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龙门镖局中的王爷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6/11 13:02:35 作者:化学实验室 来源:飞卢小说网
龙门镖局中的王爷
龙门镖局中的王爷
作者:化学实验室来源:飞卢小说网
朱荃穿越到龙门镖局的故事,还成为了王爷,从此走上了简单模式的人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都在这里了?”

许馨华拿着登记在册的行医文书,百年堂登记了五位大夫,面前却只有四人。

“少爷,都在这里了!”

一个家丁模样的男子狗腿地回答,原本想着被表扬一番,动作如此迅速就找来了百年堂的大夫,结果……

被少爷狠狠踢了一脚,“嘭”地一声摔倒在地,他有些莫名其妙,“少爷,我把堂上坐诊的大夫全请了,没见其他人了。”

“还有一个13岁就登记在册的大夫,现在也不过才十九岁,人呢?”

李四还以为是漏了谁呢,舒了一口气,“少爷,这人医死过人,早已被医会取消了行医资格。”

“那就算了吧!”

许馨华瞅着行医文书上被红笔划掉的名字,温苏,想起了之前轰动整个浩城的医疗事故,为了丫鬟,没必要兴师动众,是父亲太小心了。

百年堂一间密室门外。

张丁哆哆嗦嗦地拿了一根木棍去敲门,“大侠,小师叔这密室门上涂满了毒,除非他愿意,否则谁都进不去。”

“小师叔,有一位小姑娘中毒了,劳烦您能看一下。”

张丁扯了嗓子大喊,没有听到一点回应。

他朝凤琳摊手,无奈地说道:“小师叔自从那次事件之后,就这样了。”

“什么事件?”

张丁叹了一口气,娓娓道来:“小师叔天资过人,13岁便拿了医会最高等级的行医文书,一时风光无限,找他看病的能从这条街的街头排到街尾……”

“废话少说,讲重点,我们没时间了。”杨武略心中也是焦急,这么一耽搁,就剩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了。

“三年前,慕尘将军的表妹慕倾城来了慕府,许是水土不服,一直身子虚弱,找了很多大夫不见好,听说小师叔医术过人,便请小师叔过去,小师叔说慕倾城是中毒了,便给了她一颗新研制的药丸,吃下去之后,慕倾城当时并无大碍,结果第二天早上便死了,慕府说是小师叔医死了人,幸得温家权势大,小师叔的父亲是当朝左相,保住了小师叔的命,取消了他的行医资格,自那日之后,小师叔就苦心专研毒术,基本上就没再出过门,平时都是我们把饭菜放在门口,他饿了就会拿进去吃,我也三年没见到小师叔了。“

”这下麻烦了,三年都不出门的人,怎么能说服他出来,哎,头痛。“

“是啊!”凤琳摸着小香儿渐渐冰冷的身子,心中万分焦急,不过,她不能乱。

她要是乱了,小香儿就更没救了。

距离二个时辰的时限,现在,只剩下不到半个时辰了。

怎么办?

这个问题在她心中问了无数次,难道她就要这么失去拿命护她的小香儿了。

既然能出来,就肯定能进去。

凤琳拉住张丁,问道:“你可知道有什么机关可以进去的?”

不管怎么样,先进去再说。

张丁有些为难,瞧了一下密室门上的一个五指印,指了指,“我有次见过小师叔的背影,他当时就是按了这个五指印,进去的,可是这有毒啊,见血封喉的剧毒,曾经有一只兔子闯进来,碰到了密室门,当场死亡。”

“那好办,带个手套就行了。”凤琳喜出望外。

张丁摇摇头,“我们试过了,戴手套没用,不信,我身上就有一只手套。”

凤琳接过手套,带上,按在了五指印上面,密室门毫无动静。

刚高兴两分钟,又没戏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不能再等了。

“我用手试试?”

凤琳伸出没戴手套的右手,准备往上面按,被杨武略一把抓住,“你疯了,如果打不开,你死得比小香儿还快。”

“若是我按了,能打开密室,你带小香儿进去,也许里面的人见我可怜,顺便帮我把毒解了。”

凤琳甩开杨武略的手,她意已决,原本便是她死的,小香儿是替她死的,她现在还给她。

“胡闹!”

一个熟悉而威严的声音响起,一只大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纤长白皙,这是……

慕尘!

他此刻正站在自己的身后,很近,很近的位置,近得她听得到他均匀的呼吸声。

“我必须得救她,就算是拼了我这条命。”

凤琳语气坚定地说着,即使是慕尘来了,也不能改变她的决定。

“你忘了自己是为了什么来到这个二时空了?”一个空灵的声音在脑中响起。

“谁?”凤琳四周查看,转头之际撞到了慕尘的胸口,鼻子一痛,她忍不住往后退去,就差一点就碰到密室门,慕尘一用力,将她往前拉,由于惯性的作用,她撞到了他的怀中。

她抬起头,此刻的慕尘正平静地看着她,而她能听到慕尘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扑通扑通”有序地跳动着。

“凤琳,你这是趁机揩油。“

许馨媛在一旁看得咬牙切齿,上来要将凤琳从慕尘怀里拉走。

杨武略上前一步,拦在了她的前头,调侃道:“别人小两口的事情,你一个外人,别瞎掺和。”

慕尘退后两步,与凤琳拉开距离,放开她的手,淡淡地说道:“你站在这里别动,我来想办法。”

”好!“凤琳看到慕尘来了,不知为何,心中安定了不少。

慕尘走到小香儿身旁,蹲下,拉开她的衣领,脖子处上面有一条细细的红线,“果然……”

在慕倾城身上,他也见过这条红线,从耳朵开始,直至心口处,他没有再往下看,拉好了她的衣服。

亲眼看到慕尘扒女孩衣服这事儿,杨武略和许馨媛看得目瞪口呆,两个人动作一致,都张着大嘴巴,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慕尘,没想到你喜欢这种类型的。”杨武略调侃道。

“闭嘴!”

慕尘甩了一个白眼给他。

杨武略立马住了嘴,“我只是觉得这气氛太紧张了,缓和一下气氛,慕尘,你继续。“

许馨媛眼里则如火烧一般,怒火中烧地看着小香儿,心里骂了小香儿千万遍,快死了,还能得到慕尘的注视,算你走了狗屎运。

“温苏,慕倾城你救不了,今日这女孩中了一样的毒,你照样救不了,三年了,你一点长进也没有。”

慕尘的话里带刺,虽然语气平缓,听在温苏的耳朵里,却是刺耳得狠。

“激将法,对我没用。”温苏来到密室门旁,他没想到这次来了与上次一样的毒,他这么多年,就是在苦心研制解药,不过,一下子就出去了,太没面子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走吧!”

慕尘也没废话,示意杨武略带走小香儿,“我们找别人,比他有本事的大夫多的是。”

“不……”还没说出口,凤琳的嘴巴就被慕尘的大手捂住了,温热的气息从手上传到嘴唇,痒痒的。

“嘘!”慕尘示意她不要说话。

凤琳点点头,还想多享受一下慕尘手上的温热,他很快就抽回了手,还很礼貌地说了一句“抱歉!”

抱歉什么,我是你娘子!凤琳心道。

许馨媛看了慕尘与凤琳的互动,嫉妒得快疯了,她跟了慕尘三年,都没和慕尘如此亲密过。

她狠狠地瞪了随行一起来的苏管家一眼,将她拉到一个没人的角落,数落开来,“办事不力,回去再找你算账。”

“许小姐,这次原本中毒的应该是凤琳,都是那小香儿捣乱,下次不会了。”

“希望如此。”许馨媛原本以为计划天衣无缝,没想到发展到这个地步,凤琳不仅没冻死,活得好好的,也没把她毒死,该死……

温苏在里面没再听到动静,急了,不会真走了吧!

他打开密室门,往外瞧了瞧,“真走了。”

“呵呵……温苏,好久不见。”一张几年不见的俊脸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老天真是不公平,都说给了你一扇窗,就会关了你一扇门,这些话,在慕尘身上完全不是,所有的好都到了他身上,长得祸国殃民也就算了,还比他高出那么多,凭什么?

温苏抬头仰视慕尘,“你小子,又长高了,变成一个大男人了,听说你结婚了,嫂子呢?”

“我……”

“我……”

凤琳急忙凑上去,许馨媛也一道凑了上来。

温苏看着一男一女,又看看一本正经的慕尘,惊讶地说道:“慕尘,几年不见,你转姓了,现在,男女通吃啊!”

“慕尘,我是女的!”

许馨媛再也不想扮男子了,再扮下去,慕尘就要被他身边的女人抢走了。

“嗯!”慕尘并没有表现出很惊讶的表情。

“你早就知道了?”许馨媛见慕尘没有表现出惊讶,心中欢喜,他知道她是女的,还一直让她陪着,是不是代表……

“刚知道!”慕尘淡淡地说着。

“哈哈哈……”温宁看着许馨媛被慕尘气得想发火又忍住的有趣表情,开怀大笑起来,“好久没这么笑过了,慕尘啊,慕尘,你还是这么迟钝。”

他看向凤琳,瞧见她不健康的肤色,以他医者的角度看,这女子怕是一直在吃一种□□,他拉过凤琳的手,把了脉,奇怪,健康得狠。

他的直觉一般不会有错的。

他从怀里拿出一个药瓶,倒出一粒药丸,递给凤琳,说道:“你不是要救这个叫小香儿的人吗,这是我新研制的解药,不过没有试验过,你也听说了我医死人的事情吧,这是解药,也可能是剧毒无比的毒药。”

“温苏,别开玩笑!”慕尘严肃地说道:“你还想重蹈当年不成。”

“心疼了,当年死了你一个未婚妻,今年再死一个正室,你好再娶一个,我看这个姑娘就不错,反正我爹是左相,我死不了。”

“胡闹!人命不是拿来做试验的。”慕尘脸上显出不悦之色。

杨武略跟了慕尘这么多年,还没有哪个人能三言两语就把他给惹急了的,这个叫“温苏”的大夫,估计与慕尘关系匪浅。

温苏没有理他,只问凤琳:“你敢不敢?”

“我敢!”凤琳拿过药丸,毫不犹豫地吞了下去。

过了几分钟。

“你有什么感觉?”温宁怀着忐忑的心情,急切地问道。

凤琳摇摇头,“啥感觉没有!”

“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温苏围着凤琳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

他又倒了一颗,说道:“你与她不同,她还需要一味药引。”

“你说!”凤琳喜出望外。

“你的泪和你的血,泪有现成的。”

他用手在凤琳脸上抹了点泪,从怀里掏出一枚银针,在凤琳手上扎了一个小洞,滴在了药丸之上。

黑色的药丸,瞬间变成了白色,晶莹剔透的,“拿去给她吧,药到毒解。”

“谢谢!”

凤琳朝温苏深深地鞠躬,一脸喊了三声“谢谢!”,鞠了三次躬!

小香儿有救了。

“小香儿,你觉得如何?”

凤琳开心地看到小香儿吃了药之后,嘴唇恢复了血色,指甲上的黑色也渐渐褪去。

小香儿刚才在鬼门关走了一遭,遇见一黑一白两个鬼差,瞧见她,拼命地追她,嘴里还念叨着:“跑了一个,又被罚了几个亿俸禄,这个也是阳寿未尽的,拿这个去顶替,鬼王不一定会察觉……”

就快被抓到那一瞬间,一道白光,将她拉回了现世,睁开眼就瞧见小姐的笑脸,脸上挂着泪水,她伸手去抹小姐脸上的泪水,“小姐,我没事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邪神都市生活录在线阅读第4章

    千手柱间早早的就到了大名的府邸,借着众人对于宇智波陷入隐士状态的质疑来搅和今后的形势,这大名图谋的很大。虽然柱间也不知道斑是怎么想的,竟然让族人全体退出纷争,简直是成为众矢之的,不过他也明白斑必然是有着自己的打算的,宇智波斑那个人,有着不下于自己的谋略和内心,简直......柱间想着想着就翘起了嘴角

  • 最强主神统治第八章

    【……昨日于东京市内静冈县上秣街区附近某巷墙壁中发现英雄“巨力侠”的尸体,死者死状惨烈,全身共解剖出1079枚断刀片,已无法判断死亡时间。据其死状目前猜测为曾有多次类似杀人记录、迄今仍未被捕的“杀人鬼”所为。经过警方与众多英雄的共同排查下于静冈县海滨公园附近找到“杀人鬼”留下的“杀人预告”,即:由1

  • 仙侠,最强掌门系统在线阅读第7章

    晴子南赶忙离开陈易萧的宅邸附近,他跑了很远回头观望,发现陈乐湛并没有追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曾多次以不同的面貌来两仪宗,每次都被陈乐湛发现,无语的是,每当陈乐湛问他是谁的时候,他都说自己是晴子南。他停下身找到一棵树,背靠着坐了下来,把脸上冒出了冷汗擦去,他半年前曾来过,那次被陈乐湛发现,还被狠揍了

  • 我媳妇儿又梦游了在线阅读第三章

    学校的宿舍是按第二性别分开,他们在四楼,四个人一间,有单独的洗漱地方,不大,他们宿舍除了他和唐洛,还有两个,一个是他们班的,吕邱,一个是三班的方家棋,都是Alpha。吃完饭,裴景又出了一身的汗,收拾了一下就进卫生间准备洗澡。唐洛把垃圾扔了,打开窗户散味,见里面一直没动静,奇怪的问,“水怎么样?热不热

  • 无上玄皇在线阅读惩治荒唐镜【新书开更,打滚求收藏求掌声求一切】

    第7章惩治荒唐镜周星星大马金刀的坐在公堂之上,听完一群衙役喊过堂威之后,拿起惊堂木重重的拍了一下。啪——“大胆方唐镜,见到本官为何不跪?”尖嘴猴腮的方唐镜阴阴一笑,只是微微躬身道:“不才方唐镜,乃前科举人,按例是不需要跪的。”“大胆!你这个刁民方唐镜,本官早就听闻你专门扶强除弱雪中送屎,老实说早就想

  • 起源圣兽第6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就是开学的日子。炎热的夏日还没完全过去,看似漫长实则转瞬即逝的假期已经悄悄收了尾,被放出学校这座象牙塔出去胡作非为的祖国的仙人掌们一个个唉声叹气的赶回学校。在教室里各尽所能的倾情上演了一部部的当代题材大片。这些大片分别是——励志剧:《一夜做完所有的暑假作业》悬疑剧:《我的作业去哪里了》侦探剧:

  • 黑騎士正义之剑在线阅读第7章

    暑假正式开始的第一个下午。柯妍还有秦涵强行送的半天假期。两人在枫林路吃了顿午餐,许星衍送她回宿舍睡觉。车里开着空调,柯妍窝在副驾上补眠。许星衍夜里等她的时候睡过一觉,倒没有她那么困。时不时趁红绿灯侧过头看副驾上睡着的人。蜷缩着四肢,看起来就很软很小的手垫在脸下,嘴唇微微吐吸。像只猫。许星衍舔了舔嘴唇

  • 极品剑师第4章在线阅读

    “富兰,一大早的,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呀?!搬家么?!”小滴坐在富兰克林的肩上,歪着头询问正在疾驰中的他。“不是告诉你我们今天要去见一个人嘛。”富兰克林对于小滴的记性已经绝望了,但是他还是认真的回了话。“是谁呀?”“库洛洛,我们将来的伙伴。昨天答应入伙的。还有小滴待会见到面你可不要乱说话,嫌别人脏之类的

  • 从仙武世界归来的好人在线阅读第四章

    王超心里也是紧张的要命。蛇,他倒是没有什么可怕的,可是能分身成这么多小虫子的诡异东西,王超跟所有人面对未知的时候一样,心里也是有些恐惧的。好在,他手里有着系统送的万能腕表。看着这群小虫子暂时对自己没有威胁,王超赶紧低头看向腕表反映出来资料来。迅速读完关于这个东西的资料后,王超长舒了一口气,身心放松了

  • [刀剑乱舞+剑三]抄写并背诵全文之第九章

    慕梓悦一时有些语塞,可能是性格使然,她从小跳脱飞扬,和同胞兄长南辕北辙,夏云钦自幼生长在深宫,性格敏感内敛,她见不得一个好好的小孩子便成这副阴暗胆小的模样,也不管老广安王整日耳提面命,总是逮着机会就伙同兄长把夏云钦往外带,一段日子下来,夏云钦的性子总算有些随了她,日益开朗了起来。自从夏云钦登基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