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game就是play在线阅读纯阳

2021/6/11 0:30:46 作者:M淼 来源:纵横中文网
game就是play
game就是play
作者:M淼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是一个讲述青春,讲述游戏的故事,故事中的人物平淡无奇,不过,正是这种平淡,带给人感动、欢乐与热血。

“寂寂至…无宗,虚峙劫仞阿……谁测此幽……乘路,孰计年劫多。不生…亦不灭,欲生因莲花。超凌三界途……慈心解世罗……无上德,世世为仙家。”

得来妙音,如天花聚顶,道真入耳。

恍恍惚惚之间,沈晋只觉自己游荡天地,仿若浮游。不知何处隐约传来诵经声,字字如入石之水扣之心弦,声声若飞天之雪渺渺而去。

不知不觉便跟着飘渺的语调,一起念出熟悉又陌生的经文。

“端望帝真,曲垂济度,皈命礼谢,众等虔诚,普施甘露,变化法食,超拔幽苦。伏愿灵爽,同登觉路,皈命启请无上虚皇、至真三包。”

话音一落,钟鼓之声乍然耳边。沈晋一惊,瞬的睁开眼睛。

高坐之上一老者广袖博带,须发皆白,手持拂尘,正看着他抚须而笑。

“掌门?!”

沈晋看向四下,竟然是纯阳宫的大殿上。他此时正坐在阶下的蒲团上,大殿上,除了他和李忘生便只有两个小道童,眼观鼻鼻观心的立在一旁。

李忘生笑着点点头,手上的拂尘扫了一圈又搭回手臂上。

“汝此番到此,乃是机缘。于汝,于纯阳也”

沈晋拿不准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他穿越而已啊,难道是做梦?其实他穿的是游戏?闹那样呢

李忘生看着他沉默不语,了然他之想法,说:

“汝可是在想此处真假?”见沈晋瞪眼看过来,哈哈一笑“真真假假,如梦似幻。且于极目之高远,怎辩所视之物之本相。唯心眼观,方解万物”

拂尘挥动之间,大殿道童皆已不见,转眼已身处风雪山间。

“此间非是真实,乃是汝之梦境。吾观天象得知汝有机缘在身,特于此相见”

沈晋回过神来,对着李忘生拜倒说:

“求掌门解惑”

李忘生却摇了摇头“汝先起来。天机难测,吾亦只能窥之一二,但汝此番是缘非劫,吾虽是助汝,却不能妄露机数”

说和没说一样!

沈晋略一犹豫,便说出系统的事情,想问问李忘生是否知道。

“唔……”

李忘生沉吟一番“此等事物……吾心中有所答案,却尚有不定之处,汝且安心,待确定之后自会告知于汝”

李忘生沉声一叹“此事吾亦是有一私心……时机未到,暂且按下,你且上来”

李忘生对着沈晋招手,示意他到身前来。

沈晋走到李忘生身前,照其示意坐下,看着道人伸手按上自己头顶百汇,感觉一股小蛇般的气劲钻进身体。

这就是传说中的内功么!

沈晋激动的简直不能自己,尼玛这可是每个男人心中深埋的梦想啊!谁小时候没想过当大侠的!壮哉我大中国武侠!

“唔!!”那股气劲顺着不知名的路径游走在身上,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的在他体内探索,却突然胸口一闷,四肢百骸一阵钻心的痛楚汹涌而来。

“嗯?”

李忘生收回气劲“汝经脉十之八九未通,丹田更是毫无内劲,为何?”一皱眉,指间掐算。此子乃是自己玉虚座下一脉,武功更是辈中翘楚,此刻却是……嗯?莫非……

“掌门不知,这副躯体并非弟子所有,弟子不知为何,醒来时就在这副身体里了”

“哦?”略一思索,便了然于胸。

李忘生点头道“此乃天意。焉知非福”

“此事按下,此间吾不可多留,吾有一锦囊且赠于汝,算是为师一点心意。”

看着李忘生递过来的一大包包裹,沈晋默默的接过来。

这锦囊略大啊亲!

“还有一本真经,亦赠与汝吧”一本蓝色封皮的书册飞入怀中,李忘生广袖一挥。沈晋被一股力道推向身后,白色雾气弥漫上来。漫天雪花中只听李忘生道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沉心修习,切勿自得。他日机缘,在得一见”

沈晋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月在中空。月光洒下来,周围倒也亮堂的很。

沈晋撑着脑袋,呲牙咧嘴的坐起来。

他现在感觉就像被人用超大号的铜锣敲过一样,除了耳鸣的声音,倒也没有电流串过的声音了。

静静的坐了一会,等眼前看东西不在有重影了。沈晋试探的说

“系统?”

【系统升级中,请稍后再试】

你大爷

“什么时候升级好?”

【系统升级中,请稍后再试】

……

默默了比了一个中指,沈晋想起梦中李忘生所赠的‘锦囊’,连忙转头寻找。借着月光,在手边发现了那一大包足足有10斤重的‘锦囊’。

白色凌布所包,用一条墨蓝色布条系着,绳结处封着一张道符,十分扎眼。

上书:赦令、锦囊。

掌门!掌门你这样真的好嘛!?

沈晋囧囧有神的揭下符,拆开‘锦囊’。

两捆书籍,一个葫芦,纳元丹十瓶,蒲团一个,衣物一套,木剑一柄。

两捆书籍最上面,分别是太虚剑意和紫霞功。一捆为纯阳武学断章、经脉图。一捆为道藏。沈晋想了一下,将紫霞功取出,其余的重新整理好,和纳元丹一起放了回去。

葫芦通体水蓝色泽,光是用眼睛看,还会误以为是釉色上好的瓷器,但是拿在手中,却还是植物的手感,轻若无物。葫芦通身绘有水云纹,腰部系着一条坠有珍珠流苏的带子,流光溢彩十分惹眼。拔开塞子,一股浓郁酒香扑鼻而来。

沈晋眼睛一亮,好东西!

将葫芦放在一旁,衣物是纯阳弟子装,沈晋怀念的看着,真是百味陈杂。

短短一日,突生巨变,沈晋只感觉自己脑容量不够用,泪流满面的想自己只是一个大学助教而已,唯一的课外爱好也就是打打游戏了,谁成想打游戏也不安全啊嘤嘤嘤。

将物品都收拾起来,大晚上的干什么也不方便,且等天亮再说。

一番动作,不想怀中掉下一物来。

沈晋低头看着地上的薄薄一本蓝皮书,一拍额头,想起李忘生给的真经。

沈晋喜滋滋的想

“哈哈,纯阳秘藏真经,世间难寻,嗯!待我观来……”

“嗯?道德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执掌诸天!在线阅读第一章

    自从疫情开始以后整个世界都像是崩塌了一样,文佳每天的生活就是抱着IPad看电影,听有声小说,吃饭。单调......乏味......郁闷的生活,一日复一日。作为一个有文化,有理想,有品味,有抱负的人,他总是幻想着成为一个明星......政治家......土豪......富二代......一句话可以解决

  • (综)我做小说家的那些日子在线阅读第4章

    “扣扣..”陆家一阵敲门声传来。陆妈妈把门打开,就看见李晓枫背个小书包立立整整的站在门外“阿姨好,我来接琳琳上学。”说着还露出两颗小虎牙,笑得陆妈妈那个稀罕啊。李晓枫心里早就打着主意讨好陆妈妈了,开玩笑,这可是咱未来丈母娘,她不点头小陆琳也就飞了。“哎,琳琳!晓枫姐姐来找你了。快点儿。”陆妈妈喊着陆

  • 幻想曲:重生丫头撞校草在线阅读寻一个长生路

    夜晚,漆黑的天空挂着几颗闪烁的星星,如黑布上镶嵌的钻石。孤独的月辉洒落人间,照亮夜晚赶路人。白日热闹的天井镇也随着黑夜到来也安静了许多。微风扶着站在屋顶上的沈清文,他身旁站的是顾胜王。“你死的消息已经发布一个月了,但那边依旧不打算放弃。”顾胜王面无表情的道,他袖手盘腿坐在屋顶上,好不悠闲,“徒儿,你

  • 无怨天下第六章在线阅读

    黑手党聚会后接下几天,克里斯汀娜带着彭格列众人参观巴勒莫。从那些记不住名字的教堂,到看舞台剧,再走过很多博物馆,不懂得丝毫意大利语的京子小春也玩得不亦乐乎。特别是在逛街的时候,看起来一脸淡定冷静的卡尔杜奇大小姐或者碧洋琪,眼睛也瞬间变得闪亮亮。——那是男人的地狱,无误!四个少女体力像是毫无止境地试穿

  • 玄道之门在线阅读第4章

    这个人唐霖认识,是圣魂村的村长老杰克。“小三,小霖来,让爷爷看看。”老杰克向唐三挥了挥手。这位村长是个老好人,村里的人都很尊敬他,早几年,唐三家最困难的时候,他没少送吃的过来。“杰克爷爷,您好。”唐三走到老杰克面前,恭敬的向他行礼。对于对自己好的人,唐三都会铭记于心。至于唐霖,哥哥干什么他都会勉强跟

  • 校花的贴身极品高手在线阅读第八章

    蓬头人继续漫无目的游荡在林间小道上,溪水中忽现的那张脸贴着地表紧紧跟随在他后边。此时前方走来一名女子,大概二十左右的年纪,身材婀娜,模样俊俏,一身雪白的衣服一尘不染。后背背着一把宝剑,闪耀着五彩的光芒。蓬头人躲都不躲直接朝着姑娘就撞了上去,幸亏女孩躲得及时,不然就被蓬头人撞倒在地了。白衣女孩也不是善

  • 念浮游在线阅读第七章

    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那万仞云端,昆仑虚上的九重玉楼,是再也回不去了。咒世主和凯旋侯对寒烟翠的武学进度痛心疾首。因为寒烟翠的进境确实慢如蜗牛,在火宅佛狱,大家不会因为你是王女就对你恭敬,这里信奉谁的拳头大谁才能得到敬重,所以寒烟翠愈发习惯于收到冷嘲热讽与白眼。寒烟翠自己也不想的,她

  • 被一只猫碰瓷之后之男公关部(二)(5)

    正沉浸在微妙的气愤中的幸村精市没有想到须王琉是这个反应,一愣:“……为什么这么问,阿琉?”“不二前辈在设定里明明比我矮,除非作者给他开挂,不然他是不可能如此轻易地就摸到了我的头的。”——FROM:172cm的须王琉。(前方174cm的不二周助向来无懈可击的微笑不知为何,突然停滞了一下。)而且……她明

  • 我的青春期之大智若愚前提 作者的话

    敬爱的读者,大家好,我是木之心林。这本书是我的童年回忆,里面的每一个人物与我都有特别的意义,我和他们的感情异常深厚,因为彼此的童年时光皆被对方占据,那六年无忧无虑的欢乐记忆永远留在回忆里,深深地刻进骨髓里,成为我们身体的一部分。这本书里的人物非常多,并且关系复杂,这些都是我和他们一起讨论过的,在不改

  • 世界树之愿在线阅读第1章

    第一章清晨的山林间浮着一层薄雾,院子门前的竹林随着晨风“窸窸窣窣”晃动,小鸟叽叽喳喳叫着落到地上啄草吃,一片生机盎然。贺兰君捧着一只盆子,到屋后头给鸡喂饭。两只老母鸡和一只公鸡扑着翅膀围上来,一点儿也不怕人,伸着脖子眼巴巴地望着她的手。贺兰君一边抓谷子撒到饭盆里一边说:“别急别急,不会饿着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