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猎人]吾名亚路嘉之函谷关外天下大势

2021/6/10 19:34:06 作者:孟青颜 来源:晋江文学城
[猎人]吾名亚路嘉
[猎人]吾名亚路嘉
作者:孟青颜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艺版文案:曾经天真的眼神黯淡在罪孽的混沌曾经熟悉的名字遗落在遥远的空城沿着从起点开始偏转的命运,行走多少年时光如砂砾,流过她的指缝所有欢笑痛哭伤痕都该勇敢去承认无论卑劣善良放任不过努力去生存直到壁垒围困,此身埋葬在沙尘爱恨已刻上灵魂,不必以掌纹确认简洁版文案:一个普普通通的十七岁少女穿成亚路嘉,在揍敌客家一点点成长,遇见剧情,遇见蜘蛛,遇见许许多多的意外,最终把生命里那一点微薄的光亮抓在手中的故事。不小白,不万能,不崩坏。留言必回。谢谢。

其实我都快两个时辰没给他们回复了,说不定那三人正像师父说的那般,现在已经回去了吧。

韩昕砚一边朝门外走着,一边在心里嘀咕着。

他缓将梅园大门再度推开,一抬头,却看到来此求见的三人仍在门外安分地等着:为首的青年公子步子未动分毫,脚下的雪地都被他踩出凹陷;而那两兄弟信步在公子身后徘徊着,像是在警戒着周围的异常动静。

青年看到梅园门扉重启,韩昕砚终于出现,马上再度长揖,道:“小兄弟,缭子先生可愿相见?”

“让三位久等了!恩师今日……恐怕不能见各位了!”韩昕砚拱手躬身,向那公子深表歉意。

青年公子听后,竟不自觉地苦笑了下:“想来先生还在气头上,不愿相见。”他话音未落,眼底却闪过一丝丝的失落神色。

韩昕砚突然反应过来:原来是自己言词间没有说清道明,让公子徒生误会了!

“不不不!您误会了,恩师不是不愿相见;其实他昨晚旧疾发作,直到现在身子还未完全恢复,故而不便相见!”韩昕砚连连摆手,赶紧把话解释清楚。

“公子!这可是天大的好事!”那对兄弟马上赶上前来,围在公子身边,大喜神色溢于言表。

青年公子暗淡的双眼一下子亮了起来,他脸上露出难以相信的欣喜之色,马上追问着:“那寡……我,能为先生做点儿什么?”

“昕砚谢过公子挂怀,恩师已无大碍,只需静养些时日,好好调理一下。”韩昕砚半分礼节都不敢弄错,唯恐在他人面前丢了师父的面子。

“好、好!那我们三人就不再叨扰,还请先生好好静养!咸阳远客择日再来拜访!”公子轻轻颔首,一时激动得眼中都闪出了泪光。

随从的兄弟二人马上扶着公子,三人缓缓转身,便要准备离开了。

韩昕砚辞别几位,正要将梅园门扉掩上,可那年轻公子才走出几步,就突然转过身冲到门前,神色凝重地单膝跪在地上。

“先生!我曾御下不严,害了您挚友性命!咸阳远客再次向您赔罪,望下次再来拜会,先生能放下心结与我一见!在下先行谢过先生不计前嫌!”公子话音未落,与他随行的两兄弟赶紧匆匆回来,想要将人从地上扶起。

公子拱手垂头,脸上无不流露出对刚才所提往事的无限遗憾。

韩昕砚连忙上前,跟那兄弟二人一起将公子扶起:“公子,快些请起吧!地上僵冷,小心着凉。”

“小兄弟,还望你见谅!我家公子今天是听到先生愿意相见,高兴坏了!”一位兄弟赶紧为公子激动的失态向韩昕砚解释着。

“我懂!我懂!快些将公子扶回去吧!我们改日再会!”韩昕砚连连点头,而后长揖与三位拜别。

青年公子终于安下心来,缓缓转身,跟着两兄弟慢慢离去了。

韩昕砚看着三人渐渐远去的身影,心中却充满了好奇和疑问,于是乎,他马上掩了院门,三步并作两步地赶回屋里。

刚一进门转身,韩昕砚就看到缭子倚着书架闭目凝神,他眉心微蹙,仿佛无数往事袭上心头。

韩昕砚小心翼翼地都到桌案前,端坐在缭子对面;他歪头看了看师父,然后轻轻喊了一声:“师父?”

缭子深深吸了口气,缓缓睁开双眼,然后低下头,就要重新拾起撂在案上的书简。

韩昕砚壮着胆子,一把按住了缭子面前的简牍,然后撇了撇嘴,道:“师父!您心里好像藏了很多秘密!”

缭子白了韩昕砚一眼,然后轻轻摇了摇头,缓缓站起身来:“没有。”

韩昕砚噌地一下跳将起来,寸步不离地跟在缭子身后,好奇心十足地追问着:“师父,刚才那位公子说的属下将您挚友害死,到底是指的谁啊?”

缭子听他一问,便一下子愣在原地,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前方,仿佛陷入了无边的回忆……

“忘记了。”缭子回过神来,眨了眨眼,最终还是决意要把秘密埋回心里。

韩昕砚看见师父出神的样子,似乎能够预感到那是一件不堪回首的往事,于是便不再执着地追问。

缭子回身,轻笑了笑,说:“不过你小子第一句问的,居然不是那位公子的来历?”

韩昕砚听到师父主动提起,一下子来了兴趣:“我只能看出那位公子出身勋贵,或许是位将军什么的。”

“将军?”缭子笑了笑,缓缓坐在榻上,信手整了整衣衫,“你还记得他自称什么吗?”

韩昕砚立刻跟上脚,一屁股坐在缭子身边,马上紧着眉头,想了想,答道:“他说他叫什么……咸阳远客!啊!他是秦国人?”

“为师的梅园就在函谷关附近,秦国将军要来见我,用得着藏名匿姓、不敢报上自己名字吗?”缭子说着,一展左臂,自然而然地搭在韩昕砚肩头。

对于恩师如此亲近的举动,韩昕砚还是头一次遇着,他晃了眼师父的手,心思突然有些飘忽;等他回过神来,却看见缭子正盯着自己,等着他来回答问题。

“师父,我要是猜对了……您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请求?”韩昕砚直勾勾盯着缭子,笨嘴拙舌地蹦出了几个字来。

我被他这样看着,心里怎么火燎燎的?有点想……韩昕砚猛地吞了下口水。

缭子笑了笑,道:“行啊!这个题目就当是今日课业吧!”

韩昕砚一听师父应下自己所请,一下子心潮澎湃,乐呵呵地看着他,开始思考刚刚师父提出的问题答案。

氏族勋贵子弟,又不是秦国将军,远来函谷关求见师父还要用个虚拟名字……他身边的两个兄弟侍从身手矫健、反应极快,估计武功也不低,而且看着也像是世家子弟;但他们两人又对那个威武英俊的青年颇为敬重……

“师父!您能告诉我现在函谷关外有何大事吗?”韩昕砚心中有了个大胆的猜测,但他急需更多的线索来佐证自己的设想。

缭子微微一笑,仿佛很是欣慰,便对他道:“时下秦赵交战,赵王任李牧为帅屏卫赵国、迎战秦军,秦将不敢应战,三次攻赵皆以失败告终。”说到这里,他脸上的丝丝笑意却一下子了无踪影。

韩昕砚立即在自己的知识储备中检索着这个知识点:师父所说的局势……难道不是秦灭六国的吞赵之战吗?那么刚才那人……

“他莫非是秦王嬴政?”韩昕砚瞪着双眼,将心中的猜测高呼出来。

缭子点了点头:“昕砚果然资质不差,他确是秦王嬴政。”

韩昕砚一下子愣在那里:我的天呐!我刚刚见到的居然是秦王嬴政?那个扫灭六国、四海一统的千古一帝吗?这经历也太……玄幻了吧!

“你猜对了!说吧,刚刚想要我答应你什么请求?”缭子轻轻拍了拍韩昕砚肩膀,神情专注地盯着那个吓傻了的臭小子。

韩昕砚立即甩了甩头,重新唤回自己思绪,然后盯着缭子的面孔,畏畏缩缩地小声嘀咕道:“我想让师父以后……和我一起……睡榻上……”

缭子听罢,倏然间愣住了,他就这样看着臂弯里的韩昕砚,一动不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正主按头让我们嗑糖第七章

    此后的两天里,唐绵绵一直对徐伊人的坏手势记恨在心,夏小冥拿出植物人紧箍咒来催促她,她都说:“好烦哪,为什么偏偏把我跟她捆绑在一起嘛,当时太突然我没有反应过来,现在想想,这口气怎么都咽不下去,非要报复一下不可。我要是不好好复仇,她还真当我扁扁的好欺负了?”虽然没有实质上的进展,但在学校里她们也打过几次

  • 居安思危在线阅读第四章

    湫目瞪口呆。“啾啾啾!”雩你为什么会变成人啊?!说好的海豚呢?!变成人形的雩还是能听懂湫的话。她蹲下来摸摸湫的头:“抱歉湫,其实我也没想到,爷爷给的药居然真的会有用。果然我还是觉得亲自行走在人间比较有趣......”湫用鱼鳍捂住了脸。这和他想象中的双人七日游不太一样啊……“啾。”那你还能变回鱼吗?“

  • [综]个性是提灯奶妈在线阅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此事一出,李家的股票异常的猛涨,一下子跃身前进一百多名,此事不久后便传到了萧锦的耳朵里,听到的是一个不入眼的企业与自己联姻,非常不愿意自己长孙的媳妇候选人是这样子的人,虽然他也知道这一次危机是李家帮忙渡过,但是他想报答的方法有很多种,不一定要自己孙子的幸福去报答,而且以前李家也受了不少萧家的恩惠,心

  • 星空之主第一章

    1一场盛大华丽的盛宴正在宫廷花园里举行着,桑托斯帝国的贵族们被皇帝陛下邀请至此,举杯庆祝帝国最受宠的小王子的成人礼。据传小王子生下来便貌美无双,肌肤赛雪,唇若玫瑰,被誉为女神阿芙洛王冠上的宝石,璀璨夺目,摄人心魂。但因为皇帝陛下的保护,许多人都未曾见过小王子的真实样貌,都是通过每年宫廷画师的拓印本私

  • [综英美]是哪吒不是莲藕精在线阅读第六章

    沈萃随着林笑笑的拉扯来到了选歌台,早来的同班同学们都一脸兴奋的看着她呢。沈萃双掌合十抱歉的说:“今天家里有点事,来晚了,你们都唱了不少吧,可惜没听到,真遗憾。”夏宗跟着走过来:“基本没错过什么,你也知道那家伙是麦霸,刚才都听她瞎吼了,我家店里的天花板都要震塌了。”那家伙指的是男人婆林笑笑,而他提到自

  • 我家老宅成了精在线阅读第七章

    第二天,天还没亮,张寒便早早的起床打坐了。没办法,自己的那个破戒指太消耗灵气了!这一举动,把公孙三娘都吓了一跳。“这孩子真是勤奋啊!照这个势头下去,将来的成就一定不在我之下。”公孙三娘满意的点点头,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一个时辰后,张寒打坐完毕,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照这个速度修炼下去,啥时候是

  • 余温重顾[娱乐圈]第十章在线阅读

    重新开始一段生活,通常挺不容易的。因为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重新适应。对于天生自来熟的人来讲,这根本不成问题。可偏偏我不是。分班以后的第一天,我认识了老谭。重新分班意味着就要重新换宿舍了,因为与原来的同学们班主任不一样,所以就重新分配了。如果还按照以前那种鱼龙混杂得分配,那每个班主任头估计要炸掉

  • 妹子请自重鹦鹉

    偏殿后堂。檐下鸟架子轻轻晃了几晃,上头的鹦鹉站立不稳,突地“呱”一声大叫,张开翅膀疯了似地扑腾起来。临渊转过脸,伸手抚了抚鹦鹉的颈背。他有着一副棱角分明的面容,眼瞳深而冷,澄澈却不带丝毫情绪。他看上去很平静,拿一根手指刮了刮鹦鹉的红嘴,鹦鹉就满意地拢了羽毛,咕咕咕地嘟哝起来。这是一只非常凶的鸟,可是

  • 炼身滚,不需要

    白晨光听到这话,沉默了片刻,随后道,“你要钱,我给你。”“滚!谁要你的钱!如果你还有点人性,就当着所有人的面解释当年的事情,是你婚内出轨将我妈从白家赶出去的!对!我就是要折磨你!不想让你安生,不想看着你幸灾乐祸的生活着,我就是想让你一败涂地,为你所犯下的错偿还!怎么了!白董事长,我从一开始我就坦白过

  • 梅霍大陆传纪在线阅读第十节

    再凝神远眺,这才见一股透骨奇寒之气,正由远处缓缓侵袭而来。这股寒气所到处,大地瞬间冻结,草木顷刻冰封,一些还来不及奔逃的鸟兽,立时就被冻成了一貝具冰雕!这恐怖的场景,着实让两个少女触目惊心。“这寒气,难道说......”小师妹神色有些慌张地看向她的师姐。“没错了,是晶石虎!看样子,应该已进入妖丹期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