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综]冠位大阴阳师第六章

2021/6/12 5:15:46 作者:妄鸦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冠位大阴阳师
[综]冠位大阴阳师
作者:妄鸦来源:晋江文学城
【FF14真好玩,这本大概月更】安倍晴明子觉得花之魔术师应当是时候感受一下欧洲晴明的毒打了她穿到另一个时空的平安京,顺带一jio把本世界的晴明踹走却被告知【恭喜玩家通关,现在开始准备二周目啦】???好,行您的好友【正义的伙伴,安倍晴明子】再次上线。挽救平安京,舍我晴明子其谁?(强颜欢笑)(1)三个晴明一台戏(2)你不是我记忆里的狗崽子和奶光光!(3)天上掉下个大舅来(4)啊不变的果然只有孜孜不倦唱反调的芦屋道满啊(感动脸)(5)“不过——拯救世界这种事情嘛…”“我有一个粉头发的同僚,他可比我专业

润玉悠然进了书阁,谨慎地在书阁门口施了一道隔音屏障。随后拿起书桌上一个梨木盒子,轻轻翻开盖子,递给了莲妩,里面静静卧着一卷轴。“今日你既来了,我正好想与你说另一桩要紧事。”

另一桩事?其实他本来想说的又是哪桩?莲妩暗自神游。“所以是什么事啊,搞得气氛这么严肃?”莲妩便说边凉凉地瞟着他。

“此事与你的身世有关。前些日子你提到多次询问水神仙上为何你有那些不同寻常的能力,他们却不愿意告诉你。我后来也有些隐隐地猜测,便在披香殿中查阅了些典籍,眼下也有了些眉目。我想,这个卷轴里,便有你想知道的答案。”

莲妩一听,急忙低头翻开卷轴,默默读了起来,润玉负手立于一旁,安静地看着她。

也就半柱香的时间,莲妩快速翻完了这卷六界杂录,里面讲的是鲜少有人提及的稀有种族。灭灵族是其一,而最过神秘的,便是忘川族。

“你的意思是,我是那个已经凋落的忘川一族的血脉?”

“阿妩大约不是普通忘川族人,若润玉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是忘川王族曼珠沙华,存于当世的最后血脉了。”

见莲妩吃惊地瞪大双眼,润玉接到,“所以你可以对魇兽精神免疫,所以你可以对于一切精神系法术无师自通,天赋异禀。作为曾经的幽冥鬼界的掌控者,曼珠沙华可以无所顾忌掌握梦境,阴阳五行也对你毫无限制,天魔人界你可以任意穿梭,上古神兽竞相臣服。这些,都是曼珠沙华一族生俱来的力量。”

“不论此事真假,若我的族人有你形容的这般厉害,为何如今陨落至此,只剩我一个?” 莲妩仿佛希望找出他编造故事的证据一般,死死盯住润玉的眼睛。

“你可知,如今六界的结界法则和限制,如今的安稳平衡,都是忘川一族曾经耗尽灵力实现的。而如今为什么他们的功绩像是被刻意遗忘了,甚至变成了六界罪臣,人人可打可杀的余孽?这卷手记被封印已久,里面记载的便是当年的真相。我本不愿告诉你,真相远比你想象的更复杂,更残酷。” 然后他看到莲妩脸色越发苍白,眼神却像燃烧的烈焰般坚定。润玉顿了顿道,

“但我想,你比任何人都有权利知道真相。若是有心人猜出你的身份,而你自己却一无所知,处境恐怕只会更加危险。”

“根据南玄真君这六界杂录的记载,几万年前天界势力并不如如今这般壮大,忘川界如同裁决者制衡着各方势力,是以那时的天帝离风空有野心却没有能力。五界动荡之时,他设计了一场惊天阴谋,挑起五界大战,消耗了忘川族的势力。那之后,离风伪造证据,污蔑忘川一族在大战中投靠了魔界,以此为借口说他们擅离渎职,率领五界势力进行讨伐。天界便是从那次浩劫之后,一跃成为了十方之主。当时本来就人数最少的忘川族也大部分殒身于那次讨伐之战中,只余下忘川旁系摆渡人一族。”

莲妩心头巨震,润玉所说的真相如同惊雷滚滚,炸的她头痛欲裂。难怪自己从小以红莲的身份长大,水神,风神,斗姆元君,他们早都知晓,为了保护她一直在竭力隐瞒,原来自己真实身世若是被人知晓,是真的会招致杀身之祸,不仅如此,怕是会再次在六界带来一次血雨腥风。

现在想来,在这六界之中,她莲妩无根、无萍,孑然一身。天界于她又是什么呢?既是她自小长大的家乡,又是让她族人归隐遁世的元凶。

看着莲妩失魂落魄,悲恸又惶然,润玉心中怜惜。但不经此一事,以她对旁人毫不设防的样子,用不了多久便会叫人探去了她的不同,而这天界,最不乏的便是那心怀叵测之人,所以,她必须尽快长大,才能好好保护自己。

莲妩紧紧攥着他的衣袖,璇玑宫安静地如同时间静止一般,只有莲妩细小的抽噎声,可润玉却觉得那一声声像是再剜剐着他的心一般,一阵阵冰凉的刺痛。

于是润玉不再控制自己颤抖的手,轻柔地拥住她,温柔又坚定地安抚,“阿妩,我知道你很难过。这种世间只剩下你自己一人,害怕惶恐的心情,我又何尝没有体会过。我一意孤行告诉你这一切,打乱你平静悠然的生活,你可怪我?”

见莲妩泪眼汪汪摇头,他突然直视莲妩的眼睛,认真道,“和我在一起吧,阿妩。润玉本以为自己一生孤寒,阿妩非我所能企望。可你昨夜,你昨夜竟说你心悦于我。润玉何德何能,竟能得你真心相待。”

“从今以后,润玉会陪着你,护着你,无论发生什么,阿妩都不必再害怕。”

如同过山车一般大悲大喜,让莲妩刚刚平复一些的心情,再次震动起来。巨大的眩晕感袭来,让整个世界格外的不真实。她屏住呼吸,耳畔是润玉擂鼓般的心跳。他的怀抱宽厚而温暖,鼻间环绕的是让人安心的味道。

这个拥抱她期待了好久,却没想到,竟是在今日这般情景之下才真正拥有。

似乎还嫌她震惊不够似的,润玉握住她的手,在她摊开的手心上放下一块泛着幽光的银色鳞片。

莲妩手指轻轻拂过鳞片,感受到上面灵力环绕,散发着清冽甘甜的龙涎香味道,跟润玉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这是…这是龙族的逆鳞!” 她着急的想把这个还给润玉,“大龙,这是你们与生俱来的护体之物,我不能拿,你有危险了要怎么办?”

“这龙鳞,你替我好好保管。若遇到危险,使出唤龙咒,我便会到你身边。你可知,这世上润玉什么都可以失去,唯独不能失去你。你身份特殊,保护好你自己,否则润玉无法安心。”

莲妩郑重地把龙鳞放在心口的位置。只觉得眼睛酸酸涨涨,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有决堤之势。

从一开始的心动,到年年月月的相伴,润玉不知不觉渗入了她的生命,这个高洁清冷的影子总是牢牢地抓住她的视线,不停歇盘桓在她的脑海。就如同月下仙人讲过无数桥段那般,她看到他会紧张,看不见会想念,有时担忧,有时苦恼,有时欣悦。

她知道自己早就喜欢上了他。可他却总如天边的明月,抓不到,摸不着,好像永远在自己的世界,没有什么会动摇他的平静,他与旁人间像是竖起一座隐形的高墙,让人难以猜透他的喜怒哀乐。而如今,他却亲口对她说,他喜欢她,还将自己身上唯一的逆鳞赠与她。她真不是在做梦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剑成凰天梯

    由于重建需要,训练暂缓,新的皇室战争赛季开始,国王带领5套出战卡组奔赴传奇竞技场,杰克鲍勃这些新人被允许观看比赛。双方的国王塔都是11级,第一局国王用了地震猪,成对面使用的X弩被抓卡组了,毫无悬念赢下了这一盘。第二局国王用第4套出战卡组石头人,对面一手皮卡锤换路,被压着打。第三局到了赛点,比赛前两个

  • 我!太帅了怎么办第一章在线阅读

    “我靠,什么情况,我靠?”陈哲一路狂奔着一边不住的低声咒骂着,身边半人高的灌木抽打着他的脸生疼,可是他一点不敢减慢自己的速度,抑或是直起自己的身子。火箭的破风声时常在耳边响起来,带来的灼热温度让他仿佛都能闻到头发烧焦的味道,他又把身子压得再低一点。陈哲发誓这是他这辈子跑的最快的一次,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 女尊之小傻子在线阅读第三节

  • 我是神级NPC第5章在线阅读

    中年人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放在肖剑白面前,着急的等着肖剑白给他化解之法。肖剑白拿在手里掂量一番,这一锭银子最多也就十两,刚够给老头租金而已,肖剑白贼眼又是一转,对着中年人说道:“贵客身上有一些暗疾吧!是不是晚上睡觉时胸口有些闷慌?”“小先生真乃神人呀!确是如此。”中年人彻底信服肖剑白,他不但睡觉之时

  • 海贼之神级漫画家第五章在线阅读

    说起来,他有多久没回紫霄宫了?百年了吧?时间过得可真慢啊,鸿钧如是想着。干脆哪天回去看看好了。鸿钧从回忆中回神,抬手摸了摸肩膀上的红莲,难得柔和了面容。“红莲要如何称呼哥哥……”再一次的红莲开口说话。“同叫汝盘古哥哥一样,便称吾鸿钧哥哥吧。”后世他们都叫他师尊,不过是换了一种称呼,似乎也未尝不可。只

  • 山河飘渺记第四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天还没亮透,吃过早餐,黑仔比他们还早起,做了点地瓜粥,他们就着萝卜干吃了一碗,而后继续启程爬山去学校。许许囧啊~回到学校,她继续上课,下课就被一群五六岁娃娃拉着转圈圈,笑的跟孩子一样,于非寒跟校长打了声招呼后,开始在学校忙活,又是修理电线,又是牵网线的,最后还搞来了一架投影仪,他让黑仔帮忙,也

  • 约瑟传说雷人对话趁火打劫

    本指趁人家失火的时候去抢东西。现比喻乘人之危,捞一把。【原典】敌之害大①,就势取利,刚决柔也②。【注释】①敌之害大:害,指敌人所遭遇到的困难,危厄的处境。②刚决柔也:语出《易经·夬》卦。夬,卦名。本卦为异卦相叠(乾下兑上)。上卦为兑,兑为泽;下卦为乾,乾为天。兑上乾下,意为有洪水涨上天之象。《夬夬》

  • 天元世界第10章在线阅读

    桃园村的夏天,天亮的特别早,公鸡一打鸣,就有村民起来干活了。拉车的声音,推磨的声音,还夹杂着刚睡醒的哈欠声以及伸懒腰时骨骼的声响,充斥着这个宁静而祥和的小村落。猴七还沉醉在睡梦中,正梦见和孙青一起嬉戏玩耍,在满地油菜花的野地里放风筝,风筝是猴七特地扎的,用高粱桔梗做的骨架,用油毡布做的外形,孙青的小

  • 神器遍地的二十一世纪第7章在线阅读

    《冠军教父》作者:林海听涛这是一个关于追求胜利的故事。——“我唯胜利论。我只追求胜利,只要能够获胜,全攻全守还是防守反击我都不在乎。职业足球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在我看来,就是胜利,追求胜利的极致就是冠军。我是教练,不想丢掉工作,或者被人遗忘,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带领球队取得一场场胜利,取得一个个冠军!

  • 问剑无心在线阅读第六章

    此时此刻,任谁都觉得李云就是他的属下。恰巧这时证件的鉴定结果也出来了,全都是真的。NSA官员见状笑道:“尊敬的王部长,现在误会已经解除,李云千真万确就是我们的人,所以我要求带他回国。”被称作王部长的领导把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他知道不能让他们带走李云,却一时想不出有效的办法。“我不同意!”正在僵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