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回档1988第八章

2021/6/11 14:30:15 作者:爱看天 来源:晋江文学城
回档1988
回档1988
作者:爱看天来源:晋江文学城
米阳还完房贷的那天躺下睡了个踏实觉。醒过来之后发现房子没了、车没了、工作没了,存款也没了=口=!一对穿着老式军装的年轻夫妻还在摇着拨浪鼓逗他:“阳阳,开心吗?”米阳一点都不开心啊!!但是他连抗议都动不了,他现在被捆在一个襁褓里变成了一个婴儿。他回到了自己小时候。——————————————————————给点阳光就灿烂·受X洁癖霸道大少爷·攻竹马养成,从小绑定~童养媳一路养到自己家里去的故事→_→甜甜甜,恨不得一吨糖腌起来的那种甜文。【说明:受有个妹妹。】回档系列第二本:回档1995另外推荐《合

裴森榆就这么抱着裴炎炎,陪他从早上睡到了中午。

中午的时候裴炎炎才醒过来,那时他精神好了不少,说自己饿了想吃东西。

裴森榆就把赵之婷走之前准备好的粥拿出来热了热。因为自己也是从早到现在什么都没吃,他便和裴炎炎坐下一起吃了。裴炎炎说话时还带着浓浓的鼻音,双唇也没什么血色,可跟裴森榆面对面坐下一起吃饭的时候,脸上挂上了虚弱的笑容。

“笑什么?”裴森榆看着他这有气无力的笑容,还挺惊讶,“生病发烧了还很高兴?”

“因为哥哥回来陪我了啊。”裴炎炎平日里就不太喜欢喝清淡的粥,眼下也是慢吞吞地喝着。

“我不是经常回家吗,你别说的我好像很难得回来一样。”大概是兄弟之间的年龄差较大,裴炎炎又是从小就十分依赖裴森榆,因此裴森榆对裴炎炎总是充满了耐心。

“可以前你就住在这里啊。”裴炎炎嘟着嘴,“以前我放学回家就能看到你,现在就不行了,十天半月才能见到你一面。”

“我要上班工作。”

“我知道……”裴炎炎咳了几声,道,“所以当着妈妈的面我都不敢说,要是我说了,她肯定就觉得我不懂事……”

裴森榆无奈笑笑:“我知道你乖。”

裴炎炎用勺子戳戳碗,过了一会又问:“那你这次能不能在家里多待几天啊?”

“怎么了?”

裴炎炎说得犹犹豫豫:“……昨天晚上,我好像做了一个很可怕的噩梦,一个人有点不敢待在房间里了……”

“什么梦?”

“……我梦到一个很奇怪的人……来我房里,问了我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当时我感觉整个身子都像被浸在水里那么冷,想叫爸爸妈妈,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身体也很沉很重,我感觉那个人一直掐着我的脖子逼我回答什么……好可怕……”

“那是因为你发烧了。”裴森榆道,“早上我过来的时候可是听妈妈说你昨晚的哭声连他们房间都能听到,过去才发现你都已经烧迷糊了。”

“……那也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不然我怎么会好好的就发烧了呢?”

“妈妈说你昨天下午跟同学出去打球,回来的时候还赤膊在家里跑来跑去,她叫你赶紧去洗澡你还不去,非要站在冰箱前面喝冰水——是因为这样才会着凉的吧?”裴森榆瞥着他,“现在天气时热时冷的,本就容易感冒,也就只有你干得出这样的事情。”

“…………”裴炎炎没想到裴森榆会知道这些,一时反驳不出话来,失落地低着头,声音沙沙哑哑,“……那我都那么可怜了,你今晚就留下来呗……”

换了以前裴森榆应该大概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可现在不一样,家里多了一个白雨,裴森榆就很少独自在外过夜了。

看了眼时间,想到自己出门的时候白雨还在赌气不吃早饭,也不知道现在这个点白雨吃了午饭没有。

“你等下,我突然想起有件事还没交代,先去打个电话。”

“喔。”

裴森榆走到一边,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几声之后是保姆接的:“喂,您好?”

“是我。”

“……嗯,裴先生,怎么了吗?”

“白雨从房间里出来了没?”

“……没有呢,裴先生。”保姆道,“他把自己锁在屋里了,一上午都没声响,刚才我去叫,怎么都不肯开门。”

“……”裴森榆想了想,“那就随他吧,别去叫了,看他能把自己关到什么时候。”

“……啊?”

“就这么做吧。”

说完之后,裴森榆就挂了电话。

也是在那一刻,裴森榆决定今晚不回去了。他决定就让白雨一个人在家里待一夜,算是留作个教训,让他以后别再这么任性。

可白雨又怎么可能傻到真的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一上午呢。

裴森榆前脚踏出家门,白雨后脚就用窗户翻出去了。

他是猫,还是只小猫妖,他不是人,自然有能力去做到一些人类做不到的事情。

譬如说,翻窗这种低级到不能再低级的事。

还譬如说,在屋顶上飞来跳去这种只是有些耗费体力的小事。

再譬如说,神不知鬼不觉地从某家店里顺一些喝的,再从另一家店里偷一些吃的坏事。

白雨都不知道自己在外面瞎逛了多久,他只知道等他回神,太阳已经西下,气温降了不少。

蹲在马路边的红路灯下,他抬头,发现其实连自己是在哪里,他都已经不知道了。

这条嘈杂的街道,满是汽车嘀嘀的喇叭声,周围人大声说笑打闹的聊天声,以及各类店家声响巨大的音乐声或广告声,扰得白雨都没有办法好好静下来。

虽然与裴森榆再无联系,但他们对这件事情的处理方式却还挺相似,就是白雨心里决定的方式比裴森榆的还狠了些——裴森榆只是决定一晚不回家,可白雨却是决定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裴森榆了。

不过遗憾的是,就目前的白雨而言,除了裴森榆那里,的确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

这个认知让白雨感觉很受伤,因此他就更不想低头,发誓这次要坚持到底。

白雨沿着可前行的路漫无目的地走,心里思考着晚饭该去哪里解决才好的时候,却抬头看到了一家书店——一家将十口新书海报贴在正门口的大书店。

白雨甚少犹豫就选择步入了这家书店。

反正他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不如就在赖在这里看一会儿十口的新书。

这家书店很大,里面看书的人也很多。白雨看到好多人都是直接坐在地上看的,也就拿了一本自己没有看过的小说,坐在一个台阶的角落里默默看着。

只是身边突然出现了别人,还拍着他肩跟他打招呼:“嗨,好巧啊。”

白雨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头引人注目的白发,白雨心里一惊,目光向下看到对方的脸庞——跟自己打招呼的人竟是十口本人。

没想到会在这里与十口本人相遇,白雨激动都话都说不出了:“……你……是……十、十口……”

“嘘嘘嘘,别说出来。”十口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声地对白雨说道,“大多数人都还是不认识我的,别引起别人的注意了。”

十口在白雨的身边坐下:“毕竟我偶尔也会来书店里逛逛,看看自己的书到底卖得怎么样啊,哈哈哈。”他看到白雨正在看的那本,“……你在看的是哪本……哦,这本啊,这个好像是挺早之前的了。”

“嗯,这本我一直都没看到过,所以现在在看。”

“这本其实写得没那么好诶。”十口问他,“那最新的呢,最新的那本你看了吗?”

“嗯!看了!”白雨连忙点头,“其实我觉得每一本都很好看!真的!”

十口看着他:“虽然平日里这么夸我的人也不少,但你的称赞意外地让我特别开心呢。”

“诶?”

“对了,你的名字是白雨吧?”

没想到十口还记得自己的名字,白雨自是高兴:“嗯,对的!”

“看你好像很喜欢我写的小说啊……”十口笑嘻嘻的,“该不会你真的相信这个世上有妖怪吧?”

白雨愣了一下,本能地觉得哪里有些古怪,反问十口:“那老师写了这么多,自己会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妖怪吗?”大概白雨曾经也怀疑过写出这些故事的会是一个妖怪,但作者到底是人还是妖怪对他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疑问,他只是单纯喜欢这一个个离奇荒诞的故事而已,对作者的真实身份并无多大执着。后来直到他见到了十口本人,才确定下来,十口真的就是个普通的人类而已。

不过也可能又因为这样,他才更加好奇,一个人类是怎么构思出这些跟妖怪相关的故事。

“我当然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妖怪了,不然怎么能写出这么多跟妖怪有关的故事?”十口回答得很爽快,还吓唬白雨,“说不定我就是妖怪,你怕不怕?”

白雨摇摇头,他自己就是妖怪,他也感受的出来十口不是妖怪,有什么好怕的呢?

“啊,你不信啊?”

白雨坚定地点点头。

“……好吧……”十口叹了口气,“我跟好多人都这么玩过,好多人都相信的。”

白雨笑笑,在心里想到——可我真的是妖怪啊,自然跟那些普通人不一样。

“唉,不过现在相信的人的确越来越少,难怪我最近写故事都越来越困难了。”

“嗯?为什么写故事越来越困难了?”

“因为没有灵感啊,好像自己所有能让人吃惊的构想灵感都已经被我用光了。”十口坐在他身边,拖着下巴看他,“你不觉得我的故事其实都是用一个套路串连起来的吗?”

白雨摇摇头,这的确是他没有注意到过的细节。

“好吧。”十口摸着自己的白发对白雨说道,“唉,要是有什么新鲜的事情或人物能给我提供点新的灵感就好了。”

“……”白雨盯了十口一会儿,才开口问道,“……那个,我能问下老师最近在构思的新故事是什么内容的吗?”

“你是想听新故事的剧透吗?”

“……”白雨还以为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

“可以啊,你是我的读者,而且就你一个人,说说也没什么关系。”十口很坦率,“我最近在构思的,是一只小猫妖的故事。”

白雨僵了一下。

“因为设定中的主角是只白色的猫,所以我才把头发染白了,想说这样能更好的体验一下主角的生活……结果嘛,一点用都没有……”十口皱着眉,“说到底果然还是因为猫这种生物太令人费解了吧……完全搞不懂它们到底是怎么在想的……”

“……这个故事,也会是悲剧吗?”大概因为自己就是只猫,所以白雨还没听故事大纲,就先问这个故事的结局了。

“这不是我一贯的风格吗?”十口道,“其实书名很早就拟定好了,前几章的内容也已经写出来了。”

“……是什么样的书名,能告诉我吗?”

“书名就叫《如果猫死了》。”十口还问他,“看书名就知道结局的故事欸,你觉得怎么样?”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仙姑上山剿匪

    芸儿说道:“这个办法好!”甘宁又说道:“我们还可以假扮成商人,派人在四周埋伏,把他们引出来,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内外夹攻了!”李炎也高兴的叫道:“这个主意好!兴霸你是怎么想到的?”牛大胆兴奋的说道:“大人,您真是聪明啊!这样他们就都跑不掉了!”甘宁说道:“子恒,你忘了我出身在哪里了吗?”……三天后,甘宁

  • 聖蘭德之天台的舞步在线阅读第六章

    吃过了午饭,何老太太留了静姝在寿安堂歇中觉。但冬天日短,静姝不想睡觉,就让丫鬟取了笔墨纸砚过来。她现在的字其实远不如前世写的好看,毕竟在谢家那么多年,她连笔都没有摸过,那种笔走游龙的感觉,已经生疏了好些。但以她现在的年纪来说,能写成这样,应该不算太差,总之连谢昭都说她写的好,这让静姝非常高兴。何老太

  • 暴君是如何养成的第三章在线阅读

    今天早上醒来,觉得无论是精神还是心情,都好多了。昨天美美地吃了妈妈做的晚餐,精神养足了,便在脑子里理了理自己的思路,真的很神奇,不管是汪绿萍还是王绿萍的记忆,各自的一点一滴,既矛盾却又都非常自然地融在我的意识里。其实除了生长环境不同,我们的性格和命运都挺相似的,也许这是因为灵魂原本就是同一个吧。昨晚

  • 参仙劫在线阅读第10章

    “好疼……爹爹我好疼……。”朱郡守的女儿朱春花跟他爹长的一样,一双吊梢眼尽显刻薄的模样,人都烧的迷迷糊糊了,还不忘记发狠,“是不是有人要害我。咳咳,爹,救我。”“女儿啊。”朱郡守心疼的直抹眼泪,眼睛通红的瞪着站在床边的秦朗月,“我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要是我女儿的病没好,你们今天就不用回去了!”朱春花

  • 网游之从综武开始在线阅读老者

    这是哪里?萧诺惊呆了,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是又重生了?这难道就是呢个空间戒指?看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萧诺发现自己的身体没变,还是那身衣服,还是这个身体。看着新环境,萧诺感觉跟仙境一样,乳白色的灵气缭绕,几根大大的金色柱子矗立在中间,大殿?这是一个大殿,莫凡确定了这是一个大殿。柱子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文字,

  • 清穿之大公主威武第四章在线阅读

    确实如狐狸所想,血完全没有要停的征兆,玄墨见那些药没有效果非常着急,忽然想起师傅说这种凡界的药只是能治普通伤口,一些因特殊武器或者强大灵力造成的伤口这种药是没有作用的,而伤口残余的侵略性灵气告诉玄墨这不是普通伤口。玄墨慌忙的从怀里淘出一个小青瓷,把里面的药粉倒到狐狸的伤口,然而效果也不大,地上的一滩

  • 武侠之剑道帝王扶我起来(求鲜花)

    第7章扶我起来(求鲜花)陈桂英仗着娘家人的势力,在家里跟本不把张天豪当回事。但是,张天豪毕竟是她陈桂英的男人,就算是欺负,也只能被她陈桂英欺负,怎么可能被外人如此羞i辱?这,岂不是打了她陈桂英的脸?“老娘杀了你。”陈桂英双目喷i火,就要朝着林南冲过去,见此如同母夜i叉一般的女人,朝着他们这边冲来,陈

  • 圣武星辰在线阅读第10节

    第10章切原赤也听到幸村的话之后,天星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笑了下,说道:“幸村部长,我也想见识一下,称霸整个初中界的神之子的实力呢。”而在听到天星的话之后,在场的所有人,也包括真田和幸村,都是一愣,尤其是幸村精市,在整个初中界,只要有打网球,就算是一些不打网球的人,也都知道他幸村精市的大名。“哦

  • 圣手神医第4章在线阅读

    “人物:白雪公主。”“症状:因为口中含有巫术毒苹果而陷入永久性昏睡。”“治疗方案:取出口中的巫术毒苹果即可。”得到方案,叶笑直接俯身,将白雪公主拦腰抱了起来。“你要干嘛?”七个小矮人顿时惊了,他们感觉实在有些难受,白雪公主那么漂亮,竟然被其他男人抱着。“没你们什么事。”叶笑瞪了眼七个小矮人,然后犹豫

  • 轩辕雨录在线阅读附魔神兵

    两千名勇士加入战斗,局势立刻得到了好转。这群精锐的北方勇士,不仅战斗力比普通的漫雪国士兵高出几个档次,其中一半人的手中还持有附魔武器。与野蛮人战斗时,雷恩之所以没有让他的手下使用威力强大的魔法武器,原因有两个。第一个是因为启动附魔武器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晶石,能量晶石不但价格高昂,而且每位战士所携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