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惊悚小说 > 正文

乾坤羽令在线阅读第10章

2021/6/11 11:18:03 作者:王一笑 来源:纵横中文网
乾坤羽令
乾坤羽令
作者:王一笑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地无量,乾坤无极,神令一出,莫敢不从,江湖恩仇风云录,刀光剑影携神令,唯有少年风情在,不见当年锋芒平。命不由己而由令,违天犯地不逆令。阴阳判官判善恶,生死令使掌生死,七色游魂追杀令,惟有帝令是五块。青炎黄白黑令齐,猎影神卫迎魂旗,羽王声名传千秋,乾坤令下天下息。天生孤煞,命运难测,羽翼未满,便化云龙,虎将难寻,鸾凤鸣,龙啸九天,一生坎坷,生死不休,羽令出,风云生变,江湖事江湖了。

第二天诺玛就去了霍尔说的港口去看了看。加州这里港口众多,还有最繁荣的洛杉矶港。这个港口只是其中不甚显眼的一个,诺玛到那的时候却发现港口停满了警车,拉起了警戒线。

诺玛拉住一个行人:“不好意思,请问一下那里怎么了?”

没想到这个高挑瘦削的年轻人很严肃的对她说:“女士,那边发生了凶杀案,你最好不要过去了。”

“凶杀案?”诺玛蹙眉:“谁死了?”

年轻人说:“我不能告诉你,你如果住在附近的话…”

他的同伴,一位黑色齐肩直发的女人喊他:“瑞德!JJ喊我们!”

“我马上来!艾米丽!”年轻人说道,他又扭头不放心的说:“如果你住在附近,最近要当心。”

诺玛才注意到他和那个黑发女人腰间都有配枪。

诺玛说:“FBI?”

年轻人一愣,诺玛从包里翻了翻,拿出一个证件递给他。

年轻人打开一看,吃惊地瞅了眼诺玛,说:“ICPO(国际刑警组织)?”

诺玛笑了笑,伸出手:“你好,我叫诺玛格兰杰,我有一个案子才查到这里来,我们能聊一聊吗?”

“我还想约你吃午饭!诺玛!你是我的私人助理!怎么又变成了国际刑警?我以为你是特工!”电话那头托尼斯塔克嚷嚷着。

“我是来查案子的,本来就不是来玩的!你别再打电话过来干扰我工作了,我晚上再联系你好吗?”诺玛压低声音快速的说:“帮我跟伊森说声对不起,我保证,我这边忙完了一定去找你们。”

“嘁…”托尼不爽地说:“不是你们…是你!是我约你吃饭!”

诺玛不说话,托尼只好说:“好吧,照顾好自己,甜心,还记得我是怎么和你说的?”

诺玛顿了顿,说:“我记得,危险时刻把男人推出去。”

托尼说:“或者打电话给我。诺玛。”

诺玛有些心烦意乱,憋出一句:“我要挂了,晚点再说。”

她挂掉电话,转身看见一个面容亲切甜美的女人站在她不远处。她走过来,伸出手:“你好,格兰杰。我是探员珍妮弗.让热,你可以叫我JJ。我刚联系了ICPO,所以你是英国人?”

诺玛说:“叫我诺玛就好。对,不过我在波士顿读过一阵中学。这次是来美国调查。”

JJ引她进了间透明的办公室,给她介绍了BAU小组的其他探员,组长霍奇是个眉头紧蹙,面容严肃男人,他礼貌的抿嘴笑了一下后就说:“格兰杰探员,希望我们能通力合作。”

他对最开始的那个年轻人说:“瑞德,你给格兰杰探员讲一下案子。”

瑞德走到写字板前,指着一组现场的照片,说:“死者是港口仓库的保卫,菲尔.斯凯奇,今天凌晨五点半的时候,来交班的同事没有找到他。六点钟,在停车场的垃圾桶里发现了他。尸体完好无损,只有面部有些擦伤,没有致命伤口,没有折磨的痕迹,法医初步鉴定也并非死于心脏病等突发疾病。”

“仓库里的东西呢?”诺玛问。

“目前清查的没有失窃的货物。”瑞德说:“事实上,我们觉得凶手恐怕不是为了盗窃。”

他指着地图上圈出来的坐标:“从三个月前,西海岸沿线的城市已经陆陆续续发现了四起同样的案子了,没有伤痕没有针孔没有突发疾病,所有的死者都是这个特征。这也是为什么我们BAU要来追踪这起案子的原因。”

诺玛拿出笔记本把案发城市和死者信息记录下来,她说:“实际上我在追踪一起跨过的走私案件,我的线人昨晚告诉我这个港口有可能是他们的窝点之一,我今晚过来想看看没有想到就发生了这么糟糕的事情。我会向上报告,看能不能把具体的信息同你们共享。还有一点想要麻烦你们,我能去看下死者吗?”

其余的探员们还要继续工作,瑞德带着诺玛去法医那里。

诺玛笑道:“你有什么要问的吗?你一直在看我。”

瑞德似乎对跟女孩子交谈有些害羞,语速飞快:“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冒犯你。我只是有点好奇,呃…我比较擅长观察…所以…这是个很私人的问题,你当然可以拒绝回答我。”

诺玛点点头:“OK,你问吧。”

“你今年多大了呀?”瑞德问,他清澈无辜的眼睛看上去不像一个FBI。

诺玛耸耸肩:“这个问题没什么,马上夏天我就二十三岁了。怎么了?”

“天呐,你比我还小!”瑞德瞪大了眼睛:“我刚开始到BAU的时候,才跟你一般大!那个时候所有人都把我当小孩!我以后可以告诉他们有比我还年轻的女孩就能当国际刑警了!”

诺玛说:“我是被特别选□□的,所以有点小。不过我刚工作的时候也是,都把我当学生,什么重要的事情都不给我。后来我证明了自己,才没人把我当小孩。”

瑞德心有同感:“那种感觉可真不好。好吧,对不起,我们应该聊工作的。”

诺玛宽容地笑了笑,岔开话题:“之前的几个案子完全都一模一样吗?有特别需要关注的地方吗?”

瑞德皱着眉:“有一个让我们都摸不着头脑的地方。是在西雅图…就是第二个死者,他是他在死亡之前打通了911,但是有些胡言乱语神志不清。鉴于他本身就是帮派成员,有吸毒史这通电话一开始并没有被重视,他的死亡就被西雅图警方归为了吸毒过量,后来BAU接手后才调出了这通电话,只有十五秒,我们完全听不到有效信息。”

“我可以听一下吗?”

“当然。”瑞德从手机里调出录音文件播放给诺玛。

最开始是话务员的声音,询问该如何帮助他。电话那一头却像是在急速奔跑的喘息声。

“好冷…”这两个词是清晰的,到接下来就是瑞德说的胡言乱语了,他在说“妈妈…不…走开…”

一阵抽泣声…又是一阵呜咽:“不…好冷…”

一声痛哭的尖叫。

录音戛然而止。

瑞德关掉音频,说:“这通电话截止在凌晨三点二十四分,法医鉴定死者死亡时间是凌晨三点半左右。几乎是电话一结束,他就死了。电话内容似乎是死者出现了幻觉,他的母亲在他15岁时就因病去世了,他高中没读完就退了学。在死亡前呼喊的母亲和寒冷被警方当做是毒品引起的幻觉。”

诺玛面上不动声色的点点头,放在口袋里的手却已近越攥越紧。

死者的尸体的确如瑞德所说,几乎像是一个睡梦中安享睡去的人一样,没有任何痛苦的痕迹。

瑞德说:“在看过那么多令人不适愤怒的谋杀方式后,这个倒真让我毫无头绪。怎么样?诺玛?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诺玛说:“我会去用我的方式查证一些消息,我一有头绪就联系你们。你们也要保护好自己,如果真的与我调查的有关,他们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

和瑞德分别后,诺玛又联系了路易斯,告知了这起连环死亡案件。

“我看了尸体,不是阿瓦达索命,就是摄魂怪的杰作。路易斯!他们在屠杀麻鸡!国会应该插手了!”诺玛愤怒的说:“最起码不能再死人了,麻鸡的警察根本查不出来他们,会引起恐慌的!”

路易斯语气沉重:“好的,诺玛,你不要被这事打乱了脚步。你按照你的节奏去查,国会这边会接手调查的。”

诺玛长处一口气,语气软下来:“对不起,路易斯。我只是…太愤怒了。不可饶恕咒还有摄魂怪对于巫师来说都极其危险,麻鸡毫无还手之力。一个男孩…他被摄魂怪吸走灵魂前,还在呼喊他去世的妈妈…那个录音听得我真的非常不舒服。”

路易斯轻声安慰她:“我们会阻止这件事的,诺玛,现在你也应该注意安全。”

诺玛捏紧手机,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打通了托尼的电话。

“嗨,甜心,怎么?你忙完了?”托尼正在组装他的马克二号最后一个部分,心情正好。

“嗯…我是这边暂时没事了,我想问,你现在在家?”诺玛问。

“怎么了?诺玛,你听起来心情不好。”托尼停下手里的工作。

“这里发生了命案,还有可能和我查的案子有关系。”诺玛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说出口了。

托尼皱了皱眉:“命案?你还好吗,诺玛?需不需要我去找你?”

诺玛吸了吸鼻子,瓮声瓮气说:“我没事,我去别墅找你吧。我也有事情想问你。”

托尼轻快地说:“当然可以,我们可以吃披萨,汉堡,甜甜圈。那都会让心情好起来。”

诺玛晚上到托尼的海边别墅时,小辣椒和奥巴迪斯坦正准备离开。

“这不是上次那位保镖小姐吗?托尼,她可是我们合作伙伴的妹妹,你注意些。”奥巴迪斯坦虽然这样说着,但是他语气轻浮,眼神还在不断打量着诺玛。

托尼接过奥巴迪斯坦带来的披萨盒子,轻轻一推:“好了,快走吧,别打扰我们!”

奥巴迪斯坦耸耸肩,和小辣椒一起离开了。

“他来做什么?”诺玛问。

“下通牒,转达董事会对我的不满。”托尼不爽地说。

“因为关停武器部门的事情?你压力很大?”

“是有些阻力,不过这不是大问题。甜心,你来是为了和我说说你今天的烦心事的,别问我啦!来,一块鸡肉披萨。”托尼拉着诺玛坐在壁炉旁的沙发上。

“说说吧,你今天怎么了。”托尼歪在诺玛旁边。

“我今天早上和下午发现我一直调查的那个组织,他们疑似活动的地点发生了命案,我还了解到相似的命案一直已经在西海岸的城市里发生了四起。”诺玛语气低沉:“我去看了死者的尸体,我可以确定这和他们有关。”

“诺玛,你觉得这和你有关,对吗?”托尼问。

诺玛点点头:“我知道这样的想法很没用,可是那些死者,他们都是最无辜的人……他们甚至毫无还手之力,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有一个年轻的男孩,他死之前拨通了911,录音里他害怕极了,他一直在哭,他…他一直在喊他的妈妈…”

托尼又朝诺玛坐近了些,手搭在她背后:“听着,诺玛,就像你不跟我说那些什么“不是你的错”这种废话一样,我也不想这样安慰你。我只希望你知道你是个好女孩,你在做的事是在帮助那些无辜的人。你不能把自己弄得心里全是负罪感,对吧。”

诺玛没意识到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有多么近,她说:“其实不完全是我感到愧疚和负罪感。”

她望向托尼焦糖色的眼眸,说:“是那个录音,让我想起我妈妈。”

托尼把她轻轻搂住,听到诺玛说:“我妈妈…我妈妈是个很漂亮的女人,我和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我爸爸长得很凶,凯文的爸爸经常说幸好我长得像我妈妈。她其实胆子很小,我爸爸有时候和我哥哥在家里谈论工作,她都会受不了的打断他们,捂住我耳朵。她希望我将来能够做安全舒服的工作。”

“那天晚上,我记得我一直在哭,我求她别走,留在那陪我。但是她第一次对我那么狠心,她说爸爸妈妈本来就不能陪我一辈子,只要我记住他们爱我就好了。我一直在喊妈妈,可是她一点都没有心软…打晕了我…我醒来后被舅舅抱走,每天晚上都哭着睡不着要我妈妈。没有人告诉我我爸爸妈妈怎么了,是凯文…”

诺玛抿嘴笑了一下:“凯文小时候也挺可怜的,他有两个非常优秀的哥哥,舅舅就不怎么关注他。他小时候为了吸引别人注意力什么坏事都做过…他跑来告诉我,说我爸爸哥哥都死了,我妈妈失踪了…后来他又告诉我,我妈妈为了我爸爸哥哥自杀了。”

“你不知道他被发现后打得有多惨…但我后来俩关系就很好了。我后来就去了学校,每年只有暑假和圣诞节回家,我想回英国回家看看,但是他们都说英国还有很多坏人,我会被他们盯上。我…我其实长大的并不快乐…我遇到的很多事我都想如果我有妈妈,我妈妈会告诉我怎么办。我室友说我好多次说梦话喊妈妈…因为我想问问她,为什么不留下来陪我,我已经没有爸爸哥哥了,她怎么能忍心我没有妈妈。她总是说爱我,可是却可以抛下我去陪爸爸哥哥,我知道她胆子很小,但是为什么不能有点勇气活下来陪我…”

诺玛擦擦眼泪,越说越大声:“别人都有妈妈,我没有!她胆子小,却有胆子去找我爸爸…她那么怕疼,娇滴滴的大小姐,家里饭都不做的,但是能在钻心剜骨的折磨下捱那么长时间…听到我父亲的死讯后,她竟然能拿那么细的胸针划开手腕,我试过我知道那多么疼!她这都不怕,却怕活下来陪我吗…”

托尼把诺玛搂进怀里,发现她有些情绪失控了,连忙一声声哄着她。但是诺玛活泼的时候就有一股劲儿,现在伤心了也有种不发泄完不停的架势,眼泪不停,已经晕湿了托尼胸前一大片。再不停,托尼都怕她能淹了自己胸口的反应堆。

托尼发现自己原来哄女人的招数对一个想妈妈的女孩来说一点用都没有,又心疼又急,脱口而出:“我也没有妈妈。”

怀里的人哭声一顿,抬头泪眼汪汪的看着他,说:“啊?”

托尼被诺玛差点逗笑了,说:“如果这能让你好受一点的话,我父母也去世了,我刚上大学,他们就出车祸去世了。说起来我跟你同病相怜,我从小也是读寄宿学校,我爸爸最高兴一天就是把我送去学校。”

谁想到诺玛已经哭蒙了,半天反应了一句:“你好歹是读了大学!我没有读大学我父母就去世了!”

“你真的要跟我比这个?”托尼无奈道:“这个时候我们不应该互相安慰吗?”

红着鼻子和眼睛的诺玛看着他,似乎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没想到,诺玛竟然扑上来,热烈的拥抱住了他,托尼感到满怀的暖意——诺玛还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后背。

“好托尼,别难过,你父母一定会为你骄傲的。”

托尼愣住了,几分钟前,不是他在安慰她吗?怎么现在变成自己被诺玛安慰了?

但是他也不傻,立马回抱住,把诺玛抱在自己怀里,用低沉的语气说:“甜心,谢谢你。”

诺玛偏头看着他,被眼泪沁润了的绿色眼眸更显清澈,像一汪湖水。哭红的眼角让她没有了平时的锋芒,露出一种迷茫的妩媚。

托尼垂下视线,在她的唇上打转,这是一双好看的饱满的嘴唇。

托尼能感觉到诺玛没有挣扎,两个人仍然贴的很近,女孩身上的温度一阵阵传来。

托尼竟然有点紧张…

诺玛的睫毛微微抖了一下,有些紧张。

她不是真的青春期少女,从小到大一个人独立长大,让她对自己格外坦诚。被艾达看出来了,她也没有刻意否认…她是对托尼有些好感,不管是因为托尼斯塔克的确有迷人的资本,还是诺玛平时接触的男人不是不把她当女人的同事,就是已婚直男上司或者嘴巴毒到让人怀疑人生的长官。

她可以感受到托尼在撩她,悲剧的是恰好她也不是很经撩…

“不妨一睡。”艾达的话在脑海里响起。

好吧…诺玛想…大不了一睡…

她放松身体,低下头…

“滴滴滴…滴滴滴…”诺玛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

诺玛猛然回过神来,她一把推开托尼,狼狈的从沙发上起来,还差点被地毯绊倒。她手忙脚乱的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她听到背后沙发上托尼斯塔克哼笑了一声。

诺玛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烧起来了,她看了眼来电显示:艾达。

她接通电话,压低声音,咬牙切齿:“艾达,你最好有正事…我正按你说的做呢…”

“我说的什么?等等…你不会在睡…”

“艾达!”诺玛忍不住叫到。

“好好好,说正事。霍尔让我转达,你让他查的,他查到了,那批货物,有人在港口的时候买过一个小玩意玩…是斯塔克工业的□□。那批货物,是斯塔克工业的军。火。”艾达说:“可是托尼斯塔克不是宣布关停武器业务了吗?怎么还会卖武器啊?”

诺玛一下子冷静下来,她转头看了一眼瘫在沙发上的托尼,对方对她露出一个暧昧的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媳妇儿又梦游了在线阅读第三章

    学校的宿舍是按第二性别分开,他们在四楼,四个人一间,有单独的洗漱地方,不大,他们宿舍除了他和唐洛,还有两个,一个是他们班的,吕邱,一个是三班的方家棋,都是Alpha。吃完饭,裴景又出了一身的汗,收拾了一下就进卫生间准备洗澡。唐洛把垃圾扔了,打开窗户散味,见里面一直没动静,奇怪的问,“水怎么样?热不热

  • 无上玄皇在线阅读惩治荒唐镜【新书开更,打滚求收藏求掌声求一切】

    第7章惩治荒唐镜周星星大马金刀的坐在公堂之上,听完一群衙役喊过堂威之后,拿起惊堂木重重的拍了一下。啪——“大胆方唐镜,见到本官为何不跪?”尖嘴猴腮的方唐镜阴阴一笑,只是微微躬身道:“不才方唐镜,乃前科举人,按例是不需要跪的。”“大胆!你这个刁民方唐镜,本官早就听闻你专门扶强除弱雪中送屎,老实说早就想

  • 起源圣兽第6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就是开学的日子。炎热的夏日还没完全过去,看似漫长实则转瞬即逝的假期已经悄悄收了尾,被放出学校这座象牙塔出去胡作非为的祖国的仙人掌们一个个唉声叹气的赶回学校。在教室里各尽所能的倾情上演了一部部的当代题材大片。这些大片分别是——励志剧:《一夜做完所有的暑假作业》悬疑剧:《我的作业去哪里了》侦探剧:

  • 黑騎士正义之剑在线阅读第7章

    暑假正式开始的第一个下午。柯妍还有秦涵强行送的半天假期。两人在枫林路吃了顿午餐,许星衍送她回宿舍睡觉。车里开着空调,柯妍窝在副驾上补眠。许星衍夜里等她的时候睡过一觉,倒没有她那么困。时不时趁红绿灯侧过头看副驾上睡着的人。蜷缩着四肢,看起来就很软很小的手垫在脸下,嘴唇微微吐吸。像只猫。许星衍舔了舔嘴唇

  • 极品剑师第4章在线阅读

    “富兰,一大早的,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呀?!搬家么?!”小滴坐在富兰克林的肩上,歪着头询问正在疾驰中的他。“不是告诉你我们今天要去见一个人嘛。”富兰克林对于小滴的记性已经绝望了,但是他还是认真的回了话。“是谁呀?”“库洛洛,我们将来的伙伴。昨天答应入伙的。还有小滴待会见到面你可不要乱说话,嫌别人脏之类的

  • 从仙武世界归来的好人在线阅读第四章

    王超心里也是紧张的要命。蛇,他倒是没有什么可怕的,可是能分身成这么多小虫子的诡异东西,王超跟所有人面对未知的时候一样,心里也是有些恐惧的。好在,他手里有着系统送的万能腕表。看着这群小虫子暂时对自己没有威胁,王超赶紧低头看向腕表反映出来资料来。迅速读完关于这个东西的资料后,王超长舒了一口气,身心放松了

  • [刀剑乱舞+剑三]抄写并背诵全文之第九章

    慕梓悦一时有些语塞,可能是性格使然,她从小跳脱飞扬,和同胞兄长南辕北辙,夏云钦自幼生长在深宫,性格敏感内敛,她见不得一个好好的小孩子便成这副阴暗胆小的模样,也不管老广安王整日耳提面命,总是逮着机会就伙同兄长把夏云钦往外带,一段日子下来,夏云钦的性子总算有些随了她,日益开朗了起来。自从夏云钦登基以后,

  • 灼灯第六章在线阅读

    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君水益/文热搜?什么热搜?!周显继续道:“以后有什么事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不!张博文那边我去替你谈,没理由我家艺人在他剧组受伤,他就这么打发我们……”苏乔闻言心一紧,连一开始明明是对方没接电话的事都忘了计较,“周哥,你想做什么?这跟张导演没什么关系。”“怎么没关系?这是他的剧组

  • 总裁他是个神经病在线阅读第六节

    詹琴走后,沈碧落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一样。一连几天她晚上都睡得不深,一点点响动就会惊醒。沈碧落听到外面有敲门声,而且那敲门声和平日夜里喊他们看病的敲门声不一样,是重重地在门上拍打,她开始有些不好的预感了,掌了灯过去看。“爹……”沈碧落惊呼一声。门开了的那一瞬间,沈长安一个趔趄冲向屋里。他

  • 婚婚欲坠在线阅读第七节

    翌日,红日初升,温暖的光辉洒遍大地,凡人才刚刚起床,准备新一天的工作。修士中几乎没有懒人,许多修士已经趁着紫气东来的时机修炼有些时候了,苏镇龙正是其中之一。他盘坐在床上,面对朝阳初升的方向,双目闭合,手捏印诀,胸膛微微起伏,肉眼不可见的灵气如一条小蛇,钻入他的鼻子,随着功法的运转自然来到丹田,经黑色