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封神宇宙之魔童哪吒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1/6/12 5:26:44 作者:我爱吃冰冰 来源:飞卢小说网
封神宇宙之魔童哪吒
封神宇宙之魔童哪吒
作者:我爱吃冰冰来源:飞卢小说网
重生魔丸,带掠夺系统。生来抗天逆命,忤逆天道?吾道即是天道,何来忤逆之说?一杆长枪落红缨,两目如炬化玄冰;肩上红绫缚妖灵,脚踩风火覆海倾。三年修行道高明,拯救苍生斩魔精。白龙入城验宿命?生而为魔逆天行!怒火扬天愤填膺,仙道不公心肚明。扭摆乾坤抗天命,解数尽施天劫平。今朝尔敢将劫令,他日定将回仇兵。捅穿九天百仙惊,叫那天帝下鹤迎!(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曲洛之心中疑云遍布,杨岸心中却是明朗白昼。

他跟着洛大富至今已有二十余年,十六年前洛大富改名换面,在那洛水镇里当了个万贯富豪,别人都当他怕了那血月教,可杨岸心中却是清楚,那不过是他的障眼法罢了。他布局至今,为的是什么?可不就是眼前这位曲洛之曲大公子么。是以他方才见着曲洛之时,心中惊讶不亚于在场任何人,只因他知道,曲洛之的武功身法,不说世间绝顶,但以这虎坡山上这几个小毛贼却是万万制他不住的。只是当他走得近些,看到曲洛之身上那些惨状,心中这才豁然开朗,想必是这群蟊贼趁着曲大公子重伤,占了便宜,这才将他绑上山来。他原本以为曲洛之定然武功已似老管家那般,被“小智囊”废掉,于是除却那一个眼神外,再也不肯多说一句,只是静静观察。直到此刻,一来凭着直觉观察,二来想到如今虎坡山的微妙局面,这才确信曲洛之只是被抓了上来,并没有被废除武功,于是心下计较,才生一计。

他看着曲洛之眼中的不解与陌生,心中苦笑一声,又对着那持刀大汉冷冷笑道:“怎么,姓张的你不敢过去验验真假么?”语气嘲讽轻蔑,那姓张大汉心高气傲,哪里忍受得住,他将刀往地上一插,顿时大地随之裂开,瞪了一眼,这才开门走向少年,只是他人才踏出两步,又回头对着他的同伴说道:“若是他敢有任何动作,就将这些人也杀了。”曲洛之听了,神色一寒,想到方才他凌厉的刀法,脚下更是有如注了铅石般,再难走动一步。

杨岸见他如此小心谨慎,又见着曲洛之眼中的迷惘,心中哀叹一声,也不知是喜是悲,只道他若是有老爷的一般决断,今日这牢笼便是有如虚设了。他眼见张姓大汉一只手已经搭在了曲洛之肩上,另一只手已经要去解他衣裳,知道自己必须为曲洛之做个抉择,于是突然大喝一声,一步踏出,两掌顺势一挥,齐齐打在身侧一个大汉身上,那大汉受了这一掌,人已倒飞出去,砸在后方的墙壁上,接着又是一步踏出,身子一弯,那柄被张姓大汉插在地上的大刀已在他的手中。他这一掌虽是突然而为,但力道之大,却也不是常人所能具备,再加之之后这一连串动作,更是干净利落,哪里像是一个普通的家仆样子?张姓大汉眼神一冷,正要大喝,突觉手上一空,接着一阵剧痛传来,人也顺势旋转,一只手被压在身后,耳畔一道声音冷冷传出:“别动。”

这一切不过瞬息之间,其余人更是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结束。

张姓大汉此时被人制住,自然不敢说出杀人的狠话,只是口头上也是依旧不肯低头:“你就是走出这个石洞,外面还有我虎坡山弟兄上百,以你几人如今的状态,想要逃出,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曲洛之并未说话,只是驾着他走出牢笼。这张姓大汉乃是“小智囊”心腹,其他几人更是以他马首是瞻,如今他已被擒,其余人哪敢动手,只得眼睁睁看着杨岸斩断其余两人身上的枷锁,与曲洛之靠在了一起。

曲洛之手上一松,杨岸已将大刀递给了他,道:“我知道少爷有许多疑问,如今我只能告诉少爷,我姓杨,是洛大家二十年前收下的一个孤儿,剩下的事,等出去了再说。”

曲洛之点头道:“好。”他将刀也架在张姓大汉的脖子上,道,“丘爷爷在哪里?”

张姓大汉一怔,脱口道:“哪个丘爷爷?”

杨岸看他一眼,道:“老管家那少爷倒是不必担心,他老人家虽是武功尽废,现在却也是这虎坡山上的座上宾。”见曲洛之一脸疑问,又道,“他老人家手上武功虽然被废,但是心中对于武道的见解却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小智囊”留我几人性命,为的就是他老人家的武功,只是没想到少爷你也被他们抓上山来,这才有了刚才一幕。”

张姓大汉冷笑一声:“哪知这几个看似普通的家仆中,也有一个高手。”

杨岸轻笑一声,没有答话,只是看向曲洛之道:“少爷是打算杀出去?”

曲洛之环顾一眼,道:“这里我不熟,还是交给你来指挥。”

杨岸道了一声“好”,又看向张姓大汉那几个手下,道:“你们中出去一人,就说已经确认了身份,请你们当家的指示。”

那几人各自相顾,谁也不敢离开,曲洛之手上大刀微微用力,张姓大汉脖子上已有血珠溢出,张姓大汉吃痛,冷笑一声,道:“有胆你就一刀劈了我。”曲洛之被他一激,又想起方才惨死刀下的两人,手起刀落,一条血手凌空飞起,转了三圈,这才落在地上。张姓大汉吃痛,正要大叫出声,已有人迅速在他身上一点,破喉而出的声音顿时没了消息。

张姓大汉冷冷的看着杨岸,眼角一瞟,只见曲洛之手中大刀又已举起,正对着他的另一条手臂,登时吓得魂飞魄散,他目光扫向那几人中的一人,那人会意,大步走了出去,至于他会在“小智囊”耳边说些什么,他也管不得了。

曲洛之看了杨岸一眼,见他也不甚在意,于是敛声静气,调息起来。

日上三更,清风拂来,树梢绿叶翻着身子,响起一片“哗哗哗”的美妙乐章,几只蜜蜂停在章平的耳畔“嗡嗡”叫唤,似乎在好奇这熟睡的人儿怎么还不醒来?

章平终于睁开了眼睛,略有些艰难的支起身子,脸上疲惫难以掩饰。他四下张望顾盼,心上的人儿哪里还有半个影子,他的心沉了又沉,脸上浮起一片痛苦。他的身子摇晃,好似下一刻就要摔倒在地,可他脚下又好像有着一股神奇的力量,使得他无论怎么飘摇,却依然挺立。这是不是爱的力量?

上天也许还待他不薄,他终于瞧见了一具尸体,一具男尸,那当然不会是云三娘的,他的脸上又泛起了笑容,那是最纯真的,发自内心的笑容,这笑容叫人看了,甚至想要落泪。他会不会落泪?

他当然没有落泪,因为他看到了一柄剑,这柄剑有一个略为文雅的名字——“折风”,风又怎么会被折断呢?他拔出了长剑,脸上笑意更浓:“三娘啊三娘,你的意思我明白的,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他的。然后……”他抬头看向天上的白云,然后,然后我就去找你,不论天涯海角,艰险重重。

马未平终于在“有缘客栈”醒来,他的头简直难受的要命,他昨晚又喝了多少酒?他是个嗜酒的人,但他的酒量一向大得惊人。

“美人酒,美人意,美人一笑千金许。世上的痴心人呐,怎么就那么多呢?”他喃喃着换好衣裳,开门又敲门,他与曲洛之的房间自是相隔的,只是此时的房门又怎会被人打开呢?他又敲了几下,脸色不由大变,“遭了。”他推门而入,床上果然没有少年的身影,他正暗恨是不是云三娘又不守规矩,眼睛一瞟,只见窗户大开,窗户之上还有淡淡的脚印,心中似乎有些明白了什么,突然跃上了窗户,再一个跳跃,跃至房顶,寻着足迹,找了出去。

虎坡山山下,有一个瘦小如猴的汉子,正两腿缠在树枝上,一手搭在额间,两眼精神满满,注视着山上的风景。

“马猴儿,怎样?”

树的下方,一个马脸长相的汉子喝了一声。

马猴儿瞪了他一眼,道:“急什么?大当家的不还没说话吗?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马脸汉子大怒,一掌劈在树干上,道:“你说谁是太监呢?”

马猴儿在树上晃了又晃,也不变色,只是冷冷道:“谁急谁就是太监。”

马脸汉子“哇呀呀”一声,正作势又要一掌拍来,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周魁,让马猴儿好好勘察。”马脸汉子听了,虽是不情不愿,但也只是瞪了马猴儿一眼,寻了个青石,盘腿坐下。

周魁看向说话的人,道:“大当家的,那叛徒到底得了什么,竟不顾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

那大当家的冷哼一声,道:“除了洛水镇洛家的那些家底,还能有什么值得他如此算计。”他抓着那条空手的袖子,寒声道,“今日我要将他的头拧下来,做尿壶来用。”他只知道洛家家底不俗,其他的倒是知道的不多,毕竟经营此事的,是他的好二弟“小智囊”李丘。

他身后一个文士打扮的年轻人摇着镶金折扇,应声道:“为了一己之私,不顾多年交情,如此不忠不义之徒,的确该杀。”他剑眉微蹙,道,“只是……”

大当家回身道:“只是什么?柳少侠不妨直说就是。”原来这人竟是柳若虚,也不知混在人群中,为的是什么。

柳若虚看着山上缓缓升起的炊烟,道:“只是山上少说也有几百号人,凭着咱们这几十人,只怕拿他不下。”

大当家大笑一声,道:“柳兄莫怕,那些小崽子不过是见风使舵的墙头草罢了,咱们只要解决了那叛徒李丘,其余人不足为虑。”

他豪气干云,气冲九霄,丝毫不见身旁之人那讥诮的双眼。

柳若虚两眼微眯,紧紧盯着虎坡山上,轻轻呢喃道:“希望这次不会让我失望啊,不然……”

日行渐高,杀气也越发高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开局成为盘古正宗第二章在线阅读

    从叙州到饶州的水路要经过涪州,涪州城是大安朝有名的都市,从这里开始,就是平稳的运河,可以换大船了。林江月一行人在客栈停歇一天,林星河亲自去订了船,然后又带着长随去采购必需的物品,钟嬷嬷对其是满意得不得了,当着林江月的面赞不绝口。林江月终于从晕船中恢复过来了,瞟了钟嬷嬷一眼,说:“嬷嬷,您这不是瞎子点

  • 综漫:从恶魔高校开始第3章在线阅读

    张然以为还是从屏幕里看资料,兴致勃勃地点了头:“准备好了,你传吧,怎么不和刚刚的资料一起传呢?还要分开。”系统为张然的天真默了个哀,就很干脆地把记忆传到了张然的脑海。张然被突然涌入脑海的记忆弄得头痛欲裂,幸好他从小到大最是能忍痛,这才没有失态的尖叫出来,过了一会儿,疼痛渐渐退去,他才查看起多出来的记

  • 我们的少年时代之邬大人的宝贝在线阅读第七章

    食/精鬼这种玩意儿就是常说“艳鬼”,她们通常是死于薄情的男人之手,或因为薄情的男人而被害死。所以怨念未除,无法/轮回投胎,便专门引诱男子与自己发生关系,吞噬男人精气,助长自身修为,以期在人世多留一些时日。但是这种鬼并不会让男人精尽人亡,她们十分懂得适可而止,实际上称呼她们是恶鬼也多有不妥。如没有那些

  • 于时光深处毒蛇

    这个山村为什么叫刘家坳,要是从空中俯瞰,不难发现,刘家坳就是在一个山坳里,除了沙河流经过的那一带,四周几乎都是山坡,这就是一个盆地的地貌,刘家坳就在这个盆里面。沙河终点汇聚起来的湖,其实不是一个很大的湖,过了湖的那边,有一座山,这山却是很有特点。漫山遍野长满了映山红,到花季的时候整座山那是一片鲜红,

  • 我们之反击

    徐简很满意,带着笑容走进了教室。学生都坐的很端正,连菊斯菲尔这种大块头都老老实实地坐在课桌前,显得那张桌子很小。丞邪和降渊没在座位上,这两位看来是摆明了要挑战徐简的权威。徐简进来的时候邬临寒正在做编程习题,在静静看过来两秒钟之后,他有些犹疑地出了声:“现在是自习课,可以做任何作业吧?”徐简笑容满面,

  • 山川劫在线阅读纽约警察

    正午时的太阳火热的照射在纽约,无数的人潮在大街上流动着,空气中充满了这座城市特有的热情与活力,马路上的汽车一台接着一台,整座城市就像是一个正在运转的机器,并且永不停止。位于市中心紧邻着纽约警察局总部的CSI大楼在阳光下更显得其充满了高科技感,裡面拥有着最先进的各种仪器来帮助办案,许多身穿白袍的研究员

  • 李小剑的大学生活之寄生石

    锐昂他们四人踏进了大殿之中,但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在这巨大而又华丽的大殿之中竟只有一座黑色的石像,别无它物。“不会吧!就几块石头啊?“羽杰失望的说。锐昂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吞了口口水缓缓地走向了石像,石像是一只狰狞的野兽,有着发达的肌肉和人一样的身体,狮子样头颅和鬣毛,一张老鹰样的喙,以及一双

  • 末世之我欲为人重生太子

    我们整天忙什么?,一个很普通的问题,谁能告诉呢?上班族赢荡可以明确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这个问题很简单,为什么会这么简单?忙着照顾家庭,忙着与各种客户应酬。整天累如狗………赢荡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没房没车,长期漂泊在外,只能住出租屋。每天为了保障饭碗而努力活着,天空一片睛朗,希望这份是个大单子,怀着喜悦

  • [Ditf国家队同人]飞鸟缓归在线阅读第七章

    宇文颢在那里犯难嘀咕,对面贺拔胜不耐烦起来,叫道:“磨磨蹭蹭,算什么大好男儿?”罢了!宇文颢亦是怒起,高声叫道:“阿连!洛生!随我来!”“慢着!”裴果自后排上前,不紧不慢道:“我瞧杨忠兄弟年岁偏小,若三位兄长与他交手,岂不也占了便宜?大郎,你瞧我与杨忠兄弟过过招如何?”西边这一伙里,若论手底下功夫,

  • 学弟说他暗恋我之阿斯蒙蒂斯

    主角光环不一定有用。有时候小伙伴更可靠(* ̄m ̄)。被塞巴斯安全带到崖底的夏季想着,就发现神志不清的塞巴斯往某个方向走去。焦急的夏季无意间了看见地上的石头……于是没走几步的塞巴斯就被一块石头砸倒在地。看着塞巴斯身边带着血迹的石头,夏季莫名的心虚,连忙上前摸了摸塞巴斯的头,发现塞巴斯头上的大包后飞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