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豪门霸少的独宠妻第10章在线阅读

2021/6/12 4:48:22 作者:张小灶 来源:3G小说网
豪门霸少的独宠妻
豪门霸少的独宠妻
作者:张小灶来源:3G小说网
生活所迫的她只是抖抖机灵,却没想到惹到了大boss向天华,总算有惊无险得逃离了魔爪,后来才知道故事刚刚开始!他微微敛神,看着她的容貌,幽蓝的目光深远又绵长:姓洛的,做我的契约情人。她悲愤交加,却也无奈。谁知日久生情是个真理。她卖萌耍诈:怎么,这么早回来,难道是想我了?他微微一怔,冷若冰霜的脸上有种被看透心思的尴尬:姓洛的!你胆子越来越大了!

厨房气氛有点诡异。

浑然不知情的小羊毛跳到尤却身上,手脚并用地爬上了尤却的肩膀,它摁了摁扁扁的肚皮,闷闷不乐地钻进了尤却的衣领里。

尤却后脖颈突然窜出一阵凉意,他抬手去摸,然而他手上还沾着瓷盘上未擦干的水汽,指尖只摸到了一片冰凉。

尤却收拾完他们自己用过的厨具时,客厅里已经不见了其他人的踪影。

几人一天又一无所获。

林橘总是很早就犯困,因为有了顾贺宁的存在,都是徐必池看着林橘熟睡后才回到自己房间。

尤却对前一晚浴室里的黑影还心有余悸,他胆子不算小,但面对的又不是人,心里越想越害怕。

他手臂上挂着浴巾,目光看向矮沙发。

顾贺宁长腿交叠,视线低垂,修长的指尖捏着薄薄的纸张,又翻了一页。

尤却几次看着他欲言又止。

仿若察觉到尤却的视线,顾贺宁缓缓抬头,余光瞥向尤却,淡淡开口:“有事?”

尤却要说的话有些难以启齿,顾贺宁见他久久未开口,低头继续看书。

“顾,顾贺宁,你介意我开着浴室门吗?”尤却说完,耳垂一阵发烫。

顾贺宁翻页的手一顿,抬头正视尤却。

“没事,我就随便问问。”尤却觉得自己问的这个问题简直萨比透顶,他脑子是被驴踢了才会问顾贺宁这种话。

顾贺宁视线落在停在浴室门口犹豫不决的身影上,若有所思地正了正身子。

像是明白什么,他嘴角扯出一抹似有若无的弧度,“可以。”

尤却最后还是半开着浴室门。

洗发水的泡沫顺着水流到他眼角时,他强睁着眼睛,忍下刺痛冲洗干净,只穿上一条四角内裤,裹着浴巾就小跑出去,就像是里面有怪物要吃他一样。

顾贺宁听到脚步声看去,尤却已坐在了地铺上,明显松了一口气。

尤却头发乌黑,湿漉漉地贴在他头皮上。顾贺宁皮肤是常日不见阳光的病态白,而尤却的,是那种白里透粉的健康肤色,沐浴之后,嘴唇格外红润。

顾贺宁视线下移。

尤却平坦的腹部还挂着未擦干的水痕,白皙紧实的胸膛平稳地起伏。

在浴室里慌忙洗澡带来的紧张感终于消失地了无踪迹。

尤却头发半干,发顶那两缕不听话的呆毛又翘了起来,他随便套了一条上衣,盘腿坐在地铺上,陷入了沉思。

郑晴晴脸上脱皮好像是从纸盒消失之后。

这几天他们并没有人伤亡,可经过昨晚一事,尤却知道潜在他们身边的鬼怪怕是早已蠢蠢欲动,只等他们卸下防备。

他不懂美妆,一直不明白脸皮没了和化妆品有什么关系。

顾贺宁在浴室里呆的时间有点久。

浴室门刚被拧开,尤却一脸你终于出来的迫切表情,开口就问:“顾贺宁,你说脸皮被浸湿没了,和化妆品有什么关系?”

“郑晴晴脸上脱皮好像是用了纸盒里那些化妆品的缘故,我一直不明白,这种要命的任务为什么会给我化妆品,难道是这里的东西想要混淆我视听?”

顾贺宁擦着头发,在靠近尤却的床边坐下,面无表情地问:“化妆品是谁给她的。”

尤却想了想:“黄毛在我这里偷走,就算郑晴晴依附王正,王正也不像是送她化妆品的性格。”

“那只能是黄毛和何海宁中的一个。”

尤却说完又否定自己的话,他皱眉:“可是,他应该听到我和徐必池说的话,知道东西并不能给活人用,他靠着王正,又怎么去害王正的女人,这说不通。”

“何海宁呢。”顾贺宁淡淡开口。

尤却正想摇头,却突然想起今天在客厅里,何海宁低头时那诡异的笑。

他心里一惊,心里升起了一个念头。

顾贺宁手随意搭在膝盖上,上身微微前倾,他半眯着眼,突然问:“你怎么会突然去湖边。”

尤却老实交代:“我做梦,梦到有个穿着嫁衣的女鬼,告诉我想要回到现实世界的契机就在湖里。”

尤却隐去他看到一个男人面孔的片段。

“很荒唐是吧。”尤却苦笑,“如果不能活到最后,我只希望我能有机会去见一眼我最想见的人。”

顾贺宁起身,摁灭了大灯,房间里只剩床头两台幽暗的床头灯。

他显然对这些事情不太在意,只是说:“早点睡。”

尤却嗯了一声,目光落在顾贺宁还湿着的头发上,前一天晚上没说的话脱口而出:“你总这样头发不吹就睡觉,老了会落下偏头痛的毛病“”

顾贺宁一愣:“是吗。”

尤却点头,从地上爬起来,往卫生间走去:“你等一下,我去给你拿吹风机“”

顾贺宁看着递过来的手,那双手指节并不分明,长而细,像是一双女生的手。

他表情淡淡地没有什么情绪,顾贺宁沉默片刻,突然问:“你对所有人都这么好?”

尤却失笑道:“没有啊。你是我们的队友啊。”

“队友?”顾贺宁轻笑着揣摩这个词,“王正他们认为我来路不明,你就不怕我其实是变成人的鬼怪,趁你睡着时害死你?”

尤却显然没有想过,他愣住:“你会吗?”

顾贺宁定定看了他片刻,忽地挪开目光。

尤却手中一轻,顾贺宁已经接过他手中的吹风机,走到床头,嗡嗡的声音响起,顾贺宁没再说话,只是不言不语地吹起了头发。

吹风机的噪音消停,尤却耳朵里还有些打鸣,顾贺宁坐在床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气氛一度有些诡难以言说。

尤却自认和顾贺宁还没有熟到可以随便爬上床睡他旁边的程度,可是他确实害怕晚上再被什么东西吸引。

顾贺宁没有开口,他拿着羊毛被,正准备躺下,顾贺宁轻声开口:“”上床来睡。“”

尤却纠结一瞬,昨晚黑影的事情令他头皮发麻,他犹豫片刻还是抱着自己的被子,利落的爬上了床。

隔天,郑晴晴出来吃饭时,脸上的红肿更为厉害,脸颊以下起了大片大片的类似痤疮似的红痕,触目惊心,徐必池看了两眼恶心的有点吃不下去饭。

郑晴晴素来爱美,脸变成这副模样后,又敏锐地察觉到其他几人的表情,眼里蓄满了泪水,她对何海宁大声吼叫:“都怪你和黄涛,你们哪里弄来的化妆品,我用了之后脸都要烂掉了?呜呜呜,再这样下去,让我死了算了……”

说完她就跑上了楼。

王正脸色很差,这里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他把没有还手能力的郑晴晴留在身边,不过是单纯为了发泄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压力。

郑晴晴脸上变成这副鬼样子,他看着就倒胃口,更别说进一步的事了。

他最讨厌女人哭哭啼啼,快速吃饱后,沉着脸上了楼。

黄毛错愕,扭头对何海宁说:“你从哪里找来的化妆品,晴姐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

何海宁无辜摇头:“不是我,是正哥。”

“哦。”黄毛又问:“你把箱子给正哥了吗?里面是什么。”

“给了,但给了后正哥就让我从他房间出来了,他没有开箱,我什么都没看到。”

黄毛遗憾道:“这样啊。”

“不过晴姐的脸,真可惜,不知道还能不能好。”

何海宁低下头,嘴角在暗处微微勾起,他开口却是极为惋惜的语气:“是啊,可惜了。”

林橘皱着小脸,小声道:“郑晴晴的脸好像用化妆品过敏的样子哦,我之前看新闻,有很多漂亮姐姐在用了微商的护肤品后就是这样呢。”

尤却问:“你说什么?”

林橘重复道:“就是微商呀,哎呀尤却哥哥你肯定不知道,很多微商产品效果好,但用了对皮肤不好呢,我一直都用小蘑菇,香香的。”

微商……化妆品……

一语惊醒梦中人。

尤却眼睛微微睁大,心里的那个猜测越发清晰。

他猛地站起身,说:“我下午要再去次湖边。”

徐必池犹豫:“尤哥,还,还去啊?”他看了一眼顾贺宁,“上次你运气爆棚才能把顾哥救上来,这次出去,还不知道遇到什么。”

“你和林橘待在这里。”

“那可不行。”徐必池说:“还是一起去吧。”

顾贺宁说:“一起去。”

这此,尤却他们可是做了十足的准备。

他们在别墅的储物室里找出了潜水衣和氧气瓶,以及手腕粗的麻绳,随后带着一把铁铲,四人就出了门。

顾贺宁太高,徐必池太胖,潜水服就像是为尤却量身打造一样,穿在身上无比合身。

尤却换完衣服,徐必池已经把湖边的薄冰都铲碎。

将麻绳牢牢系在腰上,尤却背好氧气瓶,准备下下水。

肩膀却被人突然摁住。

“你确定要下去?”

尤却回头,顾贺宁神色复杂地盯着他。

“嗯。”尤却推开他的手,冲大家一笑:“你们放心,上次大冒险我都活着回来,这次有危险我会用力拽绳子,小徐你只要感觉到,就拉我上岸。”

徐必池一脸凝重:“交给我。”

湖水很快再次漫过尤却头顶,尤却渐渐感受到湖水的刺骨。

尤却不敢下水太深。

只在没有冰面的范围内游了一圈,一无所获。

他正准备拽绳子,视线里突然出现一个身影。

在幽深的湖水中,一个女人凭空出现在尤却面前。

她捂着脸,乌黑的头发似海藻般飘散开来。

尤却呼吸一窒。

女人,不,确切来说女鬼缓缓地挪开了手,梦里出现的那张无脸鬼,睁着只有眼白的眼睛,咧着黑洞洞的大嘴,对着尤却笑。

“你来陪我了,呜呜呜呜,我的脸……”女鬼似笑非笑,说到最后竟带着一丝狠戾,“他毁了我的脸,用你的来代替也可以。”

尤却心中警铃大作,他迅速拉绳子,拉了几米后手中一空。

糟糕。

他低头,麻绳已经拉到头,而绳子的边缘飘散在水里,像是被什么啃食咬断一样。

尤却知道水里不能久留,他也撑不了多久。

他拼命朝湖面游去,手脚却被猛然变长的水草缚住。

无数双森可见骨的白骨手从暗沉的水底冒出,拉着他的腿往下拉,而他的氧气瓶被阴森笑着的女鬼一手扯掉。

没了氧气瓶的支撑,尤却吐出一串气泡,他呼吸苦难,胸口被挤压的快要炸掉。

怦怦——

心跳声越来越弱,尤却瞳孔逐渐放大,他马上就要失去意识。

就在这时,尤却腰突然被拦住,他嘴里渡过一口凉气,氧气源源不断地传来。让他快要炸掉的肺部舒缓了很多。

脚踝上的束缚瞬间消失,尤却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他缓缓地睁开眼,视线所触及的,是顾贺宁那双目光深邃的眼眸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如昨之第九章(9)

    沙滩上只孤零零的架着一台摄像机,摄影师早早将摄像机调试好,镜头对着远在天边的“地平线”。天是青色的,还有些暗。宋凡帆和隋东坐在沙滩上,也看着前方的海面。已经有渔船出发了,两三个,在无际的海面上向远方漂去,好像要这样漂到水天相接的尽头。宋凡帆看着那远去的渔船,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一句诗:“小舟从此逝,江海

  • 想去海贼的我意外来了奥特曼在线阅读第六节

    秦相南是被自己的弟弟敲门声而吵醒。她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抬头看向徐畅,他仍然保持同一个姿势,在安静地看书。“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他说道。秦相南尴尬地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角,跑出去开门。秦向北站在门口,神情沮丧。“你还知道回来呢。”谁知秦向北没有和往常一样和她拌嘴,像个被戳了气的皮

  • [综影视]我的男友是反派案发现场

    一群人在房间里忙碌着,相机的闪光灯不停地打在袁茗早已僵硬苍白的身体上,他侧仰在地板上,倒在一滩已经凝固的血液中,像是陷入一片血红的沼泽中。“死者大约五六十岁,从尸体的僵硬程度判断,死亡时间大致是在凌晨三四点,不过由于死者大量出血会加快死体僵硬,所以死亡时间会有误差,不过也差不太多。”法医明庆在检查完

  • 海贼王之传说第5章在线阅读

    易晰坐电梯上到九楼,站在走廊里踟蹰不前,枪林弹雨、洪水猛兽他都能从容面对,却不知道怎么面对那个小女孩。走廊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医生护士匆匆而过。偶尔传来小孩的哭声,愁云惨淡的病人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目光呆滞。医院,死生之地也!易晰缓步向前,终于来到930病房的门口,他做了个深呼吸,拍拍胸脯,一步迈了

  • 老九门之红语山卿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八话朋友妻不可欺!苏满朝出了包厢,没回学校,他开车去了海边,就着海风,把顾延君的话,仔仔细细,一字不漏的拿出来再脑海中又过了一边。他不相信顾延君,但是他确实需要借助一个外力,来破坏掉言幼裳对杜均酩的感情,跟他一样对只是对杜均酩的单纯崇拜也好,还是春、心萌、动的爱、恋,他都必须破坏掉。他本来可以晚几

  • 余生望暖在线阅读第7节

    只见萧凌不慌不忙探出手指朝徐凯一点,同时嘴里轻声吐出一个字,定!下一刻,在所有人茫然的目光注视下,徐凯整个人的动作骤然定格,保持着扭腰出拳的姿势一动不动,要不是眼珠还能转动,只怕是真会被人当成一具木偶雕塑。“我去,神马情况,那人怎么忽然就停下了?”“那叫萧凌的家伙究竟用了什么手段?就用手指头点了一下

  • 凡人异事之大鱼怪(3)

    燕扬一直注意着河面的动静,在露出鱼头的瞬间,燕扬就起身往左侧退去,刚好闪过大鱼的袭击。在大鱼还未落地的时候燕扬右手的木棍就对着大鱼的身体狠插了下去,大鱼被这股向下的力道击中,左右拍打着落在了地上,落点刚好在燕扬脚边。鱼身刚好暴露在燕扬的身前,燕扬都不带犹豫的,对着鱼身就是猛扎。老爸则是有一刹那的失神

  • 起源之命运之战章百国联赛

    乔战根据洪荒秘法的介绍,利用洪荒之力打通身体内的天地二桥,连通奇经八脉,形成小周天运转后,开始连通十二正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大周天。他明显感觉到外界的元力散发着亲切信息,飞快地融入他的体内,壮大着他的洪荒之力,滋润着他的身体。足足在体内运转了九九八十一大周天后,乔战这才重修炼中清醒了过来。细细感受自

  • 无字书的旅程第7章在线阅读

    前朝南明湖之变后,有两把残剑流落人间。天下仅有数人知晓,一旦用阴月阴日出生之女子的极阴之血灌入,残剑合璧将引发天君星与天顾星之星变,那时神州大地将遭崩灭。凤阳、九天、隐元,三股不同的势力,为了不同的目的,将围绕着两把残剑展开对决,山河、世仇、情义,究竟孰重孰轻?南疆五毒潭,那是苗族引以为豪的奇景。大

  • 星际稀有物种开门揖盗

    “咻~~~”夜幕刚降临,九支飞火流星冲上天空照亮整座四方城,每隔两个时辰,新的飞火流星会升起,流星一出一切妖魔鬼怪无处遁形。在南市一家名为“荣华楼”的酒楼顶层阁楼,薛氏姐妹身披黑纱靠在栏杆上欣赏着天空中盛开的花朵,魔界大小姐泠汐月则在房间里作画,她正在临摹谥阳子的“凤凰双飞图”。“大小姐金安,天无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