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一世修仙录在线阅读第2章

2021/6/11 4:56:17 作者:木君兮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世修仙录
一世修仙录
作者:木君兮来源:纵横中文网
身怀绝世道典,却被拒于宗门之外,遭受冷眼,落魄归家,却又遭逢变故,为救家人,习得绝世医术,修逆天之力,那些曾经看不起他的宗门,将会怎样面对一切?一个被遗忘的人,将会从地狱中走来,云轩又将怎样打破平静,君临天下。神秘道典让他一世化三生,身负天命,却又不屈于天命,我不是神,但吾会选择最好的活着,为她,他舍弃三世修为,只为一份执爱,一个世界,三个强者的他,接下来又将怎么睥睨天下,走向巅峰……吾得道只修一世。

夜渐深,忽然刮起了一阵狂风,惊醒了靠在树下假寐的何易。

此时,除了负责守夜的几人之外,大伙都挤在篝火周围抱团取暖,休息的休息,睡觉的睡觉,有几名士卒架起了一口大锅,将冰雪丢进锅里煮沸,以饮用驱寒。

虽然这些士卒的兵刃都经由仙人法术的开光加持,威力强大,但那只是为了威慑囚犯,防止发生暴乱,并不代表这些士卒的真正实力。

肉体凡胎,始终无法凭借自身来抵御这般严寒。

“巡夜的,别乱跑了,今夜风大,都好好休息一番吧!已经是最后一天了,过了今夜,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一名军官将守夜的人喊了回来,递上一碗热水。

“可是...这些犯人要是逃跑怎么办?”巡夜人看了看周围,忍不住问道。

天寒地冻,他们的手脚早就被冻得麻木不已,若不是怕有囚犯逃跑,鬼才愿意继续巡逻。

“跑?哼哼,都这个时候了,食物又全都在我们手里,傻子才会逃跑,除非想饿死荒野。”

“也对......”

士卒们对于囚犯的警惕似乎放松了。何易在旁默默的观察着,待那些军士进入帐篷,便起身爬上一颗枯树,嗅着风吹来的气味,隐隐散发着腥臭的味道。

这一阵风越来越大,似乎可以听到远方有不知名的巨兽在怒吼。

屏息凝神,竖起耳朵仔细又听了一阵,又朝着囚犯聚拢的方向看了一眼,何易心中便有了些定夺。

略作犹豫,何易便从树上跳了下来,拿起一支火把,钻入临近的一条小路,身影很快淹没在无际的黑暗中,只有那一小点红色的星火,像是黑夜的独眸。

“大哥,那小子似乎要逃了。”

“跟上去!这种不听话的歪苗,决不能留!”

与此同时,一堆若隐若现的篝火旁,那名大哥与自己的两个小弟使了个眼色,三人同时起身,悄然尾随在何易身后,钻入了那条漆黑的小路。

......

风越来越大,黑云翻滚,天边似有雷电闪烁。

何易艰难行走在荒芜的大地上,大风刮的衣衫猎猎作响。

狂发飞舞,衣衫翻转,似要与天争斗。

“吼!”

远方那巨兽的声音又清晰了几分,夹杂着些许愤怒与焦虑,紧接着,越发凌烈的寒冷气息在何易的耳边扑打,几乎要将血液凝结。

那是......

雪兽玄冥!

何易脑海中蓦然跳出这四个字。

居然是雪兽玄冥!

古语有云:“若乃严冬惨切,寒气凌冽,不周来风,玄冥掌雪。”这句话中便提到了两种传说中强大的妖兽——不周与玄冥。

玄冥自冰雪氤氲中孕育,天生可操纵冰雪,所及之处,千里冰封,万载严寒。

何易曾从一部古籍中了解过,这雪兽全身皆是无价的宝贝,皮毛可以抵御五行,血肉可以让人洗髓,筋骨能够做成法宝,至于内丹,若让外面那些仙人拿去炼化,可以瞬间提升上千年甚至上万年的修为。

“看来,所谓的战场不过是个幌子,那些士卒让囚犯来到这里,或许就是为了寻找雪兽的踪迹......”

雪兽玄冥!

何易原本如一潭死水的眼眸里,骤然迸射出一抹狂热的色彩,随即便又黯淡了下去。

“想太多了,这样恐怖的存在,并不是自己所能掌控的...当务之急,还是先解决了眼下的危机。”何易叹息了一声,从怀中取出两根早已削好的尖锐木刺,躲到一块巨石旁,而后将火把狠狠的按进了雪堆中。

黑夜的眸,熄灭了。

风啸声中,只有一个孤独的猎人,紧紧握着手中的木刺,静候猎物的到来。

“大哥,那小子的火把灭了,怎么办?还要不要跟上去?”眼见火光熄灭,跟着何易的三人一时间失去了目标,不知该如何是好。

夜色太浓,虽然有淡薄的月光,视线的可见度仍旧不足半丈远。

那大哥脸上阴晴不定,听着耳边凄厉的风声与隐约的兽吼,心里打了退堂鼓,但如果就此退却,又怕失了面子,有损大哥的身份。

仔细想了片刻,那大哥却终究还是抹不开面子,咬牙说道:“跟了这么久,想来也差不多了,风声这么大,完全能隐藏住声音,现在杀了那小子,绝不会被军官们发现!”

“就这么办!”

打定主意,三人飞快的朝着火把熄灭的方向冲过去。

“吼!”

轰隆隆…

苍穹似乎裂开一道缝隙,黑色的残云迸发出一道巨大的闪电,将整片天际映照成了白昼。

雷霆之势,犹如神罚降临,天地间充斥着一片肃杀之意。

这闪电威慑不小,将三人吓了一跳,呆呆的愣在原地。

便在雷光闪现的瞬间,旁侧的巨石上忽然多出一个纤弱的影子,恍如鬼魅般,双手各持一把尖锐的木刺,从那巨石上一跃而下。

雷光将他的脸庞映照成惨白的颜色,嘴角微微扬起的弧度更显诡异。

“噗嗤”

“噗嗤”

这是那两个跟班第一次看到何易的脸上出现表情,而后,两支木刺便深深的扎进了他们的喉咙里,连一声悲吼都没有发出,便轰然倒地。

这一切发生的十分突然,在击杀两人后,何易没有任何停顿,从腰间取出匕首,闪电般扑向仅余的那名大哥。

“装神弄鬼!”那大哥眼见两名跟班毙命,先是惊恐,待看清下手的人是何易之后,又变得怒不可遏,迅速取出武器抵挡反击。

锵!

火花迸射!

二人短兵相接,银光短暂的交织片刻,骤而分开,不过刹那时间,便过了数招。

待各自稳住身形,那大哥脖颈处多出一道浅浅的血痕,而何易,右肩被那大哥击了一掌,受力处一片青肿,疼痛难当。

“嘿嘿,差一点就被你一剑封喉了,不过可惜...”那大哥黑着脸,抹了一把脖颈处溢出的血渍,随后伸出舌头舔了舔,残忍的说道:“可惜你右臂中了老子一掌,还拿得起兵器吗?”

“你大可一试。”何易淡然说道。

“哼,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锵!

当!

方才承受的那一掌,确实对何易右臂的行动造成了一定的不便。他再与那大哥硬拼了几招,只觉得右臂发麻,使不上力气,略微一动,便疼的厉害。

何易不得已虚晃一招,以匕首刺向那大哥的双眼,待对方侧身躲避时,骤而向后跃起,主动退出了战圈。

“嘿嘿,这就不行了吗?我还道有多少斤两,原来也不过如此!胆敢杀人,难道不怕那些官老爷将你就地正法?”一番试探性的交手过后,这大哥几乎试出了何易的深浅,知己知彼后,反而不那么着急杀掉何易了。

何易以左手持刃,讥讽道:“如此说来,你们跟踪我到这里,仅仅是为了劝我回去?”

“说的没错!”那大哥嘿嘿一笑,自顾的说道:“我起夜时发现你准备逃跑,便上前阻止,没想到你非但不知悔改,还下狠手杀了人...这样就算我杀了你,那些官老爷也不会多说什么。”

“你杀不了我。”何易平静的说道。

“哼!我刚才只是随意出手,尚未施展本领,而你却已经用出了全力!”那大哥对于自己的身手很是自信。

“......”何易点了点头,并没有反驳。

这个大哥也确实有些手上功夫,自己趁着夜色与惊雷出手偷袭,有心算无心,但仍旧没有一鼓作气击杀对方。

而且他入狱多年,受阴秽之气侵蚀,身体本就差的很,现在又被对方伤了右臂,若继续硬拼下去的话,胜算确实不大。

“但你仍旧杀不了我。”何易说道。

“你!你凭什么这么说?”

“你怎么知道,我就没留后手?”何易微微笑了笑,颇是自信。

“那就让我看看!”那大哥脸上并没有多余的神色,似乎并不相信何易所说,出招更为迅速,一刀双影,疾如电掣。

便在这时,何易手腕急动,猛地将匕首飞掷出去,射向对方的面门。

夜色太深,那大哥循声望去,只能听声,却不可见物。他不敢硬接,只得抽身躲闪。

一道银芒自那大哥侧身掠过,最终噗地一声,没入了后方的黑暗之中。

“这次你连兵器都没了,我看你还能有什么后手!”那大哥笑容残忍,一步步向前逼近。

听到那大哥的话,何易缓缓闭上眼睛,似乎认命了一般。

他将左手放在脖颈处,缓缓握住那条挂有纯黑与猩红二色珠子的项坠,而后猛地向外一拉,其中那颗红珠便脱离了绳坠的束缚,落入何易的掌心。

忽然,风更盛了。

被何易掌中的红珠所吸引,数道烈风渐渐在那里汇聚起来,在何易的指缝之间,隐约有着一道道红色光芒,随着烈风自如流转。

虽然暗淡,但在这漆黑的夜里,却是那般清晰醒目。

那大哥见状,表情骤然变得凝重。

若是凡物,自然不可能无故绽放华光,出现这种情形,仅有一种情况可以解释。

那小子手里捏着的,极有可能是一件——法宝!

仙人的法宝!

凝重的目光急骤变得热切而贪婪,而后,那大哥骤然出手,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何易!

他要将这东西抢过来!

便在这时,何易动了。

“杀!”

仅一个杀字,从他口中吐出,那溢出的红芒也忽地增加了几分夺目的光辉。

何易的声音并不算洪亮,但落在那大哥的耳中,却犹如九天彻响的穿耳魔音。

那大哥忽地怔在了原地,心念似乎被某种力量卷入了幻觉之中,他的眼中满是恐惧与不可思议,他的身体不停的颤栗着。

他看到了什么?

在他的面前,夕阳如血,残照大地,尸积遍野,血流川原。

在他的眼中,无数身披盔甲的半腐之尸从地上爬了起来,空洞的死人眼直勾勾盯着她,十分瘆人。

乱尸堆中,何易大步走来,表情狰狞,五官扭曲,浑身披满鲜血,如同恶魔临世一般,血红的双眼紧盯着他,正将手中的长剑缓缓的,一寸寸扎入他的心脏...

“啊——”

那大哥怪叫一声,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吼!!!”

便在这时,一声惊天兽吼,犹如雷钧,响彻九天。

这一声吼,直贯那大哥双耳,一缕缕神秘的红芒,也在这声巨吼的威慑之下,悄然退散。

也在这个时候,幻象尽皆破灭,眼前的一切又重新恢复正常。

何易见状,回头看了一眼远处那个巨大的兽影,暗道一声失算,便收起项坠上的红珠,猛地向后方的黑暗中窜去。

“妈的,敢对老子使用妖法?别想跑!”大哥低声叫骂了一句,刚想要追,地面却骤然开始剧烈的颤动。

远方,月笼黑雾中,一个山岳般的庞大幽影,在远方若隐若现,昂首向天,发出狂怒的咆哮。

“我的天…这是、这是什么鬼东西?”那大哥被远方的巨大黑影深深震撼,声音里带着恐惧与颤抖,脸色也是一阵红一阵白。

虽说贪图何易手中的宝贝,但经此变故之后,他无论如何,也不敢再往前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我做小说家的那些日子在线阅读第4章

    “扣扣..”陆家一阵敲门声传来。陆妈妈把门打开,就看见李晓枫背个小书包立立整整的站在门外“阿姨好,我来接琳琳上学。”说着还露出两颗小虎牙,笑得陆妈妈那个稀罕啊。李晓枫心里早就打着主意讨好陆妈妈了,开玩笑,这可是咱未来丈母娘,她不点头小陆琳也就飞了。“哎,琳琳!晓枫姐姐来找你了。快点儿。”陆妈妈喊着陆

  • 幻想曲:重生丫头撞校草在线阅读寻一个长生路

    夜晚,漆黑的天空挂着几颗闪烁的星星,如黑布上镶嵌的钻石。孤独的月辉洒落人间,照亮夜晚赶路人。白日热闹的天井镇也随着黑夜到来也安静了许多。微风扶着站在屋顶上的沈清文,他身旁站的是顾胜王。“你死的消息已经发布一个月了,但那边依旧不打算放弃。”顾胜王面无表情的道,他袖手盘腿坐在屋顶上,好不悠闲,“徒儿,你

  • 无怨天下第六章在线阅读

    黑手党聚会后接下几天,克里斯汀娜带着彭格列众人参观巴勒莫。从那些记不住名字的教堂,到看舞台剧,再走过很多博物馆,不懂得丝毫意大利语的京子小春也玩得不亦乐乎。特别是在逛街的时候,看起来一脸淡定冷静的卡尔杜奇大小姐或者碧洋琪,眼睛也瞬间变得闪亮亮。——那是男人的地狱,无误!四个少女体力像是毫无止境地试穿

  • 玄道之门在线阅读第4章

    这个人唐霖认识,是圣魂村的村长老杰克。“小三,小霖来,让爷爷看看。”老杰克向唐三挥了挥手。这位村长是个老好人,村里的人都很尊敬他,早几年,唐三家最困难的时候,他没少送吃的过来。“杰克爷爷,您好。”唐三走到老杰克面前,恭敬的向他行礼。对于对自己好的人,唐三都会铭记于心。至于唐霖,哥哥干什么他都会勉强跟

  • 校花的贴身极品高手在线阅读第八章

    蓬头人继续漫无目的游荡在林间小道上,溪水中忽现的那张脸贴着地表紧紧跟随在他后边。此时前方走来一名女子,大概二十左右的年纪,身材婀娜,模样俊俏,一身雪白的衣服一尘不染。后背背着一把宝剑,闪耀着五彩的光芒。蓬头人躲都不躲直接朝着姑娘就撞了上去,幸亏女孩躲得及时,不然就被蓬头人撞倒在地了。白衣女孩也不是善

  • 念浮游在线阅读第七章

    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那万仞云端,昆仑虚上的九重玉楼,是再也回不去了。咒世主和凯旋侯对寒烟翠的武学进度痛心疾首。因为寒烟翠的进境确实慢如蜗牛,在火宅佛狱,大家不会因为你是王女就对你恭敬,这里信奉谁的拳头大谁才能得到敬重,所以寒烟翠愈发习惯于收到冷嘲热讽与白眼。寒烟翠自己也不想的,她

  • 被一只猫碰瓷之后之男公关部(二)(5)

    正沉浸在微妙的气愤中的幸村精市没有想到须王琉是这个反应,一愣:“……为什么这么问,阿琉?”“不二前辈在设定里明明比我矮,除非作者给他开挂,不然他是不可能如此轻易地就摸到了我的头的。”——FROM:172cm的须王琉。(前方174cm的不二周助向来无懈可击的微笑不知为何,突然停滞了一下。)而且……她明

  • 我的青春期之大智若愚前提 作者的话

    敬爱的读者,大家好,我是木之心林。这本书是我的童年回忆,里面的每一个人物与我都有特别的意义,我和他们的感情异常深厚,因为彼此的童年时光皆被对方占据,那六年无忧无虑的欢乐记忆永远留在回忆里,深深地刻进骨髓里,成为我们身体的一部分。这本书里的人物非常多,并且关系复杂,这些都是我和他们一起讨论过的,在不改

  • 世界树之愿在线阅读第1章

    第一章清晨的山林间浮着一层薄雾,院子门前的竹林随着晨风“窸窸窣窣”晃动,小鸟叽叽喳喳叫着落到地上啄草吃,一片生机盎然。贺兰君捧着一只盆子,到屋后头给鸡喂饭。两只老母鸡和一只公鸡扑着翅膀围上来,一点儿也不怕人,伸着脖子眼巴巴地望着她的手。贺兰君一边抓谷子撒到饭盆里一边说:“别急别急,不会饿着你们的!”

  • 学霸她过分迷人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3章麻瓜界一日游里德尔见斯内普脸色不好看,不由扬起嘴角。“这么说,卢修斯的小孙子真是个麻瓜,还真是贵族巫师里的另类。”斯内普不高兴的瞪视着里德尔,“收起你那幸灾乐祸的嘴脸。”典型的只许他幸灾乐祸,不许里德尔幸灾乐祸。没错,就是这么别扭的护短。“好,我不嘲笑他们还不行吗?”里德尔把下巴放到斯内普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