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帝凰第十章在线阅读

2021/6/10 21:44:47 作者:天下归元 来源:言情小说吧
帝凰
帝凰
作者:天下归元来源:言情小说吧
新书《凤倾天阑》前世里一场血案,开国皇后死状凄惨,今生里挟怨而来,真相却如重重迷雾中的楼阁,回旋反复,不见全貌,隔世重来,她的复仇之剑,到底应轻轻搁上谁的颈项?是暴烈而为情迷失的当朝帝王?是沉静而生死相随的别国王子?是妖魅而城府深藏的异姓王?是清雅而绝顶聪慧的皇弟?还是潇洒而有所怀抱的武林骄子?谁是她的敌?谁是她的友?谁葬她于残忍杀着,谁挽她于绝巅长风?谁最终凛然而观,见她傲然冷笑,轻轻于九霄云天之外拨动手指,摆布翻覆这深宫迷怨,天下棋局?----------------------------

林弦思和温泽刚在修景落家沙发上坐下,修景落就把和橙汁儿并排趴在窝旁边的咖啡拎起来,扔到温泽身上:“赶紧把你家小畜生接走。”

林弦思抱过咖啡,感觉咖啡要比自己走的时候胖了点:“咋的了,咖啡怎么惹到你了?”

修景落:“我家养了那么久的水灵灵大白菜,差点被你家这只小畜生拱了。”

林弦思:“....................????”

温泽:“...................???????”

徐暮妍:“.......................”

温泽林弦思两脸懵:“What??????”

温泽看了看修景落的后花园:“你什么时候种的白菜?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种蔬菜的爱好?”

林弦思用手肘怼了怼温泽。

徐暮妍:“哦对了,我前天带着橙汁儿去打疫苗的时候,顺便给咖啡也打了一个。”

林弦思:“啊,我本来就想带咖啡去打个疫苗,后来一直没空去。”

修景落还是一脸嫌弃地看着咖啡,嘴里还在不停道:“哼,小畜生。”

林弦思:“修修,你现在好像一个智障儿童.................”

温泽:“一直都是.............”

修景落:“嘁..........”

也只有徐暮妍才能够管得住修景落了:“你够了啊,弦思,我们明天或者后天去给橙汁儿和咖啡做个绝育吧。”

徐暮妍一说,林弦思和温泽大概是知道发生了什么。

林弦思:“额..........不会吧,咖啡才七个月左右吧,估计还不到七个月,早.........早

熟?”

修景落:“年龄小不妨碍他拱白菜。”

温泽瞄了一眼橙汁儿,嘴角都带着丝丝嫌弃:“你们家橙汁儿好胖。”

徐暮妍:“不许说她胖!这是富贵!”

林弦思捧起橙汁儿的猫脸:“令猫的五官,不免长得挤了些许...........”

修景落提了提咖啡的小猫脚:“令猫的腿,不免也太短了。”说着用自己的手指和咖啡的腿做了个比较,咖啡的腿还没修景落的手指长。

温泽拍了一下修景落提着咖啡腿的手:“我家咖啡这腿在曼基康里面已经是长的了,短腿怎么了!短腿叫可爱!放开你的爪子!”

林弦思:“那暮妍你有预约好吗,我这两天都有空。”

徐暮妍:“你有空的话,我现在就预约一下。”

温泽看了看修景落,然后看了看徐暮妍,最后看了看趴在地毯上的橙汁儿:“所以........白菜拱成功了吗?”

修景落抓起身边的一个抱枕就朝温泽扔去:“拱成功了的话,他的猫命就危险了!还好老子发现的早。”

温泽眼疾手快接住了抱枕:“你说就现在是橙汁儿,你就已经这样子了,以后你女儿要是结婚,你该多伤心啊。”

修景落:“你闭嘴吧,你自己想想那个画面吧。”

徐暮妍和林弦思看着两人同时怔住,然后不约而同地开始摇头................

橙汁儿和咖啡像是知道徐暮妍林弦思带它们来医院要干什么一样,一进医院就不安分。

林弦思:“咖啡啊,别怕昂,做个阑尾炎手术而已。”

徐暮妍帮橙汁儿带上伊丽莎白圈:“咖啡到时候可能会感觉到原来割阑尾是有一种‘蛋蛋的忧伤’,其实我觉得我们做个亲家也不错。”

林弦思:“还亲家呢,做姐妹吧,真亲家了我们家咖啡的猫命就不保了,修修护橙汁儿跟护犊子似的。”

徐暮妍:“哈哈哈哈哈哈,行吧,做好姐妹。”

林弦思:“其实就算没有这个事情,我也就想着要带咖啡来做绝育的,早做早好,对猫也好。”

林弦思和徐暮妍回到家已经是傍晚了,温泽和修景落在楼上讨论音乐的事情,听见楼下的关门声,才下楼来。

温泽:“回来了?怎么样?”

林弦思:“你儿子不太好。”

徐暮妍看着修景落:“你女儿也不太好。”

温修:“???????”

徐暮妍和林弦思看着两个大男人争先恐后地从楼梯上跑下来,抱过两人手中的猫。

温泽见咖啡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这是什么情况?”

林弦思:“可能是........蛋蛋的忧伤吧。”

修景落:“橙汁儿应该不是‘蛋蛋的忧伤’吧?”

橙汁儿也没比咖啡好到哪里去,吐着舌头的生无可恋。

徐暮妍:“橙汁儿应该是‘喵生无恋’吧。”

“......................”

此后的好几天,林弦思和徐暮妍的微信聊天记录都是两只猫的情况。

【咖啡他娘:我家咖啡今天在阳台上晒太阳,一脸看破红尘的样子】

【橙汁儿她娘:橙汁儿已经一天呆在窝里没动弹过了】

【咖啡他娘:他俩看破猫生,不会以后都这样懒洋洋的了吧】

【橙汁儿她娘:应该不会吧,橙汁儿这两天除了在窝里,就特别喜欢踩在我身上,比以前更会粘

人了】

【咖啡他娘:踩哪儿】

【橙汁儿她娘:就是你想的那个地方,上面那个地方】

【咖啡他娘:修修没怨言?】

【橙汁儿她娘:他又不是摸不到】

【咖啡他娘:............小妍妍你变了,你被修修带坏了】

【橙汁儿她娘:小思思啊,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咖啡他娘:我怀疑你ghs且我有证据】

............................

咖啡已经不是第一次趴在温泽的腿上睡觉了,但是咖啡每次趴着的位置都是一样的,可能这就是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吧,温泽抖腿它都不走。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林弦思拎了拎趴在温泽某个特殊地方的咖啡的耳朵。

温泽将编的小段曲子存好,合上电脑,抱起趴在自己腿上的咖啡,从猫头到猫尾打量了咖啡一番,目光在那个和以前不一样的地方停留了一会儿,随后带着可惜的口吻:“让你对橙汁儿无礼吧,现在公猫变公公猫了吧,”然后把咖啡转了个身,让他面朝林弦思,“你要怪啊,就怪你妈,是她狠心把你变成公公的。”

林弦思一把把咖啡按回温泽腿上:“那你就让他好好趴着吧,小心别抓着咬着你。”说完还轻拍了几下。

温泽被林弦思拍的两下惹得下腹一阵燥热:“好啊你,以前连看都不敢看,现在敢碰了啊?火点起来你可要负责的。”

如果放在往常的话,林弦思为了自己的腰,也会点到为止,但今天她却是天不怕地不怕地调戏起温泽来。温泽把趴在自己腿上的咖啡拎到地毯上,把林弦思按在沙发上,却被林弦思推开。

“亲戚来了,你要收敛啊。”林弦思见温泽听到‘亲戚’两个字脸就黑了下来,“温男神难不成想要浴血奋战?”

温泽抓了抓头发,把头发抓乱了不少,随后捏了捏林弦思的脸:“你真是个妖精啊。”随后环抱住林弦思,手附在林弦思小腹上,“疼吗?”

林弦思摇头:“暂时不疼。”温泽的手很软,很暖,附在林弦思小腹上让本身微涨的小腹舒缓了不少。

“你上个月痛成那个样子,吓死我了。”温泽想起上个月在重庆的时候,林弦思生理期痛得蜷缩在床上动弹不得,浑身冒冷汗得样子就后怕。她还不让他带她去医院,难道对于女生来说,生理痛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林弦思拍了拍温泽的手:“痛这个事情呢,要看大姨妈的心情,可能她这个月心情好吧,上个月应该是见我玩得太欢,吃得太好,所以她发脾气了。”

“你心真大啊,我去帮你泡一杯红糖水。”

林弦思抱着抱枕,看着温泽从冰箱拿出糖块,烧水泡茶....................

温泽这两天在准备着七月份的国风颁奖礼,他作为“君临”音乐团队的创始人,颁奖礼要准备的东西有很多,弄得林弦思紧张的要死。

温泽:“我去颁奖礼,你怎么这么紧张啊。”

林弦思:“我也不知道,有种我也要去的预感,就感觉很紧张。”

话音还没落,林弦思的手机就响起来,只听到林弦思‘啊?嗯,哦’了两声,回来便坐在温泽身边,显得更加紧张了。

温泽:“怎么了?”

林弦思:“刚........刚主办方给我带电话,说让我去做主持人。”

温泽好像是一点都不惊讶:“那就去呗,挺大的一活动。”

听到温泽这么说,林弦思听出了点猫腻:“我怎么感觉你一点都不惊讶呢?”

温泽眼神一躲闪:“没.........没啊,就平静一点嘛,好好准备。”

林弦思还是感觉她突然被邀请去对于国风圈来说比较大的活动,中间总有点她不知道的猫腻,不过她现在没有太多的心思去细想这件事情。她也不是没有当过主持人,只是这个活动相对来说真的很盛大,按照一贯的都是找一些圈内有些名声的主持人MC。一来是活动现场会保证流程稳定,二来,即使现场发生些变故,有经验的主持人临场应变能力比较强,现场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林弦思一直搞不懂为什么主办方这么突然的让她一个‘花瓶’来做MC,然后她无意间看见温泽书房里在一堆歌词纸中间的《上海国风颁奖盛典暂定流程&邀请人物拟定》。纸上很醒目的写着‘盛典主办方之一:君临创始人温泽,晁朝(chao),宋佳依(相思),周亦枫(一风),高鑫淳(辰尘),蒋毅然(桑其)’,而且下面拟定主持人一栏上,原定主持人‘邓暖’的名字后面加了个括号,写着‘行程原因无法出席’,然后后面就写上了‘林弦思’三个字。

林弦思os:所以原来是有主持人的???我是个救急的???为什么让我这个花瓶来救急???我只是个花瓶啊,让我安安静静的当个没用的花瓶不好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最强主神统治第八章

    【……昨日于东京市内静冈县上秣街区附近某巷墙壁中发现英雄“巨力侠”的尸体,死者死状惨烈,全身共解剖出1079枚断刀片,已无法判断死亡时间。据其死状目前猜测为曾有多次类似杀人记录、迄今仍未被捕的“杀人鬼”所为。经过警方与众多英雄的共同排查下于静冈县海滨公园附近找到“杀人鬼”留下的“杀人预告”,即:由1

  • 仙侠,最强掌门系统在线阅读第7章

    晴子南赶忙离开陈易萧的宅邸附近,他跑了很远回头观望,发现陈乐湛并没有追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曾多次以不同的面貌来两仪宗,每次都被陈乐湛发现,无语的是,每当陈乐湛问他是谁的时候,他都说自己是晴子南。他停下身找到一棵树,背靠着坐了下来,把脸上冒出了冷汗擦去,他半年前曾来过,那次被陈乐湛发现,还被狠揍了

  • 我媳妇儿又梦游了在线阅读第三章

    学校的宿舍是按第二性别分开,他们在四楼,四个人一间,有单独的洗漱地方,不大,他们宿舍除了他和唐洛,还有两个,一个是他们班的,吕邱,一个是三班的方家棋,都是Alpha。吃完饭,裴景又出了一身的汗,收拾了一下就进卫生间准备洗澡。唐洛把垃圾扔了,打开窗户散味,见里面一直没动静,奇怪的问,“水怎么样?热不热

  • 无上玄皇在线阅读惩治荒唐镜【新书开更,打滚求收藏求掌声求一切】

    第7章惩治荒唐镜周星星大马金刀的坐在公堂之上,听完一群衙役喊过堂威之后,拿起惊堂木重重的拍了一下。啪——“大胆方唐镜,见到本官为何不跪?”尖嘴猴腮的方唐镜阴阴一笑,只是微微躬身道:“不才方唐镜,乃前科举人,按例是不需要跪的。”“大胆!你这个刁民方唐镜,本官早就听闻你专门扶强除弱雪中送屎,老实说早就想

  • 起源圣兽第6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就是开学的日子。炎热的夏日还没完全过去,看似漫长实则转瞬即逝的假期已经悄悄收了尾,被放出学校这座象牙塔出去胡作非为的祖国的仙人掌们一个个唉声叹气的赶回学校。在教室里各尽所能的倾情上演了一部部的当代题材大片。这些大片分别是——励志剧:《一夜做完所有的暑假作业》悬疑剧:《我的作业去哪里了》侦探剧:

  • 黑騎士正义之剑在线阅读第7章

    暑假正式开始的第一个下午。柯妍还有秦涵强行送的半天假期。两人在枫林路吃了顿午餐,许星衍送她回宿舍睡觉。车里开着空调,柯妍窝在副驾上补眠。许星衍夜里等她的时候睡过一觉,倒没有她那么困。时不时趁红绿灯侧过头看副驾上睡着的人。蜷缩着四肢,看起来就很软很小的手垫在脸下,嘴唇微微吐吸。像只猫。许星衍舔了舔嘴唇

  • 极品剑师第4章在线阅读

    “富兰,一大早的,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呀?!搬家么?!”小滴坐在富兰克林的肩上,歪着头询问正在疾驰中的他。“不是告诉你我们今天要去见一个人嘛。”富兰克林对于小滴的记性已经绝望了,但是他还是认真的回了话。“是谁呀?”“库洛洛,我们将来的伙伴。昨天答应入伙的。还有小滴待会见到面你可不要乱说话,嫌别人脏之类的

  • 从仙武世界归来的好人在线阅读第四章

    王超心里也是紧张的要命。蛇,他倒是没有什么可怕的,可是能分身成这么多小虫子的诡异东西,王超跟所有人面对未知的时候一样,心里也是有些恐惧的。好在,他手里有着系统送的万能腕表。看着这群小虫子暂时对自己没有威胁,王超赶紧低头看向腕表反映出来资料来。迅速读完关于这个东西的资料后,王超长舒了一口气,身心放松了

  • [刀剑乱舞+剑三]抄写并背诵全文之第九章

    慕梓悦一时有些语塞,可能是性格使然,她从小跳脱飞扬,和同胞兄长南辕北辙,夏云钦自幼生长在深宫,性格敏感内敛,她见不得一个好好的小孩子便成这副阴暗胆小的模样,也不管老广安王整日耳提面命,总是逮着机会就伙同兄长把夏云钦往外带,一段日子下来,夏云钦的性子总算有些随了她,日益开朗了起来。自从夏云钦登基以后,

  • 灼灯第六章在线阅读

    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君水益/文热搜?什么热搜?!周显继续道:“以后有什么事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不!张博文那边我去替你谈,没理由我家艺人在他剧组受伤,他就这么打发我们……”苏乔闻言心一紧,连一开始明明是对方没接电话的事都忘了计较,“周哥,你想做什么?这跟张导演没什么关系。”“怎么没关系?这是他的剧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