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总裁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第一章

2021/6/10 22:30:03 作者:我吃溜溜梅 来源:17K小说网
总裁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总裁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作者:我吃溜溜梅来源:17K小说网
“女人,趁我喝醉爬上我的,chuang?”夏洛依无语,这男人是否得了健忘症,一醒来就把昨晚强,她的事给忘记?“凌少,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她眼睛恨恨的瞪着这总把她当早餐吃的男人,谁知,某大总裁把她吃干抹净,道:“你永远也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夏洛依欲哭无泪,想她从小被亲妈抛弃,顶着豪门私生女头衔,受尽继母的欺压,继姐抢完男友跟她抢老公,哥哥亲手毁掉她的幸福,还被闺蜜冒充身份,骗取本属于自己的财产跟母爱。可不仅仅是这样,当她跟竹马双双坠入爱河,半路招惹上他这恶少横刀夺爱。而他风云集团的总裁,锦

炎夏的午后,夏蝉攀在树上嘶鸣。

太阳透过窗户落在地板上,晒的屋子闷热。

“苏溪,你是不是又躲在房间偷懒?陈昊今晚要带朋友回家吃饭,你还不快点准备。”一道暴躁的女声透过房门飘进来。

苏溪直挺挺的坐在床上,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墙上的时钟从四点走到五点整。

她前一天接到了甲方爸爸的修图要求,通宵加班赶图,好不容易可以洗澡睡觉了,她在浴室脚下一滑摔了四仰八叉。

醒来后,她惊觉发现自己竟然穿到了之前追过的一本暴富文里,还成了狗比男主那位描述不多,下场极其凄惨的糟糠原配。

好巧不巧,她与原主同名,只是原主太凄惨了,上完大学,从未谈过恋爱的苏溪,被当时的同事陈昊的疯狂追求后陷入爱河。

只可惜,陈昊是个能说会骗的凤凰男,把陷入热恋的苏夏骗的团团转,结了婚拿到了市里的户口,一家人就露出了可恶嘴脸。

婆婆性格强势又古怪,瞧不起苏溪,从始至终认为自己的儿子能力强,不应该找苏溪这样没背景的女人,好几次悄悄怂恿陈昊离婚再娶。

苏溪被贬得一无是处,忍气吞声,连生母家认亲都被陈昊动了手脚。

后来陈昊攀上了上京吴家的千金后,一心想吃豪门软饭,对苏溪更是百般折辱,毫不留情的踹出家门。

苏溪被骗走养父母的养老金,又被赶出家门,心灰意冷,便从陈昊小区楼上一跃而下,了结了一生。

而此时,陈昊要带朋友回家吃饭,如不出意外,这顿饭将是他人生的转折点。

操!

剧情已经过了大半,陈昊岂不是很快就要攀上吴倩雅,把她踹出家门吗?

这也太惨了吧,苏溪当即决定必须先和渣男离婚。

“苏溪你是不是聋了?”妇人扯着嗓子呵斥,十分刺耳。

苏溪叹了口气,站起来拉开房门,对上一双瞪得圆鼓鼓的眼睛,她眨了眨眼睛,丝毫不怯的与妇人对视。

妇人正是陈昊的妈,那位尖酸刻薄爱挑事儿的婆婆。她见苏溪一副刚睡醒的样子,掐着胖腰瞪着她,追着骂骂咧咧:“我儿子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娶了你这么个丧门星。”

苏溪狠狠地剜了一眼妇人,一把推开她,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狠厉,“你儿子好,千好万好,你儿子就该娶你这样的女人过一辈子。”

妇人脸色一僵,没想到一向逆来顺受的苏溪会说这种话气她,她叉腰跳起来要扇苏溪耳光。

苏溪眼疾手快抓住妇人的手,狠狠地掀开,将她甩到了墙角,以前的种种恍如电影在眼前回放,积攒了满腹怒气。

苏溪朝妇人逼近,弯下腰盯着她良久,皮笑肉不笑的说:“看你是陈昊的妈,我喊你一声婆婆,以前你怎么欺负我我都不计较,但从今天开始你再动我一下,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妇人从没见过这样的苏溪,吓得又气又急,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她仰着头愤恨的咬牙道:“哎哟我命苦啊,我一定会让陈昊跟你这个泼妇离婚。”

听到离婚两个字,苏溪如梦初醒,她直起身子,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妇人,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怜悯。

“求之不得。你最好赶紧让他跟我离婚。”

苏溪丢下一脸惶恐的妇人回到了房间,锁上门,她轻拍了胸脯调节情绪,刚刚真他么爽啊!

这时,苏溪收到了一条陌生短信。

“大小姐,我是管家老吴。我终于找到你了。”

苏溪皱了皱眉头,心想这诈骗短信都换套路了,顺手就点了删除。

她找到手机,拨通了陈昊的电话。

电话响了很多声,那头的人才接通,低沉的男声传来,看来是刻意低压着声音,“喂,什么事?”

苏溪将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之间,不紧不慢的翻出柜子里结婚时买的口红,拧开往嘴上抹。

“什么时候回来?”她平静的问。

陈昊很不耐烦,训斥道:“我早上出门的时候就跟你说了,我现在在开会,你不要一直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儿你问我妈。”

苏溪手顿在半空中,她轻叹一声:“早上物业来催缴费了,燃气费也没了。”

他最讨厌苏溪跟他念叨这些琐事,也最不设防:“卡在衣柜的夹层里。”

那头不耐烦的挂了电话,挂掉的前一秒那头传出女人的嘤咛,娇滴滴的。

苏溪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想着想着就笑了。

她的唇形很好看,只可惜口红早过期了涂在嘴上显得很低劣,她一抬手全扔进了垃圾桶。

她捯饬了好半天,画了个简单的妆容,又找了身婚前的衣服换上,在镜子前比划了好半天,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她都不敢相信自己身材没走样。

她拉开门,换上尘封已久的高跟鞋,婆婆赶紧追了过来,指着她挖苦数落,“哟,你不在家做饭,大晚上的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打算去当狐狸精?”

婆婆一向嘴损,什么狠毒的话只要一张嘴说得出,苏溪只当她没教养,不跟她一般见识。

“外面天黑了吗?”

婆婆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窗外,“没黑啊。”

苏溪换好高跟鞋,扶着墙,嘲讽道:“你看你就是眼瞎,这大白天非说天黑了,难怪看什么都像狐狸精。”

婆婆脸色一恼,习惯性扬起巴掌。

苏溪早就预感到她的动作,下意识的闪躲,擒住婆婆的手,沉着脸斥道:“你不要以为你动手惯了就能随便动我,从现在开始,我不再是陈昊的老婆,不会任你打你骂。”

婆婆僵直的望着彻头彻尾变了的苏溪,一时不知道怎么反应。

苏溪松开手,转身重重的关上门离开。

婆婆一时清醒,着急忙慌的找来手机,拨通陈昊的电话,一顿好哭:“儿子啊,你快回来啊,我不活了!苏溪吃了熊心豹子胆,在家对我动手。你赶紧和她离婚吧,我早晚都得被她逼死。”

陈昊本来要发脾气的,听到说母亲的哭诉,软声细语的安抚道:“妈,怎么回事,苏溪伤着你哪儿了?”

一听儿子焦急责备的口气,就知道她游戏,故意夸大其词说苏溪不想做家务把他推到了地上,还换了衣服跑出去勾引人男人。

陈昊信誓旦旦的说教训一顿就好了。

……

下午六点,苏溪赶到咖啡厅。

推开门,一眼便看到走在角落的秦柔朝她挥手。

苏溪走过去坐下,拿过秦柔面前的柠檬水,咕噜咕噜一阵猛灌。

杯底见空,她意犹未尽的又叫了一杯,顺带抽了纸擦了擦额头的薄汗。

“我很久没有穿过高跟鞋挤地铁了,太累了。”苏溪坐下弯腰揉了揉纤细的脚踝,轻呼了一口气。

秦柔看她的眼神满是惊诧,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妆容精致的女人是自己的闺蜜。

秦柔抬手揪了揪苏溪的脸,被一巴掌拍落。

苏溪笑着说:“轻点,粉都给我掐没了。”

秦柔收回手,久久不能回神。刚毕业的那会儿的苏溪像一朵娇艳的红玫瑰,充满了生机和魅力,秦柔亲眼看着苏溪步入婚姻的殿堂,亲眼看着陈昊把苏溪从红玫瑰变成一棵杂草,无数次劝过苏溪,苏溪却总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没想到苏溪化妆打扮,她还不习惯了。

苏溪从包里掏出一叠纸,有手写的有打印的,悉数递给秦柔,开门见山道:“我要离婚,你看看这些证据够吗?”

秦柔再次被震惊到了,张着嘴打量苏溪。

“你终于想通了?”秦柔一边打量,一边接过证据翻看。

这一叠纸里面有欠条有支出凭证还有几张陈昊搂着女人的照片,翻到最下面一叠照片,竟然苏溪悄悄存点家暴证据。

秦柔咬牙切齿,指着照片问:“他打过你?”

打过?

他们家人一言不合就动手,不是家常便饭吗?还好原主不傻,虽然不反抗,悄悄留了些有用的证据。

苏溪不说话,秦柔自然也知道了,气的拳头砸在桌子上咚咚的响,痛心疾首道:“早知道说什么我也劝你早离婚。”

苏溪抓住秦柔的手,裹在手心里说:“现在离婚也不迟。你帮我找最好的律师,我要尽可能的争取权益。”

秦柔眼含泪水,连连点头道:“好好好,真为你高兴。”

苏溪跟秦柔交代了一下细节后,两人手挽手去了商场。

果然,刚支付陈昊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二话不说一顿劈头盖脸的骂:“苏溪,你特么赶紧滚回来,谁让你跟我妈动手的?”

本以为陈昊抠搜那点钱来的,没想到追问她为什么跟婆婆动手,看来又是跟陈昊告状了,苏溪不以为意的继续挑选,“那是你妈又不是我妈,她要动手打我,难道我要被她打?”

苏溪的语气太过自然硬气,把陈昊怼的一时说不上话。

电话那头足足愣了半秒钟,才恶语相向:“我回去跟你算账。”

换做以前,苏溪听了这句话浑身颤栗,但现在,苏溪不但不害怕,反而有些期待。

“行啊,正好我也有事情和你说。”不等陈昊回话,苏溪掐灭了电话。

秦柔关切道:“是陈昊吗?要不你今晚去我那儿,我担心你。”

苏溪从架子上取了一条裙子,对着穿衣镜比划了一会儿,勾着唇摇头。她才不会跟陈昊硬碰硬,她只要离婚就行了。

自小和苏溪一起长大,秦柔见惯了她省吃俭用的样子,很不习惯她挑选最贵的裙子。

苏溪换上裙子,纤腰翩跹,让人挪不开眼。

“哇!”秦柔围着苏溪不住的惊叹,没想到闺蜜遭受了不公的婚姻后,还能明艳动人。

当即掏出银行卡,"溪溪,别刷渣男的卡了,我怕你回去被他欺负。"

苏溪推回银行卡,“不用了,为陈昊省吃俭用了这么多年,是我该拿回来的时候了。”

秦柔觉着苏溪的态度坚决又从容,仿佛换了个人似的。

两人又选了护肤品做了头发,这才恋恋不舍的分开。

苏溪拎着偌大的购物袋站在路边拦车,微风拂过,吹乱了她的卷发。

突然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她面前,漆黑的车窗缓缓降下,露出一张中年人的脸。

中年人推开车门,一路飞奔到苏溪跟前,双手贴在身侧,恭敬的弯下腰:“大小姐,请您跟我回吴家吧?老太太想见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开局成为盘古正宗第二章在线阅读

    从叙州到饶州的水路要经过涪州,涪州城是大安朝有名的都市,从这里开始,就是平稳的运河,可以换大船了。林江月一行人在客栈停歇一天,林星河亲自去订了船,然后又带着长随去采购必需的物品,钟嬷嬷对其是满意得不得了,当着林江月的面赞不绝口。林江月终于从晕船中恢复过来了,瞟了钟嬷嬷一眼,说:“嬷嬷,您这不是瞎子点

  • 综漫:从恶魔高校开始第3章在线阅读

    张然以为还是从屏幕里看资料,兴致勃勃地点了头:“准备好了,你传吧,怎么不和刚刚的资料一起传呢?还要分开。”系统为张然的天真默了个哀,就很干脆地把记忆传到了张然的脑海。张然被突然涌入脑海的记忆弄得头痛欲裂,幸好他从小到大最是能忍痛,这才没有失态的尖叫出来,过了一会儿,疼痛渐渐退去,他才查看起多出来的记

  • 我们的少年时代之邬大人的宝贝在线阅读第七章

    食/精鬼这种玩意儿就是常说“艳鬼”,她们通常是死于薄情的男人之手,或因为薄情的男人而被害死。所以怨念未除,无法/轮回投胎,便专门引诱男子与自己发生关系,吞噬男人精气,助长自身修为,以期在人世多留一些时日。但是这种鬼并不会让男人精尽人亡,她们十分懂得适可而止,实际上称呼她们是恶鬼也多有不妥。如没有那些

  • 于时光深处毒蛇

    这个山村为什么叫刘家坳,要是从空中俯瞰,不难发现,刘家坳就是在一个山坳里,除了沙河流经过的那一带,四周几乎都是山坡,这就是一个盆地的地貌,刘家坳就在这个盆里面。沙河终点汇聚起来的湖,其实不是一个很大的湖,过了湖的那边,有一座山,这山却是很有特点。漫山遍野长满了映山红,到花季的时候整座山那是一片鲜红,

  • 我们之反击

    徐简很满意,带着笑容走进了教室。学生都坐的很端正,连菊斯菲尔这种大块头都老老实实地坐在课桌前,显得那张桌子很小。丞邪和降渊没在座位上,这两位看来是摆明了要挑战徐简的权威。徐简进来的时候邬临寒正在做编程习题,在静静看过来两秒钟之后,他有些犹疑地出了声:“现在是自习课,可以做任何作业吧?”徐简笑容满面,

  • 山川劫在线阅读纽约警察

    正午时的太阳火热的照射在纽约,无数的人潮在大街上流动着,空气中充满了这座城市特有的热情与活力,马路上的汽车一台接着一台,整座城市就像是一个正在运转的机器,并且永不停止。位于市中心紧邻着纽约警察局总部的CSI大楼在阳光下更显得其充满了高科技感,裡面拥有着最先进的各种仪器来帮助办案,许多身穿白袍的研究员

  • 李小剑的大学生活之寄生石

    锐昂他们四人踏进了大殿之中,但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在这巨大而又华丽的大殿之中竟只有一座黑色的石像,别无它物。“不会吧!就几块石头啊?“羽杰失望的说。锐昂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吞了口口水缓缓地走向了石像,石像是一只狰狞的野兽,有着发达的肌肉和人一样的身体,狮子样头颅和鬣毛,一张老鹰样的喙,以及一双

  • 末世之我欲为人重生太子

    我们整天忙什么?,一个很普通的问题,谁能告诉呢?上班族赢荡可以明确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这个问题很简单,为什么会这么简单?忙着照顾家庭,忙着与各种客户应酬。整天累如狗………赢荡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没房没车,长期漂泊在外,只能住出租屋。每天为了保障饭碗而努力活着,天空一片睛朗,希望这份是个大单子,怀着喜悦

  • [Ditf国家队同人]飞鸟缓归在线阅读第七章

    宇文颢在那里犯难嘀咕,对面贺拔胜不耐烦起来,叫道:“磨磨蹭蹭,算什么大好男儿?”罢了!宇文颢亦是怒起,高声叫道:“阿连!洛生!随我来!”“慢着!”裴果自后排上前,不紧不慢道:“我瞧杨忠兄弟年岁偏小,若三位兄长与他交手,岂不也占了便宜?大郎,你瞧我与杨忠兄弟过过招如何?”西边这一伙里,若论手底下功夫,

  • 学弟说他暗恋我之阿斯蒙蒂斯

    主角光环不一定有用。有时候小伙伴更可靠(* ̄m ̄)。被塞巴斯安全带到崖底的夏季想着,就发现神志不清的塞巴斯往某个方向走去。焦急的夏季无意间了看见地上的石头……于是没走几步的塞巴斯就被一块石头砸倒在地。看着塞巴斯身边带着血迹的石头,夏季莫名的心虚,连忙上前摸了摸塞巴斯的头,发现塞巴斯头上的大包后飞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