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无限之夜羽在线阅读潜龙在渊

2021/6/11 5:34:25 作者:夜殇羽弥 来源:纵横中文网
无限之夜羽
无限之夜羽
作者:夜殇羽弥来源:纵横中文网
夜羽——大道五十中遁去的一,各个法则都有涉猎,最擅长空间和时间,在被天道偷袭打伤后果断离开,前往各个世界边度假边恢复实力。(新手练笔文,不喜勿喷。顺带一提,作者是高中生,只能在假期更新)

与母亲王氏叙别,林平之就和林震南来到了书房。

林震南一拱手:“殿下,我已经为您寻得十岁左右孩童3000人,为了不使别人发觉,我将他们安置在城外的一处庄园里。”

林平之扶起林震南,把他按在座位上:“爹爹!孩儿已经失去了双亲,您对我就不能像以前一样吗?你知道吗?十岁前是孩儿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林震南叹息:“哎!我也想和以前一样与殿下父子相亲,只是终究君臣有别啊!”

林平之微笑:“再怎么君臣有别,那也不能忘了父母啊。这一点爹爹应该向娘亲学习,娘亲今天都不再叫殿下,而是唤孩儿平之。”

林震南一拍椅子:“这个妇道人家,真是妇人之见,不知轻重,我去说说她!”

林平之故意的脸一沉:“爹爹不许欺负娘亲,她不容易!况且,娘亲那样称呼,孩儿听着心里幸福。”说着,他期待的看着林震南:“爹爹,你也叫我平之吧!孩儿不想变成一个真正的孤家寡人!”

林震南留着眼泪,走上前来一把抱住林平之:“殿……平之,我的孩儿!你说我和你娘不容易,其实,真正不容易的是你啊,十岁冲龄便要担起万里江山这样的重担。我和你娘夜里想起,总是为你难过。平之,你做的已经够好了,不要太苦了自己,还有我和你娘呢,啊!”

林平之感受到林震南不含杂质的父爱,重生以来藏在心里的恐惧和担忧一下子烟消云散,他的心里顿时充满了万丈豪情。他呐喊:“余沧海,你这个矮子给我等着,几年后我会给你惊喜;还有朱由检,我的好叔叔,七年后,我会看着你吊死在煤山上。”

林平之问父亲:“爹爹,福建布政使这个人你认识吗?”

林震南一笑:“福建布政使陈毓秀,是先帝天启三年的进士。他当年为官时,因触怒了九千岁魏宗贤,被陷害罢官,是你爷爷远图公给他在你的母妃面前陈说,你母妃才在你父皇面前保举他任了福建布政使。此人深受先帝和娘娘大恩,又承你爷爷的恩情,所以我才能在福建这块地方开办镖局,分号开遍江南九省,耀武扬威。别的镖局不敢找我麻烦,因为他们知道我的背后站着的是布政使陈毓秀!”

林平之思索着:“看来这位陈布政使也算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

林震南点头:“不错,陈布政使为官清廉,我多次送他重礼他都拒之门外。哦,我听布政使府的下人说,当年先帝和娘娘殡天时,陈布政使曾罢政三日,暗自在府中为陛下和娘娘戴孝啊!”

林平之的眉头一挑:“哦,还有这事?”他站起来,在大厅来回走动。半晌林平之说:“爹爹,今天下午请陈布政使过府一叙。我在书房等他!”

林震南大急:“殿下,不可。当今圣上欲要千方百计的置您于死地啊!这要是陈布政使将您的消息秘奏当今,殿下性命不保啊!”他由于心急,一口一个殿下。

林平之平静的说:“爹爹莫急!孩儿相信陈毓秀不是那样的人!”

晚上,福威镖局戒备森严。布政使陈毓秀神情严肃的走进了福威镖局的后院。他边走边说:“震南,你说有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想要见我,他在哪儿?”

林震南低头在前引路:“那人已经在书房等候,陈大人请这边来!”

四十岁的陈毓秀眉毛一凝:“哼!老夫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架子!让我堂堂的朝廷三品命官亲自拜访。”

“叫你拜见的人是孤,进来吧!”门内传出了一个孩童的声音。

“孤?”陈毓秀的眉毛皱的更紧了,敢称孤道寡的不是亲王就是皇子,不知里面的是哪一位。

他推门进去,书房内,灯光大亮,一个十岁的孩童身着四爪蛟龙冕服,头戴冲天冠,大大咧咧的坐在上手,虽然只有十岁,可是给陈毓秀一种如临天威的感觉。他的心里默念:“这是一条真龙!”

林平之面无表情的一声大喝:“陈毓秀!见到孤为何不跪!”

陈毓秀仔细的看着林平之,忽然他的表情像见了鬼一样:“先帝?不,你不是先帝!”

林平之走过来:“不错,你见过父皇,定然知道我是谁!”

陈毓秀眼睛一亮:“你,你是隐太子朱慈平?殿下,您没死?”

林平之点头:“对,我就是朱由检没有害死的太子朱慈平,不过现在我叫林平之!”

陈毓秀的脸上表情很丰富,既有怀疑,还有愤怒,还有欣慰。他盯着林平之:“你说你就是隐太子朱慈平,有何凭证?”

林平之从怀里掏出一方大印微笑着说:“不知道这个算不算?”

陈毓秀接过大印一看,惊叫一声:“传国玉玺?”

林平之一把从陈毓秀手中拿过传国玉玺:“陈毓秀,见到孤还不下跪?”

陈毓秀闻声低头跪伏在地:“殿下,臣福建布政使陈毓秀叩见殿下。真是先帝庇护啊,天幸殿下您还尚在人世!”这位忠心的老臣老泪纵横。

林平之扶起陈毓秀:“陈布政使请起,你刚才一拜已经全了君臣之礼。不过为了不使逆贼朱由检起疑,陈布政使要将我在此地的消息隐瞒。”

陈毓秀一拱手:“老臣明白,老臣以后不饮酒,与老妻分房而睡,以防消息泄露。殿下还有何吩咐?”

林平之说:“陈布政使,我要武夷山境内方圆百里的土地,不知你可办到?”

陈毓秀沉吟片刻:“好!我回去后,立即将武夷山境内的人群搬离,半月后,殿下可以前去。莫非殿下是要练兵?”

林平之智珠在握:“不错,我要在此地练一支奇兵!”

陈毓秀走后,林平之想了一下又对林震南说:“爹爹!时不我待。明天你就出发去一趟陕西,那里有一座终南山,山上有一座活死人墓。待会我会画图给你。爹爹到了以后,按图潜入古墓,里面有一块寒玉床,可以使我在短期内内力大增,爹爹务必为我取来!”

林震南也不问林平之是从何处知道这里有寒玉床,他只是尽力的帮着儿子。第二天林震南就领着三十个好手上路了。

林平之暂时坐在家里练习东邪内功和回风拂柳身法以及旋风扫叶腿法,弹指神通他还练习不了,需要打通手阳明大肠经。

半月后,陈毓秀亲自来告知说武夷山已经清理完成。林平之命人设置岗哨,在山腰有水源处修建房屋,房屋完全按新军帐篷搭建,简陋无比。

一月后,林震南返回,当日带回了终南山古墓派的寒玉床。林平之看着寒玉床,欣喜的说:“爹爹辛苦了!”

林震南擦了一把汗:“我们用了三天才找到古墓入口的那个深潭,只是寒玉床太大,无法从水道运出。不得已,我找来火药炸开了门口的断龙石。以防有人发现,我们连夜就走。”

“炸开了断龙石?”林平之一笑,这父亲真生猛。他为杨过默哀,古墓派在他的手中毁了。

林平之双手放在寒玉床上,一股寒气透过他的胳膊袭来,他不由的打了一个冷战。这寒玉床通体由海底万年寒玉雕成长两米,宽一米五,厚约20公分,通体碧蓝,偷着一股幽幽的寒光。

林平之大手一挥,命人将寒玉床放进了他的卧室。他对林震南说:“爹爹,有了此物,孩儿有望五年内成为一流高手。”

林震南呵呵一笑:“只要对你有用便好!”

第二天,林平之带着林震南从江南挑选的3000名身家清白的十岁孩童去了武夷山。

林平之身着太子服站在高台上,手中拿着明黄的传国玉玺。他的眼神鹰一样扫过下面的3000名同龄人:“知道孤是谁吗?”

下面的3000人沉默不语,好奇的看着林平之。林平之严肃的说:“孤是太子,先皇的太子!孤为什么要将此秘密告知尔等?因为孤昨夜做了一个梦。在梦中,天帝告诉孤,七年后,伪帝朱由检将会死去,李自成闯贼会打进北京城。而孤也将在那个时候君临天下。你们,是天帝派来辅佐孤的猛将!”

“真的假的?”

“他说的好像是真的!”

“他让我感觉很害怕!比流寇喊害怕!”

低下的孩童顿时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就连史镖头和文镖头都目光呆滞的看着站在高台上犹如天神一样的男孩。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少镖头会是太子?不过他们对林平之所说的话深信不疑,他们可是知道林平之未卜先知的本事。

林平之等下面的人消化了他说的话,又接着说:“肃静!你们看孤手里拿的是什么?是传国玉玺!是天帝昨夜给孤带来的。你们以后将是孤的猛将,孤的虎贲!孤的天子亲军。下面听孤号令,脱掉鞋子,赤足跑上山,前一百名将会成为孤的将军,统领你们;后一百名今天不许吃饭!开始!”

3000名孩童愣了一下迅速的脱掉鞋子,开始发了疯似的往山上跑。林平之对史镖头和文镖头说:“盯仔细了,晚上要是有人逃跑,给我射杀!”

史镖头身子一震:“是,殿下!”

于是地狱训练开始了,林平之每天都和这些孩童一块训练,脚磨破了皮,脸上也黑瘦了许多。晚上他就盘膝坐在寒玉床上苦练东邪内力。常人一天总要被琐事耽误,而且还要花一半的时间用来睡觉;而林平之则利用寒玉床一直勤练不辍,寒玉床散发一种透骨的寒气,当林平之坐于其上时,便感觉冰寒难当。他暗自运转内力,寒意稍去。当他睡着时,又被冻醒,于是他有运转内力。如此几月后,就是在梦中,他都一直在运功不息。

半年后,林平之的内功修为突破至三流境界。于是他将东邪内功第一层传给了那3000名孩童。

又一年后,林平之的内力至二流境界。

又两年后,已经十四岁的林平之彻底稳固了一流中期的境界。此时他的内功修为已经不弱于华山派的岳不群,更是高于青城派的余沧海。当然这两年他进步最大还是他的回风拂柳的轻功,只见林平之身影一闪已经站在了竹林上,微风带动竹叶,轻轻摇摆。忽然,他从空中俯冲而下,两腿连环交替踢出,空中落下的竹叶环绕在他的腿上,最后聚成一个小球状。落地后,他右手食指微屈,一指弹出,空中飞过的一只大雁哀嚎一声掉落下来。

林震南高兴的鼓掌:“好!好!看来平之已经将回风拂柳身法和旋风扫叶腿法以及弹指神通都练得大成!”

林平之开心的一笑:“爹爹和娘亲也不弱啊!你们都已经突破二流境界了吧?”

林震南不好意思的说:“你娘比我早,我是昨天才突破至二流境界的。”

“好!”林平之眼中的精光大盛,原著中林震南夫妇武功不入流,被青城派余沧海随便拿捏。而这一世,林平之早早的将桃花岛武功传于二人。如今他们已经是二流好手了,和余沧海相差不大。再过几年,他相信林震南夫妇还会有所突破的,嘿嘿到时候,余沧海再来,当他们面对一流高手的林震南时不知会是什么表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最强主神统治第八章

    【……昨日于东京市内静冈县上秣街区附近某巷墙壁中发现英雄“巨力侠”的尸体,死者死状惨烈,全身共解剖出1079枚断刀片,已无法判断死亡时间。据其死状目前猜测为曾有多次类似杀人记录、迄今仍未被捕的“杀人鬼”所为。经过警方与众多英雄的共同排查下于静冈县海滨公园附近找到“杀人鬼”留下的“杀人预告”,即:由1

  • 仙侠,最强掌门系统在线阅读第7章

    晴子南赶忙离开陈易萧的宅邸附近,他跑了很远回头观望,发现陈乐湛并没有追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曾多次以不同的面貌来两仪宗,每次都被陈乐湛发现,无语的是,每当陈乐湛问他是谁的时候,他都说自己是晴子南。他停下身找到一棵树,背靠着坐了下来,把脸上冒出了冷汗擦去,他半年前曾来过,那次被陈乐湛发现,还被狠揍了

  • 我媳妇儿又梦游了在线阅读第三章

    学校的宿舍是按第二性别分开,他们在四楼,四个人一间,有单独的洗漱地方,不大,他们宿舍除了他和唐洛,还有两个,一个是他们班的,吕邱,一个是三班的方家棋,都是Alpha。吃完饭,裴景又出了一身的汗,收拾了一下就进卫生间准备洗澡。唐洛把垃圾扔了,打开窗户散味,见里面一直没动静,奇怪的问,“水怎么样?热不热

  • 无上玄皇在线阅读惩治荒唐镜【新书开更,打滚求收藏求掌声求一切】

    第7章惩治荒唐镜周星星大马金刀的坐在公堂之上,听完一群衙役喊过堂威之后,拿起惊堂木重重的拍了一下。啪——“大胆方唐镜,见到本官为何不跪?”尖嘴猴腮的方唐镜阴阴一笑,只是微微躬身道:“不才方唐镜,乃前科举人,按例是不需要跪的。”“大胆!你这个刁民方唐镜,本官早就听闻你专门扶强除弱雪中送屎,老实说早就想

  • 起源圣兽第6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就是开学的日子。炎热的夏日还没完全过去,看似漫长实则转瞬即逝的假期已经悄悄收了尾,被放出学校这座象牙塔出去胡作非为的祖国的仙人掌们一个个唉声叹气的赶回学校。在教室里各尽所能的倾情上演了一部部的当代题材大片。这些大片分别是——励志剧:《一夜做完所有的暑假作业》悬疑剧:《我的作业去哪里了》侦探剧:

  • 黑騎士正义之剑在线阅读第7章

    暑假正式开始的第一个下午。柯妍还有秦涵强行送的半天假期。两人在枫林路吃了顿午餐,许星衍送她回宿舍睡觉。车里开着空调,柯妍窝在副驾上补眠。许星衍夜里等她的时候睡过一觉,倒没有她那么困。时不时趁红绿灯侧过头看副驾上睡着的人。蜷缩着四肢,看起来就很软很小的手垫在脸下,嘴唇微微吐吸。像只猫。许星衍舔了舔嘴唇

  • 极品剑师第4章在线阅读

    “富兰,一大早的,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呀?!搬家么?!”小滴坐在富兰克林的肩上,歪着头询问正在疾驰中的他。“不是告诉你我们今天要去见一个人嘛。”富兰克林对于小滴的记性已经绝望了,但是他还是认真的回了话。“是谁呀?”“库洛洛,我们将来的伙伴。昨天答应入伙的。还有小滴待会见到面你可不要乱说话,嫌别人脏之类的

  • 从仙武世界归来的好人在线阅读第四章

    王超心里也是紧张的要命。蛇,他倒是没有什么可怕的,可是能分身成这么多小虫子的诡异东西,王超跟所有人面对未知的时候一样,心里也是有些恐惧的。好在,他手里有着系统送的万能腕表。看着这群小虫子暂时对自己没有威胁,王超赶紧低头看向腕表反映出来资料来。迅速读完关于这个东西的资料后,王超长舒了一口气,身心放松了

  • [刀剑乱舞+剑三]抄写并背诵全文之第九章

    慕梓悦一时有些语塞,可能是性格使然,她从小跳脱飞扬,和同胞兄长南辕北辙,夏云钦自幼生长在深宫,性格敏感内敛,她见不得一个好好的小孩子便成这副阴暗胆小的模样,也不管老广安王整日耳提面命,总是逮着机会就伙同兄长把夏云钦往外带,一段日子下来,夏云钦的性子总算有些随了她,日益开朗了起来。自从夏云钦登基以后,

  • 灼灯第六章在线阅读

    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君水益/文热搜?什么热搜?!周显继续道:“以后有什么事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不!张博文那边我去替你谈,没理由我家艺人在他剧组受伤,他就这么打发我们……”苏乔闻言心一紧,连一开始明明是对方没接电话的事都忘了计较,“周哥,你想做什么?这跟张导演没什么关系。”“怎么没关系?这是他的剧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