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豪门 > 正文

天逆邪君在线阅读第5节

2021/6/11 5:55:23 作者:羽毛白白 来源:3G小说网
天逆邪君
天逆邪君
作者:羽毛白白来源:3G小说网
万千世界,交织宇内,神仙妖魔,天地驰骋,为争亘古不灭的天道,无数修者亲赴战场,诸天动荡,谁掌沉浮?一个卑微的少年,在重生后对天长啸:“我不再是蚂蚁,我要做狂龙!”从此九天十地,一颗新星冉冉升起,天道在他脚下运转,众美在他身旁斗艳,此乃一代邪君的不朽传说!!【网编岁月明晨邀请驻站】!!!

真田弦一郎是在过了几天之后才把字帖送去书道社,以显得自己对这件事并不是多么迫切或是上心,结果,像是老天在故意作弄他一样,朝仓葵没有在场。后来,经过森下达也的解说,知道朝仓葵不是半途加入了书道社,只是因为某些需求,这段时间会花上一点时间在书道社练习。

「我祖父应该比较欣赏这样的。」

真田弦一郎的脑海忽地闪过昨□□仓葵说的这句话,随即同拉着他滔滔不绝的森下达也作了告辞。

走出书道社,真田弦一郎沿着小路回到教学楼。这个时间正是中午大家休息的时候,路过几个班级,到处可以看到趴在桌上午睡的学生。到了一年B组的教室,真田弦一郎正视前方的目光偏移了一个角度,但是,靠着窗户的位置没有那道他所熟悉的身影,倒是对上了角落里支着下巴在玩儿铅笔的仁王雅治看过来的视线。

仁王雅治很凑巧地和朝仓葵分在了一个班级,可是从开学到现在,真田弦一郎从来没有在他口中听到过朝仓葵的名字。

这样也好,真田弦一郎默默地转回到前方。

回到一年E组的教室,幸村精市站在走廊外面,背靠着墙侧身和拿着纸笔的柳莲二说着什么,看到他走来,抬起头朝他一笑。真田弦一郎走过去,发现笔记本上记录的是网球部的一些训练问题。

“回来了?”

“啊。”

“我和精市在商量周末比赛的出场人选。”柳莲二将笔记翻到后面几页,“精市的想法和前面几场一样,还是想让三年级的前辈在决赛前能够多参加几场,你的意见呢,弦一郎?”

“我没什么意见。”不知道是不是国中最后那场比赛的失利,进入高中以后,网球部的人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幸村精市这位以前只求结果胜利的部长,在这方面变得温和了起来。真田弦一郎却清楚好友不过是放下了对胜利过于执着的一面。

柳莲二对他的反应没有意外,点点头又道:“那就还按上次的来?”

“就这样吧。”幸村精市一锤定音,“书道社那边最近很忙吗?”即使真田弦一郎去报道的时间经常选在网球部部活结束的时候,但以这两周的频率来说还是太频繁了一点,幸村精市自然感觉到里面的不同。

真田弦一郎被问得一怔,他不擅长撒谎也不想编造谎言去欺骗自己的好友,便选了一个事实做了模糊真相的回答:“没有,是森下前辈那里有点事需要帮忙。”

然而,真田弦一郎的细微变化还是被注意他的幸村精市捕捉到了,面上不动声色地接受了他这个解释,道:“这样啊,如果有需要我和柳的地方,不要客气。”

“我会的。”真田弦一郎暗暗松了口气,“我先去一趟老师那里。”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真田弦一郎走后,柳莲二问出了口。幸村精市留意到真田弦一郎的变化,柳莲二自然也留意到幸村精市的某些刻意。

“你认识一个……没什么。”说到一半,幸村精市放弃了让柳莲二去打探朝仓葵的资料,毕竟一切都是他的猜测,如果真的和那个女生有关,也不应该由他们这些无关的人去插手。“说起来,上次你推荐的那套数学题集挺不错的,还有别的推荐吗?”

“有。”

另一边,真田弦一郎敲响了教师办公室的门。得到允许后,推开门走了进去,并来到第一排的办公桌前,对其中一个戴眼镜的青年打了招呼:“上野老师。”

“啊,真田君。”上野明慢腾腾地给了他一个反应,接着,把桌面上的一叠练习本推给他,“把这些拿下去发了吧。”

真田弦一郎就把桌上的练习本捧到怀里,转身,角落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名字:“朝仓,数学上还要多努力啊,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不要怕不好意思,随时可以带着问题来找老师。”

真田弦一郎小幅度地往后面看过去一眼,朝仓葵低着脑袋,微微弯着腰的身体透出了一种苦恼又无奈的信息,脚下迈出去的步子不由慢了起来。

“我会努力的,老师,那我先回去了?”

“去吧。”

真田弦一郎在那一刻似乎听到了朝仓葵舒口气的声音,手上拧开门把。走到走廊,身后很快响起了朝仓葵的脚步声。

这时,从前面过来一个走路风风火火的女生,真田弦一郎因为分了一部分注意力给身后,两人擦身路过的时候,手上捧着的练习本有一半滑到了地上。

“同学,我有急事要去办公室,就不帮你捡了啊。”那女生匆匆扔下一句“抱歉”,就走得不见人影了。

真田弦一郎当然不会和一个女生计较,抱着剩下的本子蹲下,旁边却跟着蹲下了一个人。抬起眼,朝仓葵伸着那双好看的手把周围掉落的本子一一捡起。

捡完最后一本,朝仓葵后知后觉地发现她捡的是一沓数学练习本,于是,把本子递过去的时候忍不住皱了下鼻子,她刚刚才决定讨厌一切和数学有关的东西呢。

“谢谢。”

朝仓葵觉得对方的声音有点儿耳熟,但是她确定自己不认识E组的任何一个男生,可是,好像这张脸看起来也有点眼熟。“……哦,不客气。”算了,还有数学的试卷要改呢。

真田弦一郎望着再次把他当作陌生人看待的朝仓葵,莫名地滋生了一种无力。也许是上一次的面谈有了个不错的开头,明明早就习惯的事,偏偏有了不应该有的期待。

真田弦一郎腾出一只手,抬到额前才想起帽子被他放在课桌里,便又悻悻地放下。

朝仓葵一回头,看到的就是他伸出手又放下好像显得有些傻的行为,一瞬间,原本有些低落的心情一好,舒心的笑容就从脸上绽放,还朝注意到她的真田弦一郎眨了下眼,然后开开心心地回教室去了。

真田弦一郎则被她眨眼的俏皮举动愣在了原地,等回过神,已经站到了自己班级的门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阴间鬼王是我老公第四章在线阅读

    雷诺闻声看去,只见一个将近200斤的大肥婆,甩着泪水,一手提着鲜花,一手拿着扬声器,后边还跟着一个大爷!“这……”雷诺简直无语了,这肥婆倒是好说,可那大爷,估计能当这小鲜肉爷爷了吧,也追星么?只见那肥婆,横冲直撞,以摧枯拉朽之势,快步冲向栏杆儿,纵身跃起!咚!“啊!我日!”砰!!!结果肥婆没跳起来,

  • 玉梳逍遥传第四章

    道具组先到,小助理看见秋颜,就偷偷地把她拉到一边:“怎么又来了?”秋颜老老实实地:“我想跟着剧组拍戏。”“可是副导演已经说了不让你来……”小助理同情地看着她。秋颜握拳:“所以一定要感动副导演啊啊啊。”“那你加油。”小助理看见远远过来的另一辆车,指了指:“今天又要赶工期,大家要提前把东西准备好。你要是

  • 妖孽狂兵之暴露的马甲(6)

    复仇者大厦。现在已经是深夜,托尼还泡在他的实验室里继续着新战甲的研究。“sir”“贾维斯我现在不需要休息。”托尼继续着手上的研究头也没抬的回答。“sir迦勒底御主的身份查到了。”“什么?!”托尼立即放下手上的事情“查到什么了?”贾维斯把一张医院的体检表投影了出来。“这家医院刚进行系统升级将纸质的档案

  • 叶罗丽精灵梦之救赎在线阅读第9节

    九迎春节当日,天气晴好。南若凌晨三点便被宫人叫醒,为了典礼不迟到,他昨晚留宿在了宫里。一拽床头的摇绳,早已准备好的宫人们鱼贯而入。因今日要祭祀,必须沐浴熏体。其实他们从三日前就开始吃素禁酒,有妻妾的不能同房,其它娱乐活动也全部停止。南若不由想起了前世网上流传的仪式感。这够有仪式感了吧。四个太监伺候他

  • 第一氏族第二章在线阅读

    沈薇酒每日骑自行车绕着瓦伦西亚的海岸边绕一圈,咸湿的海风带着热度轻轻的拂过脸颊,吹起少女的长发,飘扬在空中。火红的长裙成为海岸线最美的景色。沈薇酒肤色白皙,一身红色长裙更显得娇艳,整个人就像是一朵刚刚绽放的娇花,甚至上面还有着摇摇欲坠的露珠。李星文也是来瓦伦西亚度假的,他一来就注意到沈薇酒了,她像是

  • 全息网游之出灵鹫宫红头绳

    青山村的灯火已经亮起,一个小小的身影焦急的在村口张望,浑然不知自己的小脸已经被冻得僵硬。“浅墨,我回来了!”远远的看见了熟悉的小屋和身影,连续在山中赶了一个多时辰山路的君墨寒,不知从哪里涌来的力量,飞奔到小小身影的旁边。“我说了,会回来的,你在家等着就行,外边多冷啊!”“哥,我不冷,在屋里我觉得心神

  • [猎人]流星物语在线阅读第3章

    “浪漫学院是什么样的学校?”吃饭途中,高尾突然好奇道。凌濑白想了想,她们浪漫学院的画风相比起充斥着严谨与古朴的秀德高校来说的确是挺清奇的。至少秀德不会有每天挣扎在迟到边缘和老师斗智斗勇的KY少女,也没有走到哪里都能引发血案的校园王子。社团也很正常,篮球豪门不是说说而已,训练之辛苦不难想象,而她们的王

  • 炎灵神传在线阅读第十节

    次日。颜小贝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在被窝里挪了挪身子,一个反身碰到了一个障碍物,她顿时清醒过来,睁大眼睛看着旁边。一个被厚厚的白色被单包裹起来背对着她的人……小贝顿时浑身一抖,急忙坐起来,却突然发现自己……没穿衣服!旁边的人似乎是被她的大动作给惊动了,缓缓翻了个身子,微微张开眼睛看她。“黎狐狸……”小贝

  • 相聚一刻即是永恒第八章

    这件事情的一开始真的是个巧合。草薙出云在收拾酒吧,他拿着抹布很认真地将吧台收拾干净之后,准备擦茶几就看到安娜靠在沙发上睡着了。这个姿势对于一个还在长身体的孩子来说绝对不怎么合适,但如果贸然喊醒那个孩子的话恐怕也不太好,这个一旦和安娜在一起就很容易进入傻爸爸模式的年轻店长一边小心翼翼地抱起她,一边顺手

  • 魂战天地之第八章

    三日后,天河。数不清的碎裂星光汇聚天际落入了天河,静玉踏入河中浅洼处,熠熠的星光悄悄地流淌,无声无息,四下里静谧无声。夜神领着小魇兽站在岸边,笑着看静玉在河中玩耍。“仙上不下来吗?光我一个人玩有什么意思?”哪有龙不亲水的呢?站在岸上笑得看起来像个宠爱女儿的老父亲。“静玉仙子唤我润玉就好。”夜神也走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