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大汉冠军侯师尊当真觊觎我?

2021/6/12 5:01:33 作者:混沌玉麒麟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汉冠军侯
大汉冠军侯
作者:混沌玉麒麟来源:飞卢小说网
重生大汉霍去病,我为冠军侯,当逍遥朝野。创立千机营,骑兵无敌,屠戮漠南!创立燕云十八骑,朝野之上莫有抗衡!创立六剑奴,统领罗网,无孔不入!更有北府兵,玄甲军,背嵬军,怯薛军,夷丁突骑……我有军团,天下无敌!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千古江山,英雄少年,勇冠三军。八百轻骑,漠南从此无王庭。大破匈奴,漠北大封狼居胥。大汉无敌,必属冠军侯!建军团,保社稷,一代战神霍去病!(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楚寒随众人来到竹林跟前,完全被眼前的一幕惊到了。只见平日里衣冠楚楚的娄弈,此时正光着上半身在竹林中跑来跑去,还边跑边哈哈大笑,如疯了一般。再看周遭看热闹已久的修士,楚寒心中不免一阵恶寒。

“怎么回事?”随着楚寒一声低吼,众修士纷纷回过头来,表情有些尴尬。少顷,一个年轻修士说道:“楚宫主有所不知,今日一早娄先生便脱了衣服在林子里裸奔,还说些污言秽语、甚至......”

楚寒一双俊眼幽幽地瞥了过去:“甚至什么?”

另一个修士抢话道:“他还说这乾坤宫早晚是他的,说楚宫主狗屁不通!”言讫,身边一个与之要好的女修立即拱了拱此人的胳膊,示意他别再多说。

楚寒脸上一黑——他倒并非是因被骂狗屁而生气,而是忽而想起、自己在无间的际遇——当时冷冥曾提醒过他,乾坤宫有人设计让楚寒做引子,与冷冥一起在无间魂飞魄散,之后自己再登上宫主之位。莫非这个人是娄弈?

正想着,只见娄弈又开始脱亵裤,这一遭,饶是那些女修再大方,也看不下去了,纷纷捂着脸跑路。楚寒也是气到不行,好在他过目成诵,随即抬手念诀使了个定身法,把娄弈脱到胯处的亵裤也一道定住了。他长舒一口气,走到娄弈旁边,拾起地上的袍子给他披在身上,而后四下打量一番。

诸位看客见楚寒神色不善,大多识趣地离开了,只有林外一棵古树上的冷冥正环抱了双臂,口中吊着一片竹叶,饶有兴味地看着这边,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见他那副得意的样子,楚寒便知此事与他有关,但碍于周遭还有人未离去,楚寒不好作声,只是在娄弈头上施了个解翳咒,暂时散去他之前身上的癔症。

见娄弈神色渐渐恢复,楚寒又撤去他身上的定身咒。只见娄弈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哇”得一声哭了起来,楚寒刚刚给他披上的外袍又哧溜一下滑落下来,露出他脊背上与女子翻云覆雨时留下的一道道旖旎划痕。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住楚寒的大腿,大声哭喊道:“宫主啊!宫主啊!求宫主杀了我吧!宫主杀了我啊!”说着,他忽而起身去夺近前一个修士的佩剑,惊得修士跑出去十几米远。

楚寒摇摇头甩开他,却见寻死不能的娄弈又趴在地上哭嚎道:“我犯下罪过,我偿还便是!我去死便是!何必要让我受此羞辱啊!只要能保我名声,便是去死我也愿意啊......”

这时候,树上的冷冥噗嗤一笑,楚寒见状完全确定,那娄弈方才并未疯,那些裸奔胡说的桥段,恐怕都是冷冥用魔道之术给控制的。

正想着,只见娄弈忽而又如着了魔一般,眼睛直直看着门外,大笑道:“我娄三儿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你们可知道?我就喜欢别人家的少妇!哈哈哈哈~我就喜欢在床上玩弄少妇!而且你们知道我为何医术超群吗?我的医法灵力是从别人手里偷的啊!哈哈哈哈——”说着便要往门外跑。

还未走的修士们这回可是坐不住了,娄弈怎么说也还是乾坤宫的人,若是到外头就说这些胡话,那乾坤宫的声誉不就完了?想着,他们纷纷去门口拦着,不料娄弈力气倒是不小,拦也拦不住,眼看着他就要跑出去了,楚寒赶紧上前,又给他定住了。

他吩咐左右把娄弈锁到竹屋中,接着看了一眼树上的冷冥:“孤煞,下来。”冷冥装作一副很无辜的样子道:“师尊别怪我呀,方才我见娄先生发疯,恐怕他杀了我,所以才爬到树上来了——”

楚寒叹了口气,道了声“走,”随即叫了两个修士看护娄弈,自己则是带着冷冥往藏书阁去了。

踏进藏书阁,楚寒便关了房门,怒视着冷冥,强压火气道:“冷冥,你可是与他有仇?若是想杀,你直接杀他便是,何苦毁他……连带毁我乾坤宫声誉?”

冷冥摇摇头道:“师尊有所不知,那娄弈所言句句属实,哪里是我毁他声誉?我不过是逼他讲出实情罢了。”

楚寒仍是很恼怒,毕竟他现在是乾坤宫宫主身份,修仙世家对声誉颇为看重,若是乾坤宫声誉受损,自己这个宫主也要受人指指点点,可冷冥是本书最牛逼的人物,自己又如何惹得起?想着,他将案上的纸团成一团,愤愤地往地上一抛,对冷冥道:“你出去——”

冷冥并不领命,他笑嘻嘻地跪坐到楚寒案前,看着楚寒俊俏的一张白面被染得通红,不由又像发现件有趣的事物一般,细细端详起来:“师尊生气的样子煞是可爱呢~”

“滚——”楚寒再忍不住,怒视着冷冥下起了逐客令。言讫又有些后悔,自己如此态度,该不会就地壮烈牺牲吧?

熟料,冷冥却笑得更为欢脱:“师尊啊师尊,我这声师尊可是没白叫,你还真是有骨气啊,已经很久没人跟我说滚了,哈哈哈哈——”

楚寒心里一阵恶寒:原来反派大大好这一口儿?

这两日,娄弈每到早晨就要跑出来闹一通,宫中修士轮着班儿地去照看他,在他平静之时给他送饭——毕竟,他所犯的错误虽说让他灵力全无,可那是他私人作风问题,论起功劳来,他为乾坤宫效的力也不算少,所以,尽管宫中人对他已是嗤之以鼻,可该管的饭,还是要管的。

而冷冥则是每日都跑到竹林去看热闹,有时候是啃着苹果看,有时候磕着瓜子看,一副不怕事大的模样。

这日傍晚,楚寒用过晚膳,正要歇下,便见月桂慌慌张张地跑来报道:“宫主!宫主!不好了!不好了!白公子他......”

楚寒一怔,在心里反应了片刻,想起月桂口中的白公子,当是白岳,便问道:“他怎么了?”

月桂带着哭腔道:“白公子他浑身是血,啊......白公子......”一边说着,月桂还掉下泪珠子来,楚寒最不喜看着人流泪,他啧了一声,叹了口气道:“莫要哭了,带我去看看。”

他身后,刚从竹林里回来的冷冥恰看着这一幕,也微扬着唇角跟在了身后,手里还拿着啃剩了一半儿的苹果。

见他也跟上来,楚寒只怕他又捅什么篓子,遂啧了一声道:“孤煞,你不必去了!回去休息!”

冷冥也不气恼,只摇了摇楚寒的胳膊道:“好师尊,我是怕师尊不安全呢~”

听了这话,月桂抹着鼻涕眼泪,再次投来异样的目光。楚寒狠狠腕了冷冥一眼,冷冥对他眨眨眼睛,死皮赖脸地继续跟着。

厅堂外一路血渍,厅堂之内,柳城离正紧锁着眉头坐在席上为白岳输送灵力。至于白岳——他浑身是血,一身青衣已然被染成红衣,他微阖着双眼,背对柳城离坐着,见楚寒前来,他不忘吃力地拱起双手,声音微弱道:“宫——宫主。”

楚寒被他这样子吃了一惊,而后又想起什么——记得小说有这么一段,已经成了仙的白岳还是经常回到乾坤宫,有一次他远去雾灵山替一个百姓除邪,结果因为他虽成仙,法力却很一般,所以不幸受伤,是女主偶然路过相救,他才得以脱身回来报信,结果女主险些被邪物化作的男子侵犯,是男主带兵英雄救美,才让女主逃过一劫。

楚寒心中“卧槽”一声,心道:真是狗血剧情!但尽管他已非那个喜欢女主的男主,但女主有难,他还是做不到坐视不管。想到这儿,他留下一句“白岳,你在这儿好好养伤,我去救苏晓晓。”言讫转身便走。临行,他又想起什么——自己不带兵前去,能救得了苏晓晓吗?但当他回过头时,便又觉得没必要带兵了——只见冷冥正环抱着双臂看着他道:“走啊师尊,我与你同去。”

二人身后,包括柳城离在内的一众人等都震惊了——平日里不学无术的楚宫主,怎么不光性情大变,还有了未卜先知之能了呢?明明还无人与他道明白岳受伤原因地点,他就这么……说走就走了?

因为看过小说,所以楚寒不消去问,便知道要去哪儿救苏晓晓,行至街上时,他拦住一辆马车,与车夫道:“去雾灵山,谢谢——”冷冥啧了一声,拉了楚寒的手腕便往空中一跳,接着投出手中的敛华,对楚寒挤挤眼道:“师尊连未卜先知都可以,偏偏不会御剑,还好徒弟会——”

楚寒脸一红——自己岂止是不会御剑,连看一眼脚下的高度,恐怕都会让自己晕过去。

可是越怕,他越是忍不住想去看看,于是乎还是眼贱地瞥了一眼下头,只见云雾缭绕之间,亭台楼阁已然与自己渐行渐远......楚寒心里咯噔一下,晕晕乎乎差点栽下去,情急之下抓住了冷冥的胳膊。

冷冥见他这样子,会心一笑,忽而想到什么——如果说曾经楚寒放自己入乾坤宫是因为觊觎自己,那如今,他一个大男人怕高怕成这样,还趁机抓自己胳膊,不会也是因为觊觎自己吧?

想到这儿,他有心再调笑一番楚寒,便顺势反手抓住了楚寒的右手,与之十指相扣。

楚寒迎着高空中的寒风,不敢张开眼睛,感觉到冷冥的手,心道保命要紧,便将这只手攥得紧紧的,攥得冷冥手心都冒出汗来。

“师尊——”寒风之间,楚寒忽而听着冷冥一声轻唤,这声音煞是温柔,仿佛不是从这大魔头口中说出的一般。楚寒下意识地睁开眼睛,只见眼前的冷冥目色温柔地看着前方,眸子清亮地浅笑道:“师尊未卜先知,博学多识,徒儿想知道,魂飞魄散的灵识,可否还能回到我们身边?”

见他这出神的样子,楚寒一时无语。冷冥眸子渐深,仿佛满怀忧伤,楚寒不禁想起自己看小说时,隐约看到冷冥身世可怜,父母双亡,又因着此时冷冥握了自己的手是在保护自己,楚寒难得地不嫌弃别人,紧了紧握着的手,同时在冷冥手背上轻轻摩挲了两下,安慰道:“会吧。”

冷冥转过眼来,微笑道:“嗯~”

一时间,冷冥不羁的形象被如今乖巧而眼含泪花的样子代替,楚寒很想知道该怎么再安慰他,却忽觉头一疼,砰得一声,“师徒二人”重重从天上落了下来。

楚寒“卧槽”一声,吓得都要尿了。冷冥则是赶紧复又抓了楚寒的手,来了一个轻功,这才让二人稳稳着地了。

楚寒捂着头上的包,长舒一口气道:“怎么回事?”

冷冥难得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方才走神,忘了在御剑,让师傅撞了树了,哈哈~”

楚寒揉着头,抬眼四望,只见四下根本不是什么雾灵山,而是一片江水,他正要寻思是不是自己把小说内容记错了,便听一旁的冷冥嘿嘿一笑道:“师尊不用看了,咱们走超了~”

楚寒:......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妖役天下在线阅读第四章

    这是唯有六殿长老才能催动的急召符,与普通传音符不同,它能击溃临渊地界内的所有结界,通音传信,如入无人之境。见符如长老亲至,况且传符的还是分神初阶的禁地长老寒朔,即便是掌门在此,也绝不敢怠慢。五名上浔弟子当即一震,迅速起身伏拜,口道:“拜见长老。”宁湖衣没有动。吐哺的灵力已被收回,他眉心微隆,薄唇轻抿

  • 恶灵师之诡异的寒冰星云(求鲜花评价票)

    只见他们四人一路上劈碎了很多陨石,毕竟这寒冰星云在宇宙深渊处无人问津,陨石过多也是难免的。就在他们一行人距离寒冰星云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迪迦,你们感受到冷意了没有。”卡密拉此时突然觉得浑身有些寒冷,随即她就问向迪迦他们。王腾也是点了点头,只见他说道:“毕竟我们要去的是寒冰星云,去往的路上冷一点也是

  • [香蜜/润玉] 魂穿邝露之 遇龙三人的目的

    ps:今天第三更了,谢谢大家的支持。启太郎回头看见真理从医院里出来,问到怎么样?嗯,没什么大碍。真理看到乾巧在门口坐着说到:你居然没走,看来多少还像个人嘛。因为我答应过你在你伤势痊愈之前会一直待在你身边的,也是迫不得已的。乾巧傲娇的说到。天色渐暗,乾巧他们三人找了一个亭子坐了下来,乾巧和真理泡起了泡

  • 其实他很软萌之7(2)

    4、中原中也刚结束任务,就和下属们去喝酒庆祝了。没错,他喝醉了。早上一醒来,就发现周围好像不太对。怎么感觉……自己变矮了好多好多。直到他通过地上的一滩水,看清了自己的处境。自己……变成了一直猫。……还是只幼猫。他四处走走,然后想到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吃什么。肚子有些饿,一直持续到一个女孩朝他走来。似

  • 趣味的种田日常在线阅读第三章

    在这个世界里当皇帝,并不算太辛苦的工作——高薪、社会地位高、空闲时间长,选用人才还能直接查看人物属性做参考,有才能的大臣一般又都长得不错。皇宫里的御厨做饭比他本丸里的家务刀要好吃得多,华夏料理也比日料更合都彭的胃口。简直不能更完美。都彭对这个工作还挺满意的,甚至开始考虑,等他弄清楚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

  • 无魂无魄在线阅读第9节

    果然,有事情发生了么?顾小桐将网上关于顾氏的消息一条条下拉浏览。汽车业吗?顾小桐冷笑,貌似,AOE的合作项目里,就有这一项。看来,她这个顾氏的千金,也是时候发挥作用了。想要乘机收购顾氏的股票,也要看她同不同意。顾小桐的眼里的寒芒一闪而过。不过,没有了女配的推波助澜,顾氏却依旧受到打压。这,倒是意外,

  • (银魂)松下物语第3章在线阅读

    “你不配!”这道声音从剑无心嘴里传出。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这句话都一脸吃惊的望着眼前的英俊少年。“狂妄、自大。”站在一旁看的苏蓉彤彤冷冷的说道。她之前一直在想着这个所谓的天才究竟是个什么的人,但看到他容颜时确有一些惊艳到了,这跟她想的有些不一样,确没想到确是这么狂的一个人,让她之前对他的好感度瞬间没了

  • 极灵封神第二章在线阅读

    “呃,好,开始吧!”每一张桌子都有一个如机器一般,面无表情的荷官帮忙发牌,在荷官发牌的间隙,杨乐知道自己其中一个对手是周闰发之后,内心里汹涌澎湃,以至于对第二个长相普通,不认识的人就没了兴趣观察。荷官刚发完牌,对面的大神看了一眼手中的牌,喜上眉梢般,神情有些自得,本来还不耐烦的脸忽然来个大变,笑眯眯

  • orz2在线阅读赌约升级

    “我会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一起写,我们的结局。”最后一个音落下,张恒抬起头来,对着举着酒杯长大嘴的中年男人说道:”老板,一个月,我来你这里免费驻唱一个月,只有一个条件,借我两个麦克风和一个音响。“中年人回过神来,仔

  • 拐个萌妻来闪婚第五章在线阅读

    666很想告诉苏玛丽,秦龙现之所以会是现在这样一副快要魂归九泉的模样,完全是她造的孽,然而,666觉得,自己如果说了,以苏玛丽的性格一定会哭得天崩地裂。为了自己的的耳朵着想,666说道:“还有气儿,暂时死不了,不过,如果他在这么流血流下去,怕是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苏玛丽:“他流血了么?”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