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千秋皇朝第七章在线阅读

2021/6/10 21:20:29 作者:蜗牛也看书 来源:飞卢小说网
千秋皇朝
千秋皇朝
作者:蜗牛也看书来源:飞卢小说网
梦入春秋吾为王,虽为孺子亦称皇。龙车千山问三鼎,铁骑万里走七都。三尺青锋屠百万,皇袍加身君帝位。————————涵泽:其实我不想当皇帝,主要是为了救被抢走的老妈不知不觉就走到这一步了,其实我也不想啊!(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夏弈恒是来带画玫走的,一来,他就看到边吃边喝的苏致朗把门,她在里面掉金疙瘩。

他在想,卓佳锦与密信中帛锦上的女子有三分相似,还愿意伙同苏致朗花重金买走画玫,难道她就是帛锦中的女子?还是说,她和帛锦上的女子,也有关系?

“贺小姐的仇敌,是南莫的人?”

他剑眉微扬,一双漆黑渗人的眸子似乎能把任何人看透 ,沈负为他拉开木椅,他坐下,随侍为他沏茶,他端了一杯茶,放在手中摩挲杯身,若有所思。

夏弈恒不会知道她的身份吧!卓佳锦心中警铃大作,连咽的口水都像刀子滚下喉咙,她紧张地冒冷汗:“不、不是。”

“你在本王面前不适合撒谎。”夏弈恒剑眉入鬓,眉若远山,轻嗤了声,似乎心情还可以,将茶水一饮而尽,哐地掷在桌上,“再问一遍,是或,不是?”

聪明如苏致朗,虽然没听懂什么仇敌、什么是不是的,但他推断,八号女人、贺佳锦、恒王,这三人之间肯定有某种联系,识相的他,自然而然退下了。

屏退众人,唯剩三人的屋中,卓佳锦的心狂跳不止,似乎要跳出嗓子了 ,她左手不安地揪住袖袍。

不知怎地,她好像每次看到这个寡言高冷的男人,都会不由自主的紧张,她硬着头皮,吐出几个字:“是与不是,和王爷没有关系吧?”

夏弈恒冷然启唇:“那本王就把这个宫女给杀了。”

卓佳锦霍然抬头,他知道画玫是宫女,他多半已知自己的身份了,她无从选择,冷汗涔涔,煞白着小脸,急地磕磕巴巴承认:“是。我的仇敌,是南莫的人。”

话音刚落,夏弈恒起身,大步流星地出了门:“跟本王走。”

身后,一群侍卫围住她和画玫,不走不行,卓佳锦只好跟出去,她上了马车,而画玫被拦在车外,只能跟车。

明明车内很宽敞,卓佳锦却觉得闷的厉害,连手都无处安放,她在想,恒王知道了她的身份,会和卓渊做交易,把她送给卓渊吗?

不对,卓佳锦又猜夏弈恒不会那么做,毕竟他救过自己好几次。

长安最繁华的中心地点,伫立着一处华丽逼人的府邸,卓佳锦下车,就看到头顶那遒劲有力豪放的恒王府三字,别的府都是描金,到恒王这里,恒王府三个字都是纯金镶嵌!

门口,十二樽栩栩如生、威严的狮子,嘴中含着龙珠,分立两边。

踏进门,卓佳锦樱唇微张,这山水园林、红砖绿瓦,风景好看的过分,每一处小径的设计都特别好,从那条路哪个方位都能看到气势磅礴的正厅。

壕气的很。

作为南莫嫡公主的她,掰了掰手指,数了下,尽管父皇母后总赏赐她真金白银,可所有钱加起来,才勉强能修个这样的 。

啧,看来恒王当年南征北战,功名赫赫,确实挣了不少票子。

一路曲曲折折,穿了不少水榭花园,夏弈恒气都不带喘的,约小刻钟后,才停在王府正中心的书房处,他在门前一停,撕下沈负袖边,看卓佳锦一眼:“过来。”

卓佳锦踩蚂蚁似的,慢吞吞过去。

柔软的布料拂到脸上,一勒,蒙住她的眼睛,这才说道;“进来 。”

书房重地,向来只有沈负和他才能进去,今日带卓佳锦进去 ,委实令不少人吃惊。

两个大男人走前面,什么也看不见的卓佳锦走后面,磕磕碰碰,用手小心摸索着,听着脚步声辨认方位,跟过去,她心想,奇了怪了,这二人,竟没有一个来扶下她的!

脚下一绊,她惊叫,瞬时抓住旁边的书架,可倒好,上面的书噼里啪啦掉落,就在她以为会砸的满头包时,落入个微冷的怀抱。

夏弈恒抱着她,闪到一边,去了最里的议事厅,才抽掉她的黑布。

议事厅的窗边,铺展了一张帛锦,帛锦上画着一个插花簪的年轻女子。那帛锦似乎沾了水,将墨洇开,女子的面容有些模糊 。

可旁人看不出,卓佳锦还看不出吗?画上的人正是自己!

“南莫皇帝于本王有救命之恩。”夏弈恒语气平缓,眉宇不可察觉地拧了下,“受你母后之托,她让本王寻到你 ,庇佑你,护你一世平安,也交代本王,不让你再掺和南莫皇室的事。”

卓佳锦清丽动人的脸,尽是呆愣,她瞪大黑亮的眸子,抓紧桌边:“然后呢?”

“你皇叔卓渊妄想谋权篡位,将你们一家赶尽杀绝后,又怕天下人知道他的恶行而群起攻之,已对外宣称皇上病逝 ,嫡公主与太子伤心欲绝,前往皇陵守孝。卓渊念着当年和你母后的旧情,对她倒尚好。”

卓佳锦双腿发软,情不自禁落下泪来。

“你母后只希望你此生平安度日,还留了一封信给你。”

夏弈恒眉头皱紧,看着卓佳锦的金疙瘩掉个不停,撕开帛锦,从夹缝中,抽出一张薄如蝉翼的纸,上面只写了几行字,和上次的引荐信一样,一看便知下笔之人有多仓惶慌乱。

信上:

“圣上心慈手软,错信贼子,养虎为患,使南莫国本动摇、皇室动荡,害吾丈夫丧命、害吾儿颠沛流离、生死不明!

若有幸见信,谨记,复仇乃太子一人重任,狗贼心狠手辣,汝一介手无缚鸡之力女子,切莫因复仇行偏激之事!

愿吾儿佳锦择良人婚配,一生无虞,喜乐安宁。母后若有不测,九泉之下稍能安息。

母后泣血绝笔。 ”

多少次追杀,多少次受伤,都比不过眼前这封信,让卓佳锦哭的一声比一声肝肠寸断。

她死死地捏住信,无力地跌坐在地,全身遏制不住的发抖,及腰的长发落在地上,沾了灰,她也不管,她只是将自己蜷成一小团,双手死死抱住膝盖,把头埋进去。

哇哇大哭,无助的就像一个被人遗弃的孩子!

五脏六腑像被搅碎了那般疼,她不敢去想尸横遍野的寝宫、身中数刀的父皇、委身狗贼身下的母后,还有,不明生死的太子哥哥。以前锦衣玉食、美好和谐的生活,就像美丽的琉璃球,碎了一地,扎了的她满手血。

她哭的岔气,几欲昏迷,渐渐地没了力气,靠着墙瘫在地上。

远处,她哭了多久,夏弈恒就定定地站了多久,他负在身后的手渐捏成拳,眸光阴郁,难以察觉地叹口气。

不会儿。

他怕卓佳锦会哭死过去,终于没忍住,俯下身,不由分说地将她横抱在怀中,他欲开口安慰,先前想好的措辞,却成了寥寥几字、有些强硬的话:“再哭,本王把你扔进池子里去。”

“哇!”卓佳锦使劲地捶打他,哭的更伤心了,泪流成河、水亮亮的桃花眸 ,恨恨地瞪他。

夏弈恒目不斜视,抱她的力道微紧:“看是你水多,还是池子水多!”

他二十六年来,没哄过人,也不会哄,但他说话好使,整个大夏没有几个人不听他的,恒王心想,自己‘安慰’她让她不哭,她就会不哭泣了。

哪成想,卓佳锦更伤心,挣扎地从他怀里跳下来,找了旮旯角落,又像之前那样哭。

以前,不是没有女人在夏弈恒眼前哭过,可从来没见过,一个女人能从上午哭到下午,这大有要哭一天一夜的架势啊。

夏弈恒冷薄的唇微抿,他伏案办公之余,实在忍不住瞥她,看她哭的梨花带雨,他深吸口气,哀叹:“你若不哭了,本王可以帮你找到太子。”

一滴泪丝滑落,卓佳锦仰头,咬咬唇:“真的?”

“你在开玩笑吗?我们王爷说话一向算数!”沈负翻了个白眼。

卓佳锦却还是把期盼又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夏弈恒,夏弈恒与她四目相对,看着那双盈满泪水的楚楚可怜的眼睛,倏地,点了个头.

卓佳锦喜上眉梢,总算止住了哭声,似想到什么,她仰起头问:“你当初救我回长安,就已经知道我身份了?”

“不是。”夏弈恒居高临下,俯视她,否认,“当初是顺手救人。”

“那你与我父皇母后相识,见到遗落的引荐信时,那会儿你知道我的身份了吧?要不然,为什么送信呢?”

“那时,只是猜测。”

卓佳锦站起身,盯着夏弈恒凉薄的唇、如刀削般笔直的鼻梁,丰神俊朗、器宇不凡,她脑海里忽地闪现出曾经他救自己的画面,她樱唇微动,起了不该有的心思:“王爷……”

夏弈恒察觉出她的欲言又止,瞬时紧皱眉头。

“我父皇于你有救命之恩,母后让你庇佑我,护我一世平安,你也答应了?”她那双弯弯水眸,眼神伤感。

夏弈恒点头,吐出一个字:“是 。”

“那我母后是让你娶我为妻的意思,若不娶我为妻,怎么庇佑一世?”她十指尖尖,揪着袖袍,孤独一掷,她确实是仗着夏弈恒口中的救命之恩,才敢大着胆子,提出这样的要求,她继而又红了眼。

“我是南莫嫡长公主,身份尊贵,若不是落难,我也不会主动开口向一个不太熟悉的男人,提这样的话。”

她颤栗悲伤的话音里,藏了千般万般不愿。

可,对面的夏弈恒,始终不为所动,他站在那儿仿佛冰冷无情的雕塑,喉结上下滚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甜心在线阅读第2章

    景渊的桃花眼里闪过一丝惊艳,却又觉得本该如此。睁开双眼后,床上的小人儿实在太能激起男性的保护欲了,巴掌大的小脸儿,白玉般的肤色,如深海般的眸色,清澈的眼神,雾蒙蒙的,像一只小鹿,闯进了大灰狼先生的庄园。这是于婉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之前的几天里,原来的于婉惊吓过度,加之体弱,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男人身

  • 糖醋总裁尝尝鲜婚姻与家庭

    婚姻和家庭是女人的世袭领地,在这里,女性的意志占据了统治地位。一个家庭,无论它的总体特征还是它所表现出来的行为方式,都是倾向于女性化的。女人是家里的一道风景线,她决定着一个家庭的风格和品味。如何经营好自己的婚姻,成了每个已婚女人必须面临的棘手的问题。婚后的梅子同样也要面对这样的状况。她一方面要面对生

  • 给我少一点的情敌在线阅读大胜

    无球挡拆,是作为掩护无球人摆脱防守人获得接球空间甚至是投篮空间常用的跑位战术。三井寿这个时候提出来使用这个,无非就是想让自己更好的有投篮空间罢了。既然已经有了无限开火权,自己干嘛矫情,他今天,还就是巅峰科比了!一对一持球进攻无疑是最耗费体力的一种进攻防守,投篮也就算了,突破进去还要面对协防。三井寿如

  • 末世吃货生存手札第九章在线阅读

    蔡美凤不愿出钱,却又不愿当众承认自己不是艾夫人,纠结了半天,碍于面子,最终还是跟着服务员去把帐结了。一顿饭居然要九千块,帐单上写的燕窝鲍鱼什么的,她刚才在房间明明没看到,服务员却说她进去之前就已经吃完撤下去了。这让她更加气恼,那么多好东西,她一口都没吃成,却还要负责结账,真是太憋屈了!还好昨天刚从艾

  • 骗婚总裁,走着瞧在线阅读第10节

    佩服之余陈雨然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似的:“秦溪!你们离婚难道萧木没有给你钱么?”为什么还要卖房子,知不知道这样很不划算?眼见着话题又回到了钱上,秦溪苦笑:“雨然,萧木有一个助手名叫钱宇,moneyrain,你真的不要考虑和他换一下姓名么?”陈雨然抿紧了嘴唇,歪斜着脑袋,目光里全是愤然:“秦溪!我

  • [知否]齐家有媳初长成之的船卖不卖?(新书求收藏)(3)

    看了看桌子上那把拇指长的铅笔刀,再看死侍手中那两把一米多长,散发着寒光的武士刀,大汉懵了,路人也懵了!铺垫了这么多,合着你还是想捅死他?你她妈这是诈骗啊!人家拿铅笔刀划你一道,你拿西瓜刀追着人家砍?究竟是有多不要脸的人才能想到这个套路啊!“来自雷纳德负能量点+999”“来自山村平负能量点+699”“

  • 顾芷和总裁的甜蜜之旅之呆兽的宝藏

    其次,拓印元术的成功率低的可怕。有些人冲破了桎枵,却一辈子无法拓印元术,永远停留在了元术士学徒。元兽晶核是难得的宝贝,用来交换一瓶微型体力恢复药剂,价值相差无几。这颗黄铜色的圆形晶核内,有一颗五角星图案,鲁季宝到手的时候,已经用“大数据师”分析过了,正是蛮牛唯一的元术“冲撞”。冲撞,横冲直撞,撞击对

  • 恶魔总裁的甜心娇妻之人蛹(7)

    姚大小姐难得的乖巧,让我和黄三相视一笑。“嘶!”腰间的痛感让我以为嘴上长刀子的飞虫又回来了,回头一看,姚芊的手拧住了我腰上的软肉。“邢万山,你俩笑什么!”姚芊气呼呼地说道。我捏住姚芊的手腕,悲愤欲绝,“他也笑了,你拧他啊!”“哼!”姚芊抽回手,丢给我一个白眼。皮筏子逐渐靠近岸边,眼前的一幕让我们三个

  • 豪门千金装穷中第10章在线阅读

    吃过麻团后,田小满的心情也变好了,休息了一会儿,他决定去收拾那两只兔子,晚上把它们做出来吃了,好让那李文轩明天一早就能走,看他还有什么借口!兔子的皮已经被田阿父拔掉了,洗的干干净净的放在盆子里。田小满决定一只炖汤,一只红烧。他先将兔肉剁成一块一块的,锅里放水,水烧开后,把兔子倒下去过水,捞出浮沫,煮

  • 恍然如梦(上部)在线阅读第二节

    秦判官这一拍吓得吴维一哆嗦,却也有些疑惑:秦判官这是发哪门子火呢?“大人您这是因何发怒?莫非此子在人间之时,曾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高个无常问道。无常这话可下了吴维一跳,赶忙说道:“大人,我……”。“张无常!”矮个无常拜身道:“下官在!”。“你拿好这页生死簿,速去人间查看一下吴维是否还活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