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噬阳神录第八章

2021/6/10 21:52:44 作者:晒着太阳的猫 来源:17K小说网
噬阳神录
噬阳神录
作者:晒着太阳的猫来源:17K小说网
贝格府上的奴隶艾克有一项特殊的能力,别人需要花大把时间领悟的功法、武技、作战要领,他只需要按照内容抄几遍,就能够领悟。像普通人看不懂的上古功法《噬阳神录》,霸道难学的武技《神怒天雷》,还有传说中的战阵《万兽战图》。都拿来吧!看不懂没有关系!抄录!抄录才是王道!不管十遍、百遍,肯定能够领悟。当他有一天不满足自己的身份,终于扛起一柄剑,至此改变命运!

十二点快到了,摆在阵法中间的七星莲花灯似乎抵抗不住平妈的冤气,开始摆动起来。马小玲立马默念咒语,只见七星灯周围凭空出现金色的虚体锁链。

时辰一到,平妈的鬼魂破灯而出,金色锁链快速旋转,竟将平妈困在方寸之地。

马小玲引一根锁链围在罗开平身边,将他的气息通过锁链传到平妈身上,借此引出平妈的魂魄。

只见一团黑气涌动,一个老人的人形拼命挣扎,但还差一步,平妈恢复了神智,但尚未和恶念完全分离。

她看到自己的儿子被锁链困住,神情凶狠,喊道:“阿平,究竟是谁将你锁住,妈替你杀了他!”平妈此刻被恶念影响,也忘了自己杀了儿子这件事。她环顾四周,看到双手结印的马小玲,还有站在一旁的况天佑,顿时怒火,一个是当初想要分开她和儿子的女人,一个是要抢走自己儿媳妇的男人。她破口大骂,“你们这对狗男女,想要对我儿子怎么样,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恶念感受到平妈的愤怒,不知不觉侵蚀平妈的神智。

“妈,你收手吧!”罗开平看着自己的母亲又要变成当初杀死自己的怪物,心急如焚。

“阿平,你不用担心,等妈妈杀了这里的人,就没人敢再欺负你!”

PIPI实在看不过去了,走到罗开平身边,对平妈喊道:“你收手吧,你已经害死平哥一次了,还想害他魂飞魄散吗?”

“PIPI......”罗开平想打断PIPI的话。

“平哥,你让我说,不要再让平妈执迷不悟了。”

刚刚平妈没有发现PIPI在场,现在看到她站在罗开平身边,还说阿平被自己害死了,“阿平死了?”她看向自己的儿子,发现他确实是没有影子,然后想到眼前的女人,顿时怒火中烧,“该死的邪花,是你害死了我的阿平,现在你又想让我们母子分离,我要杀了你!”

“害死阿平的不是别人,是你。你害了他两次。”

“你胡说,阿平是我的儿子,我那么疼他,怎么可能害他!”平妈想冲出去撕烂PIPI的嘴,好让她不要再胡说八道,无奈眼前这些锁链实在缠人。

“是,你是疼他,但你知不知道他从来都不开心。阿平三十多岁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需要的不是他妈妈每天在他耳边教导他该怎么做,他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想走的路,但那也是这个原因,是他自己很不开心。”

平妈安静了下来,不再张牙舞爪,但她依然不肯相信这个事实,她活了几十年,自从丈夫死了之后,她的下半生就是为儿子而活。“不可能,你以为你说什么我会信吗?我阿平不知道多开心!”

“是吗?可是你知道平哥喜欢吃什么看什么戏有什么理想吗?”PIPI打断了平妈正想说的话,“不是你以为的那些,是他真正想要的东西,为什么从来都只有你说没有他说,你毁了平哥的前半生,然后又杀了他,是你害死平哥的!”

“是我害死阿平的,是我害死阿平的......”平妈听进去了PIPI的话,难道她真的做错了吗?

一旁的罗开平不忍心看到自己妈妈这样,但是他知道,如果不说出来,她就不会有生路。“妈,你听我说,我今年三十多岁了,我已经长大了,不再是以前躲在你身后哭的男孩了。我想要保护你,想让你有自己的人生,而不是整天操心我,担心我有没有上当受骗,我长大了,要学会自己摔跤爬起了,这次你选择放手让我自己来好吗?”

平妈终于平静了下来,她看着自己养了三十多年的儿子,眼前的他是她从未见过的样子,难道真的是她错了吗?

黑气渐渐从平妈身上散去,马小玲见状,将平妈的魂魄拉出,没了平妈魂魄做寄生的恶念,很快也消失在空中。她撤回锁链,平妈落到罗开平身边,母子痛哭。

后来罗开平用自己的孝心感动了电梯叔叔,让他同意接受了一滴冤孽血的平妈去轮回,只是却牺牲了他自己的轮回机会。好在电梯叔叔仁慈,承诺只要罗开平好好修炼,积善行德,还是会有轮回的那一天,而他们母子的情缘,终有一天会重聚。

送走PIPI罗开平平妈三人,马小玲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免费劳力没有,于是对着况天佑说,“香港警察,收拾吧。”

等收拾完后,况天佑对刚刚消散的恶念耿耿于怀,开口问道:“刚刚那些恶念真的消失了吗?”

马小玲看向刚刚恶念消失的地方,“只要有人的存在,恶念就不会消失,但其实恶念有时只是人类一闪而过的想法,只要不去付诸行动,那那只是个想法。没有寄主,这团恶念不过是空气。”

“连你也没有办法吗?”

听到这样的问题,马小玲只能给他一个背影,拿起化妆箱叫上天涯准备离开。“我是天师不是老师,只适合捉鬼,教人行善的事情不是我的专业范围。”

“那你呢?你会是残存在你身上的那些恶念的寄主吗?”

......

是夜,灵灵堂里。

深夜时分,累了一天的女子正在床上入睡,只见她双眉微蹙,似乎梦见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安静的空间,床上的女人突然用痛苦和愤恨的语气喊出一个名字。

“况中棠!”

自从上次见识过马小玲送张美倩去轮回后,金正中一直心神恍惚。从前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鬼的存在,他只把装神弄鬼当作赚钱的工具。这十几年来一直被人尊称玄武童子,其实他自己心里清楚,这里面水分有多少。

正当他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发呆时,外面有人用钥匙开了门。

“我回来了。”来的人是金守正,他开了长途车,现在整个人困得不行,关上门就走到金正中旁边的沙发上瘫着。

“你回来啦。”

在厨房里忙活的金姐听到丈夫的声音,端着两碗刚熬好的汤出来,放在茶几上。她转身看到满脸疲倦的金守正,心疼地说:“你怎么把自己熬成这个样子了,在大陆工作是不是很辛苦啊?”

金守正眼睛一直闭着,不耐烦地讲了几句。“我要是不拼命工作,等一下又有人说我不给家用。这么大的人,整天只会装神弄鬼。”他意有所指。

金正中看了他一眼,出声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

“有鬼又怎样,你会抓吗?还不是乱说几句乱画几张符咒骗那群笨蛋。”

“谁说我不会!”金正中像是做了个重大的决定,他起身回到房间,脱掉身上那身黄色的道士服,换上一套比较正经的衣服。手里攥着一张名片,然后出了门。

......

金正中来到灵灵堂的时候,况天佑也在场。

他来这里是因为最近警局遇到了几起奇怪的案子,想要咨询一下马小玲。

作为一个向来只谈兴趣不谈钱的女天师,马小玲实在烦透了眼前这个皇家警察。真当灵灵堂是善堂想来就来吗?本来这几天她就天天做噩梦,睡都睡不好,这个姓况的怎么那么喜欢往她眼前凑,平时又不见他对珍珍那么上心。

况天佑看见马小玲眼下淡淡的乌青,想起前几天她被恶念所伤的事,开口问道:“你这几天睡不好吗?是不是因为那些恶念?”

她瞧了他一眼,还没等她说话,一旁坐着的天涯就插了句:“是啊,她这几天一直在做噩梦。”

“天涯。”马小玲侧头打断了天涯的话,然后面无表情地对况天佑说:“你也见到了,我这几天精神不好,做义工这种事情还是能免则免了。”言下之意,如果没顾问费,一切免谈。

“......放心吧,我跟刘海讲了,他会给你争取到一个好的价格。”况天佑犹豫了下,还是打算让她帮忙,这次的案子已经涉及了几条人命了,要是再拖下去,只怕......

正当马小玲要答复的时候,门铃响了。况天佑起身去开了门,却看到金正中在门外。

金正中看到开门给他的是况天佑,原本心里也觉得有点奇怪,但是眼下的事也容不得他想太多。

“你过来干嘛?”虽然金正中上次帮了她忙,但马小玲向来讨厌说谎的人,所以对这个招摇撞骗的神棍自然没有什么好感。

金正中深吸一口气,然后鼓足勇气说:“马小姐,我想拜你为师。”

马小玲觉得今年灵灵堂的风水不太好,神经病一个接一个的来,眼前就站了俩。

“你傻了,我几时说收你做徒弟。”她看见金正中今天没有穿短打衣,终于像个人样,但也没有打算理他的疯言疯语。

“不如现在说,马小玲,我真的想拜你为师!”

“你喜欢拜师也好,拜神也好,与我无关。”

金正中知道自己的想法确实有些异想天开,像他这样的神棍,马小玲这种修道的人肯定瞧不上,但他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我知道我之前做了很多错事,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不想错下去。”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语气有些低落,“我上半辈子都花在装神弄鬼上面了,跟这个社会脱了节。以前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但现在我知道了。我想学真本事,不想下半生还靠招摇撞骗过活。”

“马小玲,无论多辛苦也好,我都想拜你为师。”他似乎第一次用这么坚定的语气说话。

坐在一旁的天涯此时也凑了过来,她想到自己之前对他做的事,再加上她所了解的历史,金正中确实当了妈妈的徒弟,于是开口劝道:“他这么有诚意,不如就答应他吧。”

马小玲看了看天涯,然后转头望着金正中,见他神色坚定,想了想说:“你真的想拜我为师,多辛苦都不怕?”

金正中重重地点了头。

“那行,只要你通过三关,我就考虑一下收你为徒。”

“行,别说是三关,三百关都可以。”

听到他的豪言壮语,马小玲却是笑了,她双手交叉抱怀,靠在椅子上,脸上挂着笑。“既然你那么爽快,我也没道理拖拉......这第一关,只要你敢跟嘉嘉大厦的人坦白你这些年都是在装神弄鬼、招摇撞骗,就算你过了。”

让他坦白,不就是让嘉嘉大厦的人一人一口唾沫淹死他吗?金正中急了,“这......”

“做不到就出去,以后别在我面前晃。”马小玲没再看他,专注回复电脑里的邮件。

他见马小玲没有理他,咬咬牙说:“好!”然后转身离开。

等他离开了灵灵堂,刚刚全程沉默的况天佑笑着问道:“你第一关就那么难过,不怕把未来徒弟吓跑?”

“我的徒弟,不能差,更不能骗。如果连这都做不到,那不收也罢。”她想起之前说的案子,“言归正传,你要说的案子与什么有关。”

“镜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最强主神统治第八章

    【……昨日于东京市内静冈县上秣街区附近某巷墙壁中发现英雄“巨力侠”的尸体,死者死状惨烈,全身共解剖出1079枚断刀片,已无法判断死亡时间。据其死状目前猜测为曾有多次类似杀人记录、迄今仍未被捕的“杀人鬼”所为。经过警方与众多英雄的共同排查下于静冈县海滨公园附近找到“杀人鬼”留下的“杀人预告”,即:由1

  • 仙侠,最强掌门系统在线阅读第7章

    晴子南赶忙离开陈易萧的宅邸附近,他跑了很远回头观望,发现陈乐湛并没有追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曾多次以不同的面貌来两仪宗,每次都被陈乐湛发现,无语的是,每当陈乐湛问他是谁的时候,他都说自己是晴子南。他停下身找到一棵树,背靠着坐了下来,把脸上冒出了冷汗擦去,他半年前曾来过,那次被陈乐湛发现,还被狠揍了

  • 我媳妇儿又梦游了在线阅读第三章

    学校的宿舍是按第二性别分开,他们在四楼,四个人一间,有单独的洗漱地方,不大,他们宿舍除了他和唐洛,还有两个,一个是他们班的,吕邱,一个是三班的方家棋,都是Alpha。吃完饭,裴景又出了一身的汗,收拾了一下就进卫生间准备洗澡。唐洛把垃圾扔了,打开窗户散味,见里面一直没动静,奇怪的问,“水怎么样?热不热

  • 无上玄皇在线阅读惩治荒唐镜【新书开更,打滚求收藏求掌声求一切】

    第7章惩治荒唐镜周星星大马金刀的坐在公堂之上,听完一群衙役喊过堂威之后,拿起惊堂木重重的拍了一下。啪——“大胆方唐镜,见到本官为何不跪?”尖嘴猴腮的方唐镜阴阴一笑,只是微微躬身道:“不才方唐镜,乃前科举人,按例是不需要跪的。”“大胆!你这个刁民方唐镜,本官早就听闻你专门扶强除弱雪中送屎,老实说早就想

  • 起源圣兽第6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就是开学的日子。炎热的夏日还没完全过去,看似漫长实则转瞬即逝的假期已经悄悄收了尾,被放出学校这座象牙塔出去胡作非为的祖国的仙人掌们一个个唉声叹气的赶回学校。在教室里各尽所能的倾情上演了一部部的当代题材大片。这些大片分别是——励志剧:《一夜做完所有的暑假作业》悬疑剧:《我的作业去哪里了》侦探剧:

  • 黑騎士正义之剑在线阅读第7章

    暑假正式开始的第一个下午。柯妍还有秦涵强行送的半天假期。两人在枫林路吃了顿午餐,许星衍送她回宿舍睡觉。车里开着空调,柯妍窝在副驾上补眠。许星衍夜里等她的时候睡过一觉,倒没有她那么困。时不时趁红绿灯侧过头看副驾上睡着的人。蜷缩着四肢,看起来就很软很小的手垫在脸下,嘴唇微微吐吸。像只猫。许星衍舔了舔嘴唇

  • 极品剑师第4章在线阅读

    “富兰,一大早的,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呀?!搬家么?!”小滴坐在富兰克林的肩上,歪着头询问正在疾驰中的他。“不是告诉你我们今天要去见一个人嘛。”富兰克林对于小滴的记性已经绝望了,但是他还是认真的回了话。“是谁呀?”“库洛洛,我们将来的伙伴。昨天答应入伙的。还有小滴待会见到面你可不要乱说话,嫌别人脏之类的

  • 从仙武世界归来的好人在线阅读第四章

    王超心里也是紧张的要命。蛇,他倒是没有什么可怕的,可是能分身成这么多小虫子的诡异东西,王超跟所有人面对未知的时候一样,心里也是有些恐惧的。好在,他手里有着系统送的万能腕表。看着这群小虫子暂时对自己没有威胁,王超赶紧低头看向腕表反映出来资料来。迅速读完关于这个东西的资料后,王超长舒了一口气,身心放松了

  • [刀剑乱舞+剑三]抄写并背诵全文之第九章

    慕梓悦一时有些语塞,可能是性格使然,她从小跳脱飞扬,和同胞兄长南辕北辙,夏云钦自幼生长在深宫,性格敏感内敛,她见不得一个好好的小孩子便成这副阴暗胆小的模样,也不管老广安王整日耳提面命,总是逮着机会就伙同兄长把夏云钦往外带,一段日子下来,夏云钦的性子总算有些随了她,日益开朗了起来。自从夏云钦登基以后,

  • 灼灯第六章在线阅读

    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君水益/文热搜?什么热搜?!周显继续道:“以后有什么事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不!张博文那边我去替你谈,没理由我家艺人在他剧组受伤,他就这么打发我们……”苏乔闻言心一紧,连一开始明明是对方没接电话的事都忘了计较,“周哥,你想做什么?这跟张导演没什么关系。”“怎么没关系?这是他的剧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