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娱乐之教父系统之第四章(4)

2021/6/10 21:29:05 作者:白首望月 来源:飞卢小说网
娱乐之教父系统
娱乐之教父系统
作者:白首望月来源:飞卢小说网
世界因为他到来的那一刻改变了!他的小说、音乐、动漫、影视、综艺、游戏风靡全球!“最伟大的明星!最伟大的IP制造商!最幸福的男人!他是安浩然!”——《时代周刊》(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风掀起热浪,一阵阵地从太阳底下滚来,眼前的景物在热气的熏蒸之下几乎都有些飘渺变形了,连先前隐隐地蝉噪也忽然消失不见。

就在那教养嬷嬷要迈进偏殿门槛的时候,身后旁侧却听到有个不疾不徐的声音,缓缓道:“刚刚是谁在说话?”

原来是裕妃娘娘给两个宫女扶着,慢慢地在殿门口出现。

众嬷嬷不免先行止步,回身行礼。

之前开口的那位垂首道:“回娘娘,以为娘娘歇下了,不想竟打扰到了娘娘清静,只是奴婢们职责在身,还请娘娘不要怪罪才好。”

裕妃立在殿门口,淡淡地抬眸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眼神略略一变。

今日来丰艳宫的几个宫内的教养嬷嬷,都是宫中资历很高的老人,为首在前的一位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心腹罗嬷嬷,在她左手边的那位却更有来头,竟是皇太后宫内的岳嬷嬷,这会儿说话的正是她。

如果只是皇后的人那也罢了,如今还有太后的人,可见这一次必然是事出有因,非同寻常。

裕妃冷冷一笑:“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您老人家,若是这件事太后都已经许了,自然算不上打扰,我也不敢。只不过,我毕竟如今还算是个协理六宫的人,怎么搜检六宫这样的大事我反而不知道?我想太后她老人家整天念佛,皇后娘娘也是好清净的,没来由总不会弄出这种事,何况我也没听说宫内少了什么东西,到底是谁起的头儿?”

几个嬷嬷面面相觑,罗嬷嬷见岳嬷嬷不语,少不得道:“回娘娘的话,其实是皇后娘娘宫内少了几样东西,只是娘娘不愿意生事,所以一直都不言语,今儿太后忽然得知了此事,觉着这并不是可以姑息的小事,她老人家动了念,索性叫我们雷霆火急的查上一通,除了隐患。本来该先告知裕妃娘娘的,只是太后说,若是说出去,少不得有些风吹草动,那些作奸犯科的人又格外的精明,若是让他们知晓了风声,打草惊蛇的反而不美,所以才叫我们悄悄地行事。”

裕妃听了这话,倒也算是合理,便道:“原来是这样,我以为怎么先前没听说哪个宫内丢东西呢。不过,既然别的宫内没有风声说丢东西,只是皇后那里的事,怎么不只在皇后宫内细细搜检就罢了,闹得六宫皆知,只怕传出去大不成体统。”

“这……”罗嬷嬷犹豫片刻,陪笑道:“娘娘之前正是担心这个所以才不想闹出来,只是太后一定要找出那偷了东西的人,而且奴婢们都是悄悄的行事,不至于闹得人仰马翻就罢了。”

裕妃淡淡道:“若太后执意这样,让她老人家安安心倒也罢了,只不过本宫向来御下甚严,丰艳宫这里的人,从没有个眼皮子浅手脚不干净的,这个本宫是敢打包票的,你们只管去别处查吧,不要在这里耽搁。”

罗嬷嬷微怔,却看向旁边的岳嬷嬷。那老嬷嬷眼珠一动,向着裕妃笑道:“娘娘虽然是个贤明谨慎的人,可这丰艳宫过百的人,难保有个纰漏的地方,何况皇后娘娘那里都搜检了,越过娘娘您这儿去,怕是不好说,太后娘娘那里也没法儿交代。”

裕妃冷看此人,罗嬷嬷又忙道:“娘娘寝居处我们自然不敢出入,只是这些奴婢们,搜一搜大家放心。”

“你们执意要搜的话本宫也不拦着,”裕妃垂眸,眼底多了几分冷意:“只是你们若搜,一定得搜出个结果来,若是搜不出什么赃证,我是不依的。”

罗嬷嬷一阵踌躇,她很知道这位裕妃娘娘是轻易得罪不得的,而且这种差事她本来也不想领,只是没有办法而已。

旁边的岳嬷嬷却笑道:“娘娘这话……有没有到底是要搜一搜才知道的。”

裕妃这话一则是威胁,另外却也是试探,如今目光一动,就看出这岳嬷嬷仿佛是“有备而来”,预备眼神微沉:“那好吧,奉常,陪着他们去搜,好生看着!”

奉常闻言,就明白裕妃是提醒她,留神盯着这些人,别叫他们栽赃,于是垂首答应。

当下罗嬷嬷岳嬷嬷等便挨个屋子搜检起来,之前那赶到偏殿门口的嬷嬷探头往内一看,却见是个宫女跟一个太监,那小太监手中还抱着一只雪白毛长的狮子猫。

这嬷嬷她虽不认得小叶,却看出他身上竟是七品掌案太监的服色,不由一怔。

宫女程嘉上前行礼,低着头,她不擅长虚与委蛇,这会儿脸色忐忑,所以不敢抬头叫人看见。

小叶却泰然自若地笑道:“给您请安了。”

那老嬷嬷打量着他,惊异于他出色的容貌,狐疑问道:“你是这宫内的?”

小叶道:“奴婢其实是珍禽园的,因送来的鹦鹉有些病症,裕妃娘娘传奴婢过来给看看呢。”

“哦……”老嬷嬷见他言语伶俐,相貌可喜,且不是丰艳宫的人,想必没有嫌疑,便只带了人又去搜了搜这殿内了事。

不多会儿,罗嬷嬷岳嬷嬷等已经搜过了,奉常亲自跟随,把她们的种种行径一一看的明白,早看出来岳嬷嬷在搜到了宫女房中的时候格外的仔细,尤其是在程嘉的床铺上,搜的比别处越发细致,简直要把程嘉的床都翻个儿,果然是有备而来。

东西自然是找不到的,岳嬷嬷的脸色开始变得古怪。

罗嬷嬷见机行事:“这儿已经搜完了,并没有什么赃物,果然都是干干净净毫无嫌疑的。”

岳嬷嬷眼神闪烁,竟答不上话来。奉常看在眼中,嘴角露出几分冷笑。

于是大家来到外头,罗嬷嬷先向着裕妃娘娘赔礼,正要离开了事,岳嬷嬷却很不死心,左顾右盼,忽然间瞧见偏殿门口站着的程嘉,她的眼神一动:“这里可查过了吗?”

罗嬷嬷回头:“您说什么?”

岳嬷嬷盯着程嘉,她是个精明的人,当然看出程嘉的脸色不对,当下道:“难道有人提前知道了风声,藏在身上……”

奉常此刻冷笑道:“嬷嬷,先前你们是说怕走漏了风声,才不告诉一个人就雷厉风行的来了,现在又说有人提前知道了风声,敢情我们这儿的人是千里眼顺风耳?搜屋子不成,如今要改搜人了?那请问若是搜人不成,又将怎么样?”

岳嬷嬷给她嘲讽了几句,微红着脸对裕妃道:“这个宫女看着很可疑,娘娘,还请特许我搜一搜。”

裕妃早也看出程嘉的模样不对,面上却仍是不动声色:“好啊,你搜她也成,可像是奉常说的,你搜屋子不成就搜奴婢,搜了奴婢不成呢,是不是要搜本宫了?”

岳嬷嬷陪笑道:“这个奴婢当然不敢。”

裕妃盯着她道:“我看你很敢。你是太后的人,就算是搜皇后都是使得的,何况是本宫呢。”

说话间扫了眼程嘉,发现她身边的小叶已经不见。

裕妃心头一动:“不过嘛,你是奉命行事,本宫自然配合,程嘉你过来,让嬷嬷好好地搜一遍。”

奉常很意外,又有些担心地皱紧了眉。

程嘉慢慢地走到跟前,仍是不敢抬头,夏天的衣衫本就单薄,其实也没必要搜的很彻底,只要看一看就知道藏没藏东西,但是岳嬷嬷求成心切,仍是上前把程嘉的双臂跟身上、从头到脚地竟摸了一遍!

她很快失望了,因为程嘉身上除了一个荷包外,并没有什么别的可疑。

一而再都不得,岳嬷嬷失魂落魄,心里很乱。

罗嬷嬷见程嘉给翻得衣衫凌乱,实在不像话,而裕妃的眼神好像也逐渐不对,她很知道裕妃是个什么脾性的人,该趁着现在能收场的时候赶紧收场。

正要开口,却听宫门处有人道:“你是谁?这里不许随意出入。”

众人惊动纷纷回头,却看到是一个小太监似乎正要出宫去。

岳嬷嬷道:“那是谁?给我站住!”

小叶似乎受了惊吓,手一抖,怀中抱的那只猫一跃而下,跳出门槛,跑向宫门外了。

之前询问过小叶的那嬷嬷忙告知他的来历,只说不是这宫内的。

岳嬷嬷却道:“非常时刻,只要是在这宫内就有嫌疑。”

她只顾贪功,完全没留意身后裕妃变得凌厉的眼神。

这边小叶转身,展露出笑脸道:“嬷嬷是在唤奴才吗?奴才的确是珍禽园的掌案,奉命来给鹦哥儿看病的,因刚刚看没我什么事儿,就要回去呢,不知您叫奴婢有什么吩咐?”

岳嬷嬷因连连碰壁,脸色很不好,咬牙扫了小叶一遍,正想也给他搜一搜身,忽然目光一动盯着他的袖子口:“你袖子里藏的什么?”

毕竟是宫内经验老到的嬷嬷,眼神非常的锐利,就连罗嬷嬷等也看到了小叶左手袖子里有些鼓鼓的坠着东西。

岳嬷嬷一搜再搜都不成,早绝了望,此刻见状自以为找到了端地,便不容别人动手,自己快步上前,得意地笑道:“原来藏在你这里!”

她一把抓住小叶的手腕高高擎起,探手过去,果然从内掏出了一样东西出来。

就在岳嬷嬷突然发难的时候,旁边奉常等人都忍不住也变了脸色,可又无计可施,眼睁睁地看着岳嬷嬷把那东西拿了出来,只有裕妃的脸色从头到尾都冷漠非常。

岳嬷嬷狂喜不禁,见是个帕子包着的,当下急忙拆开那手帕,可是当看到里头包裹的东西之时,岳嬷嬷呆若木鸡,旁观的众人也都瞠目结舌。

原来这手帕中竟包了几枚点心果子,如今有几个滚落在地上。

情形急转直下,岳嬷嬷一时茫然,罗嬷嬷哭笑不得,裕妃见状,唇角才多了几分很淡的笑意。

小叶及时地跪倒在地:“求娘娘恕罪!”

裕妃瞧着他:“哦?恕什么罪?”

小叶诚恳道:“娘娘开恩赐了奴婢雪泡梅花水,奴婢喝了汤水,又觉着这些果子好吃的很,比奴婢之前吃的都好,所以就大胆拿了这几个包在手帕里,本是想带回去慢慢吃的,……奴婢该死,我实在不该贪嘴,以后再也不敢了!”

裕妃唇边笑意更盛:“平日里看你办事儿还是很机灵的,可到底是年纪小没见识,几个点心果子值什么,这也用偷偷摸摸的!既然是赐你吃的,你就整盘子拿走都罢了,值什么?不过幸好你只拿了这几个东西,要是拿点儿别的,给人诬赖成贼,那岂不是白白冤枉了。”

岳嬷嬷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不知如何下这个台阶。

而裕妃轻描淡写地看向她:“您老搜了一个又一个,可尽兴了吗?”

岳嬷嬷笑也笑不出了:“这……是奴婢有些造次了,请娘娘勿怪。”

裕妃啧了声,道:“你也是宫中的老人了,怎么不知道本宫的脾气。我起初念你是太后娘娘身边的,才忍气吞声的,你却变本加厉,蹬鼻子上脸,可见是本宫修身养性的太久了,什么狗儿猫儿也敢在丰艳宫里撒野了。”说着眼皮一垂:“奉常,咱们丰艳宫的规矩是什么?”

奉常也忍了半天了,闻言微震,却躬身道:“回娘娘的话,当奴婢的无主犯上,杖责十板子。”

裕妃道:“那还等什么?”

岳嬷嬷闻言虽惊,但她仗着是太后的人,料定裕妃只是恐吓罢了,未必敢对自己动手。

不料裕妃话音刚落,便有几个太监走了上来,岳嬷嬷见架势不对,惊道:“娘娘,我是太后的人,是奉命行事……”

“要不是奉命行事,岂容你在这里跳了这么久?”裕妃淡然道:“你奉你的命,我打我的人,各行其道,两全齐美。”

罗嬷嬷才要求情,旁边一个女官向她使了个眼色。

裕妃果然又看向她:“嬷嬷,你只管回去回禀太后跟皇后,本宫做事从不藏掖,但谁敢跑到我跟前撒野,我的眼里容不得沙子,太后若要降罪也使得,可要等我打死了这奴婢后,再来领受。”

这会儿几个太监早押住了岳嬷嬷,就推到了丰艳宫的门口,板子纷飞,啪啪作响。

都是宫中经验丰富的,板子的声音轻重大家听的明白,一听这声响沉钝,岳嬷嬷的叫声又高亢凄厉,就知道太监没有放水,这板子虽是打在臀上,用的却是暗力,震在五脏六腑。

这么打下去,恐怕很快要出人命了。

罗嬷嬷的脸色都变了,忙跟几个人求道:“娘娘,且看在太后的面上……还留她一条命吧。”

裕妃脸色淡然:“你们回去吧,等会儿的情形可就不好看了。”

罗嬷嬷众人心底森寒,知道裕妃是动真格儿的,这是在杀一儆百,没想到仍是裕妃这么狠,太后的面子都不给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心惊胆战,转身往宫门外而行,路过岳嬷嬷身旁,见臀上早已经透出血渍,那叫声也更凄惨,只是没先前那么高亢有力了,透出几分痛到极限的喑哑,很快,这丰艳宫门口的地上就又要洒落鲜血了。

正如裕妃所说,她的确修身养性太久了,所以就算是罗嬷嬷这些宫内的老人几乎都淡忘了,十三年前这丰艳宫门口也有过一次鲜血染地的场景。

那正是在庆王意外受伤之后,那些跟随庆王的近身的太监宫女,足足是九个人,都给裕妃命人在宫门处活活地杖杀了,事后裕妃给太后罚了禁足,从贵妃降了一级,也是从那之后,裕妃才有些收心,没有再杀过人,直到今天。

离开丰艳宫的小叶当然不知道底下发生的事情,他只顾快步远离这是非之地,过了晏泗门,他略住了脚,心有余悸地抚了抚胸:“吓死老子了……”

话音未落,却听到头顶有个略带怪异的声音同样说:“你这臭丫头,好大的胆子!”

小叶猛然仰头,却正对上一个圆溜溜毛茸茸的头。

狮子猫蹲在门首上,居高临下俯视下来,那一黄一蓝的两只眼睛盯着小叶道:“你竟敢把那个脏东西放在本大爷身上,看俺不抓花你的脸!”

猫,好像在说话。

……竟然还是一口正宗的山东腔。

小叶直直地看了狮子猫半天:“你、你……”

就在此时,一队人马从宫道上走来,前呼后拥,煊赫非常。

那只猫登高望远的,很知道来人不好惹,便“喵”的一声:“给俺等着!大爷改天找你算账!”

轻轻一跃,从墙头上窜的无影无踪,只剩下小叶还在痴痴地仰头呆看,如坠梦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带有魔法的次元在线阅读第一节

    当孙乾坤醒来的时候,他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身处这里,他不是刚才和人喝酒吗?难道自己喝多了出现了幻觉?他以前喝多了最多也就是睡在大马路上,现在怎么身上一座大山压在自己的身上,只露出自己一个头来,而且,最让他震惊的是,他的头,居然到处都是猴毛!卧槽,我特么虽然说是猿猴慢慢的变成的,但是现在怎么就突然变

  • 星耀重生之铠在线阅读第5章

    大孤山山脉由南至北绵延上百里,高千丈有余。尤其是北孤山,山势陡峭,怪石嶙峋,无路可上。几座主峰更是直耸入云,犹如天柱。凡人只能仰望其雄伟,却无人可登临绝颠。此时,在北孤山一座主峰上却立着几道人影。这极峰之上云雾缭绕,冰天雪地,寸草不生。此时,却有四男二女,共六人集聚于此。这六人皆是修士打扮,两两为伍

  • 寒雪飘飘之一世倾城在线阅读第九章

    夏旎的一小袋第纳尔落到雷萨里特的手上,这个碰巧在日瓦丁酒馆被夏旎入门一眼就看见的男人起身微笑道:”我是一名熟练的剑客,最适合教你手下战斗的好导师,艾旎队长,作为你的第一位部下我感到兴奋。“”抱歉,你是第二……应该是第八个,不过我得说,嗯……你应该是我迄今为止招到的最强部下。“看着新加入的同伴,夏旎的

  • 网游:我在末世当领主天元神榜器灵拜见苏峰大人!【新书求收藏鲜花评价】

    【新书求收藏鲜花评价】苏峰眼睛就是一个录像机,拍下视频上传到了十万天帝群,里面的天帝们立刻的就分析出了苏峰所在世界的法则宇宙等级。大千世界,每一个宇宙都存在等级划分,一星到九星。而苏峰所在的宇宙是一个五星宇宙,名为玄黄宇宙。这还是苏峰第一次了解到这个,事实上,这个等级的知识点,也必须修为到了一定程度

  • 爱不释手在线阅读第七章

    与唐诚美滋滋度过了两天周末的傅祥才想起来今天是妹妹回来的日子,周一上午刚上完课,刚准备和唐诚一起去吃午饭,中午就见着自己的一大家子人带着妹妹来学校了。初春的天气正好,不冷也不热被这暖和的阳光一晒,身体都透着一股暖意。傅祥的妹妹在小说中是个蛮横的小公主名字叫做傅瑞,喜欢自己的哥哥并且讨厌出身低微的女主

  • 重生之异世情第七章

    明二拖着莞芜前脚刚走,谢珩看在眼中,丢了一袋碎银给那酒楼管事,后脚便跟了出去。莞芜被明二拖着走,手腕被攥得发疼,期间她没叫喊,也没解释,一声不吭的。明二自认脾气急躁,耐心不多,除与金钱没有利益关系之外的事情,他都很容易冲动做下某个决定。所以,在从百花楼出来后,一路回到家中,他的怒气平复下来,终于给了

  • 爱情公寓:大力神与金甲战士之将军他身娇肉贵(1)(2)

    小厮捂着脖子,伸出被鲜血染红的手指,满脸的惊恐之色:“你…你不是人!你是恶魔!恶魔!”嘴里说着话,还从喉咙里发出呵哧呵哧的声音。“你慢慢享受你余下的时光,本宫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你放心,很快就会有人来陪你的。”李雏凤站起身来,抬头、挺胸,目不斜视,标准的宫廷礼仪,只是刚刚喷到她脸上的一滴鲜血,让李雏

  • 重生成了首席夫人总决赛G7

    在安排好接下来几天的住处之后,陈硕四人就开始了疯狂的纽约之旅。在希尔这位富豪的钱包支持下,诶迪这位活宝的带领下,陈硕一行人逛遍了纽约几乎所有的夜总会和酒吧。而且在这十几天内四人可谓是夜夜笙歌。而陈硕也彻底的在小姐的身上告别了自己为时已久的chu男生涯,而且陈硕也彻底的了解了自己这副身体是有多么的强悍

  • 炮灰在线争宠[慢穿]第6章在线阅读

    林篠从前只知道颜墨是南宫国的第一权臣,但从不知颜墨已经如此的威风。这些个官员见了颜墨那简直就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就差逃跑了,这画面放在这些位高权重的大人身上,不要太搞笑了。颜墨盯着林篠:“笑什么?”林篠立马乖巧:“没、就是觉得主人很厉害!”颜墨勾起嘴角,在林篠耳朵旁,非常亲昵道:“哦?有多厉害?”林

  • 你是年少的代名词在线阅读第九章

    李青几人快步的后撤,而在不远处的慎与劫,还处在同亡灵战士的苦战中。面对赛恩这个皮糙肉厚亡灵战士,慎跟劫的攻击虽然刀刀入肉,却不能将其斩杀。而赛恩手持巨斧却越战越勇。胸口处的钢铁熔炉内,圆环状的金属核心在里面不停的转动,冒出一股股热气,像永动机一样给他提供能量。赛恩怒吼着挥舞着巨斧,猛烈地敲击地面,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