厨房走过来,手上还端着一盘杂粮小卷,见依瑀起身要走,说:“怎么这么早要出门,平日里都没这么早的,我这又准备多了。”

依洪乔朝依瑀点点头,眼神朝依玫这里敲打,话朝邵云媚那边说:“儿子对公司的事情上心,你担心什么,小玫这才起,不多。”

邵云媚一笑,把手中瓷盘在桌上:“我这就是按照一家四口做的,少了儿子的,怎么不多?”

一家四口?听得依玫直膈应,舀了碗粥喝着把难受压下去。

自从依家老太太去世,依玫的母亲裴芜就搬出了依家所住的玫瑰华庭,原本一直在外头住的邵云媚后脚就搬进来。五六年下来,虽然如今裴芜和依洪乔并没有离婚,可邵云媚也已然把自己这个姨太太当作依太太,处处都往贤妻良母豪门太太的人设上靠。

邵云媚在饭桌边坐下,把餐巾叠着往自己大腿上铺好,一面动筷子给依洪乔布菜,一面跟依玫聊天:“小玫,今天小秋早早打电话给我,说好像有个什么发布会之类的,都是些漂亮的网红明星,他想着你可能感兴趣,托我问你一句要不要去。”

依玫抬眼起来,还没拒绝。邵云媚低头补了句:“哎呀你们小年轻的事情,我说了别嫌我烦。你大概刚回来忙,他说打了一天了电话都打不通,所以早早打电话来家里的。”

旁边电视屏幕上,主持人还眉飞色舞地说着今日财经,邀请了一位不知道打哪儿来的专家,分析着这次邵氏宁和医药的案例。

依洪乔一听这话,当即抬眼瞪向依玫。

“知道,昨晚跟韩思源他们聊来着,宁和出的一款减肥药,发布会可砸了不少钱。”依玫低头搅着碗里的粥,笑了一下,抬头来看向依洪乔:“邵阿姨您替我谢谢邵秋了,我就不去了,减肥药这东西悬,邵家这浑水我可不敢再淌一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有超神血脉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二章:热搜好贵林欣看到手机上不断弹出的“+1”,心想今天这茬应该算是混过去了。可若是今后每天被她们缠着问这莫须有的减肥方法,要不了几天就能被这群魔女把自己的秘密扒个精光,更别说这身体上只要看了一眼就藏不住的秘密。谨慎起见,林欣去学校北门的城中村里买过桥米线前,先跑了一趟南门的导员办公室找导员请了三

  • 天子霸业第1章在线阅读

    01夏日的午后,断断续续的蝉鸣。游弋而过的清风拂过窗前的风铃,叮铃叮铃。一阵欢快的嬉闹声传入耳中、撞破清梦,叶轻舟慢慢睁开了眼睛。抬手看看表,无力地垂下,磨蹭了一分钟,坐起打个呵欠,然后睡眼惺忪穿鞋下楼。“啊!汐汐!无业游民怎么又来了?”楼梯刚下了一半,毫不控制分贝的声音便霎时穿透耳膜,强行扯醒了脑

  • 仙姑上山剿匪

    芸儿说道:“这个办法好!”甘宁又说道:“我们还可以假扮成商人,派人在四周埋伏,把他们引出来,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内外夹攻了!”李炎也高兴的叫道:“这个主意好!兴霸你是怎么想到的?”牛大胆兴奋的说道:“大人,您真是聪明啊!这样他们就都跑不掉了!”甘宁说道:“子恒,你忘了我出身在哪里了吗?”……三天后,甘宁

  • 聖蘭德之天台的舞步在线阅读第六章

    吃过了午饭,何老太太留了静姝在寿安堂歇中觉。但冬天日短,静姝不想睡觉,就让丫鬟取了笔墨纸砚过来。她现在的字其实远不如前世写的好看,毕竟在谢家那么多年,她连笔都没有摸过,那种笔走游龙的感觉,已经生疏了好些。但以她现在的年纪来说,能写成这样,应该不算太差,总之连谢昭都说她写的好,这让静姝非常高兴。何老太

  • 暴君是如何养成的第三章在线阅读

    今天早上醒来,觉得无论是精神还是心情,都好多了。昨天美美地吃了妈妈做的晚餐,精神养足了,便在脑子里理了理自己的思路,真的很神奇,不管是汪绿萍还是王绿萍的记忆,各自的一点一滴,既矛盾却又都非常自然地融在我的意识里。其实除了生长环境不同,我们的性格和命运都挺相似的,也许这是因为灵魂原本就是同一个吧。昨晚

  • 参仙劫在线阅读第10章

    “好疼……爹爹我好疼……。”朱郡守的女儿朱春花跟他爹长的一样,一双吊梢眼尽显刻薄的模样,人都烧的迷迷糊糊了,还不忘记发狠,“是不是有人要害我。咳咳,爹,救我。”“女儿啊。”朱郡守心疼的直抹眼泪,眼睛通红的瞪着站在床边的秦朗月,“我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要是我女儿的病没好,你们今天就不用回去了!”朱春花

  • 网游之从综武开始在线阅读老者

    这是哪里?萧诺惊呆了,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是又重生了?这难道就是呢个空间戒指?看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萧诺发现自己的身体没变,还是那身衣服,还是这个身体。看着新环境,萧诺感觉跟仙境一样,乳白色的灵气缭绕,几根大大的金色柱子矗立在中间,大殿?这是一个大殿,莫凡确定了这是一个大殿。柱子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文字,

  • 清穿之大公主威武第四章在线阅读

    确实如狐狸所想,血完全没有要停的征兆,玄墨见那些药没有效果非常着急,忽然想起师傅说这种凡界的药只是能治普通伤口,一些因特殊武器或者强大灵力造成的伤口这种药是没有作用的,而伤口残余的侵略性灵气告诉玄墨这不是普通伤口。玄墨慌忙的从怀里淘出一个小青瓷,把里面的药粉倒到狐狸的伤口,然而效果也不大,地上的一滩

  • 武侠之剑道帝王扶我起来(求鲜花)

    第7章扶我起来(求鲜花)陈桂英仗着娘家人的势力,在家里跟本不把张天豪当回事。但是,张天豪毕竟是她陈桂英的男人,就算是欺负,也只能被她陈桂英欺负,怎么可能被外人如此羞i辱?这,岂不是打了她陈桂英的脸?“老娘杀了你。”陈桂英双目喷i火,就要朝着林南冲过去,见此如同母夜i叉一般的女人,朝着他们这边冲来,陈

  • 圣武星辰在线阅读第10节

    第10章切原赤也听到幸村的话之后,天星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笑了下,说道:“幸村部长,我也想见识一下,称霸整个初中界的神之子的实力呢。”而在听到天星的话之后,在场的所有人,也包括真田和幸村,都是一愣,尤其是幸村精市,在整个初中界,只要有打网球,就算是一些不打网球的人,也都知道他幸村精市的大名。“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