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尔嫣以宸在线阅读第2章

2021/6/11 4:28:21 作者:麟零壹 来源:17K小说网
尔嫣以宸
尔嫣以宸
作者:麟零壹来源:17K小说网
一直想用文字把自己生活中的遗憾填补起来,把生活中一些珍贵的记忆记录下来。我想在合适的年龄谈一场不分手的恋爱,是的,尔嫣和以宸谈了一场不分手的恋爱,没有虐,只有淡淡的温馨,细水长流。文中的配角都性格鲜明,各自演绎着自己的故事。

费汉看着孟娜这种少有的目光沉吟着说:“孟娜,你在想什么呢?”

孟娜的心中,此时只要那只受了惊的狂嘶着在大yin山下驰向远方去的大白马。湖中的碧波在慢慢地ni喃着春之三月,花圃里的花香甜丝丝的芳香宜人,一对恋人的淡淡的背影在小路的尽头悄悄地消失。

在费汉的召唤下,孟娜心中的那匹大白马好象越来越远。

孟娜侧转身,好象生怕大白马消失似的,两眼深情地望着费汉,一头重重地扑在费汉的怀里,渴羡已久的zui唇微微地翘起。

费汉慢慢地低下头,望着孟娜那双水水淋淋的大眼睛,两双早已期盼的zui唇久久地吻在一起。

新开辟的奥尔渡假村沉浸在甜甜的静穆中,就在这时,在花圃的左前方,方方的凉亭下,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靓女注目良久后,飘渺的身影悠忽地消失进柳林的深处。

三月春天的阳光分外温暖,但是此时,在南江市的大街上,在一个靓女的眼中,阳光特别忧郁。

从西部奥尔渡假村通往市内的公共汽车上下来,急急地走在大街上。

她叫叶文玲,窈窕的身材并没有显示她少女应有的天真气质,本没有沾满尘埃的脸好象灰尘满面,一脸苍白。唇膏涂得很好的芳唇,漂亮整齐的柳叶眉和她的脸色并不相称。

不一会儿,叶文玲转过正在维修的市内破烂不堪的九龙宫,走向宫殿后面公司自己的宿舍。

摘下墨镜,叫紧牙关砰地一下推开自己的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双眼直直地盯着墙壁。

大约几分钟后,叶文玲从沙发上猛地跳起来,一下扑到chuang上,撕心裂肺地大哭起来。

此时恨不得撞在chuang头上碰死,双手死命地扑打着chuang垫。

在奥尔渡假村里,叶文玲看见费汉和梦娜坐在长椅上相互拥抱着长长地接吻。她感觉得世界的末日到了,天旋地转,什么都没有了。

叶文玲气极地从凉亭跑向杨树林,娇喘的身体几乎站立不住。

叶文玲满含着眼泪和悲伤,从奥尔渡假村回来,几乎痛不欲生。她觉得费汉彻底地抛弃了她。

沪大初夏的夜晚甜蜜动人。在沪大校园附近的伊甸园旅馆里,气喘的费汉正卧在叶文玲身上。炯炯有神的大眼如痴如梦地看着叶文玲……。

沪城的夜静静的,叶文玲和费汉早已进入了梦乡。

时间象魔鬼似的,一下把漆黑的夜的手心翻过来,于是清晨就来临了。

第二天清晨,在叽叽喳喳的清脆的鸟语声中,叶文玲和费汉一起醒来。他们好奇地各自探视了对方的身体,在晨光中穿上衣服,回沪大了。

叶文玲去上课了,费汉则在寝室里休息了一整天。讲台上,教授充满JiQing的讲解她一句也听不进去,只看见教授宽宽的眼镜架,不时上下挥舞着的手臂。她还甜蜜的沉醉在昨晚伊甸园神秘的梦境里。她想着费汉,想着他们的恋爱,想着他们偷食**……

此后,叶文玲又和费汉偷偷地相约,大家都流着眼泪信誓旦旦的山盟海誓。

也就在那一期,叶文玲和费汉毕业了。

在毕业时,也不知怎的,费汉有意地躲避她。他甚至隐瞒了自己毕业后的去向,一个人偷偷地来到了南江市。

叶文玲经过几多周折多方面打听,才尾随地来到这里。一面在公司里委屈地做小秘的工作,一面监视他。

在南江市,这两年来,费汉的一举一动都在叶文玲的眼里。在大yin山下,叶文玲偷偷地躲在牧民中,看见费汉勇敢地救孟娜,一面为他临危不惧的精神所打动,在灵魂深处,她更加一层地爱他,一面又为他们的爱情担忧。

今天在奥尔渡假村里,叶文玲看见费汉和孟娜激动地拥抱,长长的qin吻,她知道费汉彻底地抛弃了她,他们的爱情彻底地完了。

叶文玲泪眼朦胧的从chuang上坐了起来,她好象从爱的无底的死亡深渊来到尘世,看到房间里的一切。

那里,墙上有费汉买给她的她常拉的小提琴,大熊猫壁毯画,书架上有他送她的一大摞一大摞的书。电视机旁边,供放着费汉买给她的安琪儿。

奥尔渡假村碧波荡漾的湖水ni喃着蜜意。费汉和孟娜走在下午温和的阳光中。

天,蓝蓝的天,费汉觉得此时的苍穹是这样辽阔无际。天上没有云,连一朵白云也没有。耳边树林里的鸟叫的那么清脆,他好象从一个梦魇中醒来。

这个梦魇两年多来一直ChanRao着他,使他睡不安寝,坐不安身。他象一个小偷贼子似的,一直在这个梦魇中生活。

他想方设法地躲避它,逃避它,但始终不能。自从他和叶文玲从恋爱到偷食**以来。这个梦魇就一直ChanRao着他。

他觉得他是亵渎了上帝,是灵魂的坠落,应该遭到良心的谴责。

费汉和孟娜激动地从奥尔渡假村出来,孟娜酡红的瓜子脸映衬着她靓女特有的窈窕的硕长身材,这时孟娜显得更加美丽了。

费汉和孟娜驾着摩托车驶回市区,天已经渐渐黑下来,她和费汉在南江市繁华的特普购物中心前依依惜别。

费汉回到自己的宿舍,一头栽在chuang上,就呼呼地进入了梦乡。

南江市的夜,灯火辉煌的南江市夜生活是那样喧嚣,但是全市最高的福摩大厦载着费汉航行在灯火朦胧中,睡意正酣。

费汉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清晨了。他一下拉开窗帘,天,蓝蓝的天,费汉觉得此时的苍穹是这样辽阔无际。

天上没有云,连一朵白云也没有。他想着孟娜诱ren的窈窕的身资,和她长长的拥抱,甜甜的qin吻。耳边好象还清脆的响着奥尔渡假村里的鸟叫。

和文玲初次偷食**后,他准备想拒绝她。但他经受不住文玲那充满ròu欲的YouHuo,一次次地沉入爱的欲河,良心的苦海中。

他拼命地逃避她。

自到南江市,他就极力地寻求心灵的解脱,良心的答案。昨天,这个愿望终于由孟娜给他实现了。他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那个梦魇终于地走了。他想:这也许真是老天爷作崇。想到这里,想到孟娜的酡红的脸,他内心里浮出又一片真实的感情,他太爱孟娜了。

清晨,文玲从chuang上下来,泪痕满面的,她靓女特有的RuFang一颠一颠的。

她恨费汉,两年多来,她一直跟着他。她有时觉得她能把费汉撕来吃了似的,但她不敢靠近他,她被费汉的一种心灵潜意识所震慑,只好偷偷地尾随他,偷偷地监视他。

她本想现在就一下暴露在费汉的眼前,爱他,占yǒu他,夺回她应有的爱,但她不敢,她也不能。

叶文玲什么也不想了,她什么也不愿想了。经过昨天和整个一夜感情地折磨,她现在内心空虚,脸色苍白。

她本想还象往常一样,提前到福摩大厦前,看看有没有《南江日报》外出的采访车,车上有没有坐着费汉或费汉骑自行车、徒步出去采访,尤其是看费汉身边有没有女友,以至确定是否跟踪他。

然后到离大厦不远的街边面食店吃早餐,确定是否回自己的公司去。

她现在什么也不想了。

她现在有的只是想摆脱眼前的一切,以求得心灵的平安,内心]的平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猎心之八九五七(10)

    杜子风他们身穿的“病服”上都有属于每个人自己的代号,杜子风的自然就是九五二七,而现在躺在那张金属躺椅上的人,虽然杜子风看不见他的面孔,但却能够看清他衣服上的代号——八九五七。显然这个人的身份与杜子风是一样的,只是杜子风并不知道他正在接受的是哪项实验,杜子风只看见八九五七现在正全身抽搐,看上去十分的痛

  •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在线阅读第六章

    杨过回到家中。坐在床上,呼出系统。准备再度强化一波。四个选项现在只有装备面板是黯淡的,其他三个都亮了起来。属性面板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杨过点开技能面板。【经验:120传承英雄:无间傀儡——元歌英雄等级:一级(0/100)(+)英雄技能:秘术·操控(被动):略秘术·影(一级):略秘术·纸雏鸾(未解锁)秘

  • 小甜心在线阅读第2章

    景渊的桃花眼里闪过一丝惊艳,却又觉得本该如此。睁开双眼后,床上的小人儿实在太能激起男性的保护欲了,巴掌大的小脸儿,白玉般的肤色,如深海般的眸色,清澈的眼神,雾蒙蒙的,像一只小鹿,闯进了大灰狼先生的庄园。这是于婉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之前的几天里,原来的于婉惊吓过度,加之体弱,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男人身

  • 糖醋总裁尝尝鲜婚姻与家庭

    婚姻和家庭是女人的世袭领地,在这里,女性的意志占据了统治地位。一个家庭,无论它的总体特征还是它所表现出来的行为方式,都是倾向于女性化的。女人是家里的一道风景线,她决定着一个家庭的风格和品味。如何经营好自己的婚姻,成了每个已婚女人必须面临的棘手的问题。婚后的梅子同样也要面对这样的状况。她一方面要面对生

  • 给我少一点的情敌在线阅读大胜

    无球挡拆,是作为掩护无球人摆脱防守人获得接球空间甚至是投篮空间常用的跑位战术。三井寿这个时候提出来使用这个,无非就是想让自己更好的有投篮空间罢了。既然已经有了无限开火权,自己干嘛矫情,他今天,还就是巅峰科比了!一对一持球进攻无疑是最耗费体力的一种进攻防守,投篮也就算了,突破进去还要面对协防。三井寿如

  • 末世吃货生存手札第九章在线阅读

    蔡美凤不愿出钱,却又不愿当众承认自己不是艾夫人,纠结了半天,碍于面子,最终还是跟着服务员去把帐结了。一顿饭居然要九千块,帐单上写的燕窝鲍鱼什么的,她刚才在房间明明没看到,服务员却说她进去之前就已经吃完撤下去了。这让她更加气恼,那么多好东西,她一口都没吃成,却还要负责结账,真是太憋屈了!还好昨天刚从艾

  • 骗婚总裁,走着瞧在线阅读第10节

    佩服之余陈雨然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似的:“秦溪!你们离婚难道萧木没有给你钱么?”为什么还要卖房子,知不知道这样很不划算?眼见着话题又回到了钱上,秦溪苦笑:“雨然,萧木有一个助手名叫钱宇,moneyrain,你真的不要考虑和他换一下姓名么?”陈雨然抿紧了嘴唇,歪斜着脑袋,目光里全是愤然:“秦溪!我

  • [知否]齐家有媳初长成之的船卖不卖?(新书求收藏)(3)

    看了看桌子上那把拇指长的铅笔刀,再看死侍手中那两把一米多长,散发着寒光的武士刀,大汉懵了,路人也懵了!铺垫了这么多,合着你还是想捅死他?你她妈这是诈骗啊!人家拿铅笔刀划你一道,你拿西瓜刀追着人家砍?究竟是有多不要脸的人才能想到这个套路啊!“来自雷纳德负能量点+999”“来自山村平负能量点+699”“

  • 顾芷和总裁的甜蜜之旅之呆兽的宝藏

    其次,拓印元术的成功率低的可怕。有些人冲破了桎枵,却一辈子无法拓印元术,永远停留在了元术士学徒。元兽晶核是难得的宝贝,用来交换一瓶微型体力恢复药剂,价值相差无几。这颗黄铜色的圆形晶核内,有一颗五角星图案,鲁季宝到手的时候,已经用“大数据师”分析过了,正是蛮牛唯一的元术“冲撞”。冲撞,横冲直撞,撞击对

  • 恶魔总裁的甜心娇妻之人蛹(7)

    姚大小姐难得的乖巧,让我和黄三相视一笑。“嘶!”腰间的痛感让我以为嘴上长刀子的飞虫又回来了,回头一看,姚芊的手拧住了我腰上的软肉。“邢万山,你俩笑什么!”姚芊气呼呼地说道。我捏住姚芊的手腕,悲愤欲绝,“他也笑了,你拧他啊!”“哼!”姚芊抽回手,丢给我一个白眼。皮筏子逐渐靠近岸边,眼前的一幕让我们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