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黑篮:带着英雄联盟技能称霸过去

2021/6/12 4:52:54 作者:清风不兴 来源:飞卢小说网
黑篮:带着英雄联盟技能称霸
黑篮:带着英雄联盟技能称霸
作者:清风不兴来源:飞卢小说网
意外穿越成霓虹的国中三年级学生,龙我发现这竟然是以黑篮为主的动漫世界,最关键的是,他被告知明天就要和仍然在帝光中学的奇迹的世代们比赛了?好在龙我携带着英雄联盟技能系统。赤司:没有人可以藐视我,跪下!龙我:畏惧我吧,末日就要来了!绿间:尽人事,知天命,拥有幸运物的我是不可能投偏的。龙我:Miss,怎么可能?紫原:什么努力,什么斗志,什么信念,我都要统统灭了你们!龙我:真正的意志是不会被击败的!青峰:能打败我的只有我自己!龙我:一个能打的都没有?黄濑:今天会赢的,我已经不想再输给你了!龙我:以彼之道

“辣子鸡丁太辣,你不能吃。”

“我看网上说要多吃富含维生素的食物,多吃蔬菜,那我们就多吃点蔬菜吧,哎,食堂这些都不大好,我们明天开始在外面吃吧。”卢秋排在管同音前面,一边拿着手机查一边看看食堂的菜单,大牛和夏乃量在前面听得不亦乐乎,像个带孩子的妈妈一样。

“好得差不多了,不用那么忌口。”管同音看着卢秋认真地模样,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这种感觉真好。

“那可不行,你那一刀我看八成是戳到胃了对吧?”卢秋悄咪咪的和管同音咬耳朵,在旁人看来不要太亲密,至少在远处排队的宁零眼里就像是一根刺一样扎在眼睛里。他可从来没见过卢秋对其他人这么亲密过,就连大牛和夏乃量都没有过。

“嗯,切了一点点。”管同音觉得耳朵痒痒的,于是稍稍往后退了一点点,看着队伍往前移了一段路,索性他也就轻轻拍了拍卢秋的肩膀示意他往前挪。

“切了?那你还像没事人一样,不疼吗?”卢秋对这些没什么概念,但是一想到被切了一点,肯定很痛。

“不痛了,这都两个月了。基本恢复了。”管同音嘴角露出点点笑意,然后转过身就看到了相隔几排的宁零,对方脸上的敌意太明显了,但是管同音并不知道卢秋早已出柜,而且宁零还是他的追求对象,所以他觉得对方的眼神很奇怪,有一种被人夺了心爱之物的恨意。他微微皱眉,心想自己好像并没有得罪什么人,不过转眼想想,好像自己一直没得罪过什么人,却老是有人找麻烦,想起那个陌生的号码,他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是一伙的?

四个人坐在一起吃饭,气氛十分诡异,卢秋一个劲的把自己碗里的好东西挑给管同音,“这个好,你吃一点。”管同音默默看着他,感觉自己就像被妈妈照顾的小孩子一样,管意都没有这样哄自己吃饭。

“卢妈妈,学霸碗里都堆不下了,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儿,好好吃个饭不行吗?”夏乃量实在看不下去了,一向神经大条的人,也有这么细致的时候,果真是爱情啊!

“滚,你才是妈妈。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卢秋将一块五花肉扔进夏乃量的碗里,非常残暴,汤汁都溅出来了,“靠,我白T大哥。”

“该,让你多嘴,来,学霸,我的肉都给你,我减肥。”大牛冲管同音努努嘴,碗里的肉都留着的,还没吃。然后转眼挑衅的看着卢秋猛眨眼睛。

“滚滚滚,不怕饿死你,谁要吃你的。”卢秋使劲将盘子推到大牛的嘴巴下,然后一幅气急败坏的样子用筷子在米饭里戳了戳,十分生气,以后不带这两个人一起吃饭了,以前没发现这两个人这么讨厌过。

“没事,我吃不了多少。谢谢。”他看着卢秋气鼓鼓的侧脸,心里笑得不行,这护短的表情确实像极了护崽的妈妈。

几个人回到教室后,大牛选择了趴在桌子上补眠,夏乃量耳机里播放着英语教程,一边听课,一边休息,管同音还是拿着手机在玩,而苦命的卢大爷只有默默地背着古诗。心里腹诽着这些古代人一天没事干,写这么文绉绉的诗干嘛?

管同音其实并非是玩手机,而是与人聊天,对方就是那个一直很沉默的同桌。

-红毛在打听你,你自己注意一点。

-谢谢了。

-两个月前,我听说他被人捅了一刀,住了很久的院,是你吗?

-是

-那你自己当心点,虽然我们没说过什么话,但是我们同学其实都是相信你的,只是都不好意思跟你提。

-谢谢

-那好,考个好学校,前程似锦!

-谢谢

红毛的事对管同音的影响非常大,直接导致了他高二分科的时候被堵在厕所半天,只参加了几门考试,以倒数的成绩分在了最差的班级,为此老师也找过管意谈话,管意问过管同音,管同音的回答只是肚子不舒服,所以没去参加考试。

但是对于红毛对他的指控,学校老师都很默契的没有向管意提起,毕竟这个学校里的学生都是二世祖,虽然管同音平常表现得很好,但是毕竟越有钱的家庭越护短,况且都是一群小混混,学校当然会选择相信成绩好的。

一时间,管同音仿佛回到了高考前那个冰冷的夜晚,他被红毛几个小混混放学后用刀抵着腰劫持到了一个很偏僻的仓库,那里很明显已经荒废很久了,外面的水泥地都烂的一坑一包的了,从学校拐弯后他就蒙上了眼睛,水果刀抵着他劲瘦的腰,刀尖已经穿透薄薄的T恤划破了一点皮肤,他只能踉跄着跟着红毛几个人走,那个时候管同音觉得大不了死了,但是他又自嘲的笑了,大概死了也要好久才会有人发现吧,毕竟在意他的人那么少。

不合群的人,在哪里都是小透明。

当对方停下脚步后,一脚就踹向了管同音,管同音狼狈的摔在地上,一把扯掉眼罩,就看到对面的红毛手里的水果刀。

“他妈的,我他妈被你绿了不说,女朋友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你他娘的还想考大学?”红毛用刀尖抵着管同音的下巴,迫使他抬头看着前面的人。

“呸,老子这两年哪里都找了都没找到她人,都是你。”红毛一脚踹过去,管同音却转身让开了他的脚,红毛踹空了,差点摔倒,旁边几个人就站那儿看着,其实红毛今天叫来的人都是街边凑数的,相互之间并不认识,只是红毛花钱雇的人,看见红毛要动真格了,其余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打算帮忙,毕竟没人愿意沾上人命。

“你他妈说话,她哪儿去了?”管同音一时居然很佩服红毛对那女孩子的执着,都两年多了,居然还是不分青红皂白就动手,现在还动刀?

其实红毛在高一打了管同音之后就到处去找那个叫于菲菲的女孩子了,但是家里人却说她跑了,不知道去哪儿了,红毛就开始到处寻找那个女孩子,十分痴情,中间因为与人打架斗殴赔了不少钱,被拘过一段时间,后面又被家里人关了起来。现在好不容易逃出来,却听到原本高一的人现在已经要参加高考了,想着自己过去的这两年过得日子,越想越想不过去,就索性找人截了管同音。大家一起受罪好了,凭什么罪魁祸首要心安理得的考大学?

“呵,你到底有没有脑子?”管同音嗤笑了一声,实在不明白自己是从哪儿沾上这一身的脏水的,更不明白的是,红毛直接就定义了自己的罪行。

“你还敢嘲笑我?我□□妈。”红毛拎起手上的水果刀就冲管同音刺过去,管同音迅速的闪躲,一脚踢到了红毛的手,红毛吃痛,水果刀掉到了地上,管同音迅速捡起来捅了红毛一刀,转身就跑了,他不敢回头看红毛的情况,也不知道身后的人有没有追上来。

他跑了很久,跑到腿发软,汗水淋漓,手上的水果刀上的血迹已经干透,他的心跳的脑袋都痛,不知不觉他跑到了一个公园里面,他虚脱的坐在草坪里,拿着刀的手虚垂在腿边。汗浸透了衣裳,他索性躺在草坪里无声的哭泣。手肘掩面,将所有的委屈和眼泪都埋在了衣袖里。周围有散步跑步的人时不时路过也只是瞟了一眼便走开了,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有多么害怕和无助。

一直到周围的人都散尽,周围静的可怕,那个少年就那么躺在那里,直到早上天微微亮了,他才起身慢吞吞的往公园外面走,一步一步都异常艰难,仿佛每一脚都是用尽了全力一般。直到出了公园,走到了正路上,天已经大亮了。

他开始狂奔起来,眼睛已经通红,发型凌乱,就连衣服都是皱褶,他胡乱用树叶擦干净的刀还拿在手上,他在想是应该跑去参加高考,还是直接奔向警察局投案自首。

他头昏脑涨,视力变得模糊起来,他越跑越快,甚至连眼前的红灯已经亮起都没看见,路上的行人都驻足等红灯了,他却什么都没看到似的拽着刀冲了出去,一声刺耳的声音响起,伴随着全身的刺痛,他在地上滚了几圈,他在失去意识之前看着自己滚过的痕迹全是血,一片刺红,肚子上传来的痛意,他想这就是报应吧,他杀了红毛,而自己在滚地的瞬间,水果刀也扎进了肚子里。

马路的对面不远处就是警察局。他看着警察局的方向彻底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的时候,身边是管意,他张了张嘴,想说很多话,想说自己杀了人,想说自己这十几年来过得并不好,想说他很想念爸爸。但是看着管意那张俊俏的脸上全是沧桑与担忧,两鬓已经添了几根白发,眼角也多了很多皱纹,所有的话都卡在喉咙里,却怎么也吐不出来。

他想,也许红毛跟他一样幸运,也许他并没有杀人。

他想,至少现在没人知道,至少他还可以再享受一下爸爸在身边照顾的感觉。

管同音满怀心事的偷偷享受被照顾的日子,直到有一天他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面红毛的声音很浑厚,一点也不像死去的人。他还活蹦乱跳。

他说:你等着,我会找到你的。

管同音第一次觉得,原来被威胁也是一件幸运地事情。

卢秋的唉声叹气将管同音从回忆中拉回来,他愁眉苦脸的说:“管哥,我不行了,实在记不住。你罚吧,罚啥都行。”

他看着卢秋亮晶晶的眼睛,然后轻轻笑着说:“什么罚都行?”

“行啊,当然行啊,以身相许都没问题。”卢秋的眼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张,一双大眼睛看着管同音,里面全是期盼。

“以身相许就不用了,背不下来,我们就抄吧。”他拿过卷子,指着错误的地方,然后拿出笔记本递给卢秋说道:“抄的多了就记得住了。”

卢秋想着自己对未来的憧憬咬着牙点了点头,一双大眼睛又暗了下去。

他埋着头抄着作业,时不时用余光去看管同音,学霸还是一如既往的在玩手机,他也偷偷拿出手机,发了一条微博。

幸福,未来可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太帅了怎么办第一章在线阅读

    “我靠,什么情况,我靠?”陈哲一路狂奔着一边不住的低声咒骂着,身边半人高的灌木抽打着他的脸生疼,可是他一点不敢减慢自己的速度,抑或是直起自己的身子。火箭的破风声时常在耳边响起来,带来的灼热温度让他仿佛都能闻到头发烧焦的味道,他又把身子压得再低一点。陈哲发誓这是他这辈子跑的最快的一次,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 女尊之小傻子在线阅读第三节

  • 我是神级NPC第5章在线阅读

    中年人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放在肖剑白面前,着急的等着肖剑白给他化解之法。肖剑白拿在手里掂量一番,这一锭银子最多也就十两,刚够给老头租金而已,肖剑白贼眼又是一转,对着中年人说道:“贵客身上有一些暗疾吧!是不是晚上睡觉时胸口有些闷慌?”“小先生真乃神人呀!确是如此。”中年人彻底信服肖剑白,他不但睡觉之时

  • 海贼之神级漫画家第五章在线阅读

    说起来,他有多久没回紫霄宫了?百年了吧?时间过得可真慢啊,鸿钧如是想着。干脆哪天回去看看好了。鸿钧从回忆中回神,抬手摸了摸肩膀上的红莲,难得柔和了面容。“红莲要如何称呼哥哥……”再一次的红莲开口说话。“同叫汝盘古哥哥一样,便称吾鸿钧哥哥吧。”后世他们都叫他师尊,不过是换了一种称呼,似乎也未尝不可。只

  • 山河飘渺记第四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天还没亮透,吃过早餐,黑仔比他们还早起,做了点地瓜粥,他们就着萝卜干吃了一碗,而后继续启程爬山去学校。许许囧啊~回到学校,她继续上课,下课就被一群五六岁娃娃拉着转圈圈,笑的跟孩子一样,于非寒跟校长打了声招呼后,开始在学校忙活,又是修理电线,又是牵网线的,最后还搞来了一架投影仪,他让黑仔帮忙,也

  • 约瑟传说雷人对话趁火打劫

    本指趁人家失火的时候去抢东西。现比喻乘人之危,捞一把。【原典】敌之害大①,就势取利,刚决柔也②。【注释】①敌之害大:害,指敌人所遭遇到的困难,危厄的处境。②刚决柔也:语出《易经·夬》卦。夬,卦名。本卦为异卦相叠(乾下兑上)。上卦为兑,兑为泽;下卦为乾,乾为天。兑上乾下,意为有洪水涨上天之象。《夬夬》

  • 天元世界第10章在线阅读

    桃园村的夏天,天亮的特别早,公鸡一打鸣,就有村民起来干活了。拉车的声音,推磨的声音,还夹杂着刚睡醒的哈欠声以及伸懒腰时骨骼的声响,充斥着这个宁静而祥和的小村落。猴七还沉醉在睡梦中,正梦见和孙青一起嬉戏玩耍,在满地油菜花的野地里放风筝,风筝是猴七特地扎的,用高粱桔梗做的骨架,用油毡布做的外形,孙青的小

  • 神器遍地的二十一世纪第7章在线阅读

    《冠军教父》作者:林海听涛这是一个关于追求胜利的故事。——“我唯胜利论。我只追求胜利,只要能够获胜,全攻全守还是防守反击我都不在乎。职业足球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在我看来,就是胜利,追求胜利的极致就是冠军。我是教练,不想丢掉工作,或者被人遗忘,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带领球队取得一场场胜利,取得一个个冠军!

  • 问剑无心在线阅读第六章

    此时此刻,任谁都觉得李云就是他的属下。恰巧这时证件的鉴定结果也出来了,全都是真的。NSA官员见状笑道:“尊敬的王部长,现在误会已经解除,李云千真万确就是我们的人,所以我要求带他回国。”被称作王部长的领导把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他知道不能让他们带走李云,却一时想不出有效的办法。“我不同意!”正在僵持

  • 龙珠之毁灭神之第一次遇见

    ‘‘我还想再睡五分钟,妈妈,你不要这么对沫沫嘛。’’安曦沫赖在床上对着天花板在自言自语。进来的妈妈,叹气道:‘‘小曦,你什么时候才可以不让妈妈操心呢?好啦,妈妈不管你了,不管你迟不迟到都听天由命了。’’妈妈悄悄地离开了兮颜的房间。过了五分钟之后可以听见安曦沫在那边惨叫。兮颜赶快穿好衣服,整理一下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